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布袋戏大师 李天禄的异国师徒情缘

2018云林国际偶戏节国际论坛,来自法国小宛然剧团团长-班任旅(左)应邀在论坛上分享了他到台湾学习布袋戏的心路历程! (廖素贞/大纪元)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廖素贞台湾云林报导)2018云林国际偶戏论坛,10/9、10日二天在虎尾科技大学文理暨管理大楼举行,今年的研讨主题为“布袋戏的传承与创新”来自法国小宛然剧团团长-班任旅(Jean -Luc PENSO Luc PENSO )应邀在论坛上分享了他到台湾学习布袋戏与布袋戏大师李天禄师徒间的感人故事及台湾布袋戏在法国的影响!

1974年,20岁的班任旅,因向往台湾的布袋戏远从法国飞到台湾,在万华的骨董摊无意间发现了布袋戏偶,年少轻狂的他就问刚好也在古董摊上的一位老先生,“你会演布袋戏吗?”后来才知道他是布袋戏大师李天禄!也是他来台湾要寻找的人!

2018云林国际偶戏节国际论坛,来自法国小宛然剧团团长-班任旅(右六)应邀在论坛上分享了他到台湾学习布袋戏的心路历程!(廖素贞/大纪元)

“你可以教我布袋戏吗?我会付你学费的!”一开始李老师很冷漠,学了一个月后,李老师把装在信封的学费原封不动的退还给我说:如果你真想学布袋戏,我不会收你钱,但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是你必须学到会才能离开,第二个是不能提问,第三你要通知媒体来采访我,帮我打广告!

2018云林国际偶戏节国际论坛出席热络!文化处长林孟、虎科大教授林俊男副校长及布袋戏艺师都列席参加。(廖素贞/大纪元)

班任旅说,当时台湾还是戒严时期,资讯管制很严厉,但我还是找来许多记者来报导一个外国人来找他学布袋戏的故事。

不懂一定要问,不然怎么学?为了解决不能提问题的问题,聪明的班任旅就想了一个办法,他找了一个中国朋友跟他一起去学,然后透过朋友帮他问问题,结果李老师就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班任旅说,透过第三者的方式,我和李老师很有默契的进行着我的布袋戏学习过程!

班任旅说,1974年,那时台湾的布袋戏逐渐的在没落,李天禄老师就知道靠着外国学徒来振兴他的布袋戏,在李老师去世之后他的儿子李传灿有一天跟我说:你还记得你给我爸爸装学费的信封袋吗?其实那时我们很穷!很需要那笔钱!

李天禄是个要求很严格但又很有耐心的老师、却又吝于称赞我们,但又会不断鼓励我们,跟他学了6年布袋戏,他只有跟我说了3次“不错!不错”,但我知道从李老师口中说出的话是很珍贵的。

班任旅说:“李老师也是个很感性心思细腻的人”,不仅在他的艺术表现上,在生活上也是如此,有一次,我的美国女朋友来拜访我,当要离开时我们互相吻别,当时李老师看了觉得很不习惯,就问:你们西方男人跟男人之间是怎么道别?我说:一般男人只是握手而已!可是父母子女之间也是会用亲吻这种方式道别!“一年后当我要回法国当兵时,他就抱着我以西方的方式跟我道别!”说道这儿时,班任旅哽咽地说:40年后当我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会落泪!

李老师非常关心我们的工作,也非常关心所有布袋戏的各个面向,因此每天早上我们去他家学布袋戏,下午去看他演戏,晚上还带我们去看京剧,如果有需要还带我们到南部去见雕偶师或操偶师,他说:布袋戏艺术不只有操偶,戏偶也要精致,他还教我们音乐、口白,除了这些还教我们人生智慧。

1974到1978年这四年里我和学妹陆佩玉就开始参与演出,每次在庙口演出时,李老师就会宣布:“今天这场表演是由我们法国的学生来演出”,话一说完就会有很多观众好奇跑到后台来看我们演出!

回国后,我参加了法国国家亚维侬艺术节,在我当兵期间,还到法国西北边的雷恩国际传统艺术节表演,当时法国全国性的电视台频道FR3,特别做了13分钟的关于台湾的布袋戏及我跟李天禄老师学布袋戏的报导,当时所有的长官都看到了我的报导,因此我后来的当兵日子就变得特别好过了!这真的要谢谢李老师!

1979年时,班任旅克服了很多困难,邀请李老师到法国演出,那次演出之后李老师总共去了法国14次,为台湾的布袋戏做了最好的宣传。

1981年班任旅也随着李天禄老师到中国大陆的福建演出,这是中国文化大革命以后,第一个被邀请到大陆演出的台湾布袋戏剧团,当时大陆的观众非常的惊讶,居然一个外国人也会演布袋戏,更讶异的事,大陆的戏偶在文化大革命时都被烧毁了,可是台湾却还被保留下来!福建已故名戏偶雕刻师江加走的儿子江朝铉,从李老师的剧团里发现了他父亲雕的戏偶,感动不已!

隔年李天禄老师又受邀到法国有最名的国家剧场进行30场的演出,等于是台湾布袋戏正式进入法国最负盛名的国家剧院!自从这次演出之后,获得法国外交部很大的协助,我们能有更多机会到欧洲各地表演 ,也去了非洲、印度洋、亚洲、北美演出,但我和陆佩玉并不因此而满足,我们希望能把李老师的布袋戏艺术,让其他的偶师来认识,因此我们邀请了李老师来法国主持一些工作坊,这个工作坊影响了很多剧团,他们不同程度采用了李老师的一些技巧,甚至改变了他们表演的方式!

李老师每次访问法国都会去看很多表演和博物馆,也到巴黎军事博物馆参观,看到很多盔甲、武器,他就要我创作一些跟自己文化有关系的东西,因此我的布袋戏题材就从中国神话转移到西方神话,因而我们创作了全新的奥迪赛这出戏!结果引起很大的回响,在我的创作里放进去了很多老师教我的东西和老师的精神,希望作为老师逝世20周年的礼物来纪念他!今天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师谢谢你!您是我的第二个父亲!”。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