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在「昆明事件」後發的推文

人氣 180

【大紀元2014年03月05日訊】1:有人問我關於昆明事件的看法,我覺得已經沒有多少可說。問題不在事件本身,在事件後面。那其實很早就在發生。我在2007年出版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一書中,該說的都說了。在這裡陸續做些摘錄,當做回答。

2:甚麼是「新疆」?最直接的解釋是「新的疆土」。但是對維吾爾人,那片土地怎麼會是他們「新的疆土」,明明是他們的家園,是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呀!只有對佔領者才是「新的疆土」。維吾爾人不願意聽到這個地名,那是帝國擴張的宣示,是殖民者的炫耀,同時是當地民族屈辱與不幸的見證。

3:新疆——即使對中國也是個尷尬地名。既然各種場合都宣稱那裏「自古屬於中國」,為甚麼又會叫做「新的疆土」?御用學者絞盡腦汁,把「新疆」解釋成左宗棠所說「故土新歸」,卻實在牽強,那明明應該叫「故疆」才對,怎麼可能叫「新疆」呢?

4:有位外國記者在報導中寫的場面讓我難忘:一個七歲的維吾爾兒童每晚把當局規定必須懸掛的中國國旗收回時,都要放在腳下踩一遍。怎樣的仇恨才會讓孩子做出如此舉動呢……的確,從孩子身上最能看出民族仇恨達到的程度。如果連孩子也參與其中,就成了全民同仇敵愾。

5:巴勒斯坦的暴動場面總能看到孩子的身影,正是反映這一點。我將這種民族主義的充分動員和民族仇恨的廣泛延伸稱為「巴勒斯坦化」。在我看來,新疆目前正處於「巴勒斯坦化」的過程,雖然表現上不似巴勒斯坦那樣外在,但在民族內心中卻不斷發展。

6:新疆漢人總是自覺不自覺地把自己擺在鎮壓者的位置。就連兵團那些臨時從內地農村招的農工,平時受盡貪官欺壓,一旦需要鎮壓當地民族時卻興緻高昂,摩拳擦掌地請戰。

7:新疆當地民族把三四十年代統治新疆的漢人軍閥盛世才視為劊子手,從而把在新疆實行強硬政策的中共書記王樂泉稱為王世才。然而烏魯木齊一位漢人計程車司機看見我手拿剛從書店買的《塞外霸主盛世才》,立刻熱情地表達對盛的敬佩,誇讚「那時的政策才好」。

8:繼續沿著今日中共的道路加深新疆民族關係敵對,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失掉轉回良性互動的可能,唯有惡性循環,矛盾不斷激化,把雙方越推越遠。而一旦進入那種不可逆的進程,新疆就可能成為下一個中東或車臣。

9:一位維族青年的話一直讓我無法忘懷。當我問他想不想去麥加朝聖的時候,他回答夢寐以求,但是他現在不能去,因為古蘭經中有這樣的教導,當家園還被敵人佔領的時候,不能去麥加朝聖。他沒有把話說下去,但已經不言而喻。為了他夢寐以求的願望,他一定會不遺餘力地為把漢人趕出新疆而戰鬥。

10:而漢族知識份子——包括一些最高層次的知識精英——則更讓我感到震驚。平日他們是一副改革、開明和理性的形象,但是一談到新疆問題,嘴裡竟可以那樣輕易地迸出一連串「殺」字。如果靠種族滅絕就能夠保住中國對新疆的主權,我想他們可能會眼看幾百萬維吾爾人被殺不動聲色。

11:如果是政治壓迫,只要改變政治,壓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還是可以在一起共建新社會。而若少數民族認為壓迫是來自漢民族,政治的改變就不會根本解決問題,只有民族獨立才能解除壓迫。這對中國的政治轉型會非常不利,因為改變政治制度不僅不會使少數民族留下,反而會借轉型期的國家控制力衰弱追求獨立。

12:旁觀中共的權力運作,眼前常出現那種椅子雜技的場面——椅子一張接一張架起來,上面有人在做倒立、滾翻等技巧……今日中共也達到了這種令人歎為觀止的水平,椅子架到了不可思議的高度,然而平衡不會無限地維持下去,椅子也不可能無限地架高,總會有一個時刻,所有椅子嘩啦一下垮掉,架得越高,垮得越狠。

13:中共執政的半個世紀,人文傳承被割斷,人文教育被置於無足輕重的邊緣,即使是今天受過良好教育的新生代官僚,也多是單一化的技術型人才,有知識而無心靈,崇拜強大蔑視弱小。依仗的只有權力體系和權謀手段,擅長的唯有行政與鎮壓,動輒掛在嘴邊的加大力度、嚴打、重典等,一時似乎有效,卻是飲鴆止渴。

14:人文精神的缺失使權力集團無法面對文化、歷史、信仰、哲學等更為深入的領域,解決問題的方法詭詐卻單薄,只能以應急救火的方式平息事件。而民族問題恰恰首先是人文問題,必須具有人文的靈魂才能找到正確之道……展望未來,也難以指望中共能夠突破,因為人文的復興絕非可以召之即來。

15:新疆歷史上出現過兩次「東土耳其斯坦國」,但上個世紀的中國也出現過各種旗號的割據,包括共產黨也曾建立過「蘇維埃共和國」,並沒有導致中國分裂不斷。事實上新疆問題的愈演愈烈,和北京在新疆開展的「反分裂鬥爭」幾乎同步,因此有理由認為,新疆問題在相當程度上是一種「預期的自我實現」。

16:中共曾針對新疆問題發過一個「七號文件」,其中一個關鍵定性——「影響新疆穩定的主要危險是分裂主義勢力和非法宗教活動」。這話在句式上模仿毛澤東所說「新疆的主要危險來自蘇聯現代修正主義」,只是把矛頭從國際關係轉向民族關係,成為中共在新疆實行強硬路線的指導思想和政策基礎。

17:為甚麼鎮壓加強了,恐怖活動反而增加呢?這種恐怖活動和鎮壓之間有沒有因果關係?一些恐怖組織和恐怖活動,可能正是被「預期」造就的。北京沒有思索最重要的問題,中共締造者毛澤東早說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造成新疆之恨的緣和故到底是甚麼?

18:「七號文件」把「影響新疆穩定的主要危險」定為「分裂主義勢力和非法宗教活動」,這樣一種邏輯的結果就是把生活在新疆的漢族和當地民族分成兩個集團,並讓他們對立起來。因為無論是「分裂主義勢力」還是「非法宗教活動」,都是針對當地民族的。

19:漢族理所當然成為北京治理新疆的依靠力量,而當地民族則成為需要警惕並加以看管的人群。於是就會發生所謂「預期的自我實現」—漢族把當地民族當作防範對象,當地民族最終就會真被推倒敵對一方。少數恐怖份子並不是最大問題,如果新疆的本土民族從整體上成為敵對,才是新疆最大的危險所在。

20:以發展經濟穩定新疆的思路,基本錯誤就在於,民族問題的本質並非是經濟的而是政治的,企圖在經濟領域解決政治問題,本身已經是一種倒錯,何況政治高壓還在繼續不斷地加強,民族問題怎麼可能得到解決?

北京標榜給了新疆多少錢,當地民族反問卻是新疆被抽走了多少石油?被列為「西部大開發」第一號工程的「西氣東輸」,就是開採新疆天然氣送到中國內地。新疆人質疑是開發西部還是掠奪西部不能說沒有理由。只要人心保持對立,民族之間互不信任,經濟上所做的一切都免不了會被貼上殖民主義的標籤。

22:占近四成的新疆漢人掌控了大部份新疆的權力、經濟和知識資源,他們有足夠能量在任何一次新分配和新機遇到來時攫取超過當地民族的利益。新疆經濟依賴中國內地,僅一個漢語使用,就使當地民族處於劣勢。今天在新疆找工作,不會漢語往往是被淘汰的第一理由。高層次的職位大部份都被漢人佔據。

23:新疆失業嚴重,當地民族青年經常找不到工作。漢族人還可以去內地打工,當地人只能在家。我在新疆旅行時,常能看到到處是當地民族青年成群而聚,閒聊或打鬧。看著那種情景不由得產生一種恐懼,這麼多青年無事可做,不能把精力昇華釋放,同時不斷積累仇恨,未來會發生甚麼危險實在很難預料。

24:一位維族朋友對我說:「你看,在這種小飯館裡吃飯的99%是維族,99%是自費,而去那些大飯店大吃大喝的99%是漢族,99%是公費!」少數民族的很多失落正是源於這種直觀的對比。的確在新疆的高檔消費場所,很少看得到當地民族,那裏幾乎跟中國內地一樣,周圍都是漢人,說的都是漢語。

25:如同許多從量變到質變的事物一樣,存在一個臨界點,沒有達到臨界點前還有挽回餘地,一旦過了臨界點,就會落進巴勒斯坦與以色列那種既沒有出路也不知何時結束的民族戰爭。我無法準確評估新疆離那臨界點還有多遠,但按照當今政權的路線走下去,無疑越走越近。

26:似乎只要有權力,一切都可以恣意妄為,無需顧忌無權民族的感情。典型一事是把王震骨灰撒到天山。新疆本地民族把所有的水視為從神聖的天山流下,穆斯林又特別重視潔淨,不僅是物理上的,還包括意念上的潔淨。骨灰是不潔的,王震又是異教徒劊子手,把王震骨灰撒在天山等於弄髒了所有穆斯林的水。

27:治理新疆這麼多年的當局顢頇到如此程度,為了滿足王震的願望,一千多萬新疆穆斯林的意願必須讓位,而且還大肆宣傳。新疆穆斯林對此的確沒辦法,水還得照樣喝。但是一千多萬穆斯林每次喝水時,眼前都會閃過不潔淨的陰影,隨之非常合理地想到,如果新疆是獨立的,就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28:不讓清真寺開辦教授古蘭經的學校,但是宗教怎麼可能不傳教?不讓在新疆辦學,學經者就會去巴基斯坦、阿富汗……最終可能被訓練成塔利班,不光接受古蘭經的學習,還有聖戰思想與恐怖主義訓練,最終再返回新疆從事恐怖活動,為新疆爭取傳教自由。

29:當人們請願、抗議甚至鬧事的時候,說明他們對解決問題還抱有希望,當他們甚麼都不再說和做的時候,那不是穩定,而是絕望。鄧小平所言「最可怕的是人民群眾的鴉雀無聲」,乃是至理名言。遺憾的是他的後人沒有真正領會。今日當權者甚至為此得意,維吾爾人敢流露一絲不滿,立刻就會遭到迎頭痛擊。

30:把全部矛盾「消滅在萌芽狀態」不是一個好方法,因為萌芽狀態並不能真實顯露矛盾的性質,很可能許多積極因素也被同時消滅掉。那不是真地消滅了矛盾,只是壓抑和加深了矛盾,並且積累起來,早晚會被無法預料的事件引發,從無聲中響起驚雷。

31:如果新疆漢人比例小,只要有發生動亂的風吹草動,勢單力孤的漢人就會往中國內地撤;反之,如果漢人移民數倍於當地民族,佔有絕對優勢,則會使當地民族比較謹慎,不會輕易起事。最容易爆發衝突的就是目前這種漢人與當地民族勢均力敵的狀況。

32:漢人數量上是新疆第二大民族,相當一部份在新疆紮了根,甚至在新疆生活了幾代,他們在內地一無所有,因此會把新疆當作自己的家園來保衛……這決定了新疆漢人在面對民族衝突時,不會採取克制和退讓姿態,而是利用所掌握的武器、財富、技術和中樞位置,以及背後大中國的支援,與當地民族進行戰爭。

33:雖然新疆漢人總數比當地穆斯林人口少(二者比例約為7:10),控制的資源卻要多得多。尤其新疆駐軍幾乎全是漢人。所以即使中國內地陷入混亂,一時不能西顧,僅靠新疆漢人自己也不會手軟,甚至可能對「分裂主義勢力」主動出擊。

34:當維吾爾人打起脫離漢人統治的聖戰,其他穆斯林——那些剽悍的高加索人,善戰的阿富汗人,富有的阿拉伯人……會不會投入呢?東土人士很清楚只靠自己對付不了中國,因此從來在世界一盤棋中考慮問題。聽他們如數家珍地談論新疆地緣政治、伊斯蘭世界和國際社會時,常為他們的廣闊視野感歎不已,自愧不如。

35:那時新疆會同時出現有組織的起事和無組織的鬧事、有準備的軍事行動和盲目發洩的恐怖襲擊,幾十萬海外維吾爾人會參與,國際穆斯林勢力也會介入,匯合在一起,衝突必定愈演愈烈。漢人搞定新疆絕非輕易之事,而仇恨一旦被調動是無止境的,仇殺一旦瘋狂,殘酷程度難以想像。

36:當年波黑戰爭很多情況,包括穆族和塞族的人口、資源比例,塞族與大塞爾維亞的關係,國際社會對穆族的態度等,都和新疆維漢狀況相像。還有波黑的克羅地亞和新疆哈薩克。波黑人口只是新疆的三分之一,那場戰爭足以成為前車之鑒,也是強烈的提醒——新疆會不會在未來變成一個三倍大的新波黑?

37:一位新疆的烏孜別克族教授對我說,中國將來肯定要出事,中國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血流成河之時,他一想起那種前景就害怕,因此他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國,不能讓他們留在新疆。

相關新聞
中共兩會前恐怖殺戮與三中全會前大爆炸案驚似
【陳思敏】哀悼3.1昆明!強烈譴責中共!
周永康案核心罪被掩蓋 中南海面臨更大風暴
昆明血案震驚中南海 兩會全城佈控 持槍武警急增(30圖)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簽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