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從美聯航驅趕乘客事件看中美危機應對

人氣: 66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4月24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個星期大家關注的美聯航暴力驅逐乘客的事件越演越烈,完全沒有停下來的趨勢,不僅在facebook上已經有幾千萬人的點擊了,在白宮的網站上一天之內就有20萬人簽名,要求美國政府展開調查;美國民間還發起了各式各樣對美聯航的抵制行為,比如說芝加哥當地的居民到機場去抗議,民眾自發的取消已經訂好的機票、剪掉會員卡、關掉會員帳戶,甚至有人還開發了一款APP,就你下載之後,以後你查詢機票的時候就可以自動過濾掉美聯航的信息。

如此洶湧的民情,顯然是航空公司事先沒有預料到的。美聯航的態度由硬變軟,CEO出面公開道歉,但是好像也挽回不了危局。我們今天就想重點討論一下,對待美聯航事件,中美兩國的民眾和輿論的反應有什麼不同?

橫河先生,我們先談一下,就是美聯航這件事件,事情的經過大家已經非常清楚了,那麼您覺得美聯航在哪些地方它做錯了?

橫河:先說一下,這次犯錯的不僅僅是聯航,還有芝加哥的航空局,這是兩個不同的部門,這個美聯航在這次從頭到尾,它不是一個錯誤,是一連串的錯誤,我認為它能犯錯誤的地方都犯了。首先,它不是超售機票,這趟班機其實沒有超售機票,只有一個未經核實的消息,說確實有一個乘客在檢票入口的時候被要求放棄登機,可能就是超了一張票。當時是70個人,是滿座,是在所有的人都入座以後,美聯航提出要騰出四個位子給聯航自己的員工。而一般情況,這應該在check in的時候,就是在檢票,或者是最後上機之前那一步做的,但它是到最後做了,這是很少見的。一般人入座以後就不大願意再站起來了,還把行李再背下去就不大願意了。

第二個錯誤是,在沒有自願者的情況下,它隨機挑了四個旅客,美聯航把他們叫做是「挑選出來的自願者」,就是人家沒有自願者,你去強迫挑選了,就不能再叫人家「自願者」,這個叫法是不對的。這種情況當然不能說完全沒有,但是一般來說已經非常少見了。

那第三個問題就是當這位醫生,姓陶還是姓杜,現在還不是很清楚,說出他的理由是他第二天有病人,他不願意下機,也就是說他有足夠的理由必須乘那趟飛機。但在這種情況下,聯航沒有做的事情是,它沒有把補償金提高,或者用更高的價格去尋找另外一個自願者,而在這時候就報警了,就打電話給機場,機場就派人來了。

這裡有一個問題,也是美聯航的一個問題,就是美聯航的補償金,就是有自願者以後它可以補貼,跟別的公司不一樣,有的公司是用的現金,美聯航用的是公司的代金券,就是你這個錢還必須在聯合航空公司買機票,而且還不能一次用完,它給你400美金代金券,你還不能400美金一次就買一張票,你得每次用50美元,最多只能用50美元,所以要用八次才能把400美金用完,讓人家非常不方便,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對美聯航的補償金不感興趣,這等於是強迫還要坐這麼多次才能把這個代金券用完。

下一個錯誤是芝加哥航空局的執法官員,這個全世界都看到了,他是毫無理由的暴力,而且後來越來越多錄像曝光出來,實際上這個陶醫生沒有任何暴力行為,也沒有任何比較強硬的語言,都沒有。

最後一個就是事情發生以後,美聯航的總裁前後發了三個聲明,其中前面兩個聲明,他是拒絕向這個受害者道歉,而且甚至企圖醜化受害者,但他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在錄像,證據太多了,而是對自己員工的行為進行護短,這是美聯航總裁自己出面製造了一場公關災難。最後到了不可收拾的時候,才不得以第三次出面,但這時候已經為期過晚了。這一連串的錯誤,它就是每個都犯了。

主持人:那其實全世界都在問,這種事情為什麼會發生?有的人解讀說是種族歧視,美聯航的CEO在被採訪的時候,他說是制度問題;也有民眾說是這家公司的企業文化就是如此,它就是店大欺客,它過往有長長的一串不尊重客人的黑歷史。

橫河:首先講一下種族歧視,我們現在很難說它有沒有種族歧視的因素在裡面,這要看它隨機挑選所謂自願者的過程,因為這是美聯航的責任。這裡面有幾個事情不清楚,我想最終如果是訴諸於法律的話,這些問題會調出來去查的,可以查清楚的。第一個是,是不是電腦挑選,還是人為挑選?如果人為挑選的話,那就有可能種族因素了;但如果是電腦挑選的話,那就要去看它在挑選的時候設置的參數是什麼。現在是美聯航在說,根據他的旅程、成員的時間長短什麼這些。這個他說沒有用,你去查它設置的參數是什麼,在進行分析之前,不能夠輕易下結論。

另外就是,選擇出四個人放棄座位的另外三個人他們的種族是什麼?這個我查了很多,西方媒體幾乎對此沒有任何描述。聽到兩種極端的說法,這兩種極端說法都是華文裡面的,一個說四個人當中至少有三個是亞裔,這個我沒有找到美國方面任何報導;另外一種說法是說,另外三個人是白人,所以他們很聽話,那就說是白人聽話,亞裔不聽話,但這也是華文媒體裡面說的。在這個事情澄清之前,也沒有辦法去證明,也沒辦法去否定有種族因素在裡面,這是第一部分,就是講種族歧視的問題。航空局的執法人員,就是去把陶醫生拖出來,弄得他牙齒敲掉兩個。

主持人:鼻梁還受傷了。

橫河:鼻梁還打斷了,他可能要去做整型。西方媒體討論到這裡的時候,確實有人談到有種族歧視的因素。有人就做個比較,他說如果這個不肯下機的人是一個白人女性的話,肯定不會被那樣對待。但是他這個例子舉得非常不恰當,他說是「白人女性」,大家都相信白人女性肯定不會被這樣對待。但是這裡改變的不僅僅是種族,還有性別,就是說白人女性當然不會被這樣對待,那白人男性會不會被這樣對待呢?

這裡也許種族和性別起同樣的作用,或者性別比種族更重要,就是說任何種族的女性可能都不一定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受到這樣的待遇。而且這部分不是聯航的責任,是芝加哥航空局的責任。

主持人:對,而且這個裡面,拖的這個警察他其實就是個黑人,旁邊兩個白人警察是沒有動手。

橫河:這個倒很難說,其實種族歧視在很多情況下,人們談的是一部分人被區別對待是因為他的種族的關係,這和誰執行了這個區別對待關係有的時候還不大。你像在一些警察和民眾衝突當中,雖然抗議者說這裡有種族因素,直接衝突的警方和民眾很可能有一部分人是屬於同一種族的,但只是說因為被對待的這部分人是因為他的種族被這樣對待的,所以他們也把它叫做種族歧視。講到這個事情就講到種族問題了。

聯合航空公司有很多先例,最明顯的就是這件事情發生的前一週,美國有一個公司的總裁,59歲,白人男性,他在頭等艙入座以後,就被要求讓出座位給更優先的旅客,說如果你不走的話,就把你銬起來。最後是把他換到了經濟艙。這人回去以後就問了公司的律師,律師就建議他給聯航寫了封信,提了三個要求:第一個要求道歉;第二個要求退款,就是退這個機票款;第三個是要求聯航給他指定的慈善機構捐款12萬。

你看看美國人很有意思的,這不是為我自己,這是個公道問題,所以這個錢我不要,我要你去捐給慈善機構。結果聯航第一個是說,表示很遺憾發生這樣的事情;第二是,給慈善機構捐款的事情,沒門;第三個是退款,退款是一週以後才退了頭等艙和經濟艙的差價。這個聯航對旅客態度不好是出了名的,很多人都有經歷,現在人家把多少年前的事情都翻出來了,一大串。

當時為什麼人們會誤解認為有種族因素呢?是另外一個旅客,就是最先提供錄像的那個人,他聽到陶醫生自己說,他被選中是因為他是中國人。但是後來又證明他是越南人,現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越南華裔,還是不清楚。但是後來顯然他自己也放棄這種說法,就是他的律師在記者招待會上說不是種族因素,這肯定是代表了陶醫生自己的觀點,就是律師跟他商量以後覺得這不是種族因素。

我個人覺得在新的證據出現之前,我也認為沒有種族因素的,這個更像是聯航的企業文化,我們看到它對不同的種族、很多白人都是同樣的態度。

主持人:中國人有一種普遍的思維,就是說這些事情為什麼不發生在別人身上,而偏偏在你身上呢?那顯然你是有問題的。比如一起抽到的四個人裡面有三個都自己下飛機了,為什麼陶醫生就拒絕下飛機呢?也有其它的中文媒體就去挖陶醫生過往的醜聞吧,說是他行醫有前科什麼的。

橫河:這方面有人談到,特別說另外三個人他們都下去了,英國《衛報》專門有一篇文章就談到了美國的「服從文化」。在我們中國人看來,美國人是很強悍的,因為他有牛仔文化。大部分中國人不了解的是,美國人在公共場所的文明和守法,就遵守法律,也是非常非常嚴格的,這個讓剛剛來的中國人覺得非常吃驚,他們在公共場合是很守規矩的。但抗議的時候就另外一回事了,那時候就牛仔文化出來了。很少有看到美國人在公共場合抗拒執法的。但這裡講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就是那三個人配合了,下機了,不表示陶醫生就必須配合,因為那三個人可能真的沒有什麼急事,陶醫生可能真的有什麼急事。

也就是在這個情況下,陶醫生他有不配合的權利,因為他是買了票的乘客,買了票就希望可以得到相應的服務,不管這個法律條文是怎麼寫的,因為法律條文在這裡它可能的用途就是為聯合航空公司,或類似的航空公司,來逃避承擔法律責任的。

但是買了票要得到服務是一種社會契約。就說法律條文不是讓社會契約的一方來逃避他的社會責任的,它不是用於這個用的,民眾的憤怒也是在這個上面,並不是說聯航在這裡明顯的違法了,而是他違反了作為提供服務業一方應該承擔的責任。

聯航總裁的前兩次聲明就是過分相信自己在法律上的優勢,很多去證明他沒有違法,而忘記掉它這是一家公司,公司是要承擔提供服務的社會責任的。開公司的目的是什麼?開公司的目的不是為了逃避法律責任,你要是逃避法律責任變成開公司的目的,你就不是賺錢了,你根本就不要去開公司了。你開公司的目的是提供商品,服務也是一種商品,而最終達到營利的目的,而你要營利就必須得到顧客的支持。

所以這整個過程完全糾纏在法律上是沒有意義的,但是不談法律也沒有意義,最開始的時候你作為一個公司提供服務,這一點是第一位的,當然最後他法律上能不能贏,或者能不能站住腳還是個問題,現在已經有很多人證明他確實違法了。

至於有媒體去挖陶醫師的底,我覺得完全是為了賺眼球。當然後來也有人說是搞錯了,是另外一個英文同名同姓的醫生,也是越南裔,但是他們的越南名字不一樣。不管怎麼樣吧,我覺得陶醫生他個人生活跟這件事情毫無關係,他以前不管做過什麼事情,都不應該受到那樣的待遇,誰都不應該受到那種待遇。我覺得西方主流媒體在這方面做得還是比較好的,至少沒有人去挖他所謂黑幕的地方,當然最先挖的也是一個西方媒體,是一個地方的小媒體。

主持人:這件事情不光在美國引起了軒然大波,在大洋彼岸的中國反應更是熱烈,很多人也是像美國人一樣,提出來抵制美聯航,我們剛才前面講了美國人是怎麼抵制的。您覺得中美兩國的反應有什麼不同?

橫河:從抵制美聯航來說,我覺得倒沒什麼特別的差異,中國人很多要去扺制的原因,當然可能是看到陶醫生受到的待遇,跟美國人抵制的原因其實是一樣的。另外就是很多中國人也指出,他們在乘坐美聯航的時候,因為美聯航是直飛中國和美國之間航班最多的一家航空公司,本人也受到過美聯航不公平的待遇。

我覺得抵制都是正確的,因為抵制是一個個人行為,只要不是政府組織的抵制,個人抵制都是有理的,你就是看不慣你就抵制,這是對的。但是我覺得在網絡上的反應差別還是很大的,最重要的不同是美國網民的反應主要是集中在美聯航對待乘客的惡劣的態度上,並不是在於這個乘客的身份上,就他的族裔身份上。碰巧這位乘客正好是亞裔,絕大多數輿論對這位乘客的族裔的關注度並不高,順便提到他是一個亞裔就可以了,不會關注在這個上面。

而中國大陸網上的反應主要是在這個旅客華人身份識別上,就認為這是一個種族歧視。在美國講的是一個服務態度,侵犯了乘客應有的權利;而在中國就是集中在一個種族歧視問題上。不是說所有的人,是網上的趨勢是這樣的,也就是說在美國,如果受害者是其他族裔的話,民眾的反應不會有太大的差別,還跟現在一樣,還是照樣憤怒。但是在中國,如果說這個受害者不是華裔。

主持人:或者是個日本人的話。

橫河:或者是日本人的話,那麼他的反應很可能就和現在的反應完全不同,這是最大的差異。實際上關注的是一個基本的人權,還是一個種族問題。種族問題本身是一個人權問題,但是把它單獨出來以後,它就帶有很多別的意思了。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在中國,網絡輿論並不一定真正的能夠體現民意,因為中國的網絡不是自由的,如果當局要控制的話,就不會出現輿論洶湧的情況,出現了也很快就封殺掉。這種封殺我們見得多了,只要一天就可以完全封殺掉。如果能夠出現這麼洶湧的民意的話,那也是當局允許它出現,就是如果當局全部開放的話,我相信在中國有很多比這個更令人髮指的、嚴重得多的事件,可能網絡輿論就比這個要更洶湧得多。這個畢竟就是把人拖下去,中國的城管在大庭廣眾之下用警棍打小販,把人家打得頭破血流在地上流血,這個是拉人的時候碰撞造成的,那個是肆意毆打,而且是大庭廣眾之下。如果允許輿論放開的話,那輿論就可能更洶湧。

中美的反應當然一方面是有不同的地方,但另外一方面它還跟當局是不是放開,我相信當局在這個時候把這個放開,官方媒體也在煽風點火,我覺得是有意的去把注意力引到美國的人權上面去,而讓大家去忘記中國人權的狀況。

主持人:對,有一些中國人就把美聯航事件做為美國人權惡劣的一個典型案例,特別是大陸媒體的大肆宣揚,有人稱這個是在文明國度裡的流氓行為,您怎麼這種觀點?

橫河:我認為這確實是對陶醫生的人權侵害,但是相比較而言,這個跟在中國發生的人權侵犯完全不是一回事。首先,這是一個私人公司的行為;而在中國,發生的絕大部分人權侵犯是政府行為,對人權最大的威脅和侵害是來自政權。因為私人公司在一般的民主國家,它的行為要受到輿論、法律、政府的約束;在專制國家,國家行為是沒有任何約束的。

第二個,在美國有言論自由,所以所有的人願意去譴責的都可以去譴責;而在中國,如果是當局的侵犯人權行為的話,它是不能允許言論去譴責它的,甚至連議論都不可以,要全部封殺掉,這是另外一個不同。

再一個不同,在美國,政府可以介入調查,政府是監管這部分,因為政府是中立的,在這個事件上絕對是中立的;而在中國,政府往往就是當事人,就是肇事者,所以它不可能有政府的中立調查,對於侵犯人權的行為。

還有,這個事件最終發展是不一樣的,如果最終需要的話,在美國它會由國會來立法,就是如果法律原來不健全的,他會去立法;如果原來的規章不清楚不夠的話,他會出臺新的規章去約束這些私人企業。也就是說在美國,一旦出現這麼大的事情之後,他一定會出現某種調控來改變這種情況,讓它不會再出現。

而在中國的話呢,它往往會不了了之,就是即使暫時的輿論洶湧,過去以後就不了了之了,幾年以後甚至十年以後還會簡單的重複發生同樣的事情。你像從甕安事件到現在的瀘縣太伏中學的趙鑫「被自殺」的這個事情,整整9年了,這個事情就完全沒有改變,一模一樣的重複。

所以呢,來比較這兩國人權的話,其實是不能作比較的。我想中國人之所以很多很憤怒的話是潛意識認為美國的人權應該比中國好的多,所以出現這樣的事情才不能容忍;如果中國出現這樣的事情的話,不至於引發這麼大範圍的輿論反應,其原因是因為人們會覺得這樣的事情,侵犯人權的事情在中國可能根本就算不了什麼的。

主持人:在這個事情的後續發展跟蹤過程中我們也能看出來,美聯航一開始對這個事情的反應是維護自己的員工,還有造謠抹黑那個受害人,那這個被美國稱為是非常失敗的危機處理。但是您剛才也提到了中國那幾個事情,我們會看到說中國的危機處理並沒有比這個更高明,好像比這個還更糟糕。

橫河:是這樣的,就是對這個危機處理的話,它差別其實也很大。一個,在美國的話,這個肇事企業他需要自己面對,他不能夠指望權力機構幫助去封網、刪帖,甚至是抓人消聲。第一時間,其實很快的他總裁就出來了。你很難想像中石油如果出了一個什麼事情的話,中石油的總裁會出來做個解釋,至少人家還覺得有必要出來解釋一下,它都不會有的。

在中國重大事件發生的時候呢,就肇事者即使不是權力的話,那他也總是和權力有千絲萬縷的連繫,當局就一定會站在肇事者這邊去壓制輿論。這一點,美國的肇事企業肯定是沒有這個優惠的,沒有這個條件的。這一點其實就是我們上次談的這個四川太伏中學趙鑫被毆打致死的這個案子,嫌犯他本身並不是權力,他只是當地地方官員的子女而已,他就已經可以動用全省的維穩力量和全國的封網力量,現在更是把趙鑫全家,不僅是全家,整個家族24小時監控,說是這個手機全天候監聽,外出全天候跟蹤,這種情況在美國任何一個私企都不可能想像的。

所以中共的這個危機處理它沒有什麼,就是不讓你說話就完了,就把你抓起來關起來就完了。在這裡你不可能想像去把陶醫生抓起來關起來,把他的兩個律師也關起來,這不可能想像的。

第二個就是法律訴訟後續事件不同。我們幾乎可以期待法律訴訟會發生,芝加哥機場所在的庫克縣伊利諾州檢察官已經表示他要調查聯航在整個過程當中有沒有違法行為。中國網民就有人談到說陶醫生家庭其實是屬於美國的精英階層,聯航本來以為欺負一個不起眼的亞裔老頭沒關係,沒想到踢到鐵板上了。

其實在美國,這一類的官司的受害者不需要什麼背景,陶醫生的家庭情況也不是有什麼背景,沒有什麼背景,這一類索賠官司是律師最願意打的,首先,它的贏面很大,因為除了法律以外,還有大公司的公關和形象,所以即使在法律上公司不會輸的話,現在看來也很難了,就出於修復形象的需要,公司一般都會爭取去和解賠償。

其次是對律師和律師行是出名的最好的機會,因為這個案子的社會關注度會非常的高,不管官司怎麼進展,律師肯定都有好處。

最後一個是,受害者不必是有錢人,就這種贏面大的、社會關注度大的官司,律師一般不會去按時間收費,就提前問你要錢,不會的,都是免費打官司,贏了以後在賠償費當中提取百分比,因為這種賠償費一定很高。

我記得有一年杜邦公司在印度的化工廠出事,傷亡慘重,後來據說第二天美國飛往印度的班機上擠滿了都是美國律師,到印度幫受害者去向美國杜邦公司索賠的。後來印度政府還專門出了一個規定,宣布說只聘請印度律師,拒絕美國律師。

再一個,陶醫生的律師有一個舉動很說明問題,就他發出了一個緊急要求,要求美聯航和芝加哥的航空局保留所有相關的監控錄像等等證據,這一般人們認為是法律訴訟的第一步,就是我要訴訟了,你把證據給我留著。對中國人來說,這幾乎不可想像的,你要他去保留那些證據,到時候他乖乖的就交給你,哪怕是對你不利的證據,人家早就毀掉了。你比較一下,在中國,幾乎所有的重大事件發生的時候,監控錄像都恰到好處的壞了,沒有一個調得出來的,從來沒有一個能夠去追到原始監控錄像不經編輯就拿出來給你看的,沒有的事情。

在美國為什麼他能夠去發一個這個令呢?因為銷毀證據的罪行往往比原始罪行更嚴重,一般的個人他不會為了自己的公司去破壞自己的名譽和自己的自由,因為銷毀證據要坐牢的,你替公司去坐牢划不來嘛,沒有人願意這樣做,不值得。當年導致那個安然公司,就是休士頓那個能源公司不是倒閉了嗎?當時導致它徹底倒台的原因並不是原始的財務造假,而是在被調查的時候銷毀證據,所以後來那個副總裁自殺了。

再一個就是,將來會有政府的調查,航空方面的一些規章是政府部門定的嘛,交通部也會進行自己的調查,對於相關的監管條文不清楚的地方,或者容易被誤解的,或者容易被哪一方利用的部分,他們就可能會做出修改,或更明確的規定,他就是一步步可以完善這個過程,然後後續就可能會有立法。有些民眾已經呼籲了,也有國會議員已經提出來了,就是怎麼樣保障乘客權益,相關的議題可能要進行立法。

也就是說雖然這是一起很惡劣的事件,但是從輿論、媒體報導、社交媒體網民的反應,立法者、檢察官都發聲,政府相關部門介入調查,最終也許會走法律途徑,美國社會有一套完整的系統來解決這個事情。說句老實話,白宮徵簽那件事情不會有影響力的,因為總統不可能介入到這裡有司法糾紛的地方去。而具體的,本來這個部門就該管,交通部就該管。

所以無論結果如何,就這個社會至少它有一套糾錯的功能,各負其責,不需要一個什麼權威來拍板定論說你要這樣解決、你要那樣解決,沒有這樣的事情,這才說明這個社會的相對的穩定程度,就這個社會它的運行機制是有糾錯功能的,是穩定的。

主持人:對,其實從美國發展的歷史來看,我們也看到,雖然歷史上發生過一些非常不好的事件,就有類似像這樣的事件,但是事後都會從整體來推動這個社會在立法上更加完善,然後把這個社會更加制度化,更加趨向於合理,往良好方面去改進。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7-04-24 9: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