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再說大連「安鍋案」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3月11日訊】帶有風向標意義的大連「安鍋案」,在經歷近一年的折騰後,至今尚未結案。大連中山區法院在2014年1月27日的一審中對九名法輪功學員均作了判刑4~6年的非法判決。九人全部上訴。「安鍋案」已進入二審程序。

二審移至大連中級法院審理。現在的情況是,比起一審中山區法院,二審中級法院更顯緊張,法院如臨大敵、法官驚慌失措。為阻止原辯護律師代理二審,中院法官給家屬打電話威脅:「請不請律師結果都一樣!」但家屬不予理睬,依法聘請了原辯護律師。

2013年一審期間,大連中山區法院對律師進行百般刁難阻撓,甚至毆打律師。辯護律師團面對法院的嚴重違法行為,被迫多次集體罷庭。6月21日、7月5日、8月2日開庭後,中山區法院非法將律師團律師全部辭退,然後換上法院指定的當地律師,並威脅本地律師不准給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因為一審中北京律師團的介入,讓中山區法院的「庭審秀」擱淺,所以對2014年的二審,大連中院事先做了防範措施,要嚴防死堵那些「死磕」本案的維權律師介入。然而,接受聘請的辯護律師已陸續來到大連,向大連中院遞交二審代理的法律手續。

2月26日,外地律師趙永林去大連中院遞交律師手續時,法官何雲波說,上級領導不讓他接律師函。趙律師對他說:「你的上級不懂法律,你是法官,你懂法律,你應該告訴你的上級在違法。」

3月3日,北京律師陳建剛也去大連中院遞交律師函,法官何雲波乾脆不見。陳律師只好在中院門前打出「大連中級法院違法,阻止律師會見」的橫幅抗議。門外警察出面阻止,陳律師堅持打橫幅,表示如果自己的舉動讓警察為難,警察可以將他刑事拘留。警察向領導請示後,仍不見法官出來,因此也就不管陳律師在法院門前打橫幅了。

法官不見陳律師,陳律師只得去信訪部門控告。在信訪部門干預下,法官何雲波和一名叫郭輝的庭長才露面,但仍說原辯護律師不能代理二審。陳律師讓他們拿出相關法律條文,他們當然拿不出,只是死咬住「原辯護律師不能代理二審」的所謂規定不鬆口。陳建剛律師對兩法官怒斥道:「大連中級法院和法官,才是在公開破壞法律實施,是黑幫,是一群流氓!」兩法官瞪眼聽著,默不作聲。

為阻止律師代理案件,法官躲避律師、拒收材料,這已是法輪功案件的一大特點,各地普遍存在。

法院為甚麼害怕律師介入?因為法院心虛。對法輪功案,法院從來都不是依法審判,而是執行610的「法輪功類案件不允許出現無罪判決」的密令。開庭審理,不過是走法律過場。但如果有律師做無罪辯護,法院想枉法判決,阻力會大,收場會很狼狽。本案一審中,北京律師團介入後,不但幾次依法罷庭,還對公檢法三家關於證據作假、刑訊逼供、酷刑迫害等違法犯罪予以一一揭露,這讓大連當局都十分緊張。

現在的「庭審秀」,越來越難于「秀」下去。檢察官、法官都被質問得抬不起頭來,法庭就是在自取其辱。家屬紛紛站起來抗議要人;法輪功學員自我辯護的力度越來越強,義正言辭,鏗鏘有力;敢接受代理的正義律師越來越多;旁聽席上的官方人士,常有人給法輪功挑大拇哥。而且,民眾對中共封鎖網絡,過濾資訊,剝奪知情權的黑暗專制,抗議聲浪日益高漲。法輪功學員幫助民眾「安鍋」的正義之舉,榮獲民眾讚譽。

地處遼寧的大連是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地區。今年過年後,遼寧政法系統出現地震:瀋陽市檢察長張東陽在省兩會閉幕當日被雙規、遼寧前公安廳長李文喜也被雙規直接帶去北京。在中國時局加劇變動的敏感之際,大連「安鍋案」進入二審,結果怎麼樣還不得而知。但是律師問過大連中院法官:「你的上級不懂法律,你是法官,你懂法律,你應該告訴你的上級在違法。」如果法官繼續跟著上級違法,維持原判,那麼作為敲下法槌的法官,難道不承擔罪責?

現在我們看到的是,九名法輪功學員全部上訴,啟動了二審訴訟程序。家屬當庭高喊:「判決不公!」一名家屬大聲對親人說:「我即使傾家蕩產,也要幫你把官司打到底!」 他們不怕法院的威脅,堅決聘請原審律師為他們伸張正義。「死磕」本案的律師又回來了,大連中院法官因怕見律師,像老鼠躲貓一樣戰戰兢兢。法院尷尬,法官挨罵,迫害實在難以為繼。敢斷言的是,大連中級法院後面的日子該不好過了。

評論
2014-03-11 11: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