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問題 江與陳至立需被追責(完整版)

人氣 10077

【大紀元2016年08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緣報導)7月25日,陸媒消息稱,中共教育部將對中小學有償補課等問題進行專項治理。在此前3天的22日,教育部等先後聲明退出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6月28日,中共教育部宣布失效一批文件,包括「985工程」、「211工程」的文件。有評論認為,這是習當局在公開處理當年江澤民和陳至立推行的一些政策,以及搞「教育產業化」造成的惡果。

一、習舊部翻出陳至立教育產業化舊帳

自上世紀90年代江澤民推行「貪腐治國」政策,陳至立上任教育部長後也相應搞出「高校擴招」和「教育產業化」。這些直接導致中國教育界亂象叢生,教師素質下降,亂收費、權錢交易、學術腐敗在大陸校園盛行。尤其「教育產業化」所造成的問題,一直為民間所詬病。

中小學生教育活動涉糾紛 教育部發聲明退出

7月22日,教育部發聲明,決定退出中共「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關工委)」發起的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

教育部的聲明說,2011年8月31日,中共「關工委」會簽教育部、安監總局、質檢總局,聯合印發《關於開展「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的通知》,部署開展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但近年來,有人以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辦公室名義與社會公司簽署合作協議,收取相關費用,從事牟利活動,並產生民事糾紛。

聲明稱,上述活動未獲教育部授權,活動也與教育部無關。教育部決定退出這個活動。隨後,質檢總局與安監總局也相繼通發布公告,聲明退出。8月2日關工委網站消息: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已停止。

公開資料顯示,「關工委」由部分中共退休高官掛名擔任領導,包括多名副國級的前領導人。主任是前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顧秀蓮。名譽主任包括前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陳至立、孫家正等。

這個活動辦公室自成立以來,搞的比較重要的活動是「小黃帽工程」和「校車工程」。不管是推廣小黃帽還是校車,都牽涉到企業、牽涉到錢。陸媒直指,這裡面的貓膩就大了。

2014年5月,濟南中院曾公開判決活動辦公室向泰山智文化有限公司返還300萬活動經費並賠償損失。

據查,今年1月19日,陳至立還以「關工委」名譽主任頭銜參加「關工委」的工作座談會。

治理有償補課 新任教育部長動作頻繁

3天之後的7月25日,陸媒從教育部獲悉,未來3個月教育部將對中小學有償補課和教師違規收受禮品禮金問題進行治理,特別是對暑假、學生畢業、教師節及學校開學等重要節點,開展有針對性的專項治理。

7月2日,前國家行政學院副院長陳寶生剛剛被任命為教育部部長,接任退休的袁貴仁。到發稿為止,習近平舊部陳寶生已經公開在翻陳至立「教育產業化」的舊帳。

被認為是江澤民情婦的陳至立,從1998年開始任中共教育部長。2003年,在江澤民的操控下,陳成為主管教科文體的國務委員。「教育產業化」的做法貫穿於陳主管教育的任期。

上世紀90年代開始補課慢慢變了味兒

這次當局教育部治理有償補課,有其背後的原因。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陸恢復高考,此後幾年,學校基本都是無償補課。到了上世紀90年代,補課慢慢變了味兒。

2004年7月《新聞週刊》曾披露,當時中共為了轉移自己向教育投資的壓力,一度提倡「教育產業化」,使教育掙錢成為大陸學校的普遍風氣,間接造成了急功近利的社會環境。

「孩子的班主任說有些內容課堂不講,如需要,可以去參加校外的輔導班」 ,一位在北京機關大院工作的廖先生無奈地對大紀元記者說:「為了孩子不輸給別人,只好按照老師的要求花錢報名了,等到了補習班一看,教課的老師就是他們的班主任。」

在當今大陸,老師課上不好好教課,把全部精力放在有償補課上,甚至故意在課上不講重點內容而是放到補習班上去講的事情,早已不是新聞。老師補課目的純粹為了賺錢。

另一位教育系統的人表示:「現在老師不是靠薪水,一個假期的補課費能賺夠一年的工資」,一些老師靠著掙補習費買房買車。2012年5月,陸媒央視《新聞1+1》報導引用補習學校工作人員的話談到當時的行情:650元一節課,80個課時是52,000元。

再加上中共「唯分數論」的誤導教育,有償補課越演越烈。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項賢明對陸媒表示,有償補課就好比毒品,它坑害了孩子和父母,又讓大家上了癮,癡迷難返。

這些都要追究到當年的「教育產業化」。

「教育產業化」的來龍去脈

所謂「教育產業化」,就是鼓吹要像興辦工商業一樣興辦國民教育,要像辦企業一樣辦學校。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教育的產品必須商品化、市場化,並以盈利為目的。

一般認為,中共開始推行「教育產業化」是在上世紀90年代。當時,江澤民以「貪腐治國」為政策,陳至立在1998年任教育部長後,「教育產業化」氾濫。學校、教師等以各種名目搞錢,發展「三產」,學費直線上漲。

在大陸,每年因無法交學費而導致家長、學生自殺的事例都不少,還有數千萬孩子因此不得不失學。老百姓叫苦連天。

《開放》雜誌曾有報導指,陳至立最害人的是提出「教育產業化」政策,即是將中國教育當成做生意一樣。

大陸中小學教育一度成為第二大暴利行業

2003年,中小學教育成為大陸僅次於房地產的第二大暴利行業。據一些教育專家保守估計,從1993年到2003年教育亂收費從中小學生家長的口袋裡刮走了2,000多億元。大學在10年間學費猛漲約20倍。本科4年最少花費2.8萬元,相當於貧困縣一個強勞力35年的純收入。

據悉,陳至立在任教育部長期間,數度遭彈劾。其中有一次,來自80多間大學的1,200多名教授聯名寫信給中央,呼籲改革教育現狀迫在眉睫。清華、北大等幾十所大學校長給整天出國遊山逛水的陳至立起個「歐美巡迴大使」的綽號,多次強烈要求陳下台。

陳至立主管教育時期,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大陸濫發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大、中學院校風差,嫖、賭、抄三風在校園屢見不鮮。

更甚者,陳至立將教育當作是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儘管中共導演偽造的「天安門自焚案」嫁禍法輪功的真相早在海內外廣為傳播,但陳至立曾意圖通過校園百萬簽名活動,讓中小學生簽字支持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對學生從小就灌輸仇恨和謊言。

陳至立被認為是江澤民的情婦,中共軍隊的高級將領都很看不起她,背後給其起的綽號是「婊子陳」。

大陸校園毒跑道屢禁不絕 誰應擔責?

去年以來,大陸校園「毒跑道」事件層出不窮,蔓延數十省市。北京、上海和多省的新聞報導稱,學生接觸跑道後出現了流鼻血、皮膚瘙癢、頭暈和頭痛的症狀。對此,學生家長憤慨不已。

而這正涉及陳至立當年推行的市場化教育政策。

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性能好又安全環保的塑膠跑道價格應該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實際上的招標價格少於150元的比比皆是。這種唯低價中標做法使得「工程公司為了找活,先中標再說,結果賺不了錢,只好不斷降低成本,加各種垃圾材料」。

實際上,要求學校需要裝置塑膠跑道的是教育部,撥款給學校購置跑道的也是教育部,要求購置跑道必須通過競標作為監督機制的還是教育部。

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集團董事長趙文海向新華社表示,劣質的聚氨酯塑膠產品可謂「五毒俱全」。他說,「塑膠跑道現在的價格比十幾年前還低,怎麼會合理?現在80%-90%是廢料做的。」

早在2003年前後,就有專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問題。但當時中共教育部等部門認定塑膠跑道「基本無害」。

港媒東網6月15日的評論文章表示,教育部和體育總局的結論是不負責任的。現在「毒跑道」醜聞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該不該追究(當時)教育部長和體育總局局長的終身責任呢?

2003年,正是陳至立主管教育的時侯。

教育界腐敗 學術「老虎」打不完

2015年12月6日,《紐約時報》發表題為「中國反腐之風吹向高校,教育制度公正性遭質疑」的文章。

報導說,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原處長蔡榮生承認受賄,致使人們對教育制度的公正性產生質疑。

50歲的蔡榮生在南京一家法院受審時承認,他在2005年至2013年間受賄2,330萬元,幫助44名學生進入人大學習,並幫助在校學生調整專業。

此外,2015年7月,在蔡榮生任職期間擔任人大校長的紀寶成,被給予留黨察看兩年的處分。據報,蔡榮生被捕後,紀寶成被懷疑存在「與大學招生有關的不當行為」。

曾為中共培養大批管治人才的中國人民大學,淪為了唯利是圖、靠批發學位牟利的黑學店。

據媒體不完全統計,中共「十八大」以來,僅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公布的高校腐敗案件,就有50多起。截至2015年12月31日,據公開信息顯示,已有11人被「雙開」,6人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另有8人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16人在接受調查。

據2015年當局「象牙塔」反腐數據顯示,平均每週一名高校領導被通報。

去年東網的評論指,當今中國學術界,腐敗是腐敗者的通行證,純潔是純潔者的墓誌銘。學術圈形成一個龐大的腐敗利益共同體和完備的利益鏈條,沒有人能置身其外。在這樣的環境中,學者們明哲保身的最有效手段就是先腐敗以表「忠心」,然後得到「圈子」認可成為「自己人」,進而獲得江湖地位。中國知識分子千百年來追求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所謂「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兼濟天下」的理想情懷早已經成為明日黃花。

二、江遺禍教育的985工程被習終止

「強烈抗議教育部!我的母校為甚麼不是985!?」因對教育不公深感不滿,一位西南交通大學的學生曾在網上吶喊。

「怎麼看待那些只招985高校的企業,讓我們這些非985該怎麼辦,每次都陪面(編者:陪著面試)⋯⋯該何去何從?有些傷心。」 大陸網絡問答社區知乎上有人提問。

這樣的質疑、抗議聲在大陸不絕於耳。

由江澤民搞出,其情婦陳至立推進的「985」等工程從一開始就備受詬病,並加劇了中共教育體制的不公。目前「985工程」和「211工程」走到了將被廢除的境地。評論人士認為:通過各種改革方式,習近平在逐漸否定、廢除江澤民掌權時推行的政策,其中也包括教育領域。

「涿鹿教改」失敗有原因

在中共現有體制下,教育改革同其它改革一樣,舉步維艱,從河北涿鹿縣的一個例子就能看出。

7月19日晚,河北涿鹿縣有關部門證實,涿鹿縣於7月5日發布消息稱,已全面停止了全縣中小學「三疑三探」課堂教學的模式。在質疑聲中行進了兩年多的一場教學改革,最終以縣教育和科技局局長郝金倫辭職的方式結束。

據了解,「三疑三探」課堂教學模式主要包括四個環節,即設疑自探、解疑合探、質疑再探、運用拓展。這種模式區別於中共推行的填鴨式教育,更接近於素質教育的要求和應然的教育規律。

但是這場「改革」最終以失敗告終。原因很簡單,就是有部分家長反對,理由是在當前升學體系仍難以擺脫「唯分數」論的背景下,家長擔心學生的成績無法獲得保證,高考以及報考大學一連串問題會接踵而來。

這種根深蒂固的「唯分數」論已經在大陸存在了幾十年。

現在很多中國人已有一種印象:所謂的好大學,就是國家認可的「985」大學和「211」大學。其中「985」大學為上品,「211」大學為中品,非「985」、「211」的大學就成了殘次品。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就是「985」中的極品。由此而導出的邏輯就是,極品生出極品人才,中品生出中品人才,次品生出次品人才。

對一般民眾來說,想要子女擠進這些大學,唯有先讓他們考取重點高中,衡量的標準也只有一個:考分。

習當局廢止「985」和「211」文件

6月28日,中共教育部宣布失效一批規範性文件,其中包括《關於繼續實施「985工程」建設項目的意見》《關於補充高等教育「211工程」三期建設規劃的通知》《關於實施「重點特色學科項目」的意見》《關於繼續實施「優秀學科創新平台」建設的意見》等文件。

「211」工程,即所謂「面向21世紀、重點建設100所左右的高等學校和一批重點學科、專業的建設工程」。1995年11月,原國家教委等部門聯合下發了《「211工程」總體建設規劃》,「211工程」正式啟動。

「985」工程源於1998年5月4日,江澤民在北京大學百年校慶的講話,其當時聲稱「⋯⋯要相對集中國家有限財力⋯⋯對於若干所高等學校和已經接近並有條件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學科進行重點建設」。1999年,「985工程」正式啟動建設。

目前,全中國共有39所「985」工程高校、116所「211」工程高校。

7月4日,經濟學者王思想發表《對211、985應進行徹底否定》的評論文章稱,兩個工程,原本也非教育部一家所能推出。尤其「985」,明顯是教育部為了迎合當時領導人的講話,奉旨落實的。

當時的教育部長正是陳至立。

江澤民推行的這兩個工程,存在的一個問題是人為導致社會不公。

加劇教育不公 學生就業難

長期以來,「985」和「211」這兩項工程的設立,造成了不同大學之間在財政撥款、科研資源、生源招募和師資流向的人為壁壘,兩極分化現象嚴重;而且這種由行政部門劃定的序列,還缺乏常態的進入和退出機制,不利於後進院校的成長。

更讓學生和家長抱怨聲載道的是,這種人為的高校「排名」,把畢業生分成了三六九,從此高考填報志願有了指引,企業招人也有了依據。一些熱門企業在招聘時為降低甄選人才成本,毫不猶豫地將所有非「985」或「211」高校的簡歷直接涮掉。好多優秀的非「211」、「985」畢業學生的良好前程就此被剝奪。

2014年12月,《經濟觀察報》報導稱,北京某非「211」、「985」高校老師王雋曾透露,自己的很多學生都非常優秀,並不遜色於「211」、「985」的學生,但在就業市場上仍有歧視。

許多人忿忿不平:大家都是大學生,憑甚麼認為「985」、「211」出來的學生素質就是高?

新華網2014年11月20日也公開承認:「985」和「211」工程存在使高校爭搶經費,加劇教育不公和企業招聘設門檻,加劇大學生就業難兩大弊端。

資源分配不公 高校兩極分化

「211」和「985」高校還拿走了天量的教育經費。

2015年3月,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發布了《天則.轉型建議》(「中國教育轉型建議」分報告),對大陸教育領域的行政資源分配不公平的現狀進行了量化研究。

報告指,隨著「985工程」和「211工程」的實施,中央部屬院校與地方屬本科院校的生均公共財政預算教育支出和公用支出金額,從1995年差距還「比較接近」的水平,逐步拉大到2010年約2倍的差距。

此外,從2009年至2013年的公開數據可以看到,「211」和「985」高校拿走了全中國七成的政府科研經費,其中「211」高校拿走19.3%,為510.66億元,「985」高校拿走52.7%,為1394.94億元,其它高校只拿走28%,為742.1億元。另一數據是,「211」和「985」高校只占全國高校總量的14.3%。

顯現落差的另一組數據是,清華大學在「211」和「985」高校中科研經費最多,為39.91億元,其中財政撥款27.75億元,是普通高校西南石油大學財政撥款的23倍。後者在普通高校的科研經費最多,也只有4.6億元。

學者:「985」等政策起點就錯,實施過程更荒唐

「985」、「211」工程從一開始實施就遭到很大質疑。

今年6月,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王洪才的文章在討論這一現象時表示,大量的財政支持背後依賴一個虛假的假設:建設一流大學需要大量的投入就要增加投資!這給人造成一個假象:世界一流大學是靠錢堆出來的!這個假設事實上是假的,因為世界一流大學的錢雖然多,但卻是經過自己辛勤努力爭取來的,而非無償獲得的⋯⋯

王洪才表示,這種模式也鼓勵了高校造假、造假、再造假,因為只有把數字做上去了、做漂亮了才能獲得各種優惠政策,進而才能獲得更大的福利。這種高度不平衡政策的背後都是以國家的名義進行的,於是對於不平衡的政策人們又不能反對,否則就背負上道義上的罪責。

學者王思想認為,「211」工程、「985」工程,起點就是錯的,實施過程更是荒唐透頂。大學本應是最具備活力的地方,其活力體現在科研成果、育人成果。一個充滿活力的群體,必然是變化頻出。今天你領先,明天我領先,不進則退。而「985」和「211」工程,居然是教育部指定39所、100所高校,貼上名牌標籤,進入照顧名單。

王提議,「權力必須遠離教育」,切割權力對教育的干涉,先從切割其掌控教育資金的撥付來入手。

在權力介入教育方面,江澤民又開了壞先例。

權力介入後  清華大學返校節開始變味

4月29日,資深學者資中筠刊文稱,今天的教育出了這麼大的問題,不一定是老師和校長的責任,整個社會如此,有很多事情無奈,無能為力。

她貼出了清華大學百年校慶宣傳資料的「清華園」圖,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中共領導人頭像。她感慨稱,1991年清華80周年校慶,她作為校友返校,情況還比較正常。到90周年校慶時就不太正常。因為據說中共國家領導人要來參加,正日子校園戒備森嚴,大禮堂的慶祝會按級別和知名度發票,有身份有地位才能進去。一般校友的活動前一天進行。

她說,第一個講話的「傑出校友」卻不是清華畢業生,但他是中共最高國家領導人,以他為中心。從那時起,返校節已經變味。到了百年校慶,就完全變味,在人大會堂活動,完全是官方活動,不在校園,按級別講話。她自稱對母校清華有很深的感情,「但變成這樣,我特別生氣」。

資中筠文章中雖沒點名那個中共最高國家領導人的名字,但據中共官媒當時報導,2001年4月清華大學舉行90周年校慶時,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率領一幫大小官員到清華大學,並代表中共中央、國務院高調講話。江還特意「題詞」。

大陸高校招生不公  處處可見特權影子

「985」、「211」工程推進到今天,高校招生中存在的很多特權和不公現象,中國人已見怪不怪。如高考之前,一些優秀學生會先被「保送」到一些重點大學;接下來,有些學生還可以獲得「推薦」;還有學生可以獲得「加分」;高考前後,有背景的學生家長,則忙著找高官幫忙等等,採用的方式五花八門。

今年高考後,在「985」工程中,多年來一直最有錢的清華、北大,其特權遭到民眾公開質疑。

6月25日晚,大陸微信公號「i看見」發文《清華北大爭搶高考狀元,可能涉嫌違法!》。文章以河北、河南的情況為例,推測出清華、北大,在幾十萬考生苦苦等待放榜之時,已運用手段,提前拿到了所有考生的分數,並且還一一進行了高低分排列。

於是發生了河北省今年的文、理兩名狀元,於6月22日晚,便被北大、清華接到北京;河南的高考文、理狀元也被清華連夜接走的事情。

「i看見」分析說,如果清華是在放榜之後才獲知狀元人選,很難想像在凌晨的數個小時中,清華能夠完成了解情況、聯繫、通話、登門、說服、接走這一系列步驟。因此,很可能就是清華招辦在放榜前,已提前做好了這些。

文章表示,這種利用特權提前獲知考生分數,可能會帶來一連串的危害。這對大陸近百萬的考生來說,一來是洩露了他們的個人信息,二來太不公平。高考是很多貧寒學子獲得上升的唯一通道,如果他們苦苦跋涉的通道都被人做了手腳,實在是讓人寒心,讓人痛心。

北大副教務長、生命科學學院副院長李沉簡教授也承認:搶狀元太丟人了,高校顏面無存。

教育不公亂象叢生 民怨沸騰

6月28日,在「教育部宣布失效一批規範性文件」的同一天,恰逢中共《問責條例》出台,再加上「袁貴仁卸任教育部部長」的消息,幾個事件迭加,迅速引發社會輿論強烈反響。

7月1日有網文直言,「985」和「211」工程就是在「教育產業化」邪惡主導之下,把學生當成了「殺貧濟富」的對象,使教育系統的腐敗雪上加霜。而且,在這兩個工程出世後,上不起學的青少年有增無減,民怨沸騰;公辦轉包民辦現象日趨嚴重,教學質量低下,謀人錢財,誤人子弟;專注有償教育,亂培訓亂收費,致使假職稱假文憑氾濫成災;教師以權換色,誘姦女生的醜聞不斷,民謠傳唱「玉女進去,妓女出來;鮮花進去,殘花出來」,是對大學風氣的概括與嘲諷。

評論:中共體制和江的惡政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據《新京報》報導,從2007年至2013年,中共教育部每年都會在工作要點中提及「985」和「211」工程,但在過去兩年工作要點中,找不到相關描述。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此表示:「我們看到習近平最近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通過各種改革方式,實質上是在逐個否定、廢除江澤民時代的政策。他現在使用了一種比較低調的方式,把『985』和『211』工程讓它自動的失效,實質上他也等於否定了江澤民時代的教育政策。」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體制和江澤民的惡政已經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後果,「211」、「985」工程只是其留下的眾多爛攤子之一,廢除也是治標難治本。#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2015年53高校官員被通報 陳至立搞亂教育界
大陸120所高校被密集巡視 李書磊對陣陳至立?
本科生被指不如技校生 江姘婦陳至立被延燒
習李接連視察高校 陳至立地盤面臨清洗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大選辯論 川普2招或擊拜登軟肋
【時事縱橫】蓬佩奧訪梵蒂岡 聚焦中國宗教自由
【珍言真語】梁家傑:親共派要摧毀香港法治
【珍言真語】香港網媒:我們猶如戰地記者
【拍案驚奇】拜登中國致富之路 美空軍隊徽祕密
【西岸觀察】紐時曝料會衝擊川普選情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