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鈞:從美國大選看憲政之美

------兼評袁鵬的《選舉亂象凸顯美國「病」得不輕》文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17日訊】當中國還被「黨大還是法大?」問題困擾的時候,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為了奪取國家的統領權,依照憲法進行了一場空前激烈的總統選戰。

這既是政治權力之爭,也是經濟利益之爭,還是思想理念之爭,又是一男一女強人之爭。二人演講、辯論、調侃、握手、對罵,高潮迭起,非常熱鬧,又井然有序。讓我看到憲政之美。

中國少數人對美國大選看不慣,感覺亂。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袁鵬,在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題目是《選舉亂象凸顯美國「病」得不輕》,概括為「髒亂差」三個字。他說:「兩位候選人在公開辯論中互潑髒水」,有「骯髒的一面」」。

我認為:這兩位競選人互潑的不是「髒水」,是「藥水」。指責對方的缺點,不僅可以使對方注意和改正,還能提高全社會的法律意識和道德水平。《聖經》說:「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箴言27:5 )

袁鵬說:「民主黨方面,為確保克林頓(希拉里)黨內勝出,桑德斯居然被「內定」掉了。共和黨方面,為阻止特朗普勢頭,黨內大佬集體發聲,甚至不惜倒向克林頓,」。這觀點極其荒謬。

我認為:民主黨為了勝出,推出最有希望的希拉里。這既合法、又合情,還合理。共和黨人為理念而支持民主黨候選人,這正說明了美國政治人物重理念,輕黨派、少有門戶之見。

袁鵬說:「大選階段克林頓與特朗普的角逐,更是「郵件門」「健康門」「性騷擾門」輪番上演,驚奇不斷、亂象叢生。」這觀點就更加錯誤了。

我認為:競選人相互揭短,相互批評是好事。這樣可以相互監督,防止腐敗。「郵件門」「健康門」「性騷擾門」都是小事,還引起了軒然大波。如果誰有貪腐醜聞被揭露出來,會立刻一敗塗地。

袁鵬說,美國大選「不僅是選舉格調差,更主要的是整個選情幾乎被情緒化的極端言論和無所顧忌的人身攻擊所主導,候選人幾乎無法集中精力闡釋系統的施政措施和嚴肅的政策主張,以致選舉失去其本意,而淪為一場鬧劇。」他看慣了假選舉,將真選舉看成「鬧劇」。

我認為:「熱鬧」正是憲政的特色。競選總統其實是爭寵民情,爭取選票。通過自由地演講、辯論、對罵等活潑熱鬧的形式,將嚴肅冷靜的政治理念充分表達出來。

這樣,也只有這樣,才能贏得民眾的選票。特朗普贏在懂民情,知民意,贏得了民心。民眾不僅喜歡他的政治主張,而且喜歡他直爽性格和低俗語言。憲政的本質是民眾的政治,低俗的政治。

袁鵬還有一些糊塗觀念,我就不一一評論了,接下來說說他這個人。看簡歷,知道他自幼熟讀《唐詩三百首》,作「學而優則仕」人生夢,為當「人上人」而刻苦讀書。

1994年,中國興起「下海經商」的風潮,袁鵬卻為向上當「狀元」,成為歷史系的博士研究生。中國史書都是拍馬屁文奴寫的。魯迅、毛澤東懷著主人心態閱讀史書,批判加利用,結果成為思想大師和政治主人。

袁鵬懷著著奴才的心情閱讀歷史書,讀的越多,奴性越重,離現實越遠,觀點越古怪。結果成為文化大奴才,政治小丑。他靠專制文化為生,對新憲政時代有仇。

袁鵬站在專制奴才的立場上,觀察美國憲政大選,作出黑白顛倒的評論。例如他說:「桑德斯居然被「內定」掉了。」「共和黨內大佬集體發聲,甚至不惜倒向克林頓,」觀點,都是不懂憲政規則,將一個正常事看成不正常,妄加批評。他沒有看到憲政的鐘擺,隨民意左右而動。

在憲政制度裡,從政競選者多出於思想理念,到處演說。當選者有民意基礎,努力實現政治理想。不當政了,還可以自由演講、授課、出書、出國旅行,生活自由自在。

中國從古至今,除了革命外,當權者都是「血定」「內定」的,甚至隔代「指定」。競爭者只取悅最高領導,表面文質彬彬,阿姨奉承,實際心懷鬼胎,不擇手段。

中國政權爭奪無不伴隨陰謀和血腥。僅在不到七十年的時間裏,劉少奇、林彪悲慘死,王洪文坐牢死、華國鋒窩囊死,胡耀邦生氣死,趙紫陽鬱悶死。

僥倖還活著的領導人,也常膽戰心驚,都不能自由言行。接班前謹小慎微,如履薄冰。接班後還要看先王臉色行事。退休後仍不敢說出心裏話,有的靠拉二胡解悶。領導人和高官顯貴都活在虛榮裡,平民百姓都活在困苦中。

袁鵬拿腐朽當神奇,將寶貝當垃圾。他竟然將這些寫成文章,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結果在世界上自曝其醜陋奴才本性。

袁鵬這篇文章才是真正的「髒亂差」。是「思想骯髒,邏輯混亂,人格極差。」他發表這篇文章後,特朗普當選總統了,做出一些他意想不到的、令人讚許的事情。

我看到一篇文章《川普(特朗普)變客氣了 考慮向前總統克林頓請教》。文中說:「中央社華盛頓12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表示,他將考慮向前總統克林頓請益。數天前,川普在大選中爆冷擊敗對手希拉蕊.克林頓,也就是克林頓夫人。」

「現年70歲的川普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昨天公佈的專訪中說,他在大選投票後接到克林頓總統的電話,當時克林頓總統「再客氣不過。」
「川普此語呼應了他10日在拜會現任總統歐巴馬後的談話,當時他說,他「期望未來能與歐巴馬總統交互來往「,包括聽取歐巴馬的建議。」

「川普在專訪中被詢及是否會向克林頓總統請益時說:「我當然會加以考慮。」川普說:「他是位非常有才能的人,我的意思是,他們一家人非常有才能。」

「川普也提到希拉蕊.克林頓在8日投票後打給他的恭賀電話。他說:「這是1通令人愉快的電話,但我可以想像,打這電話對她來說不容易。要打這種電話,對她而言比我更困難。」

「我的意思是,即使要我打這種電話就已經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事了。她當時再友善不過,她只對我說,『恭喜,唐納(即川普),幹得好』!」

這新聞報導也展示了憲政之美。競選人為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而競爭,贏者高興,輸者心服。彼此沒有仇恨,沒有怨氣,甚至共同合作,相互幫助。可以預測,特朗普政府不會離所謂的「政治正確」道路太遠。

袁鵬將憲政之美說成丑,極力醜化美國總統大選。他自己甘當文奴已是可恥、可悲了,還說美國民主不好,專制好,讓國民繼續與他一樣當奴隸。

袁鵬說美國病了,其實他自己是一身古屍的腐臭,一腦邪惡的靈毒,二眼白黑顛倒,正邪混淆。他是妖的化身,是鬼的代言人。

中國有些人愛罵皇帝,豈不知文奴袁鵬這類人更該罵。他在專制的黑暗中昏睡,自己竟然渾然不知。真可憐!希望這文章能喚醒他!睜眼看看新世界。

==轉自公民議報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1-17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