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特稿:陳光標紐約撒錢自曝真相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6月26日訊】和前一次一樣,自稱中國大陸首善的陳光標,在花費巨資進行了一系列炒作之後,終於推出了他這次古怪荒唐行動的最終目標, 讓十三年前中共自編自導的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中的陳果母女兩人,在紐約再次和媒體見面。除了向世界展示陳光標的所謂「善舉」之外,更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的攻擊。

陳果母女兩人自稱曾經是法輪功學員,十三年前,她們和其他四位同樣自稱是法輪功修煉者的人一起,在北京戒備森嚴的天安門廣場進行自焚,結果導致三人死亡,陳果母女二人則被嚴重燒傷,面目皆毀。當時在中央電視台任新聞部主管的中共鎮壓法輪功的特務機構610辦公室頭目李東生,曾親自參與策劃此案件的報導,他本人現在已下台,正在接受中紀委調查。

法輪功不是一個組織嚴密的團體。區別一個人是否是法輪功修煉者其實並不困難,就看這個人是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按照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導去修心行事。不按照法輪功原則行事的人,即使是會作法輪功功法的動作,也不能認為他或者她就是法輪功修煉者。

對法輪功修煉者來說,這是一個簡單的,也是基本的道理。任何一個自稱信仰某種宗教的人,卻做出與這個宗教倡導原則相反的事情,都不會被視為真正的教徒。倡導仇恨的不是基督徒,行邪作惡的不是佛教徒,煽動戰爭的也不可能是和平主義者。

事實上,所謂法輪功自焚事件發生之後不久,《華盛頓郵報》記者前往自焚者之一劉春玲所在的河南開封的家進行調查,劉春玲的鄰居卻無一人知道她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而法輪功在1999年之前在中國已公開傳播達七年之久,法輪功學員在公園和廣場公開煉功,任何人都不會、也沒有必要進行隱瞞。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他的書中明白的表示,法輪功修煉者禁止殺生,自殺也是殺生的一種。簡單來說,法輪功修煉團體從來都堅決反對包括自殺在內的一切殺生行為。從這樣的標準來衡量,到天安門廣場進行自焚的人,不是法輪功修煉者。

這是一個簡單的邏輯問題,也是人們必須向陳果母女、陳光標及其背後操盤者提出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其實更為簡單:他們當年為了甚麼原因而到天安門自焚?

按照並未在自己身上點火的自焚組織者劉葆榮的說法,他們是要到天安門去圓滿。這是一個極為可笑的回答。首先,法輪功的功理功法中,從未有所謂自焚圓滿的說法;其次,法輪功絕對禁止自殺;第三,他們大可以選擇一個絕對安全,也絕對不會有人在短時間內(一分鐘)拿著滅火器中止他們圓滿行為的地點去自焚,為甚麼非要去佈滿警察的天安門廣場?

整個事件的背景,是中共在1999年開始殘酷鎮壓法輪功之後,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發起了全面抗爭。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鼓勵法輪功修煉者講真相,但多次強調必須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方式。1999年7月之後的幾年內,幾乎每天都有法輪功修煉者到天安門廣場表達他們的抗議,而幾乎所有的抗議,都是公開練習法輪功的功法,或者展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這樣的和平抗爭,多的時候達每天數百起。

因此,如果真的是像陳果母女所說的,是為了法輪功而去天安門廣場自焚的話,我們有理由相信,她們的目的也是為了抗議,而非所謂「圓滿」。

這種以極端方式所表達的抗議,法輪功不讚同也不支持,它只是一種個人的選擇。而這種極端方式所造成的悲慘結果,令人痛心,致人同情,但卻絕不是法輪功和李洪志先生的責任。

由於中共殘酷的統治,中國境內的西藏人持續以自焚的方式進行抗議,過去兩年多的時間,已經有一百二十多起。而在中共各級官僚的欺壓之下,中國以自焚、爆炸、用刀具自殘的拆遷戶、失地農民和普通訪民數以百計。我們同樣不讚同採用這些極端方式進行抗議,但任何人都明白,這些極端行為的出現及其造成的後果,真正應該承擔責任的不是藏傳佛教及其領袖,不是中國農民深沉的土地情節,不是拆遷戶們對家庭的摯愛,也不是對親人冤情的執著,而是非法無理地肆意剝奪民眾政治經濟社會權利和宗教自由的中國共產黨當局。

以政治炒作和官商勾結起家的陳光標當然不懂這些。共產黨文化塑造出許多類似「陳大善人」的諂媚惡俗之輩,他們的勇氣只會向受壓迫者去施展,對那些受害的弱者展現主人(金錢和權力)的肌肉。任何稍有智商的人都很容易看明白,陳光標大肆炒作之所為,無非是諂媚其背後的政治主子,在對被迫害群體的進一步迫害中,好討取一星半點的殘渣剩骨頭。

陳果母女是可憐的、可悲的,即使人們理解她們在痛苦中抓住陳光標這支稻草的動機,但被捲入政治公開炒作,其實只是對自己的再一次傷害而已。

大紀元編輯部

評論
2014-06-26 1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