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台學生反服貿協議的實質是甚麼

人氣 2

【大紀元2014年03月24日訊】台灣大學生「318反黑箱服貿」佔領立法院的行動引發政治風暴,並持續延燒。場外大批民眾聲援(一度過萬),全台多數民意支持學生杯葛服貿協定。台灣行政院長江宜樺到場,但與抗議學生沒有交集。馬英九首次記者會上不接受學生的訴求,拒絕了學生的三項具體要求,也不與學生公開對話,當日學生宣佈擴大抗爭包括將包圍國民黨黨部。

這次政治風暴的導火索是國民黨議會黨團欲強行打包通過《服貿協議》,違反了兩黨早先達成的逐條逐項審議的協定,從而引起學生史無前例的「太陽花抗議運動」。從表層看,這是反對現政府黑箱操作,以及抗議和阻擊《服貿協議》對台灣經濟(包括學生就業和中小企業生存)、社會福利、新聞印刷出版、主權和民主制度等各方面的負面效應。實質上,「太陽花抗議運動」表達了台灣民眾群起阻擊中共從經濟統戰到政治統戰恐乃至最終吞併台灣的政治謀略,就像有的評論所說是「恐共、拒共和抗共的情緒大爆發」。

台灣的民主轉型和民主制度,經過兩次政黨輪換、五次總統直選、七次修憲,已經穩定扎根。這與中共的專制獨裁形成鮮明對照。中國大陸民眾每每用台灣民主實例來比照中共專制的不合法性,使中共既害怕又無話可言,因此急欲除之而後快。

在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強大壓力下,中共雖未放棄武力攻台,但近年來更期待用經濟和政治統戰拿下台灣。中共向台灣商界、政界和社會輸送了大量利益(當然是慷大陸人民之慨),一方面經濟上套住台灣,另一方面用於收買人心。從ECFA到現在的《服貿協議》,以及以後中共要提出的各種政治協議,就是中共吞併台灣的進程。

對中華民國而言,對台灣的民主體制而言,抵禦中共專制的統戰、侵蝕和併吞到了危急的關頭。這就是台灣大學生「318反黑箱服貿」佔領立法院的行動的實質。這次政治風暴是台灣各界民眾由學生打頭集體向中共說「不」。

這次的台灣學生的「太陽花抗議運動」 實質上也是民主制度下除了代議制方式外常見的民主補充手段,即「公民不服從」或「公民抗命」(英語:Civil disobedience)。這是人們反抗法律不公、不足的方法之一。這尤其是指在民主法制社會中的抵抗行為。

最早提出這一思想的美國作家亨利•梭羅1849年所著短文「Resistance to Civil Government」《抵抗公民政府》),所指的就是抵抗Civil Government,即公民抵抗民主方式選出的政府中的不公。當民眾發現民主法制下某一條或某部份法律、行政指令或某個立法執法過程不合理時,而又無法通過現有法律和程序糾正時,主動拒絕遵守政府或強權的若干法律、要求或命令,用和平方式甚至極端行為進行抗爭。這在世界民主史上屢見不鮮,已成為非暴力抗議的一項主要策略,在許多非暴力抗議運動中出現過。如印度甘地的社會福利運動以及從大英帝國獨立的運動,南非反種族隔離的鬥爭。尤其是上世紀50-60年代,美國黑人羅莎•帕克斯發起的公車拒乘,引發了馬丁•路德•金參與發起的民權運動,促進和改善了美國民主制度。從廣義上說,東歐的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以及最近的烏克蘭政權變更都是「公民抗命」的延伸。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意在拒絕中共經濟和政治統戰以及糾正審議議案中的非民主現象,形式雖然極端,但是不得已的,確是世界民主中「公民抗命」的表達形式。拒絕納稅是非法行為,但梭羅將拒絕納稅,作為對美國南方奴隸制的一種正當抗議。試想如果中共專制統一了台灣,台灣人民千辛萬苦爭得和建立的民主成果不就毀於一旦了嗎?「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民主體制都沒了,台灣失去了藉以生存的基礎,那點經濟毛利還會有嗎?

從另一個思路看,台灣學生的反抗也是台灣公民意識確立、公民力量強大和民主進入深層次時期的反映。台灣民主的第一期是建立和穩固民主體制,包括解嚴、解除報禁、黨禁,在政黨輪替中建立總統和地方選舉制度等;第二期是以民主體制對抗中共專制的統戰、侵蝕和併吞。這也是台灣能否免於淪陷、生死存亡的關鍵。

進一步看,學生抗命《服貿協議》實質上體現出兩黨和各界的共識和共同利益,而非國民黨和民進黨兩黨之爭。這次不只是民進黨支持學生,國民黨立法會議長王金平和馬英九政府國策顧問郝明義實際上都與學生有交集。立法院多黨達成的逐條逐項審議的協定體現了這一點。實際上就是共同抵抗台灣民主制度被吃掉,使台灣不淪陷於共產專制。

再者,學生的在立法院抗命實質上說明了立法院在阻擊中共通過台灣立法協議「合法統戰」的重要性。圍繞服貿協定的抗爭早就開始。去年立法院開議前的「九月政爭」,反映出中共對馬政府施壓,不接受立法院逐條逐項審查《服貿協議》,要除去王金平。中共的立意不僅是要通過《服貿協議》,而且要為今後的一系列政治協議掃清立法障礙。

現在的有利之處是:民主、公民意識和公民力量有了基礎。不利之處是:中共的經濟統戰已經很大程度套住台灣,台灣的政界和商界已被中共輸送的利益裹挾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至經濟利益和政治大局攪在一起。這對馬英九總統是一個嚴重考驗,但沒有太多的選擇。

馬英九總統曾在公眾集會上發出血誓:我會用生命來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台灣的安全和台灣人民的尊嚴,生生世世要為台灣奮鬥到底。這是我對台灣最莊嚴的承諾。其後在勝選感言中,馬又一次重複了這一誓言。正是馬英九這一誓言使他轉為危為安,峰迴路轉。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馬英九抵禦中共的承諾順應了天意,老天就又給了他一次機會。

說白了,兩岸關係乃是對馬英九最嚴峻的考驗。馬英九要用生命去捍衛主權,要與台灣共存亡,說明台灣主權已受到致命威脅或危在旦夕。馬不會不懂「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句話的含義。中共通過ECFA協議對台灣經濟讓利是要求政治議題上的回報的。中共認為馬英九的成功連任是靠中共3年多來的讓利和這次選舉中的 暗中支持完成的,因此馬英九必須要做出相應讓步。現在既然馬已經再任,中共就理所當然地要來收割成果了。現在對《服貿協議》的定奪,是到了馬英九兌現自己血誓的時候了。

這次危機對馬英九總統沒有太多容易的選擇,表面上騎虎難下,但實際上給馬一個解脫之道或提供了一個啟示。其實,這正好是給馬一個抬高民意和解脫中共糾纏的機會。

首先,馬英九只有在中共面前硬起來,才能提高民意(目前只有9%)。馬英九應該明確,他欠中國人民一個人情(經濟讓利),但卻並不欠中共任何人情。中共所謂的「讓利」,也是借花獻佛,拿人民的錢做交情。況且這種「讓利」是有險惡政治用心的。

馬英九是台灣的民選總統,只對台灣人民負責,用生命來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和台灣人民的尊嚴絕對沒錯。馬應該牢記自己是中華民國總統,牢記自己曾發出的血誓,而不是屈尊或損害中華民國利益和聲譽去迎合中共的要求。唯有以對等對手與中共交涉才有尊嚴和民意。台灣可以與美國、歐盟、東盟、日本等任何自由民主國家簽約(如韓國與加拿大的FTA),因為這是純經濟的經濟互利行為,唯獨與中共不行,因為中共的協議是帶有險惡政治目的的統戰手段。

其次,從策略上講,馬英九恰恰可以藉機順民意而下,也讓中共沒話可說。馬本身安然全身而退,同時不至於鑄成大錯。馬完全可以對中共說,你看,民意如此反對,我也沒有辦法;作為民主國家總統,我只能遵從民意。中華民國總統必須遵從民意(70%以上要逐條逐項審議《服貿協議》)和民主操作規則(民眾廣泛討論、實質性的聽證會、逐條逐項審議、不能黨團意志和行政干預重大協定)。同時,對付中共這種狡猾的對手,學生提出的「退回服貿、通過監督條例」要求確實是十分必要和合理的。

但如果仍然堅持強渡關山,處理不當,將得不到學生和各界民眾的諒解,黨內親共大佬會藉機逼宮(已拒絕出面力挺),中共也可能有意落井下石,馬英九的執政可能會遭遇更嚴重的危機。

相關新聞
大陸官媒抹黑台灣學生反「服貿協議」行動
大學生溫哥華集會 聲援台灣反服貿
馬英九召開中外記者會 反服貿學生及抗議群眾更不滿
台反服貿學生團體 轉占行政院
最熱視頻
【大選觀察】拿下必贏?看預測最準的搖擺州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