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劍:英雄奏響悲愴樂章

人氣 841

【大紀元2017年07月14日訊】黑暗,是每一個不裝傻的中國人對當今自己國家的評價。只要不裝,富人、窮人、官員、平民、商人、軍人、學生、甚至竊賊、騙子、小姐,都會說中國很黑,包括以「愛國」自居的特殊人群。當然,他們的上司不允許他們嘴上說中國黑,因為他們中除了更少的「自幹」類之外,多數還要靠「職業愛國」吃飯,但心裡、骨子裡、腳後跟都會承認我說得沒錯。我理解並同情他們——愛國是一塊很大而且不會一下變餿的蛋糕。

我說的「中國」叫「中華人民共和國」。嚴格說它不能叫國,因為還有個造它的主子,叫中國共產黨。因此,它不是不裝的中國人心中的祖國,也不是海峽那邊民選的中華民國。它只是共產黨的保姆兼馬弁,照顧主子的起居、消費、娛樂、安全,不讓主子受一點委屈,哪怕一句話的「傷害」,都不行!

68年前還不這樣。從那一年起,多數中國人就被英文叫做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簡寫PRC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步步、一年年、一個接一個的「革命」運動給嚇到了、殺服了,然後認慫了。當然,所有這些步驟,都是那個主子黨的傑作,保姆和馬弁不過照做而已。

自那一年起,中華China沒了傳統,人民People沒了權力,共和Republic成了太監的褲頭,扒下來裡面什麼都沒有,只剩下個殼——國。這國如今在世界上猖的很,口炮打得山響,人幣甩得密實,絕不容任何人小瞧。共產黨主子靠著這國做平台,蓋掉了多少醜聞:屠殺土地所有者奪地,屠殺企業主奪廠,屠殺知識精英奪走話語權,屠殺學生奪去未來,屠殺信仰者奪下道德……這黨就是中國的終極禍根。

不算1949以前,中國人10年一代,從50後、60後一直到90後,00後,6代人泡在血中長大,泡久了,人血便看作了豬血,後代便忘了前代的苦難。畸形國體,特別是換腦,讓幾代人習慣了忘記。以苦為樂,以利己排他為宗旨,不害到自己頭上絕不關注。裝,成了這國人交給共產黨洗腦教育的完美考卷。

然而,就有這麼一群不知死的人,我管他們叫英雄,以恢復中國人記憶為宗旨,以拒絕遺忘為己任,如古賢般正直,如修者般悲憫,如硬漢般堅毅,如女兒般柔情。他們,就是十幾年前誕生的死磕律師

他們沒有上戰場浴血,他們沒有為信仰犧牲,他們甚至不被人叫得出名字,但他們實在配得上英雄——這個中國人敬重的稱謂!

王全璋律師消失前,幸福的一家三口。
王全璋律師消失前,幸福的一家三口。(網絡圖片)

王全璋,這位名字由「三王」組合的英雄律師,700多天羈押在偽「共和國」的監獄裡,毫無音訊,生死不明,年邁的父母,年輕的妻子,幼小的孩子欲哭無淚,投訴無門。

從業以來,這位耿直的山東漢子常年為共產鐵蹄蹂躪下的中國弱勢人群提供法律援助,其中大多數是真善忍信仰群體被殘酷迫害的敏感案例。可以這麼說,在迫害法輪功的惡首江澤民及其爪牙眼裡,王全璋律師這是公然的挑戰!在共產黨看來,一介書生,一具尋常無他的肉身,竟敢和黨國死磕,幫助被江大蛤蟆定性X教的法輪功!這簡直就是劍指魔頭!律師算個P,連你的律師證都是黨國司法局發的,說收回就收回,抓你本人也不過頭兒一句話,不高興甚至可以株連你九族,你怎麼就不怕!

是的,讓黑惡勢力想不到的,英雄王全璋絲毫沒有退縮,在其他律師被逼退後,其一人舌戰群醜,慷慨陳詞,渾身爆閃出正義的光芒!身為辯護律師,在 「國徽照耀」下的黨國「法庭」,由於不退縮,他竟被「法官」指斥「法警」當庭搧耳光,為法輪功說一句話搧一個,連搧了100多個而決不住口,決不屈服!這難道不是英雄麼!這和躍馬挺槍保家衛國的抗金英雄岳飛,和「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抗元英雄文天祥有兩樣麼?

只不過英雄王全璋捍衛的,是信仰、是自由、是人權和普世價值。正是這些,讓手握獨裁魔杖的共產黨更加恐慌。

至今,超過730天的等待,全世界所有良知都在瞪眼望向黨國陰霾之下——英雄王全璋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個自我標榜「史上人權最好時期」的賊寇流氓黨,一群「政法委」指令下的低級馬弁,不知道對我們的英雄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摧殘勾當!

我們有理由相信,正如英雄律師高智晟曾經所言,他們——它們一定會把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上百種酷刑,選擇加害王全璋。這一點已經被後來出獄仍遭「國保」監視的英雄李和平律師、女英雄王宇律師所證實。他們的肉體、精神被組合摧殘到幾乎崩潰,或者仍然堅守如李和平,或者曾暫時「被認罪」如王宇,但他們內心對是非正邪的選擇從沒有改變,這是他們無愧於英雄稱號的根本所在。

那個流氓黨低估了英雄律師的人格操守,流氓思維永遠想不明白君子因何堅持。那就是好人壞人、英雄懦夫的根本區別!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敘述匪黨「法庭」酷刑。(視頻截圖)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敘述匪黨「法庭」酷刑。(視頻截圖)

歷史將不會忘記,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國,有這樣一群義士,放棄優渥的生活,高揚的收入,自尊的身分,毅然選擇了為道義死磕,為民生死磕,為人性死磕!他們堪稱中華祖國的希望、民族的脊樑!義舉撼動天下他們卻真的很難,但惟其艱難,方顯英雄本色!

每當我看到正義律師的妻子們穿著上書呼喚親人文字的鮮豔服裝,堅守黨國官衙門前抗議等待,舉著牌牌要爸媽回家的律師孩子們悲傷的眼神,看一次便心酸一次。痛惜義憤之餘,我生出如下建議:

請受害家屬們立即開始詳盡收集作惡者資訊,一如二戰後倖存猶太人那般,走遍世界每個角落,動用一切資源,將納粹兇手逐一捉拿歸案,接受人類公審。今天,是這個時候了。

這種做法艱辛繁雜,但確實有效。它告訴世人同時告訴作惡者:作惡必須償還!歷史已經演進到沒有誰作惡能僥倖逃脫的時代!你有權選擇任何職業維持生存,包括官吏、員警、特務,但決不能害人!像那個打王全璋律師嘴巴的法警,指使他的法官,還有行惡的國保、獄吏,做了就要還,早晚!

法輪功修煉者早已看到大結局,因此十幾年前就開始搜集:上至殺人惡魔江澤民,下至各級各地參與迫害責任人的身分資料、犯罪事實,包括他們的單位、家族成員……一旦大清算到來,壞人一個別想跑掉!

其實,很多作惡者已經等不到有幸被清算那一天了——已經提前遭報,且數以萬計!遭報形式也離奇古怪:雷擊、車禍、刀捅、火燒、溺水、墜崖、跳橋、上吊、患癌、「雙規」、蹲監……

女人心,細如針。為了你們的丈夫,英雄妻子們,請拿起筆,拿起手機,拿起一切可用的工具,在每一個相關時刻,及時捕捉、記錄製造邪惡的歹徒,不管他/她是黨國高法、高檢、政法、國保、國安官員、警察,還是每天跟在你們身後拿著派出所配發的攝像器材騷擾的小尾巴,記下他們的姓名、警號、單位,穿便衣就照下他們的嘴臉,上網人肉出他們的家庭……然後詳細認證、分類,再及時存到你們認為可靠的實地空間和海內外伺服器虛擬空間,一切一切,儘量詳盡,一個細節也別放過。

別看他們現在「得意」,等待他們的一定是身敗名裂、家族蒙羞、惡報襲身!時間不遠!海外法輪功學員「追查國際」網站,具有這一強大功能,供你們參考。

因為你們的親人,都是為法輪功學員發聲、提供援助的英雄,既然共產黨把他們強行捆綁到迫害法輪功的同一個Case,不妨將計就計。請看追查國際的口號: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

諸位夫人,其實將第一句的「法輪功」改為「中國死磕律師」,即為相同訴求。

30多年前聽到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清凜、激越、蒼涼、光明交織,似乎領悟了人類對苦難的詮釋,如今,這些在鐵蹄下奮爭的英雄律師,正在以自己對苦難巨大的承受,在續寫貝多芬的悲愴!

讓我們,所有良心尚存的君子,為英雄和他們的家庭祈禱,祝福他們平安歸來,一起迎接正義戰勝邪惡,人類戰勝魔鬼的光明時刻。神佛與你們同在!#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石銘:律師與法官之間的強烈反差
鄭言:中共法官為何懼怕律師辯護?
楊寧:將希特勒逼上法庭盤問的德國律師(下)
律師分析江天勇案情 譴責中共構陷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 一帶一路成「疫路」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國安惡法遊行
【老外看中國】從未說過的故事 給七年老觀眾
【紀元播報】歷史上瘟疫:神農嘗百草的祕密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