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毅:國殤之日 何慶之有?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9月30日訊】中共建政64年的歷史是用鮮血和謊言寫就的歷史,而那些鮮血背後的故事,慘絕人寰,鮮為人知。中共奪取政權後,施行的是共產暴政,因中共的各種政治運動,在沒有內戰的和平時期,令八千多萬中國同胞死於非命。

中共建政後,發起的「土改」、「鎮反」、「三反」、「五反」運動,十年「文革」等系列政治運動,根據北京朝華出版社出版的專著《中國「左」禍》一書披露的數據∶「自1949年至1992年,在中共發動的歷次運動中被迫害以及因飢餓原因死亡的人數約5,000萬。」

曾經多次訪問中國,採訪過趙紫陽,楊尚昆等中共高層官員的《紐約時報》前副總編索爾茲伯裡(Harrison Salisbury),在他的著作《新皇帝們∶毛和鄧時代的中國》(The New Emperors∶Chinainthe Eraof Maoand Deng),談及六十年代的大饑荒時,根據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估算,「當時餓死的人數在4,300萬到4,600萬之間。」

根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中顯示的數字∶「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多個家庭整個被毀。」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對南斯拉夫記者談及「文革」的慘烈時,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占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

這些簡述的歷史和數據,雖不能全面展示中共政策帶給中原大地的危害,但僅從死亡的驚人數字上,足以窺見中共政權的殘暴程度。

而對於中共政權的建立是否具有合法性?是否真的是中國人民選擇了這個政權?在龍應台專著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可以為我們提供很多參考的依據。

中共為了爭奪權利,引發了三年激烈的國共內戰。為了剿殺國民政府軍隊在長春的軍事之力,中共軍隊嚴加圍困長春。書中描寫到:「圍城開始時,長春市的市民人口說是有五十萬,但是城裡頭有無數外地湧進來的難民鄉親,總人數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萬。圍城結束時,共軍的統計說,剩下十七萬人」。由於共軍的口號「不給敵人一粒糧食一根草,把長春蔣匪困死在城裡」,一味嚴防死守困死國民黨軍。

據說,當時圍城的林彪都忍不住給毛澤東發電報說:「不讓饑民出城,已經出來者要堵回去,這對饑民對部隊戰士,都是很費解的。饑民們對我會表不滿,怨言特多說,『八路見死不救。』他們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

即使這樣,毛澤東並不改圍城策略。結果導致僅百萬的市民活活餓死。也許有人會說,為了政權,彼此敵對仇殺很正常。革命運動中,總得有人付出犧牲。中共為了建立自己的政權,僅在長春一地就不惜犧牲近百萬人。面對如此重大的生命代價,當中共大談特談「革命勝利」,建立「國慶」時,這種邏輯是否變態和詭異?在一個犧牲上千萬生命代價的基礎上,搞「國慶」,搞閱兵,把一隊隊坦克和可以運載核彈頭的導彈送進張燈結綵的大街,盡情慶祝,黨的這種邏輯是否荒謬和詭異?

在中共運動中,以「政治劃分敵我」,導致死去的民眾,既不是革命時期的敵人,也不是為革命獻身的戰士,他們只是想有口飯吃的無辜百姓。一個政權不是建立在保護百姓的利益上,而是以犧牲百姓的生命為代價,那麼這個政權就沒有合法性,又何以說是「人民選擇了中共」?中共至今不敢把圍困長春的那段歷史寫進教科書,因為這段歷史太具政治殺傷力,能直接從根本上否定中共政權的合法性。

毛高喊「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隨之而來的是一場又一場的洗劫中華文明的政治運動,一場又一場切斷炎黃子孫血脈的暴力革命。從三反,五反,反右、文革、6.4,到99年鎮壓法輪功,活摘器官販賣屍體……這些更像是中共魔爪對中國同胞的「滅族」屠殺。每年的「十一」,根本不是甚麼中國人的國慶日,中共惡黨藉機吹噓暴政戰果,所以被中國人稱為國殤日

從中共建政至今,中國民眾的基本人權被剝奪殆盡。中共憲法上賦予的中國公民權,不過是「紙上談兵」,中國人連生育權都沒有,連在網上發個帖子的權利都沒有,還奢談甚麼「中國人從此站起來了」? 國殤日之際,有的只是對中共的血淚控訴,慶賀甚麼?何慶之有!

評論
2013-10-01 12: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