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洗腦教育遭教師腹誹 教材如大雜燴

近日有陸媒刊文稱,對於中國現行的學校教材,一線老師在私下腹誹的很多。此前中共教育部長袁貴仁稱,不允許教師在課堂上發牢騷、洩怨氣以及絕對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課堂,引起大陸各界的強烈反彈。(網絡圖片)

人氣: 566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近日有大陸媒體刊文稱,對於中國現行的學校教材,一線老師在私下腹誹的很多。文章諷刺,語文教材在文體編排上如端上桌的「大雜燴」。前中共教育部官員此前在談到教育問題時曾說,「現在的語文課一半內容不該學」。

一線教師諷刺「販售」的教材如「大雜燴」

6月30日,澎湃新聞刊發評論文章「一線語文老師吐槽高中教材:弱到無語,只有呵呵」。該文章稱,對於現行的語文教材,一線老師私下腹誹的很多。

文章稱,物理的史實錯誤、歷史的史觀混亂,應試也罷,素質也罷,都還有一條可抓的線,但面對高中的語文教材(華東師大出版社,2007年第一版),使用者只能呵呵以對之。

最讓一線老師瞠目的是,年級間的課文調整,幅度非常之大。如沈從文的《邊城》(節選)(姑且不講節選部份選了第一和第十三章,需要老師和學生怎樣彌補其中跳躍的十多章內容),「試驗本」是安排在第六冊,高三下學期,十七八歲的男女生體會翠翠朦朧的愛情,勉強也算妥當。但到「試用本」中就跳到了第一冊,面對剛剛升入高中的少男少女,總有一種力道使偏的感覺。

文章稱,比如第二冊第二單元「傑出人物」中的三篇課文:《回憶魯迅先生》、《小溪巴赫》和《春天的故事》。文章質問,《春天的故事》(歌頌鄧小平的歌詞)真的適合做高中生的課文來學習嗎?

文章指,語文教材按主題編排,但各題材之間界定不清晰。文章形容這樣蕪雜不清的分類、如此大小不一的筐子,隨便扔幾個份量不等的果子,包上玻璃紙,就可以當果籃新鮮販售了。在文體編排方面,文章諷刺如端上桌的「大雜燴」。

1月29日,中共教育部長袁貴仁在某高校的座談會上稱,「不允許各種抹黑社會主義的言論在大學課堂出現,不允許教師在課堂上發牢騷、洩怨氣……」。

袁貴仁還稱,要加強「意識形態陣地管理」,並稱「絕對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課堂」等言論,引起大陸各界的強烈反彈。

中國的中小學語文課本的文章選擇,也很有學問。

据《解體黨文化》一書内容揭示,中共黨魁的文章或關於他們的文章要佔到一定比例,中共的所謂「英雄人物」(王二小、劉胡蘭、江姐、邱少雲、董存瑞、黃繼光、狼牙山五壯士等)也不能缺席。關於西方國家的課文,要體現出「資本主義糟粕」的特點。

在給學生灌輸黨文化方面,如果說政治課唱的是白臉,那語文課唱的就是紅臉。政治課是疾風暴雨地灌,語文課是春風化雨地灌,方式不同,目的一樣。

中共的教育部門要求語文老師在講解完字詞句段章之後,再「畫龍點睛」地指出課文的「中心思想」,強制學生重複黨文化話語……把教育當作階級鬥爭的工具,教育的目的不是培養人格健全的個人或理性負責的公民,而是「聽黨的話,跟黨走」的接班人。

前教育部官員:語文課一半內容不該學

《南方都市報》1月19日報導,中共教育部前新聞發言人、現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作客某論壇在談到教育問題時認為,當前中國存在問題最多的學科是語文,最該改的也是語文,並指「現在的語文課,至少有一半,甚至一半多是不應該學的內容。」

王旭明說,現在的教育是在一個模子裡,出來都是一個樣子,這是違反教育常識的。孩子很多美好的東西被扼殺了。他說,學校的教育太呆板、太殭化,使孩子失去基本的活力。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7-01 1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