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谷俊山貪腐罪證確鑿 背後牽出幾隻「大老虎」?

楊寧

人氣 1

【大紀元2014年01月15日訊】1月14日,大陸財新網發表了兩篇特稿,題目分別為《總後副部長谷俊山被查已有兩年》和《谷俊山崛起之路》,再一次向外界坐實了谷俊山的貪腐證據和快速陞遷的原因。

在第一篇報導中,披露的主要信息是:谷在河南老家的「將軍府」已被抄家,所抄物品裝滿了4卡車,包括一艘大金船、一個金臉盆和純金毛像以及相當多的軍用特供茅台;谷利用權勢,通過將位於不少城市黃金地段的軍方土地出讓而收受了巨額回扣;谷不滿足於總後勤部副部長職位,希望進一步陞遷,因此在軍隊大肆培植親信;谷為增加自己的「紅色血統」,炮製父親的革命經歷。以上信息透露出來的就是:谷俊山不僅是個貪官,而且是個大貪官,貪腐證據無可抵賴。

對於谷俊山的快速陞遷,第二篇報導給予瞭解讀,稱其「會來事」才使其一步步高陞。早期他得益於一名團部機關幹事後官至師政委的提拔,並攀附上了團副政委張龍海的女兒;1994年因得到濟南軍區某首長的賞識,上調到濟南軍區任生產辦公室副主任,其後升任濟南陸軍指揮學院副院長,並被安排到國防大學鍍金。2001年7月,谷俊山奉調進京,任中共軍隊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副部長。進京兩年後,谷即晉陞為少將,其從正師級到副軍級少將僅用了兩年。2011年則晉陞為中將,也是神速。或許是有難言之隱,報導並沒有給出是誰讓並無任何軍功的谷俊山以火箭的速度陞遷的。

財新網的這兩篇報導應該是昭示著,對谷俊山貪腐事實的查證歷經困難後,終於告一段落,對其的處理或許會在不久後公佈。至於是否如鳳凰網曾報導的谷貪污68億,開有三家美容院,有79套房產,包養23名情婦,家屬已移民等,不妨看公告內容。不過,筆者認為,祭出「死老虎」谷俊山並非是單一的目的,還在於由其牽出的背後的幾隻「大老虎」。

根據香港《動向》雜誌2012年的報導,谷俊山是由河南老鄉、前武警司令吳雙戰保舉得到陞遷的。吳疏通的前期關係人是曾慶紅與江澤民,使谷晉陞少將軍銜是江對胡錦濤的「一項拜託」。與江澤民有著不少瓜葛的吳雙戰亦對胡錦濤尊敬有加,其關係人也順利得到胡的認可,谷的中將軍銜順利得來。

而在谷俊山擔任總後基建營房部部長、全軍房改辦公室主任期間,他利用自己的本事,百般巴結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國防部長梁光烈。有港媒於2013年透露,谷俊山送給徐才厚一輛12缸的奔馳,車裡裝了一百多公斤黃金。獻上了如此巨額資財,對軍中職位和軍銜掛牌出售的徐才厚當然是心花怒放,谷在2009年再度高昇至總後副部長,並對徐、江忠心耿耿。此時的谷俊山是否捲入了軍隊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交易,或者至少是知情者,也是值得關注的。

多方消息早已指出,徐才厚是江澤民在軍中的嫡系,是江的「在軍中的最愛」,因為他唯江這個幕後「軍委首長」馬首是瞻,完全無視胡錦濤這個正牌存在。而梁光烈亦是涉足周、薄政變之人。在這兩個人的庇護下,對2012年2月就因涉及貪腐被撤職的谷俊山的查證一直遇到阻力。十八大後,徐才厚的問題顯現,甚至一度傳出了他被「雙規」的消息,谷的問題在習近平的強硬姿態下得以進行。如今調查暫告一段落,也說明江繫在軍中的勢力也在被削弱。

在谷俊山的背後,除了徐才厚這只「大老虎」外,還應該有周永康。而能將谷俊山、周永康串起來的是已失蹤很久的民歌手湯燦。有著「公共情婦」之稱的湯燦,多年來一直憑藉著與多名高官和名人有不正當關係而往上攀爬。在央視,與其有這種關係的除了央視前台長焦利、前導演趙安外,還有剛剛落馬的610頭目李東生。李東生將其獻給了周永康和薄熙來。大紀元曾獨家報導稱,湯燦遊走在薄、周等高官中,不僅僅是他們的情人,而且還為他們蒐集高層情報和「打通」要害關節,是謀逆中的核心人物之一。

此外,2010年,在湯燦被徐才厚特招入伍後,很快在軍內打開局面,並被曝出與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等人有染,坊間還盛傳,與湯燦有染的將軍「至少一個排」。湯燦在徐才厚、谷俊山、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之間發揮了怎樣的作用,知曉哪些利益關係和腐敗內情,如果披露出來,一定相當駭人。

有意思的是,就在兩篇特稿發佈的同一天,習近平在召開的中紀委會議上說到要「堅決把反腐敗鬥爭進行到底」。或許,將谷俊山貪腐確鑿證據拋出,不僅是與之呼應,更是在發出其背後「大老虎」周永康和徐才厚危在旦夕的信號。

相關新聞
網曝谷俊山送徐才厚12缸奔馳 裝百多公斤黃金
習近平掀軍隊審計風暴 軍中「大老虎」受關注
徐才厚幾月白頭 傳涉湯燦谷俊山案
軍中大老虎徐才厚被曝訪美時醜態百出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