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抓捕江綿恆的路線圖(完整版)

人氣 70957

【大紀元2016年01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臨近2016年,中國電信業目前為止最大一隻「老虎」常小兵被官方宣布接受調查。常的落馬,引來海外媒體的一片驚呼「江澤民不妙!」

有分析認為,常小兵的落馬,既可以看作是習近平在抓捕江澤民家族的路線圖上又下一城,也可以視為是當局收網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信號。隨著越來越多的與江綿恆相關官員的落馬,這個路線圖也越發清晰起來。

一、圍剿江綿恆正收網 習近平抓多名關鍵人物

習抓捕周永康仕途節點上的人物

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當局在抓捕江系核心人物、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時所採用的手法,就被認為存在一張「路線圖」。

周永康權力庇護下的龐大利益網絡從石油系統至四川,後又延伸至政法界。在這三個節點中,習近平所抓捕的不同官員與周永康有不同的交集。

李春城、李崇禧、郭永祥、冀文林、譚力等,這些人與周在1999年開始主政四川時候交集最多。

蔣潔敏、王永春、蘇樹林、王道富、冉新權、陶玉春等人與周在1998年前主政石油系統的時候就已經直接或間接產生交集。

周主政的政法系統中的親信李東生、周本順、吳永文、梁克、余剛、譚宏等,部分與周交集在2002年之後。

江綿恆政商節點上的人物紛紛被抓

與習近平抓捕周永康的軌跡相似,目前江綿恆從商過程中不同節點的人物也在被抓。有評論認為,圍剿江綿恆已進入收網階段。

2015年3月17日被抓的原上海市副秘書長戴海波,據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分析,不晚於2012年與江綿恆搭上了關係,成為上海經信委主任,又擔任三個上海通信產業的法人代表。

同年4月16日,江綿恆主持的「金盾工程」技術骨幹馬曉東落馬。這個監控中國民眾的「金盾工程」始於1998年,2003年啟動運行。

4月17日被查的冷榮泉,自2002年開始與江綿恆產生交集。冷曾在2002年至2004年期間,先後擔任中國網通(即大網通)副總經理、黨組副書記、副董事長等職務。

11月10日落馬的原上海副市長艾寶俊,在落馬前與江綿恆有利益關係。據稱,艾寶俊將上海i-Shanghai無線局域網絡項目交給兒子艾卿運作,從中牟利。i-Shanghai項目是由上海電信、上海移動、上海聯通負責建設,其牽頭單位是上海市經信委。上述上海三家電信營運商均是江綿恆的利益地盤。

12月27日落馬的常小兵,自從2004年11月起任中國聯通公司董事長,自那時開始江綿恆的勢力就被認為進入了聯通。2008年電信重組後,中國聯通與中國網通合併,成立新的聯通公司,常小兵成為董事長。

冷榮泉與江綿恆、令完成之間的關係

冷榮泉曾在2002年至2004年期間,先後擔任中國網通副總經理、黨組副書記、副董事長等職務。2004年10月,冷榮泉調任中國電信集團公司(下稱中國電信)副總經理、黨組副書記直至2009年4月。

大陸財新網當時的報導稱,冷榮泉與令計劃的幼弟令完成有多年商業往來,兩人可能涉嫌曾幕後參與控制一家在美上市公司的部分股份,冷榮泉落馬可能與此有關。

據報,中國網通在2003年投資令完成擔任總裁的「九州在線」,占四成股份,由冷榮泉出任董事長。後來「九州在線」更名為「天天在線」,而中國網通在2006年11月退出,由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以化名王誠出任董事長,「天天在線」也成為純外資公司。而冷榮泉個人則轉為擔任「天天在線」的總經理和法人代表。直到2010年3月,冷榮泉才正式退出「天天在線」,彼時,冷榮泉正在中國電信總工程師任上。

冷榮泉於2010年4月退休。

此前,有消息靈通人士說,中國網通的幕後老闆是江綿恆,出巨資資助剛從新聞業轉行的令完成,其時序正好與令計劃的仕途陞遷相吻合;真實目的是為了籠絡令計劃成為「自己人」,從而能夠在江澤民退下以後,仍能夠在暗中握有一張制衡胡錦濤的秘密底牌。

江綿恆的電信王國

上世紀八十年代江澤民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生孩子、拿綠卡,觀看中國形勢。1992年江澤民手握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於是江綿恆帶著美國籍的兒子全家回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當一名普通技術員,四年後擔任了所長。隨著江澤民地位的穩固和權勢的增大,江綿恆投入商海。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以下簡稱,上聯投),並親自出任董事長和法人代表,首任總經理正是現任上海市長楊雄。該公司先後投資了「網通」(即小網通)、上海汽車工業總公司、鳳凰衛視等企業。

表面上上聯投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至2001年,上聯投和上聯投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網通」等。業務相當廣泛,如電纜、電子出版、光碟生產、電子商務的全寬頻網絡等。

據了解,1999年江綿恆成立了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即小網通,簡稱「網通」)之後,其時全國固網業務獨此一家,但營運第二年就嚴重虧損,經營不善還欠下巨債。

看到「網通」已經讓江綿恆給弄空了,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2001年曾親自下令中國電信集團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江綿恆的「網通」公司。

2002年5月,在原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及其所屬北方10省(區、市)電信公司、中國網絡通信(控股)有限公司、吉通通信有限責任公司基礎上組建成立了中國網絡通信集團公司(即中國網通,也就是大網通),張春江出任中國網通集團公司總經理、中國網通集團(香港)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董事長;冷榮泉任出任中國網通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中國網通集團(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長。

同時,大網通承擔了小網通的巨額債務。

2008年,中國聯通與中國網通合併,成立新的聯通公司,包含了大網通、之前聯通的兩套人馬。

操作的過程中,江綿恆找來的第一操盤手張春江(江綿恆的「白手套」,即中間人)在此合併案後於2008年5月被調中移動二把手,繼續在中移動搞腐敗。同時他在中國網通存在巨大的虛報業績、假帳等問題傳開,後於2009年12月底中移動任上落馬。2011年被判處死緩。

有消息說,小網通當初投資不到2億元,敗光也就算了,但江綿恆透過企業兼併重組,資產列為壞帳,壞帳進行核銷,就這樣來回幾次後,國有資產洗成私人產業,還自此開啟了他的電信業王國。

江綿恆的「電信王國」包括中國網通、中國聯通,還有中國移動。

未落馬前的常小兵,曾是記者眼中的焦點。(余鋼/大紀元)
未落馬前的常小兵,曾是記者眼中的焦點。(余鋼/大紀元)

常小兵是江綿恆的「白手套」

幾天前,即12月27日下午, 中紀委通報中國電信董事長常小兵落馬時,罕見地把常小兵的原職務放在標題之首,而且內文也凸顯其原職務。陸媒稱,對「惜字如金」的中紀委來說,很可能是常小兵在聯通任職時候出的問題。

常小兵的簡歷顯示,2000年2月,常任中共信息產業部電信管理局局長;2000年 4月,任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副總經理;2004年11月起任中國聯通董事長。2008年電信重組後,中國聯通與中國網通合併,成立新的聯通公司,常小兵又成為董事長。

海外博聞社的消息稱,常小兵2004年就出任中國聯通董事長,成為江綿恆幕前人物。在常落馬的當天,中共「紅二代」蔡小心在微博上說:常小兵曾主事中國聯通11年,是聯通任期最長的核心高管,今年8月調任中國電信董事長,眾所周知中國聯通和無上世子的關係!

在民間,大多都知道「無上世子」是網絡流行的暗語,意指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

陸媒《南方都市報》28日曝光了一份中國誠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實名舉報常小兵涉嫌向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家族進行利益輸送,造成高達8億的國有資產流失的舉報信。

該舉報信還透露了江綿恆的網通公司在其中也涉嫌利益輸送,賤賣國有資產至少1億元(人民幣)的內幕。

海外獨立時政觀察人士鄭經緯據此分析說,「從舉報信的內容看,常小兵很可能只是一個類似『掮客』、『中介』(即「白手套」)這樣的角色,這筆巨大交易的背後,實際涉及到江澤民家族和郭伯雄家族的政治經濟利益交換,這個黑幕一旦揭開,江綿恆為首的上海官二代極可能成為下一步反腐的重點」。

江澤民家族控制電信業

網絡流傳一個故事:張春江是原信息產業部部長吳基傳的人,歷任辦公室主任、副部長。在吳基傳2003年離任的歡送晚會上,張春江喝醉了。為表達吳部長的知遇之恩,張春江向吳基傳表忠心說吳部長像太陽云云。原河北省委書記、江澤民的親信王旭東當上信息產業部部長後,有人把這件事打了小報告。王旭東受不了說,這還了得?結果張春江去日本訪問回來,王旭東就把張春江免職了。江綿恆看中張春江的能力,在危難之中給了他一條出路,調他到中國網通當了總裁。

陸媒報導稱,199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成立信息產業部,首任信產部部長吳基傳提拔了一批地市級少壯派高管,這批名單包括了常小兵、張春江、原信息產業部總工程師蘇金生等。當年年底,中國電信業開始政企分離,這批人成為電信企業的第一批核心高管。

隨著張春江從中國網通進入中移動、常小兵進入中國聯通,江澤民家族的黑手也深入了最大的幾個電信企業。12月30日的中紀委文章稱,常小兵在中國聯通只提拔忠於他的人。

這也是外界一直認為江澤民家族牢牢控制中國電信業的原因。

二、江澤民最後幾招失敗 習開始對江家族動手

上海是江派的大本營,從江澤民時代開始,「上海幫」長期在上海經營,關係盤根錯節。上海的高官一般很少落馬,原因就是江澤民在背後的阻撓。在習近平上台後不久,江澤民表面上開出條件,「擁護」習近平成為「中共核心」,以換取其家族的安全,但是暗地仍然實施政變,試圖奪取習的權力。

上海原市政府秘書長戴海波以及「首虎」艾寶俊被調查,成為習、王清洗上海系列行動中的標誌性事件,也是習、王啟動「最後一擊」、清算江澤民實質行動的序曲。

江澤民的兩面手法 習近平不放過江家族

2013年12月,有海外媒體替江放風,「江澤民正在醞釀代表那些所謂的老同志,確定習近平中共第五代領導的核心地位」, 「江已跟數位元老打過招呼」, 「想儘早確定習的核心地位」。

同時,文章又突出了江的目的,「江的此舉當然還有另一用意,那就是用習的核心地位,來交換習對江派人馬,尤其是對江家人的保護」。

就在同一月,周永康遭到中紀委的調查。

2015年,傳出了江澤民在年初試圖拉攏退休常委,奪取習近平權力的政變最終失敗的消息。港媒稱,習近平大怒。同年,冷榮泉、常小兵、戴海波、艾寶俊等紛紛落馬。

如果說電信業高管常小兵、冷榮泉與江綿恆之前的利益相關,截至2015年底,上海落馬的一些關鍵官員則與江綿恆現在的利益有著莫大關係。

戴海波倒台 查清江綿恆「只有幾公里」

2015年3月17日,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戴海波接受調查。

之前的2014年9月15日,大陸媒體披露了時任上海自貿試驗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戴海波被免職的消息。當日,港媒報導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前一週秘密去了上海,但並不清楚他此行的目的。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在戴海波被抓後表示,戴海波是上海市委書記韓正與江綿恆的親信,戴海波倒台,離查清江綿恆「只有幾公里」。

鄭恩寵說,根據官方公布的材料來看,戴海波曾做過南匯區的區長、區委書記。南匯區後來合併到浦東新區,他做了浦東新區的副主任,並得到重用。戴海波有一個職務不太被外界注意,他還是上海市經濟信息化委員會主任,相當於中共國務院的工業信息化部(工信部)這樣的政府組織,它不是企業。

鄭恩寵介紹,浦東新區有三個要害區:外高橋保稅區、張江高科技區及陸家嘴金融區。在張江高科技區,戴海波做了五個企業的法人代表,其中三個法人代表是搞通信產業的,其中一個企業明確說是信息安全產業——上海八六三信息安全產業基地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鄭恩寵分析,江綿恆的中國聯通公司是央企,到上海來肯定要有地頭蛇幫他忙,給他土地,讓銀行給他貸款,給他人才,給他最好的訂單。戴海波管理的領域跟江綿恆的高度重疊,以及他高升上海經信委主任,都說明戴海波這個人和江綿恆的關係是不一般的。

《蘋果日報》曾引述報導稱,戴海波與楊雄都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愛將」。

戴海波落馬,拉開了上海高官倒台的序幕。

艾寶俊或涉與江綿恆利益交換

原上海副市長艾寶俊於2015年11月10日落馬。這是繼2006年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落馬後,上海再有副省級以上官員被抓。

有知情人士對陸媒《稜鏡》表示,針對艾寶俊的調查,始於同年6月,他的落馬與其在寶鋼集團和上海自貿區的副手有關。而戴海波是艾寶俊的副手。

艾寶俊落馬後,海內外出現多篇起底艾與江澤民家族關係的文章。

有消息稱,艾寶俊父子被查,可能與上海覆蓋最廣的無線網絡i-Shanghai有關。艾寶俊、戴海波是i-Shanghai項目的主管官員。據大陸媒體報導,艾寶俊將上海i-Shanghai無線局域網絡項目交給兒子艾卿運作,從中牟利。艾卿則一度擔任i-Shanghai營運公司的法人代表,並是該公司機構股東的執行事務合夥人。

據報,i-Shanghai項目是由上海電信、上海移動、上海聯通三家電信營運商負責建設,其牽頭單位是上海市經信委。上述上海三家電信營運商均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利益地盤。而作為項目牽頭單位的上海市經信委也與江綿恆利益關係密切。

還有港媒直接說,艾寶俊的真實背景與江澤民家族密切相關,他在圈內是人所共知的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死黨。

艾寶俊落馬後,海外網絡出現了一篇署名為楊魯軍的文章《上海官場拋出一只「東北虎」》。文章透露了兩大信息:「江公子曾在圈內放話艾的危機已經過去了,」「如非江家的阻撓和庇護,艾虎的就擒時間應該提前到大約半年之前。」

周波與江綿恆之間的交集

12月21日傍晚6時左右,中紀委通告上海副市長周波違反「習八條」被給予嚴重警告處分。

1984年7月參加工作的周波,歷任上海氯鹼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總經理,後又在上海天原、上海華誼等集團公司任職,此後進入上海市外經貿委、市發展改革委、上海綜合保稅區管委會任職、上海市副市長。

此前有報導稱,今年4月,上海氯鹼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氯鹼化工」)原總經理何剛和該公司董事長李軍相繼被調查。當時就有分析認為,兩件事串聯起來,上海氯鹼化工在某方面出了大問題,或直接牽涉到江綿恆。

據外媒報導,上海氯鹼化工在2004年曾與世界化工巨頭德國巴斯夫、美國亨斯邁及上海華誼集團、中石化上海高橋石油化工公司共同投資組建了上海聯恆異氰酸酯有限公司。

據稱,這些公司與上海政府官場有著深厚的背景,有資料顯示江綿恆與上述這些公司和外商互動頻繁。而周波也曾經在氯鹼、華誼等公司擔任重要職務。

公開資料顯示,周波曾與江綿恆在工作上有交集。2009年9月9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市政府院市合作委員會主任會議在上海交叉學科中心召開。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江綿恆,時任發改委主任周波參加了會議。

2012年11月27日上午,中國科學院上海高等研究院驗收會議在上海市浦東新區舉行。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江綿恆等出席會議,時任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周波亦有出席。

2013年9月25日,上海科技大學與美國安進生物技術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備忘錄,雙方協定在上海科技大學校園內設立安進中國生物醫藥研發中心。上海市副市長周波、上海科技大學執行委員會主席江綿恆參加儀式。

上海市副市長周波遭處分,被認為是處置江綿恆的網越收越緊了。(網絡圖片)
上海市副市長周波遭處分,被認為是處置江綿恆的網越收越緊了。(網絡圖片)

江綿恆的「金盾工程」骨幹馬曉東被抓

另一個與江綿恆關係密切,在2015年4月16日被抓的關鍵人物是馬曉東。馬曉東曾擔任中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原副局長、總工程師。

12月9日上午,陝西省商洛市中級法院在西安公開開庭審理了馬曉東受賄一案。大陸官媒新華網當天上午轉載報導馬曉東案開庭消息時,特別提到馬曉東曾是公安部「金盾工程」主要成員之一。

現在中共公安部的「大情報系統」就源於1998年啟動的「金盾工程」。「金盾工程」就是中共的「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是中共秘密建立的一個龐大的網路監控項目。這個監視系統,據說中共可以用其來看、聽,及「思維」。

江綿恆曾聲稱:「中國必須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網絡,獨立於國際互聯網之外。」據報導,江綿恆乃是最早提出這個數碼監控系統之人,並在其父江澤民的讚賞和支持下成為中共的「國策」。

另有消息稱,「金盾工程」的主要負責人包括:江澤民、江綿恆、前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前公安部部長賈春旺、公安部副部長兼金盾工程領導小組組長張新楓、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公安部科技局局長柳曉川、公安部信息通訊局總工馬曉東等。

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7月20日開始公開鎮壓法輪功,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但鎮壓政策不得人心,甚至受到中共體制內高官的抵制。

在迫害開始後,江綿恆不斷加大力度封鎖互聯網。他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資就有8億美元,為的就是不讓大陸網民得到任何有關民主、人權、自由,特別是法輪功的海外資訊。

分析:習近平下定決心抓捕江澤民家族

時事評論員石九天說,常小兵的落馬,既可以看作是習近平在抓捕江澤民家族的路線圖上又下一城,也可以視為是當局收網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信號。隨著越來越多的與江綿恆相關的官員的落馬,這個路線圖也越發清晰起來。

石九天說,艾寶俊、戴海波兩人都曾經是上海自貿區的主要負責人,常小兵也曾在新聯通和中國電信任重要職務。在中國經濟繼續下行的局面下,習近平既然做出這樣的舉動,透露出的另一個信息就是習已經下定決心抓捕江澤民家族。#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專訪羅宇】江澤民被軟禁 習左右中國方向
上海副市長周波被處分 江澤民老巢再震盪
周曉輝:上海副市長被警告之深層原因
上海副市長被處分 分析:習近平針對江澤民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