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布袋戲大師 李天祿的異國師徒情緣

2018雲林國際偶戲節國際論壇,來自法國小宛然劇團團長-班任旅(左)應邀在論壇上分享了他到台灣學習布袋戲的心路歷程! (廖素貞/大紀元)

人氣: 8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廖素貞台灣雲林報導)2018雲林國際偶戲論壇,10/9、10日二天在虎尾科技大學文理暨管理大樓舉行,今年的研討主題為「布袋戲的傳承與創新」來自法國小宛然劇團團長-班任旅(Jean -Luc PENSO Luc PENSO )應邀在論壇上分享了他到台灣學習布袋戲與布袋戲大師李天祿師徒間的感人故事及台灣布袋戲在法國的影響!

1974年,20歲的班任旅,因嚮往台灣的布袋戲遠從法國飛到台灣,在萬華的骨董攤無意間發現了布袋戲偶,年少輕狂的他就問剛好也在古董攤上的一位老先生,「你會演布袋戲嗎?」後來才知道他是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也是他來台灣要尋找的人!

2018雲林國際偶戲節國際論壇,來自法國小宛然劇團團長-班任旅(右六)應邀在論壇上分享了他到台灣學習布袋戲的心路歷程!(廖素貞/大紀元)

「你可以教我布袋戲嗎?我會付你學費的!」一開始李老師很冷漠,學了一個月後,李老師把裝在信封的學費原封不動的退還給我說:如果你真想學布袋戲,我不會收你錢,但你必須答應我三個條件,第一是你必須學到會才能離開,第二個是不能提問,第三你要通知媒體來採訪我,幫我打廣告!

2018雲林國際偶戲節國際論壇出席熱絡!文化處長林孟、虎科大教授林俊男副校長及布袋戲藝師都列席參加。(廖素貞/大紀元)

班任旅說,當時台灣還是戒嚴時期,資訊管制很嚴厲,但我還是找來許多記者來報導一個外國人來找他學布袋戲的故事。

不懂一定要問,不然怎麼學?為了解決不能提問題的問題,聰明的班任旅就想了一個辦法,他找了一個中國朋友跟他一起去學,然後透過朋友幫他問問題,結果李老師就間接回答了他的問題!班任旅說,透過第三者的方式,我和李老師很有默契的進行著我的布袋戲學習過程!

班任旅說,1974年,那時台灣的布袋戲逐漸的在沒落,李天祿老師就知道靠著外國學徒來振興他的布袋戲,在李老師去世之後他的兒子李傳燦有一天跟我說:你還記得你給我爸爸裝學費的信封袋嗎?其實那時我們很窮!很需要那筆錢!

李天祿是個要求很嚴格但又很有耐心的老師、卻又吝於稱讚我們,但又會不斷鼓勵我們,跟他學了6年布袋戲,他只有跟我說了3次「不錯!不錯」,但我知道從李老師口中說出的話是很珍貴的。

班任旅說:「李老師也是個很感性心思細膩的人」,不僅在他的藝術表現上,在生活上也是如此,有一次,我的美國女朋友來拜訪我,當要離開時我們互相吻別,當時李老師看了覺得很不習慣,就問:你們西方男人跟男人之間是怎麼道別?我說:一般男人只是握手而已!可是父母子女之間也是會用親吻這種方式道別!「一年後當我要回法國當兵時,他就抱著我以西方的方式跟我道別!」說道這兒時,班任旅哽咽地說:40年後當我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還是會落淚!

李老師非常關心我們的工作,也非常關心所有布袋戲的各個面向,因此每天早上我們去他家學布袋戲,下午去看他演戲,晚上還帶我們去看京劇,如果有需要還帶我們到南部去見雕偶師或操偶師,他說:布袋戲藝術不只有操偶,戲偶也要精緻,他還教我們音樂、口白,除了這些還教我們人生智慧。

1974到1978年這四年裡我和學妹陸佩玉就開始參與演出,每次在廟口演出時,李老師就會宣布:「今天這場表演是由我們法國的學生來演出」,話一說完就會有很多觀眾好奇跑到後台來看我們演出!

回國後,我參加了法國國家亞維儂藝術節,在我當兵期間,還到法國西北邊的雷恩國際傳統藝術節表演,當時法國全國性的電視台頻道FR3,特別做了13分鐘的關於台灣的布袋戲及我跟李天祿老師學布袋戲的報導,當時所有的長官都看到了我的報導,因此我後來的當兵日子就變得特別好過了!這真的要謝謝李老師!

1979年時,班任旅克服了很多困難,邀請李老師到法國演出,那次演出之後李老師總共去了法國14次,為台灣的布袋戲做了最好的宣傳。

1981年班任旅也隨著李天祿老師到中國大陸的福建演出,這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以後,第一個被邀請到大陸演出的台灣布袋戲劇團,當時大陸的觀眾非常的驚訝,居然一個外國人也會演布袋戲,更訝異的事,大陸的戲偶在文化大革命時都被燒毀了,可是台灣卻還被保留下來!福建已故名戲偶雕刻師江加走的兒子江朝鉉,從李老師的劇團裡發現了他父親雕的戲偶,感動不已!

隔年李天祿老師又受邀到法國有最名的國家劇場進行30場的演出,等於是台灣布袋戲正式進入法國最負盛名的國家劇院!自從這次演出之後,獲得法國外交部很大的協助,我們能有更多機會到歐洲各地表演 ,也去了非洲、印度洋、亞洲、北美演出,但我和陸佩玉並不因此而滿足,我們希望能把李老師的布袋戲藝術,讓其他的偶師來認識,因此我們邀請了李老師來法國主持一些工作坊,這個工作坊影響了很多劇團,他們不同程度採用了李老師的一些技巧,甚至改變了他們表演的方式!

李老師每次訪問法國都會去看很多表演和博物館,也到巴黎軍事博物館參觀,看到很多盔甲、武器,他就要我創作一些跟自己文化有關係的東西,因此我的布袋戲題材就從中國神話轉移到西方神話,因而我們創作了全新的奧迪賽這齣戲!結果引起很大的迴響,在我的創作裡放進去了很多老師教我的東西和老師的精神,希望作為老師逝世20周年的禮物來紀念他!今天我最想說的一句話就是:「老師謝謝你!您是我的第二個父親!」。

責任編輯:玉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