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無懼警方胡椒噴霧 港人仍在堅持

人氣 7

【大紀元2014年10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馬穎慧綜合報導)10月15日(星期三)凌晨,香港警察為了爭奪香港一重要隧道龍和道的控制權,對抗議民眾動用武力, 港警使用胡椒噴霧將抗議者趕出了隧道,並且將一些拒絕離開的抗議者摔倒在地。

無畏胡椒噴霧 港人搶佔龍和道

據《紐約時報》報導, 10月14日早晨,香港警察將金鐘道上的示威者趕走,並且使用鏈鋸拆除了抗議者在金鐘道設置的路障拆除了他們架設的帳篷之後,10月14日傍晚,抗議民眾冒著被警察使用胡椒噴霧驅逐的危險、喊著要求普選的口號、搶佔了香港政府總部附近的一條繁忙東西行隧道:龍和道,導致那裏的交通出現停滯。

目擊者表示香港的防暴警察試圖使用胡椒噴霧和警棍阻止抗議民眾進入龍和道,抗議民眾用自己的雨傘護著自己。經過一段很短時間的對峙之後,警察最後撤退了,抗議民眾響起一片歡呼聲。

由於龍和道是一條重要的交通樞紐,所以在過去的兩週佔中之中抗議民眾都沒有佔領這條隧道,大多數民眾表示搶佔龍和道是對警察星期二早晨拆除金鐘道路障的抗議。

抗議人士歐陽安迪(音譯,Andy Siu Au-yeung)正在指揮安置新的路障,他表示他也不知道佔領龍和道是誰的主意,他說:「這是自發的舉動。」

參加抗議的陳凱文(音譯,Kevin Chan)帶著口罩和眼罩在龍和道對路透社記者說:「港府不尊重我們,他們必須和我們談判,否則我們不會退讓的。」

另外一名抗議者說:「 今天警察搶走了金鐘道,還清除了我們在那裏的帳篷,所以我們佔領了這條隧道。」

香港大學的政治分析師王永平對路透社記者說:「這些抗議者為了(追求香港的民主)經受了催淚彈的襲擊,遭受了反佔中黑幫的攻擊,我認為他們不會無原則地屈服,離開這裡。」

10月15日週三凌晨,被抗議者佔領的龍和道仍被一種無畏的氛圍籠罩著,很多學生和一些白領人士在裡面進進出出,他們將金屬和警察的塑料路障鏈接起來做成新的路障,然後用垃圾桶、路標和其他重物來保護這些路障。

而警察則用高音喇叭警告抗議者,不允許他們使用警察的塑料路障。對此抗議群眾氣憤地頂了回去。

2014年10月14日晚上9時,過百名雨傘運動的學生不滿警方在中共黑社會勢力的配合下進行清場,突然佔領特首辦公室附近的龍和道,並現場設置多個路障。(潘在殊/大紀元)
2014年10月14日晚上9時,過百名雨傘運動的學生不滿警方在中共黑社會勢力的配合下進行清場,突然佔領特首辦公室附近的龍和道,並現場設置多個路障。(潘在殊/大紀元)

旺角:「政府不讓步 我們不開路」

星期二晚上抗議者在旺角的彌敦道召開了繁忙的抗議會議,數百名警察在抗議地點附件或周圍的街道上監視著抗議地點,但是並沒有試圖拆除彌敦道的路障。

10月14日晚上,抗議者在旺角召開抗議會議。
(潘在殊/大紀元)
10月14日晚上,抗議者在旺角召開抗議會議。
(潘在殊/大紀元)

警察曾經移動了一些彌敦道上抗議群眾用來當做路障的金屬欄杆,但是抗議民眾迅速用鏟車裝卸用的貨盤堵上。

旺角的幾位抗議人士表示,由於參加旺角的抗議人士中有很多是工人和堅定的親民主人士,因此警方如果欲拆除旺角的路障,可能會遇到更堅決的抵制。

在旺角的一張海報上寫道:「政府不讓步 我們不開路。」

正在旁邊讀這張海報的陳卡文(音譯,Calvin Chan)是一位出售電器的商人,他說:「我支持這張海報。如果我們現在撤退了,那我們做成甚麼了呢?」他表示如果警察試圖清除旺角彌敦道的路障可能會引發流血事件,因為旺角的一些抗議人士會堅決抵制警察的行為。

旺角地區的一名社會工作者古玉萍(音譯,Vicky Koo)也表示,雖然在旺角的抗議群眾中沒有工會也沒有組織,而且那裏參加的學生也比較少,但是,她說:「如果警察介入了,這裡的衝突將非常難以控制。」

10月14日,香港警方表示將計劃在旺角進行清場之際,旺角仍聚集大批的民眾,他們表示「政府不讓步 我們不開路」。
(潘在殊/大紀元)
10月14日,香港警方表示將計劃在旺角進行清場之際,旺角仍聚集大批的民眾,他們表示「政府不讓步 我們不開路」。
(潘在殊/大紀元)

在金鐘區周圍的路障旁邊的椅子上抗議的26歲的施凱文(音譯,Kevin Sze)是一位社會工作者,他是借假期來支持雨傘運動的,並且已經在金鐘區的抗議地點呆了一天的時間。 他說:「我們這裡需要更多的人來支持,但是現在很難做到這一點,因為大家都要工作。」他表示,抗議者中沒有人願意被捕。

香港反對抗議的出租車和卡車司機原本限定抗議學生在星期三必須離開,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生意受到抗議的影響,但是星期二香港出租車團體的一位代表表示,出租車司機並不準備對抗議學生採取行動。

香港的民權運動

香港公民黨領袖餘若薇(Audrey Yu)認為香港的雨傘運動可能與美國的民權運動一樣,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夠完成。

她說:「我經常參加一些學生的民主課堂,並且給他們講美國的『現代民權運動之母』羅莎•帕克斯(Rosa Parks)的故事。我會問這些學生,『你們認為美國黑人抵制蒙哥馬利公車多長時間?』很多學生回應道『一個月?』『三個月?』,後來他們猜到,他們抵制了一年。」她認為香港的雨傘抗議需要保持和凝聚港民的支持並且具備持久力。

羅莎•帕克斯是美國的一位黑人民權行動主義者,1955年12月1日,她由於拒絕公交車司機讓她將自己的『黑人座位』讓給一名白人的命令而被警方逮捕。這一事件引發蒙哥馬利黑人抵制乘坐公交車,最後他們獲得了他們所期望的尊重。

帕克斯曾在一次採訪中回憶道:「我不願意被欺負,我付了車票錢,不想失去自己的座位。」她表示她沒有想到自己會被捕,「但當我必須面對選擇時,我沒有猶豫,因為我感到我們已經忍了太久了,我們越是屈服,這種待遇就越多,壓迫也就越多。」

責任編輯:方涵

相關新聞
組圖:雨傘運動現場再現老香港韻味
組圖:佔領現場現詛咒梁振英的「靈位」
中共再襲「雨傘運動」過百人持刀暴力拆路障
港警阻民祭關公 雙方對峙警退出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微歷史】解體蘇共英雄 戈爾巴喬夫或葉利欽?
【新聞看點】FBI約談關鍵證人 中共方寸亂?
【思想領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戰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混球人的美國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