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揭「友聯會」軍方間諜背景 中共滲透美澳政界

日前,外媒揭「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的軍方間諜背景,中共在滲透美澳政、商、軍界。(網絡截圖)

人氣: 1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日前,海外多家媒體報導披露,內外交困的中共花費巨大、處心積慮的對外搞統戰和培植親信,表面名目為「維護世界和平」的「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其實質具中共軍方間諜背景,旨在滲透海外政界、軍界和商界,拉攏要人,尋找海外代言人。

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時報》5月25日發表名為《中共苦心經營結交朋友》的文章稱:中共政權內憂外患、搖搖欲墜,總政治部主任張陽處在他職業生涯中最高壓的時刻。他在上任後不到一個月,就會見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前副主席比爾‧歐文斯(Bill Owens)。歐文斯上將(已退役)受到款待,見到多位解放軍將領,包括現役西方軍事和政治領導人難以見到的人。

張陽擔任的總政治部主任,是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中最重要的4個職位之一,但他被許多西方軍事分析家忽略了,因為他的工作在西方軍事體系中不存在。

作為總政治部主任,張陽負責維持解放軍的紀律、意識形態和抵制叛變,另外一個職責是要找出外國國防機構的薄弱環節並影響他們的決策。

這種「影響」具體表現在慷慨資助其下屬部門——聯絡部。在中共建政初期,聯絡部專門從事收買國民黨反叛將領,尋求更廣泛的「顛覆」和「瓦解」與台灣有關的敵對勢力。它曾經有一個更具描述性的名字:敵軍工作部。

今天,聯絡部擁有更特殊的權限,它可以同時駕馭共產黨多個組織機構進行運作,比如文職情報、商業、外交、媒體,並擁有紅色太子黨的龐大網絡。它經營的陣地和平台令人眼花繚亂,從石油安全到宗教。其目標朦朧不得其解,採用的方法有時似乎是矛盾的。

揭秘「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軍方間諜背景

報導稱,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簡稱友聯會)(CAIFC–China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Friendly Contacts)是中共解放軍(PLA)總政聯絡部的一個「情報收集(influence operations)」平台。該部門原名「敵情偵察部(Department of Enemy Work)」。根據Fairfax於2003年得以一見的手冊,該部門的主要職責是「開展分解敵人和團結友好軍事力量的工作」。

去年以來,CAIFC多管齊下拉攏澳大利亞商界領袖。費爾法克斯傳媒的調查披露,澳一些知名公司負責人在華受到解放軍一個情報平台的款待。

CAIFC還試圖使五角大樓推遲發佈報告,並抑制美對台軍售,但沒成功。「影響力行動」是否具有更廣泛的效果,目前不得而知。

美國前五角大樓官員、2049項目研究所執行董事馬克‧斯托克斯(Mark Stokes)說:「聯絡部聯結了政治、金融、軍事行動和情報領域。」斯托克斯整整花了幾個月的時間翻看了大量的在線中國語言材料,才深入解析了這個最隱秘和最不被人理解的政治軍事情報機構,「它負責為影響外國國防政策而採取積極的措施。」

「友聯會」對美國軍方的滲透

據費爾法克斯媒體集團報導,退役的比爾‧歐文斯海軍上將是中共軍方的「紅人」,他曾與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許其亮、以及他的前任徐才厚吃過便飯。在過去六年中,他會見中國高層將領花的時間,大概比所有在職的美國將軍加起來還要多。

在歐文斯的訪問前一個月,中共18屆黨代會召開前,友聯會還幫助安排了由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首席執行官麥晉桁(John Mack)為首的一個美國商務代表團在中南海紫光閣的會談。

馬克注意到,經常抨擊中共的參議員查爾斯‧舒默(Charles Schumer),僅到過中國一次,便承諾回國後要「好好教育美國政客」。在接下來的三天中,友聯會還邀請了澳洲前總理霍華德,前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和比爾‧蓋茨參加其新的平台之一——首屆中國公益慈善論壇。

解放軍滲入美國商界精英

解放軍還在擴大對美國商界精英的工作。歐文斯訪華前一個月,CAIFC協助安排了一個美國商界代表團訪問中南海。該代表團領頭的是投資銀行摩根斯坦利首席執行官約翰‧馬克。馬克承諾回國後「給美政客上一課」。接下來三天,CAIFC通過新設立的平台——首屆中國公益論壇接待了約翰.霍華德、托尼.布萊爾和比爾.蓋茨。

歐文斯曾任美國海軍潛水艇艇長,傳統上,這個職位一向為最聰明最可靠的海軍軍官保留。他的仕途之路扶搖直上,一躍成為排名第二的美國軍官、後冷戰時代美國武裝部隊重組的主要策劃者。

歐文斯將商業軍事科技領域的專長用於一系列電信公司上,他還在香港擁有一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最近又在北京成立了諮詢公司——普羅米修斯,主要是針對跨境的技術轉讓和收購中如何克服政治壁壘。他的軍事背景使他成為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智囊團成員之一。

歐文斯所說的「具有重大意義的慈善事業」,就是贊助無數退休的美國高級將領訪問中國,他這一舉動給中共政府帶來了不少好處。在會見中,他帶來了美國戰略司令部的一位前主席和一位前司令,還有一位前美國空軍參謀長。

可以說,歐文斯是第一位與中共新任軍事領導直接接觸的美國人,但這件事幾乎被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忽略了。這一次,他注意採取了比較低調的態度。

但是,耐人尋味的是,他的美國退休將軍團隊之間達成的具體行動方案一切都是對中共軍方有利,而完全沒有中共對美國具體承諾的回報。一項「主要成果」是,他的研究小組已同意拖延五角大樓對中國軍事力量的分析報告,直至台灣大選結束後為止。

友聯會曾努力拖延美國五角大樓的報告,希望達到牽制美國對台軍售的目的。這一計劃沒有獲得成功。但「滲透影響」是否會產生一個範圍更廣、更難以衡量的效果則很難說。

隨後不久,歐文斯上將便在《金融時報》上刊登兩項意見,呼籲美國「像朋友一樣對待中國」,以及「停止向台灣出售武器。」

中共間諜對澳洲商界精英大搞統戰

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時報》5月25日的報導還稱:中共早就認識到需要在美國拓展影響力,近來又把焦點轉向澳大利亞。他們視澳為美國(亞太)轉向戰略的南部支點。

澳洲主流媒體費爾法克斯集團日前的一項調查揭露,中共解放軍的情報機構近日邀請了澳洲一些最有影響力的商界和金融界領袖前往中國,實施它的統戰策略。

該集團的調查揭示,中共很早就認識到需要在美國建立影響力,但最近把注意力集中在澳洲,因為他們看到澳洲是美國樞軸的南部支點。

自從2009年澳洲《國防白皮書》中強化了將中共作為一個「威脅」來認識後,中共的軍事戰略家也更加重視澳大利亞。

去年十月,繼美海軍陸戰隊駐紮在達爾文附近之後,兩位嚴重依賴中國的澳洲商人Kerry Stokes和James Packer,公開敦促堪培拉與中共保持友好關係,以致上個月公佈的新白皮書中沒有包含以前有爭議的聲明。商業利益和國防安全之間的緊張程度可能持續升溫。

與此同時,在過去的一年中,中共的統戰機構集中力量與澳大利亞商界領袖接觸。澳洲一些最有影響力的企業和金融界權威都在中國接受了解放軍情報機構的款待。

澳洲礦業公司Fortescue Metals的重量級人物Andrew Forrest,曾吹捧他於今年4月初在博鰲亞洲論壇中與中國商界領袖的會見,並把它作為與中國建立友誼的經驗而宣講。與他同行的還有澳洲幾大銀行的首腦,Qantas的執行總裁Allan Joyce以及前澳洲駐中國大使Geoff Raby,他目前是Fortescue的一名董事。

然而,這些澳洲商界領袖都沒有意識到安排他們此行的友聯會具有軍方背景,是解放軍總政部旗下執行「影響滲透」的部門。

友聯會的常務副會長邢運明曾與Andrew Forrest合影,但並沒有透露他在解放軍中持有中尉軍銜。

澳前首富遭解放軍情報部門「款待」

悉尼晨鋒報5月25日刊文《中國間諜拉攏商界領袖》(Chinese spies woo business leaders)報導,澳洲傳媒集團Fairfax的一項調查披露,澳洲最具影響力的一些商界領軍人物,包括鐵礦石巨擘、2010年澳洲首富在中國大陸受到中共解放軍情報部門的「盛情款待」卻渾然不知,回到澳洲後到處說澳洲人要與中國友好相處,引起當地媒體對中共如何影響澳洲商界以致澳洲社會決策層的極大關注。

澳洲最大的富豪之一、2010年的澳洲首富、澳洲第三大鐵礦石生產商福蒂斯丘金屬集團(FMG Fortescue Metals Group)總裁安德魯‧弗雷斯特(Andrew Forrest),最近一直在侃侃而談上個月自己與中方高層的談話,並告訴澳洲人要與中國友好相處。

Fairfax的調查披露,上個月款待弗雷斯特的中共「聯誼組織」實際上是解放軍的一個情報收集部門,澳洲四大銀行、捷達航空公司、澳洲商業委員會(Business Council of Australia,BCA)的高管層以及前駐華大使芮捷銳(現於弗雷斯特的鐵礦石公司擔任董事),都曾接受過中共這一組織的款待,但澳洲的這些商界領袖們卻渾然不知。

紐約市主計長劉醇逸出事 中共海外滲透受重擊

中共在尋找海外代言人一直是其統戰工作的重點,對於美國兩大城市紐約和舊金山,尤其煞費苦心。在舊金山,頭銜為中華總商會顧問的中共特務白蘭是操控李孟賢當選舊金山市長的重要推手。白蘭一直被媒體曝光是中共在美國舊金山安置的「特殊人物」,曾被美國FBI調查過。在去年舊金山市長選舉中,更因涉嫌干預選舉的政治權力的幕後交易而被呼籲要求接受調查。美國《紐約時報》曾曝光白蘭通過政治運作「製造舊金山市長」的醜聞。

5月20日,紐約市皇后區民主黨部正式宣佈背書支持來自曼哈頓的柯魁英競選紐約市長,而帶案參選紐約市長、來自皇后區的劉醇逸,其名字在黨部會議投票過程中完全沒有被提及。深陷競選募款醜聞的劉醇逸被其民主黨大本營拋棄,證實劉醇逸在紐約主流社會名聲掃地。

此前,5月2日,作為紐約市主計長的劉醇逸,其兩名前競選助手被曼哈頓南區聯邦法院的大陪審團判處有罪。顯示劉的競選市長之路走到了盡頭,從庭審透出的信息來看,劉醇逸除了政治生命面臨完結之外,還很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庭審的信息還透露,美國FBI的探員從兩年前就開始臥底,調查和蒐集劉醇逸及其助手違法募捐選舉的罪證,這說明美國政府早就知道劉醇逸與中共的關係,劉醇逸一直處於美國政府的監控之中。

分析認為,中共花費巨資對美國及西方民主社會的滲透,不僅僅是中共和美國國家之間的利益競爭,更是兩種價值觀的對立,是一場正義與邪惡、文明與野蠻的戰役。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3-05-28 5: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