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陳光標怎樣反證自焚是導演的?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1月16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星期美國紐約遭受了極地風暴所以氣溫降到25年來的最寒冷,同時還有一件事情也引起了媒體的關注,就是中國商人陳光標他說他要來收購《紐約時報》,這件事情引起很大的關注。第一是因為《紐約時報》是私人的股權,他是不出售的,大家都知道這個陳光標向來是以作秀出名的,大家都很關心他在購買《紐約時報》的動機後面到底目的是什麼?隨著他1月7日在紐約新聞發布會的召開,他的真實目的就已經明瞭了。我們請橫河先生評論一下他在紐約的這次新聞發布會。

橫河先生,在這次紐約的新聞發布會上陳光標其實是拿著《紐約時報》這個事情作幌子來吸引媒體的注意力,他真正要做的事情是帶了一對母女出來,這對母女是在2001年「天安門自焚案」中所謂的「被燒傷」的陳果和她的媽媽,陳光標說他在這麼多年裡給這對母女花了一百多萬美元做了「善事」,就是幫她們整容。您能不能談一談,因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十多年了,為什麼他在這個時候還要把這對母女帶出來作秀?您覺得他是自發的還是受人指使的?

橫河:我想肯定不是自發的。為什麼呢?因為這個事情首先你能想出這個主意來,如果沒有人告訴你這個主意的話,他作秀的點其實是很多的,而且有很多點不管從什麼角度來說可能對他自己更有利,用這個炒作,這麼多年過去了炒作這個事情,這個主意應該他是想不出來的。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即使他能想出這個主意來還面臨幾個問題,第一他到哪裡去找這對母女?這對母女是非常難找到的。「天安門自焚」以後所有跟自焚有關的人,除了劉春玲和她的女兒劉思影死了以外,其他的人都是被嚴密看管的,到某個週年紀念日的時候就會讓她們上央視去,其他的時候別人是找不到的,因為很多人在調查這件事情,是很難找到他們的,他怎麼找到她的?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就是,找到以後怎麼能把她們帶出來?因為她們是不自由的。

主持人:對,她們是24小時被監控的。

橫河:從這個情況我們可以看到,現在那些律師到洗腦班去要去找那些法輪功學員都不讓進的,戒備森嚴,更何況「天安門自焚」這個偽案,把她們一拿出來不當心洩漏真相怎麼辦?所以中共一直看的很嚴的,你即使找到他們了你也不可能把他帶出來,不是說帶到美國來,是不可能把人交給陳光標讓你帶他到全國各地去找醫生看,這都不可能。

再一個就是這兩個怎麼能辦成護照?因為中國的護照實際上是看得很嚴的,中國有很多異議人士根本辦護照都辦不到,在國外護照過期了不讓延期,護照是很難的一件事情,所以沒有到相當級別這個人不可能出來也不可能辦護照。

就這兩點而言,一定是中央這個級別才有可能批准他的護照,中央哪個級別呢?像跟法輪功有關的事情一定是中央610辦公室,所以至少批准的或者啟動這個事情的是中央610辦公室。就是說如果他是受指使的話,那肯定是受中央610辦公室指使,否則的話不要說帶到美國來,就是在國內帶她們跑都不可能。

主持人:您剛才說他是受別人指使的,但是陳光標他也是同意來做這件事情的,您覺得陳光標做這件事情他自己能夠得到什麼好處呢?在這裡面他個人的動機是什麼?

橫河:他的個人動機,大家知道國內有很多媒體曾經調查過他,他的那些捐款很值得懷疑的,因為他這個企業自己經營的並不好,而捐款很多不到位,也就是說他的經營情況比他表面上人家認為他是一個億萬富翁的這種想法,這兩者可能是差距非常大。他所作的秀、所有的秀都是跟政治有關的,汶川地震;據說在這之前還有到軍隊去捐車,最後給了他軍隊的拆遷合同。就是說他所有的都是跟中共的政治方向、政治路線緊密相關的。什麼作秀的學雷鋒,打扮得像雷鋒那時候穿著的樣子,自己拿把槍作那種秀,所以他所有的秀、所有的所謂慈善捐款都是非常明確的有政治目的的。

因此我想在這件事情上,他很可能認為他可以投機一下,可能有人會給他一些經濟上的好處,就是說在承包項目上這方面給他一點好處,當然指的是在國內,他一定是這麼認為的,也確實可能有人就這麼答應他了,所以他個人動機肯定是想用這個政治表現來換經濟利益。

主持人:其實他這樣子做,因為在西方人的眼裡看來,比如說《美國之音》的記者寫報導說,如果他真是在做善事的話,怎麼能讓一個,您剛才也提到自焚它是個偽案,就是這個自焚事件到現在為止大家都知道沒有經過第三方的獨立調查過,而且自焚這個案子又有很多不能自圓其說之處,怎麼能讓這樣一個案件中受傷害的一對母女,他們都是女的,現在毀容也毀的很厲害,就是怎麼能讓這樣一個受傷害的人出來拋頭露面?如果真的做善事的話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

橫河:我想這樣的事情就是這一個鏡頭,就是把這兩個人領出來和媒體見面,肯定不是他自己的主意,這是安排的,如果你把她們帶出來,要做就要把她們帶到媒體面前去,這才是他真正炒作買《紐約時報》的一個真正的目的,他自己也宣布說有兩個重大新聞。

主持人:會比買《紐約時報》更重要。

橫河:這肯定是一個,其實他所說兩個,另外一個肯定更不重要了。

主持人:就是說他這樣做其實根本不考慮他在這樣子做法以後,公眾怎麼看他,他只在乎他的上級或者請他做事的人會怎麼看待他。

橫河:因為公眾並不能給他帶來經濟利益,但是這些人可以給他帶來經濟利益。他做到現在一直都是這麼做的而事實上也是不管別人怎麼嘲笑他。國內網民有人就說不管你怎麼嘲笑他,其實他在做這一方面是非常精的,每一次作秀被人嘲笑的東西後面都有非常強大的經濟利益。

主持人:您剛才說他是非常精的,我們又有一個問題,您剛才也提到這個很可能是610在指使他,但610頭子李東生都已經下台了,就是都已經被雙規、拘捕了;周永康前面我們也分析過,周永康肯定是下一個被拘捕的人。就是周永康和李東生事實上現在已經失去自由了,如果一個精明的人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去同意炒作「天安門自焚」的案件?

橫河:因為他自己肯定是有固定的一些關係的,就是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你就講為什麼到現在為止周永康的案子還沒有完全公開?其原因就是因為它們還有一個勢力,長期以來很可能他所依靠的勢力就是這批人。這是第一。

第二,他認為他跟著這批人既然一直有好處,他可能不相信後來會變成壞處,他可能不會相信這一點。像這種人他是屬於很會耍小聰明的,但是大事情上他更多的是一個自認為精明的商人,這種精明的商人他一定要在政治路線上或者是在各個集團裡面他要選一個跟著的人,他才能保證他的利益所在。我覺得這是他愚蠢的地方,就是他認為他跟的這批人能給他利益,因為其他人他並不知道能給他利益,而在這之前他一直從這些人當中得到利益。

主持人:後面指使他的這些人是搞政治的,您覺得他們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要來炒作「天安門自焚」事件?

橫河:我覺得可能性最大的是維護他們自己的利益。就是說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在中國這麼多年,14年了,它已經培養出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利益集團,這個利益集團他們所有的利益是和迫害法輪功緊緊連在一起的,只要這個政策沒有公開改變,我們知道這個政策沒有改變,只要這個政策沒有公開改變,他們就可以不斷的在底下製造事端,製造出事端來以後就會顯出他們這些人的重要,這些人想用這種方式來保證自己的地位和他們的利益不受侵害,特別是在周永康和李東生已經失去自由正在被調查的情況下,他們這種想法更迫切,因為他其實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主持人:他為了自保。

橫河:對,為了自保。而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它有這一條,就是說政治正確,就是說在某一個侵害人權也好或者是重大的一個利益上面,一旦形成一個利益集團以後,他實際上跟這個利益集團的頭倒不倒已經沒有關係了,只要這個政策沒有被徹底否定,他們就會不停的一直的這麼貫徹下去,而且製造事端來把剩餘的人的利益能夠保住。

而且中國是這樣子的,中共的政治就是當風向改變的時候,大家都看出來改變了,但是這種錯誤的政策因為中共本身的邪惡它不會自動停止的,它會延續。你記得文革結束的時候,就是四人幫剛剛抓起來的時候,全國不是要遊行慶祝四人幫被抓起來嗎,遊行隊伍裡面有一句規定的口號,就是「繼續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

人人都看出來了鄧小平要翻案了,但是就在慶祝粉碎四人幫的這個遊行當中還要喊這樣的口號,還不能不喊。這就是說中共實際上一個錯誤政策的頭或者發起人倒了以後,不會說這個錯誤政策就自動的消失了,特別是當這個政策持續了這麼久以後,有這麼大一群人他們的利益和這個錯誤是相關的時候。

主持人:但是自焚這個事件其實是不能夠自圓其說的,因為這麼多年來也有很多獨立媒體試圖去調查這個事情,甚至就是說拿出來在中央電視台上他們的錄像來分析,其實按在國際上已經證明它是一個被當局自己自編自導出來的這麼一件事件,所以他們這個時候拿這個來炒作,能達到他們想達到的事情嗎?

橫河:這就看他的目的是甚麼了,他的目的並不見得就是說為了讓國際上相信十幾年前發生的這個事情是真的,他並不是那樣子的。當初天安門事件出來以後不是海外拍了一部片子叫《偽火》嗎?其實在《偽火》之前有好多不同的版本都是去分析那個破綻的,央視就有這麼厚的皮,它可以把凡是你揭出來的那些部分,他都刪掉,然後照樣在國內還接著放。

主持人:所以他不管你怎麼揭穿他,然後他就是當作一個真的就這麼在放。

橫河:就當作真的放,其實這個國內現在也有這樣的說法,就是他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還是要說。這就是謊言宣傳的最重要的地方,他能騙一個算一個,騙不了別人他可以騙自己,這就是中共宣傳的一個真正的實質就在這個地方。

另外一個,我並不認為他是真的是讓國外的人看。他如果是為了製造事端的話,那別人怎麼看這件事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只要製造出事端來,然後可以去作為一種要脅現在領導層的一種方式的話,他才不管其他人怎麼看這件事情,所以不管是向哪個觀眾群或者聽眾群來重翻天安門自焚這個事情,跟是不是這些事情會被別人揭穿,或者早就被人家揭穿,人家會不會相信是沒有直接關係的。

主持人:所以說在中國發生的事情,或者說中國政府這種參與的事情,你是不能用正常的邏輯思維去判斷它的。

橫河:因為它的解決途徑,它自己的那一套解決的方式本身就不是邏輯的,你要說有邏輯的話,中共不合邏輯的地方就太多了。我前幾天看到有一個人寫的一篇東西寫得非常好,一個人叫編程隨想,他裡面就講到了,它的這種洗腦方式是要讓人接受完全矛盾的對立的東西,並且把它接收到一起去,比如說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但是他又說共產黨是大救星,這兩個是矛盾的。那當時有多少人認識到這一點的?他總認為印在書上的或者是電視裡說的總有一定道理的。總有人要上當的。

主持人:所以才會說只要謊話你敢說上一千遍就有人會相信是真的。

橫河:總是有人要相信的。

主持人:那麼除掉我們分析的,就是中共它這邊想做這件事情的一些深層的背景以外,那這次記者會本身它對自焚案有沒有新的看點,因為這件案件已經十多年了,就像您剛才說的很多人拿那個錄像來都分析了很多遍了。

橫河:我覺得還是有一點新看點的,因為我也關注這個天安門自焚案很久了,除了當時這個「偽火」這部片子分析出來的事件以後,我後來才注意到,就是當初實際上是5個人自焚對不對,但是在報導裡面,在2001年的1月23日的這個報導裡面說天安門廣場5人自焚,到了31號的報導裡面就變成7個人,後來加了兩個人。

加的這兩個人當中就很奇怪,一個人喝了汽油說是要自焚,喝汽油怎麼能自焚?就是一個傻傻的老太太,後來上電視的時候特別特別傻,甚麼應該冒白煙的怎麼冒黑煙,就這麼一個傻傻的老太太;另外一個人,其實這個人是個非常神秘的人物,這個人幾乎沒有出面過,你看多少年採訪過陳果,她媽媽,還有王進東啊甚麼都採訪過,但是沒有採訪過這個人。

這一次有人就在記者招待會上問陳果,法輪功是禁止殺生也禁止自殺的,也就是說這不是法輪功教導的,你怎麼會去自焚呢?她就說這件事情全怪劉雲芳,是聽了他的才去自殺的。我馬上就想起來這個劉雲芳就是當時天安門自焚的時候後來加進去的兩個人當中的一個,

主持人:就是被採訪的那個說喝汽油的那個嗎?

橫河:不是,那是個女的,另外一個,就是說警察發現他鬼鬼祟祟就把他抓起來了,抓起來以後發現他帶著打火機,也就是說這個人沒打算自焚,但是卻把別人慫恿去自焚了。如果說這母女倆講的是真的話,我們所有的假設就是說這母女倆講的當時確實有這麼一件事情的話。我就覺得很奇怪,就是說這個劉雲芳是騙你們去自焚的人,而且他自己沒有自焚,你們自焚了把臉燒成這個樣子,結果你不去怪劉雲芳你去怪法輪功,這不是很奇怪一件事情嗎?

然後我再去找,就發現原來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是石家莊的,叫王博。央視曾經登過一個王博被轉化了的一個消息,後來王博就設法自己和他父親錄了一個錄像傳到海外來了,就是說她當時怎麼被轉化,後來怎麼樣又清醒過來,為什麼要這麼迫害她。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王博跟陳果是學音樂的時候的同學,王博說認識陳果的時候,陳果已經不修煉法輪功了,跑到河南去跟一個叫劉雲芳的高人去學去了。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劉雲芳就是自立門戶的,並不是法輪功,去跟劉雲芳並不是說去跟劉雲芳修煉法輪功的,這是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他就是一個自立門戶的一個所謂氣功師,很可能是這樣的。

這個事情又是當時所有自焚的人都是從河南去的,劉雲芳是河南人,這次陳果又核實,再次證實了是聽了他去的,這一來的話就很清楚當時策劃這場自焚,找的這些人為什麼都不是法輪功學員,其實有一個很明確的,就是可能陳果曾經修煉過法輪功,但是後來轉去跟隨劉雲芳。

奇怪的是為什麼中共從來不把劉雲芳這個人拿出來,所以我覺得這個看點,把以前那些蛛絲馬跡拿出來的話,很可能這個人就是中共安全機構打到氣功界去的一個人,到必要的時候就把他用起來,我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主持人:這次陳光標他在記者招待會上,他是通知了70多個美國的媒體,他沒有通知中國的媒體,他是說希望這個消息是出口轉內銷。那麼現在國內的媒體有沒有對這件事情進行報導呢?

橫河:國內媒體一開始就轉載了一個這個報導,但是立刻就把它刪掉了。後來我去看當時所有轉載的,點擊以後進去就全部都刪掉了,也就是說國內媒體就沒有讓這個散發開來,只是開始的時候轉載了一下,我想國內媒體是出於一種條件反射,一看有這樣的事情就很高興,就開始轉載了,但是立刻就被發現了,因此就封掉了。

主持人:那您怎麼看待他這個被封殺呢。

橫河:這個問題我覺得就更有意思了,就是說為什麼讓他出來了?又肇了事,目的是輸回去,回輸回去卻被封殺了呢,這就是可以看出中共現在內部的鬥爭了。剛才我講的就是那個利益集團裡面的人,我不管誰在策劃,當然這個利益集團現在還有人沒有進去,像曾慶紅、江澤民還沒進去的,還沒有被失去自由、被調查,至少沒有公開調查,那麼就有人在策劃。

在權力鬥爭或者鬥爭激烈的時候,現在領導層的這部分人可能最多想的是大的事情,就是說怎麼樣去公佈調查李東生、怎麼樣去公佈周永康,用什麼方式。對於底下這些運作他不可能防範,因為運作可以走的路太多了,你不可能每一條路都堵死的,你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抓起來,這不可能做到。

因此這個策劃可以漏過他們眼皮去做,但是一旦變成媒體注意的中心的時候,當局就發現,喔!原來你們做了這樣的事情。對於當局來說這件事是很被動的,因為這件事情,就是迫害法輪功的這整件事情,無論誰當政都是一個很沉重的負擔。任何一個當權者,包括當時胡溫的時候和現在領導層,沒有人願意在他們當政的時候有人把這件事情再一次變成公共事件,是沒有人願意這樣子的。

所以一旦發現媒體開始炒作的時候,馬上就意識到了,因為你不能防範,但是你可以制止,也就是說發現了這件事情立刻制止下來了。鬧到這一步回去以後第一個要倒楣的可能還真是陳光標。

主持人:也有人說是陳光標和李東生是有很多關係的,因為央視火燒大樓最後是由陳光標來負責拆除的。

橫河:聽說有這件事情。這個現在沒有特別的其他方面的證據,但是有一點我想是肯定的,如果陳光標確實承包央視火燒那個樓的拆遷,承包了那個項目的話,他一定要在央視要有很鐵的關係,在那個時候李東生如果是央視的副台長,或者是已經到了廣電局了,又是央視的上級,又管轄到這個範圍,他和陳光標有過交集的可能性非常大。

就是說這麼重要的承包項目他不可能不知道,陳光標又是一個非常會利用人際關係的人,這時候陳光標透過某種關係直接和他掛鉤,這可能性是很大的。如果說現在牽涉到這次他介入天安門自焚的事件,陳光標介入這個事件了,李東生又是長期的610辦公室主任。

主持人:而且據說當時天安門自焚這件事情就是他在領頭策劃的之一。

橫河:天安門自焚的宣傳策劃應該是他,但是開始策劃的時候倒不一定是他,從級別上來說可能至少要在中央政法委這個級別,羅幹策劃的可能性比較大,李東生的級別還沒達到那麼高。

主持人:所以他只是在那裡頭幫個忙而已。

橫河:但是宣傳肯定是他策劃的,因為他當時是610辦公室負責宣傳的。610辦公室怎麼會想到陳光標的?這一點就跟當年陳光標曾經承包過這個項目和李東生認識的,很可能就有直接的關係,因為這是兩面的,一個是陳光標怎麼會包到央視的項目呢?然後610的事情怎麼會找到陳光標的?要把這兩個事情結合起來看的話,陳光標和李東生之間還真是很可能有比較密切的關係。

正是有這個關係,最後610辦公室才會找到陳光標來幹這件事情,怎麼不找別人呢?這麼多民間的企業家,或者是慈善家有那麼多,為什麼非要找他?就是他們一定有個人的關係在。

主持人:而且是比較緊密的關係,因為李東生現在下臺了,可能陳光標日子也就不好過了。

橫河:但是610辦公室其他人可以去找他,因為他們知道這個關係。

主持人:他們這次既然已經請了70多個美國媒體,那麼美國人對陳光標這樣子炒作,他們是怎麼看呢?

橫河:媒體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報導,但是在社交網絡上和一些媒體現在最熱鬧的實際上是他的名片,因為他英文名片上面有十幾個頭銜,這是美國人從來沒看見過的,所以美國那些名人,我看菲利浦‧潘,還有一些大媒體中國的記者,現在都在那裡說:我現在也要做一個類似於中國億萬富翁的名片。菲利浦‧潘就說:大家給我提建議應該放哪些頭銜。很多的美國人現在在網上炒得最厲害是他的名片。

主持人:嘲笑他的名片。

橫河:就是嘲笑他的名片,實際上他這一做,我倒是覺得在美國實際上是對中國所謂的億萬富翁,還有他們到美國來經商,或者到美國來買企業,這件事情實際上陳光標起了一個非常非常壞的作用,就是把整個中國商業形象和慈善形象一下子打到地獄裡去。

主持人:本來還是有個光環的,這個中國的億萬富翁,或者是中國的首席慈善家。

橫河:結果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實際上不管怎麼報導,在整個民間和整個輿論界,私下裡都把他當一個笑話看,這點來說對於中國的商業界對外的形象,或者慈善界對外的形象來說是非常非常壞的。嚴格的說這就是一種軟實力的大敗仗。平常在軟實力這方面要毀掉形象也要花很多工夫的,他這一下子就完成了很多人要花很多年才能做到的毀形象工程。

主持人:這次的時間我們已經到了,關於陳光標的Name Card,就是陳光標的名片,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到網上找一下,因為他有十多個頭銜,我們在這裡不說。

橫河:美國有一個網站現在已經設立了陳光標式的名片模板,每個人都可以按照那個模板去自己製作中國陳光標式的億萬富翁名片。一個大玩笑。

主持人:一個大玩笑!陳光標在美國紐約的這一次抄作雖然是有人花了很多錢、花了很大的時間來策劃這件事情,但是最後結果是一個國際玩笑,這期節目就到這裡。

橫河、主持人:謝謝大家!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4-01-16 11: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