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中共警司12年前逃離中國VS今日亂象

中共的殘暴統治,導致種種亂象循環發酵,人民的苦難深重。圖為11月26日浙江寧波爆炸後的一幅畫面。(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6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29日訊】最近,寧波爆炸、「低端人口」被強驅以及「紅黃藍」性侵虐童等事件引發極大民憤。當局掩蓋真相、漠視生命,百姓紛紛痛斥中共。此時,想起一件舊事:2005年,前中共一級警司郝鳳軍逃離中國、並在海外公開退黨

郝鳳軍曾經自述「我為什麼逃離中國」,披露了他在任職期間親眼目睹的黑暗現實。今時今日,重溫前610官員的心路,對於中共治下民眾的前途抉擇,具有很好的啟發性。

事例一:受害人尋找賣淫女兒,反成「擾亂公共秩序」

1996年的一天,郝鳳軍接到報警,有人在「富麗華娛樂中心」被捅傷。當他和同事們趕到該娛樂中心時,看到一人身中4刀渾身是血地躺在大堂地上。中心的保安卻讓郝鳳軍把傷者帶到警局拘留。後來,他才了解到內情:原來「富麗華娛樂中心」是時任天津市市委常委兼和平區區委書記劉英的妹妹劉莉開的,裡面明目張胆的開設妓院,光顧者包括當時的天津市委書記高德占還有北京的一些高幹及中央首腦的公子少爺。而那個受害人的女兒正在讀大學,每天下課便去娛樂中心賣淫接客,週末不再回家。他去找女兒,結果被人捅傷,還被拘留了15天,罪名是擾亂公共秩序。

郝鳳軍說:「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很大,我對自已的前途感到了迷茫。我不知做好人和做個好警察如何統一起來。」

事例二:「目睹無辜母女慘痛遭遇,令我心陷萬丈深淵」

據郝鳳軍講述, 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網路偵查處發現有法輪功學員繞過網路安全遮罩登錄境外「明慧網」,年底此「103」專案被公安部列為部級督辦案件。2002年初,「103」案件開始抓人了。有一天,公安抓捕了79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女學員孫緹的13歲的女兒徐子傲走脫。

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郝鳳軍和一名女民警被派到南開分局看守所,任務是「陪一名法輪功學員看病」。這名學員就是孫緹。郝鳳軍到達後,看見孫緹坐在提訊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條縫,當時審訊她的警察是國保局610辦公室二隊的隊長穆瑞利,當時他的手上還拿著一根帶有血跡的螺紋鋼棍(直徑1.5公分),審訊桌上擺有一個高壓電棍。」孫緹撩開上衣讓警察看她的後背。「我被驚呆了,她的後背幾乎沒有皮膚顏色了,全是黑紫色的並且有兩道長約20公分的裂口,鮮血在慢慢的往外滲。」

國保局副局長兼610辦公室主任趙月增命令他們不許向任何人講這件事。一連一個多月,郝鳳軍和女民警每天給孫緹上藥。他說:「在和孫緹接觸的這段時間裡,我幾乎天天都要聽到她詢問自己孩子的下落,也告訴我們法輪功對做好人的理解。當時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我更關心的是她的孩子。一個13歲的孩子沒有父母在身邊,又不能到親戚家(因為徐子傲的所有親戚全部被監控起來了),她在外面吃什麼、睡在哪呢?我後悔沒能阻止。我內心焦躁不安,淚水奪眶而出。」

一個多月之後,「一天上午,市委副書記兼市委政法委書記宋平順(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長)來到局裡,對這一事件如何處理對國保局幾名領導做了指示:1、對法輪功是一項『艱鉅政治任務』,不怕流血死人;2、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現泄密,造成國際影響;3、各級紀檢監察部門對法輪功人員出現的死傷不要介入調查。一切以大局為重。」

郝鳳軍說:「倆母女的遭遇和我親眼目睹的慘狀常常在我的夢裡出現,令我徹夜難眠,更對中國的前途,和我作為一個警察的前途充滿絕望。」

事例三:郝鳳軍因說真話被關禁閉

2003年中國新年後,央視記者來到天津公安局國保局,採訪一名從河北押來的法輪功學員。郝鳳軍恰好聽到了國保局對此事的精心策劃:欺騙加威逼。採訪當天,記者看見了郝鳳軍,順便問他的看法,郝回答:「這不是謊言嗎!」副局長趙月增說他要造反,把他關進了禁閉室。

「當我走進禁閉室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徹底絕望了。」在沒有窗戶、泛著臭味、沒有任何取暖設施的小屋裡,郝鳳軍在寒冷中生活了近一個月。「當我走出這間禁閉室的時候,我的雙手雙耳都已經被凍壞,手腫得像個饅頭,耳朵被凍得不停地流膿水。在這30天裡我不能給家人打一個電話,我被他們在精神上和肉體上折磨的幾近崩潰的邊緣。為此我就一言不發,一個認錯的字也沒寫。」

「當他們把我關進禁閉室後,未婚妻和我的母親、哥哥打電話或到單位都是找不到我,他們告訴她我去外地執行任務去了。當時我身心皆碎,他們不講事實,欺騙世人,就連他們自己警察的家屬都要欺騙,還有什麼他們做不到的呢!!!」

昨天與今日

2005年6月8日,郝鳳軍在澳洲面對媒體,公開聲明退黨。他說:「我鄭重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這些組織從現在起與我沒有任何關係,退個一清二楚。因為我曾經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對中共有很高的期望,但事實上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它現在在中國大陸所實施的是黑暗的統治,是沒有人權的制度,所以在此我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黨及其所有組織。」

郝鳳軍與中共決裂後,立刻被中共扣上「反革命」的帽子。12年之後,「反革命」的罪名已經與時俱進、變作「顛覆國家政權」。按中共的標準,有太多的人,在國內和海外,想要「顛覆國家政權」。而實際上,中共叫喊的「顛覆」,就是善良人民對自由的追求、正義之士對真相的傳播。

12年前郝鳳軍親身體驗的黑幕,至今仍在為禍百姓。鐵腕維穩不變,人權依舊成空,官員貪腐荒淫;法輪功學員、說真話的人還在被關押、被迫害。種種亂象循環發酵,人民的苦難更為深重。

寧波爆炸案後,現身表關切的各級官員的數字和姿態,遠比傷亡人員的數字和情形來得重要。「低端人口」在當局眼裡,只是「人口」,而非有靈魂、有渴求的「人」。虐童性侵令人髮指,而日前朝陽警方的通告中竟稱「沒發現有兒童被侵害」,「系家長編造」。據匿名知情者透露,幾名受害兒童的家長都受到了「死亡威脅」。還有什麼樣的惡,是中共做不出來的呢?

有網民說,這印證了「人民群眾不重要,利益集團最重要」。這一結論,由中共68年的血腥統治推演而出,直到今天仍在繼續。

當年,一位網友讚揚郝鳳軍的義舉:「對於非信仰者來說,退黨是一種心靈上近神、信神的舉措,猶如為一艘漫無目的漂泊的航船提供了一個既有歸宿、又有目標的港灣。」

人生的航船,需要光明的方向。2億9千多萬同胞三退,匯成歷史的良知浪潮,鼓舞人心。拋棄中共,就是跳離那條快速下沉的破船。拋棄中共,不允許它再踐踏中國人的良知、毀滅中國人的未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11-29 3: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