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勝生:等候會見(日記)

3月28日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3月31日訊】3月28日早晨,李大偉先生、付永剛律師、已抵達的王全璋律師、我們輪流去早餐,因為遍地便衣或甚麼的凶目們,讓我們擔心行李安全,李大偉先生已經成了行李看管人。早餐後和付永剛、王全璋一起趕去建三江的七星拘留所-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被關押的地方,路上出租車司機也談到守候人們,歎息本地是小地方又鞭長莫及才成橫行之地。距離拘留所千米之遙,警車已設卡,出租車司機繞了大圈到另一面遠遠看到一群人站在路上,就停車抱歉不走了,我們下車走過去。警戎線那裏非要登記身份證、律師證才讓進去,人群中一個穿軍綠棉大衣的人聽說我們是律師,就自我介紹是公民劉星,並指著地上一堆礦泉水和麵包說:不讓往裡帶食物吃,只允許我們的人走過讓我遞給他們東西。我們按要求登記各項信息,到七星拘留所門口看到緊閉的門欄和門口兩側軍綠大衣地鋪和穿軍綠大衣的守候人們。付永剛、王全璋律師在門口喊「律師會見遞手續」,很久才出來一個人,隔著仍然緊閉的門欄接受了兩位律師的手續,並丟下一句我們前一批要求會見的律師們聽到的同樣「要請示領導,等吧」。

七星拘留所地處荒郊野外,大片黑土地和冷風捲土而來,泥濘小路一端還有零星的農家。拘留所門口的水溝裡還有殘冰和殘雪,門口守候的公民和襲祥棟律師都穿軍綠大衣,我後來感覺自己羽絨服不夠暖也穿了一件大衣,大家說穿這個大衣的都是「自己人」。公民朋友們輪班堅守,有人仍然很困還在在大衣鋪上休息,大衣鋪上還有水瓶和一些餅乾,幾個睡袋,公民邵澤海的一本聖經,還有幾頁打印好的中文版《人權宣言》。堅守了4天3夜的襲祥棟律師,幾天沒洗臉並戲說「為了法治事業不要臉了」,北京律協和他的律所一直在給他打電話勒令他立即回去。在等待律師會見的時間,我們一起聊經歷、維權心得、法治民主類幽默、網絡新聞事件等,幾位女性公民有些餓了就啃點餅乾,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傳奇,即使有些自己的公正還沒拿到,本身就是不幸者,但他們仍然積極投入到支持、聲援其他遭遇不法侵害的人們,努力發揮自己的一份正能量。

在等待會見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一位警察帶一名穿白大衣拎藥箱的醫務人員進拘留所,許是怕被拍照的緣故,他們都戴口罩。大家告訴我,每天都看到醫務人員帶著藥箱進出,裡面肯定有人需要每日醫療。另外特警隊一群人也在警戎線那裏集結,大家說也是每天的常態,有時候還走的更近些,是嚇人還是別的用意不知道,但大家擔心隨時可能被「清場」,堅持不獨行更安全些。

吃午飯

中午十分,我們分批去泥濘土路那邊的農家,吃些熱的東西,公民們堅持讓律師們先去吃,儘管他們自己比律師們更餓。不讓帶食品到拘留所門口,出去要打車(過路的士不多)還需很長時間,吃飯成本高,另外還擔心人員分散遭「被失蹤」,所以就走一段長路,尋農家讓其幫忙作點熱的東西吃,幫忙燒點開水等,當地的農家都很熱情幫助,但也擔心遭地方打擊報復,就建議大家去的時候脫掉標誌性的「軍綠色的大衣」,公民朋友們擔心給農家添麻煩,我們去打水就把暖瓶揣在懷裡,讓監視的人群看不清楚我們是帶了水瓶去誰家打開水的,去農家吃飯就故意繞個道轉個彎再去院子,我們吃完了再讓另一批人去吃,大家非常謙讓也很照顧女性,公民翟巖民堅持自己最後一批去吃飯。熱餅熱饅頭加鹹菜和幾根黃瓜和一盤豬頭肉,結束了還不忘在警戎線外看守乾糧的公民劉星,說都好幾頓不見葷腥,把豬頭肉給劉星多帶幾塊,拿在外面還怕涼了就包好揣在胸前衣服裡面。

集體大聲喊名字被查人數

無期限的等待會見,讓律師和公民們都不耐煩了,我們詢問甚麼時候會見,他們答覆「不是讓你們等嘛」,我們感覺到了權力者的傲慢,就衝著拘留所大聲喊「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的名字,希望他們在裡面能夠聽得到。據出來的張俊傑律師證實,他在裡面時能聽到大家喊他們名字,聽到後難過感動的想哭。喊完就出來警察對著我們拍照,還清點我們人數甚至點幾個女的,幾個男的。我們擔心是清場準備的,但我們不能做任何事情。

不明身份人來的採訪

兩個30多歲的男的直接走到我們面前,一個開口說(沒有當地口音的)他們很關心這件事,想瞭解一點情況,另一個男的帶一塊很好手錶,始終沒說話。大家覺的似乎時「上面來的巡視人員」,就很認真回答問題,那位問問題的男的問了:大家是否認識被關押的律師,是否知道他們沒有律師證,是否知道他們為甚麼被拘留,是否和法輪功聯繫,還問王全璋律師我們多從事甚麼類型案件,王全璋律師律師證是甚麼時間年檢的,是否去控告和請律協幫助過,現在狀況是否存在溝通不暢的問題等。我們慢慢感覺他的來意不善,甚至是收集證據的,有公民朋友開始給他們拍照,他們便捂著嘴說不方便讓拍照,又有公民朋友質問那位不說話的人:是否一直在用那塊功能強大的手錶在錄音錄像,那位男的不做答。當我們質問:違法一直不讓律師會見,我們各地各處控告求助又無果時,還有甚麼比守候等待更好的辦法,也詢問他是否來誤導我們然後取證隨後再陷害我們的,同時我也用一些基本人權問題質問,他們便起身就走,連再見和謝謝都沒說。公民們告訴我,這位採訪人員像他們上訪時遇到的官員一樣,應該是為了弄清楚我們的行動計劃和我們能耐,當我們表現別無他法時,他很放鬆的沒有擔憂了。這位採訪人員走後,我們達成統一認識:下次沒有表明身份的,我們根本就不配合-拒絕回答任何問題,要允許我們拍照和錄音,我們以後不再對所謂「上面的秘密人員」心存天真善良的幻想。

公民劉星被失蹤

下午警戎線那裏守衛讓公民劉星把堆在警戎線外面的食物挪到30米遠的地方……

當太陽落下去的時候,拘留所門前變得更冷,大家隨後還要分批去農家尋些熱的食物,同時也商量誰晚上回賓館睡誰守夜,因為拘留所門口兩側的地方畢竟有限,不夠大家都睡那裏,而且都睡外面也很艱苦,晚上不必要。王全璋律師和付永剛律師堅持我這位女律師回賓館睡,隨後王全璋律師又建議付永剛律師也回賓館,我和付永剛律師商議第二日29號早晨早點起床好去換王全璋律師回賓館睡覺。公民們更是爭相留下守夜,最後集體決定讓幾位女士和前一天晚上沒休息好的人回賓館睡覺。

晚上22:00多,在格林豪泰的8227房間,一位所謂片警帶著幾位全副武裝的警察來查房登記身份證號,我配合了。之後入睡後有輕微敲門和燈光探視,我還是入睡了。

評論
2014-03-31 9: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