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輪迴轉世故事系列】

【許茹】前世納粹集中營噩夢困擾他們的今生

人氣 159
標籤:

【大紀元2014年01月16日訊】在很多研究案例中,我們都會發現,前世的記憶依舊在今生留存,甚至成為一種困擾。本文講述的就是這樣兩個案例,一個發生在英國,一個發生在芬蘭。

1970年9月,David Llewelyn出生在英格蘭西北部的切斯特。他名義上的父母是Jeffrey和Susan Llewelyn,但他真正的父親是曾經與其母親同居兩年的猶太人Solomon Rosenberg,但他們聯繫並不多。

在David很小的時候,就常常在半夜中驚醒,內心充滿了恐懼,甚至還會發抖。他描述自己的噩夢猶如一個深深的黑洞,他可以在黑洞中看到屍體和一些帶槍的人。除此以外,他還可以聞到死屍的腐臭。有時候,驚醒後的David會跑去找媽媽,哭著描述他所「看到」的集中營、槍和死去的人們。他還經常抱怨在他的臥室中有一種怪味,在一次和媽媽去看姨媽時,他才明白臥室中的怪味是煤氣,因為他的姨媽使用煤氣,而在他自己家則使用電爐子。

後來,在接受BBC的專訪時,David還提到,在他的噩夢中,有一些人住在木製的房子中,他們都是囚犯,而且都是猶太人。

孩童時的David表現出了一些非同尋常的舉止。他不喜歡睡在小房間中,他一定要把房間的門打開,但要緊閉窗戶並拉緊窗簾,還要在窗戶前放一個小箱子。當他開始學習閱讀和寫字時,他常常是從右向左看和寫,儘管後來他學會了正確的方法,但他偶爾還是會像以前一樣。這種狀況持續到了11歲。

David對星形圖案(註:納粹時期猶太人要佩戴黃色六角星)有一種莫名的恐懼。12歲的一天,他和媽媽去超市買東西,他突然哭了起來並跑出了超市。當媽媽問他原因時,他哭著說,他看見了一個有著星星標誌的項鏈,這讓他十分害怕。除此而外,David還非常討厭黃色,對野營也相當排斥。在其6歲時,Susan建議全家利用假期去野營,但他明確拒絕,並說:「那裏沒有任何的快樂。在那裏的人們被裝在籠子裡,又冷又餓又害怕,他們永遠都無法出來。」

David從沒有向媽媽講述過集中營中的人所穿的衣服,他只是說他們瘦的只剩個骨架。他們赤裸著,沒有任何的食物。為此,他常常說:「我非常擔心那些人。為甚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為甚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令他的父母不解的是,David對於猶太人的某些生活習慣是無師自通。比如不吃帶血的肉。而在他在電視節目中或生活中看到德國人時,會非常生氣和害怕。

在整個孩童期間,David不停的講述著那些困惑他的場景和給他帶來的恐懼,講述著猶太人被屠殺的情景,似乎他曾親身經歷過。而我們知道,納粹德國在二戰期間興建了不少集中營,用來屠殺猶太人,包括使用毒氣等手段。

David長大後,成為了一名護士,但噩夢仍不時困擾著他。

與David同樣遭受類似噩夢困擾的還有芬蘭的一個男孩。他叫Teuvo Koivisto,1971年8月出生在赫爾辛基。他的父母叫Jan和Lusa。Teuvo是他們四個孩子中最小的。在他們的前輩中,有德國人、匈牙利人、波蘭人和猶太人。Lusa記得她的前生曾在法國大革命時期生活在法國,這使得她相信輪迴,並能夠認真的聽小兒子講述的一切。

根據Lusa的回憶,Teuvo出生後,非常害怕黑暗,他的父母就在夜晚給他點上一盞燈。在他3歲時,他告訴媽媽自己以前曾經活過,還開始向媽媽描述集中營中的焚燒爐以及那裏的毒氣室:焚燒爐中的死人一層一層的,一些人躺在另一些人的上面;而他被帶到了「浴室」,在進「浴室」前,他們的個人用品如金牙和眼眼鏡被拿走,之後他們被要求脫光衣服……毒氣從牆壁中散出,他無法呼吸了。在講述這些經歷時,Lusa注意到,Teuvo非常恐懼。

Teuvo除了怕黑外,還很喜歡將自己藏起來。在他2歲前,他還不願意穿衣服,即便是在寒冷的天氣中。有時,他還有呼吸困難的毛病。

Teuvo長大後,成為了一名職業音樂家。以往的噩夢不再出現,但他承認,自己在看到納粹制服或旗幟時,都會非常焦慮,甚至害怕。

顯然,如果沒有前生的存在和記憶,我們就無法解釋David與Teuvo今生的困擾了。

相關新聞
王陽明的前世今生
【亞城隨筆】達洛尼加(Dahlonega)鎮的前世今生
【美東南隨筆】輪迴故事:外祖父轉生成外孫
【田涵】死亡、再生與前世療法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在密西根州大選集會發表演講
【薇羽看世間】朱利安尼曾獲讃「掃黑英雄」
【遠見快評】巴雷特就職:美向右 習加速左轉
【重播】美智庫研討會:解救被奴役的中國民眾
【新聞看點】中共再施陰陽手 10指標測川普贏
【一線採訪視頻版】從反川到挺川的美國華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