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村官案接連發生 中共基層政權已黑社會化

人氣 3827

【大紀元2016年12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泓博報導)近年,農村殺村官案接連發生,外界分析認為,根本原因是農村基層已黑社會化。此外,村官還利用職權,私分國家補貼,侵占老百姓利益,令官民矛盾加劇。

「殺村官案」連連發生凸顯中國官民矛盾激化

今年11月下旬開始,陝西、山西、廣西、湖南、遼寧等地先後發生5起村民刺殺村幹部案件,引發輿論關注。

北京媒體人徐祥認為,在目前的制度下,「以暴制暴」的事件不會停止,只會愈演愈烈:「特別是基層政府這些官員狗仗人勢,對老百姓進行欺壓。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村民以暴制暴,我們看得很清,這棵樹(制度)有問題了,如果不整理,這樣的事情會越來越多,但是他就是看透了,他也沒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去重走民主自由的道路,還政於民,他只能更加地與老百姓對立。我可以斷言,在不久的將來,像這樣的刺殺村官、刺殺縣官、刺殺省官的事情會越來越多。」

網民「小豬王子」說:「只要老百姓有理無處說,這樣的慘劇就還會繼續上演。」

基層黑社會化 各種亂象紛呈

據大陸社科院的一份抽樣調查結果顯示,目前45%以上的農村的村委會,是由黑惡勢力組成的。

山西省公安廳2015年10月26日對外通報,今年以來,山西各級公安機關共抓捕「黑惡勢力」疑犯869名。其中,拘捕涉案的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村支部書記、村主任等基層村官。

中共黨喉《人民日報》2015年10月27日的報導承認,村組幹部貪腐線索基本上一查一個準。山西太原市晉源區區委常委、紀委書記張彤說,「比較而言,村主任、村支書屬於高危崗位。」

港媒2013年7月《黨風整頓大背景揭秘》的文章中說,中共統治的下層(縣鎮兩級)不僅完成了黑社會化,而且這種黑化有向中層發展的趨勢。政治上的黑化還不同於社會層面的暴力組織化行為,而確指程序規則的私有化和黑幕化。

早在2001年,大陸著名經濟學家楊帆就指出,中共部分基層政權已經出現黑社會化,黑白兩道成為利益共同體,政客與黑社會勾結謀取暴利。

另據官方抽樣調查,中國近半數的農村村委會被當地黨政黑惡勢力把持。農村土地被基層黨政黑惡勢力私自變賣牟利,並不給農民補償或補償不足是一個非常普遍的問題。

村官私分國家補貼

12月29日大陸媒體消息稱,當局已投放農村低保資金931.5億元,涉及低保對象4903.6萬人。

但是,低保資金發放混亂,各種補貼款被村官冒領、侵占情況嚴重,有的連村民的治癌款也敢貪。主要有如下四種情況:

1. 偽造名冊,冒領低保款。

河南省淅川縣馬蹬鎮黃莊村有個叫常鵬的男孩,2013年被列在低保名單中,2014年又悄悄地消失了。2013年低保對象每人1188元,也就是說有人利用常鵬的名義,領取了1188元低保款。

2. 虛報面積,套取補償款據為己有。

湖北省鄖[yún]西縣三官洞林區蒿坪河村的生態公益林補貼起碼有十年了。生態公益林補償材料上清楚地寫著,村民徐有餘家擁有生態公益林640畝。按照每畝補償12.75元的標準,徐有餘2015年6月15日獲得補貼8160元,補貼被打入了本人存摺。事實上,徐有餘從來沒有640畝生態公益林,更別說領補貼。至於640畝生態公益林的補貼被誰拿走了,總共拿走了多少,他都不知道。

3. 經濟富裕,也享低保;貧病交加戶卻沒享受照顧。

黃莊村村支書本身有幾套房子,做著賣水泥的生意,兒子開了家美容院,有20萬的越野車;其弟也開著大酒店。可是村支書的母親李喜梅的名字赫然出現在2016年低保對象登記表中,李喜梅親口講,自己在吃低保。

與此相反,貧困戶反而享受不到低保。村民翁大鵬身患癌症,2011年農村醫療救助補助資金名單上顯示翁大鵬領取了2036元的現金補助,但翁大鵬卻表示從未領過。翁大鵬說,這些年他先後查出兩種癌症,卻沒有拿到大病救助補貼,後來才知道別人冒用他的名義領走了。他知道後四處奔走討要說法,至今沒有結果。

4. 私刻印章,偽造身份,冒領國家補貼

據湖北省鄖西縣三官洞林區蒿坪河村原主任曾某(化名)交代,十幾年來,蒿坪河村支書明庭友指示下屬多次私刻村民的印章冒領國家補貼,退耕還林、糧食直補、公益林這三大項大約在三百多萬元。

據三官洞林區一名在外工作人員江善兵講,原來的村書記在2013年把自家四口人的名字用了6次,把應該屬於村裡的15100元自然災害救助金貪用了4200元,整整三分之一。

沒有黨組織 中國才會太平

這個社會現在是一切向錢看,經濟利益成為重點。因農村基層已黑社會化,基層黨組織也不例外。黨組織不符合人性,必然被人民拋棄。沒有共產黨的公民自治將更有效率。

在中國近三十多年,有一條一直在起作用的規律:哪裡黨組織這隻有形的手干預得少,哪裡市場這隻無形的手主宰得多,哪裡就發展得快;反之就發展得慢。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共黨組織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附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控制和操縱著整個社會。它用暴政掠奪和控制資源,又用所獲資源驕奢淫逸和控制社會。黨組織不創造任何財富,要靠人民養活,卻壟斷和支配人民的財富迫害人民。

2015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評論《解散黨組織》指出,古今中外的歷史說明,沒有黨組織,中華民族更輝煌,中國社會更和諧;沒有黨組織,中國才會太平。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解散黨組織】沒有黨組織 中國才會太平
何清漣:鄉村痞子化與縣城政治黑社會化
汕頭黑幫扶植馬仔當村官
龍敏飛:村官組建黑社會 中共潰敗的寫照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