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從韓國鄉村走出的美國州長夫人

有美‧霍根(Yumi Hogan)是美國歷史上的首位韓裔州長夫人。(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人氣: 19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樂予美國馬里蘭州報導)一步、一步、又一步,白茫茫一片的漫天大雪中,小女孩金有美像往常一樣,往返6.5公里步行去上學。在她身後的家園——全羅南道羅州市的一個小農場,母親和祖母正在家中繅絲染布,織做韓服。

當時的小有美未曾想到,五十年後,這些記憶伴随她来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利堅,融匯到了她的繪畫作品中,復刻到了州長官邸的後花園裡。有美‧霍根(Yumi Hogan)是美國歷史上的首位韓裔州長夫人

「每一天,我都對自己的身分感到榮耀並感恩。美國有五十個州,神把這個位置給了我,我一定儘自己的全力回饋社會。」馬里蘭州州長夫人在接受專訪時這樣說。

有美·霍根在個人畫展上與自己的作品合影。(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有美‧霍根在個人畫展上與自己的作品合影。(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2014年11月,共和黨人拉里‧霍根(Larry Hogan)當選馬里蘭州州長,成為了這個深藍州近五十年中的第二位共和黨籍州長。他的妻子有美‧霍根也成為了美國百年歷史上的首位韓裔州長夫人。

2015年1月,共和黨人拉里·霍根(Larry Hogan)宣誓就職馬里蘭州州長。(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2015年1月,共和黨人拉里‧霍根(Larry Hogan)在妻子的陪伴下,宣誓就職馬里蘭州州長。(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有美在韓國鄉村長大,是家中八個孩子裡最小的一個。二十多歲時隨丈夫移民美國。離婚後,她靠做收銀員和在家中的地下室教人畫畫,獨自養育三個女兒。2001年,她在一個畫展上與拉里‧霍根相識,兩人於三年後結婚。年約五旬的有美分別在2008年和2010年取得藝術學士、碩士學位。

日前,在州長官邸,霍根夫人接受了新唐人電視台的獨家專訪。以下為採訪摘錄:

記者:您曾經在馬里蘭藝術學院(Maryland Institute College of Art,MICA)和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學習並教授藝術課程。在您看來,藝術有怎樣的意義?

霍根夫人:藝術是溝通的橋梁,萬事萬物都離不開藝術。比如說,去餐館吃飯,菜餚的擺盤就是藝術的體現。我曾經是一位單身母親,要撫養三個女兒,但我從沒放棄過對藝術的追求,那是我的夢想。所以,我也一直告訴我的學生——永遠不要放棄。很多亞洲留學生在美國學習藝術,藝術史這樣的課程對他們來說是很難的。

我一直鼓勵他們,學費很昂貴,不要隨便退課,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早點去教室、堅持去上課,教授也會看到你們的努力。我也這麼教育我的女兒。

有美‧霍根在康復中心教授繪畫。(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有美‧霍根在康復中心教授繪畫。(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記者:您的女兒們也會畫畫嗎?

霍根夫人:她們工作都很努力,在藝術方面也很有天賦。但是,一個家裡出一位藝術家就足夠了(笑)——我是很幸運的,因為有丈夫的支持。這條路太艱難了。

霍根家庭合影。(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霍根家庭合影。(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記者:馬州近年來亞裔人口比例不斷增加,在蒙郡(Montgomery County)和霍郡(Howard County),亞裔佔到15%左右的比例。您認為,馬州對亞裔移民有什麼吸引力?

霍根夫人:馬州對我來說就像是第二家鄉,這裡四季分明,風景優美,有很棒的學校,位於華盛頓特區和紐約之間,在美國的中心位置,就像人的心臟一樣。距離首都近,工作機會多。對亞裔來說,好學校是最重要的,我們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皮博迪音樂學院(Peabody Institute)、馬里蘭藝術學院、馬里蘭大學,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也在這裡。

記者:您經常參加亞裔社區的活動。根據您的觀察,亞裔移民通常面臨哪些困難?

霍根夫人:首先是語言障礙,第二是文化衝擊,我們需要適應這個社會和文化。第一代移民常常工作十五六個小時,讓子女能有更好的生活。

霍根夫人參加華人社區的新年歡慶活動。(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霍根夫人參加華人社區的新年歡慶活動。(馬州州長辦公室提供)

記者:對於移民來說,有什麼辦法能更好地融入當地社會?

霍根夫人:我們應該更多地去理解美國的文化。作為亞裔移民,我們對自己的文化感到很驕傲,我們是應該將這種文化傳承給下一代,讓他們了解自己。我們也要多去了解其它族裔,也嚐嚐他們的食物,多多分享。

還可以去做社區義工,並且參加投票。在競選期間,我在埃利科特城(Ellicott City)幫助人們註冊選舉,我說,「只要五分鐘就可以註冊。不論你是支持哪一黨,我只是幫你註冊一下。」但所有人都匆匆忙忙的,不願意花這個時間。投票不僅僅是為了我們自己,更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和亞裔移民的將來。政治家們最害怕誰?當然是有最多選票的族裔。

還有就是要注意禮貌。在美國,不論去哪裡,人們都會說「抱歉,夫人」「借過一下」,排隊等待,並避讓殘障者。但是,我們亞洲人,不管是中國人還是韓國人,常常在公共場合急匆匆地推開別人、插隊。這是一些很小的事情,但我們應該多加注意。

記者:在每年的黃曆新年招待會上,總會有您親手製作的辣白菜。您經常在家做韓國菜嗎?

霍根夫人:你嚐過我做的辣白菜嗎?很辣吧(笑)。我用了家鄉的辣椒,韓國辣椒很辣的。我會自己做辣白菜,也會做一些韓國菜和烤肉(Bulgogi)。

記者:霍根州長也喜歡吃韓國菜嗎?

霍根夫人:是的,他非常喜歡!特別是韓式烤豬肉,很辣的那種。他是愛爾蘭裔,習慣吃清淡的食物。在我們結婚以前,我第一次帶他去吃韓國菜時,他被辣壞了,喝了很多很多的水,還咳嗽得很厲害。不過,現在他比我還能吃辣。有時,我做菜清淡一點,他會說:「親愛的,辣椒放得不夠。」(笑)他很喜歡韓國菜。

記者:您擔任馬州第一夫人已有兩年多了。作為州長夫人,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霍根夫人:我真的很震驚,有那麼多無助的人,有一些是我從沒見過的情況。我特別關心藝術方面,像博物館、藝術家等等,我發現他們很需要幫助。我怎麼能幫到他們呢?我只能儘自己的全力,在我丈夫的幫助下,來解決這些問題。#

責任編輯:肖琳

 

評論
2017-07-11 10: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