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劍:絞滅江蛙倒計時

九天劍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目前在國內被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起訴或控告,訴江潮湧現。(大紀元)

人氣: 2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6月04日訊】2015注定是江澤民這隻壞得流湯的癩蛤蟆隨時背過氣去的一年。對江蛙來說,眼下就有兩件晦氣的事。一是16年前它努力生出來的蛤蟆崽「610」被習王悄悄窒息了,而且沒和打虎掛鉤,直接下架!這不耐人尋味麼?

有較勁的可能會說:你說早了吧,610架子還在,只是懸空了劉金國的主任椅子。我不和你爭啊,咱往下看戲,看那把燒屁股的椅子哪個還敢上去坐。再說了,好位子打出腦仁兒來都會有人搶,能空半年還虛著麼?符合中共幫規麼?1999年610一墜地,江蛙就按蓋世太保模式山寨了它,椅子鍍金,權力沒邊兒。當時那位子可比正部級都炫。

早幾年我就說610名字大凶——六妖陵。這些小蛤蟆按老蛤蟆旨意瘋狂刮了16年血雨陰風,害了多少良善!這下要掛了,我們可以看看最終哪幾個孽妖被裝進這骨灰盒。

人們多年積攢的怒氣如今也迸發出來。這不,連中共軍事學院前出版社長辛子陵大校都站出來怒斥,「這個機構,可以說是沒有幹一件好事,這些年常幹的事情,就是鎮壓一些個煉功的群眾,沒做甚麼好事情,名聲也很壞。」

另一件讓蛤蟆膽戰心驚的事,是全球掀起訴江高潮,特別是中共治下遭受蛤蟆16年殘酷迫害的大陸法輪功學員,最近群起而訴,將蛤蟆告上中共最高檢、最高法和各地檢察院、法院,要求以刑事罪、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諸多罪行公審蛤蟆。

有個信號讓人們看到不同以往:中共法院5月1日後實行的「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原則,基本上就是給起訴蛤蟆準備的。而且已有控告江鬼的法輪功學員收到中共高檢、高法回執。這在蛤蟆時代是無法想像的!正像海外媒體評論的:在法輪功團體被中共迫害十多年中,這樣的舉動絕不尋常。

不用說,這兩大動向——滅頂610和全民「訴江」對蛤蟆是大大的不利。按照黨媒和外媒破天荒高度一致的報導,要我看,這簡直就是:網抄蛤蟆下油鍋,掐住秒錶倒計時!

這是蛤蟆打死也料不到的局面。早幾年,哪個敢碰法輪功問題,那就如同踩了蛤蟆的氣囊,非指使它的馬仔周泡麵、徐國妖之類的置你於死地不可。比如第一個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英雄律師高智晟,被六妖陵一群小妖殘害到何種地步!但大小蛤蟆行惡,近年並沒有擋住大批正義律師前仆後繼為法輪功辯護。

世事難料。如今,作惡的610公檢法打手成千上萬的遭到天譴惡報,沒死的也一串串進了秦城,連祖英、瑞英、麗滿、至立幾個倚仗蛤蟆的都灰頭土臉的,再也無法紅顏禍水,只有老老實實回家去了。這真讓蛤蟆暈眩氣餒。

時間就是神奇。想想16年前,這只癩蛤蟆面對上億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那個狂勁兒,甚麼「我就不相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甚麼「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甚麼「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那時,毒霾籠罩全國,漫向世界,人人過關,個個表態,要與蛤蟆保持一致,精神控制、組織控制、社會控制超過了「文革」。一聲蛙鳴,不管你是老紅軍、老幹部、科學家還是工人、農民,教師、學生,億萬好人一夜變成「階級敵人」。

就像辛大校今天說的,「江澤民是很不得人心的。像這個鎮壓法輪功,他的一些作為,是人心喪盡!人心喪盡!」

歷史無情,正義長存。當年那個聒噪不停、陰險毒辣的蛤蟆,如今再也鼓不起毒氣囊發飆,有今天沒明天的捱日子,只剩下躲在上海行宮裡哀嚎倒氣了。等待它的,將是全人類的無情清算。

今年正好是二戰勝利70週年。全世界反法西斯的那次大戰給人類留下無盡的反思。當盟軍坦克開進奧斯維辛集中營,發現骨瘦如柴的猶太倖存者時,納粹大屠殺罪惡始昭然天下。然後,紐倫堡審判莊嚴舉行,所有在戰爭中犯下反人類罪行的壞人,都被逐一宣判,之後處以絞刑、終生監禁等嚴刑。僥倖逃脫的納粹,被倖存的猶太人協同國際社會一個個追到了天涯海角,至今幾乎無一漏網!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國際軍事法庭還宣判納粹黨、蓋世太保、黨衛軍為犯罪組織。我想,610這個蛤蟆山寨的盜版納粹,一樣會被宣佈為犯罪組織,那些喪盡天良,泯滅人性的蛤蟆追隨者,無疑會得到法律的制裁!

難道蛤蟆當年冒天下之大不韙,策動鎮壓法輪功時,沒想到有朝一日是甚麼下場麼?我們不能拿正常人的思維揣度魔性大發時的蛤蟆,那廝以為能一手遮天,藉助魔黨能玩弄中國、世界於股掌,事情永遠會按它的旨意發展,於是才不斷升級鎮壓,勞教、洗腦、判刑、奴工、酷刑,直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種本次人類超過納粹的群體屠殺!

蛤蟆這種低靈永遠無法明白,人間由神佛掌控,真相終將大顯。最近剛獲得權威國際大獎皮博迪獎的記錄片《活摘》所揭露的蛤蟆大罪令全世界人民髮指。

如今,中國各地起訴蛤蟆的法輪功學員,也同時提醒各地聽命江澤民的非法執行者趕緊懸崖勒馬:你們違反了中共國憲法33條、35條、36條、37條、39條,違反刑法397條、399條。你們違反了《憲法》、《刑法》、《警察法》、《檢察官法》、《法官法》、《公務員法》、《監獄法》,構成綁架罪、搶劫罪、侵佔罪、非法拘禁罪、偽證罪、誣告陷害罪、故意傷害罪、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剝奪公民信仰罪,是真正的破壞法律實施。繼續行惡必將罪無可赦。

想起1999年在單位上班時,7月20號上級通知傳達文件,本以為又是甚麼進一步貫徹「五講四美三熱愛」,「只生一個好」之類的催睡八股,懶洋洋去聽會,誰曾想竟是蛤蟆殺氣騰騰的宣佈 「取締法輪功」的命令。震驚之餘,還是忍著聽完,想搞明白它到底有甚麼說得過去的理由。不聽還好,蛤蟆式的色厲內荏文風,漢奸體的鎮壓民眾語詞,到底讓我走出會議室沒忍住,對著本單位黨支書直言「江澤民錯了」!嚇得支書趕緊捂我嘴:「你怎麼敢……不要命了?」當時義憤難耐,我不管不顧頂他,「它就是錯了,完全是胡說八道,神經病!」支書趕緊岔開話,拉著我跑出大樓,躲開其他耳朵。

當時生出的,已經不再是對的哥的姐廣播蛤蟆淫亂故事撇嘴,而是徹底鄙夷。雖然對他的幾個前任也認證為匪類,但至少還會心裏劃分個高、中匪職稱,對蛤蟆,以後只要聽其惡名,看到蛙臉,最想做的,就是嘔吐。我奇怪的發現,對蛤蟆,我已經從理智厭惡發展到生理厭惡而無法控制,就像終生不吃肥肉、一吃就吐那種。還好,對別人吃肥肉我沒啥感覺,看超市賣肥膘也過得去,但對蛤蟆,我既不能看,也不能想,抑制不住一邊嘔吐還必須掙扎著拔劍劈刺那種強烈渴望。有時我也問自己:是不是有些過分?可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沒錯——那廝就是個人人得而誅之的蠢貨!

後來隨著厭惡群友劇增,正義清醒的國人將蛤蟆醜行大揭於天下。它仇恨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崇尚真善忍,太正,而這貨太邪,邪不容正;它仇恨六四學生和愛國知識份子,是因為它本身就是個日偽漢奸,父子兩代漢奸;它仇恨、玩弄中國人民,是因為這貨是俄國KGB特務,晚清以來中國歷屆政府(包括前期中共偽政府)都不敢出賣的領土,它敢,媚笑著送了老毛子150多萬平方公里沃土,總面積超過40個台灣!

我說罪不容赦,必須絞殺,最好就地正法,也是因為這貨壞得離譜,超出希特勒、墨索里尼、東條英機捆一塊。那幾個大戰犯再壞,起碼是借發動戰爭殺人,蛤蟆呢,和平時期殺人,特別愛殺本國民眾、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而且越不反抗越殺得肆無忌憚,手段越毒辣,最後竟發展到人活著就剖肝挖心,再焚屍滅跡……所以瞭解真相的人都說,蛤蟆這個魔,是個最低級下流的魔。

如今,大清算時期已到。二戰紐倫堡大審判即將重演。審判對像同樣是犯下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的要犯,蛤蟆首當其衝,最大的罪例是迫害法輪功!當然其禍國殃民的其他罪惡也同樣罄竹難書,漢奸、賣國、侵吞國有資產、鎮壓異議人士、貪腐、通姦……這樣的壞種,留下會讓全民嘔吐不止!

噁心到家之後,我又生聯想:不久後習總王總拿下蛤蟆,會怎麼處置呢?如果只是按律斬首,肯定百姓不夠過癮。很多人知道中國文化裡有個非主流的「示眾」文化。不常用到,但特定時刻用一下,還是蠻拼的。古時,示眾有「示威於眾」(《左傳•昭公十三年》言)之意,特別有「當眾懲罰有罪者以示儆戒」用途,如「其十五人在赦前大惡仍重,當伏顯戮以示眾。」 (《漢書•廣川王劉去傳》)

我想蛤蟆作惡多年,與其匹配的「示眾」戲一定不能俗了。神韻舞劇團在中南美洲上演的大型舞劇《西遊記》裡,有一出「金猴除蟾妖」很是經典。場景是蛤蟆逃到天安門指揮惡警行惡,孫悟空追來,轟然地裂,惡警掉進深淵,天現神佛,繩拴蛤蟆,懸吊於半空,眾神立掌,天打雷霹,蛤蟆化為烏有……

我有時很令某些特別人群討厭,比如腰裡別著盒子炮的、每天扒開眼就暈那五毛錢的,因為我總是亂想不停——蛤蟆吊起與幻滅之間,大概有萬分之一秒的機會,請教廣場釘子戶毛前輩:為何晚輩混的如此下場?我猜毛屍定會卯足一口飽含福爾馬林的口水啐向蛙臉:你這個混入我黨承襲我位的蹩腳蠢貨!敢住比我還奢的行宮,敢甩我都不敢甩的領土,敢殺沒招你惹你的平民?真是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我死後還有毛左粉絲等我轉世,你一隻癩蛤蟆精就啥也別想了。快滾,丟臉的東西!

我想,此時,一生作秀不止的蛤蟆一定萬念俱灰,會超級妒忌被判處絞刑、之後風光的吊在絞架上晃蕩的日本主子東條英機,或者被亂槍打成篩子、又吊起來示眾的羅共黨魁齊奧塞斯庫同志,至少他們做死鬼還能秀上一把。自己身魂全滅,還怎麼秀啊?

--轉自《新紀元周刊》

責任編輯:唐青

評論
2015-06-06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