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中國母親的哭訴揭穿中共謊言

圖為蒲文清要求中共釋放無罪的病重兒子黃琦親回家治病。(推特截圖)

人氣: 11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7日訊】「我兒子是為廣大中國老百姓說真正的話,說出他們的冤情,他沒有罪。對方故意捏造證據陷害……我想見見我的兒子,在我有生之時能見我兒子一面,死也瞑目啊。」

近日,85歲的蒲文清女士透過視頻發出呼籲,希望國際社會關注她兒子黃琦的現狀。黃琦是中國著名人權活動人士、多年來為訪民、異議人士、法輪功學員等弱勢群體發聲,因此被多次抓捕、判刑。2016年11月,黃琦又被當局帶走,一直被關押在四川綿陽看守所。他在那裡遭受毆打和虐待,病情危急。

蒲文清救子心切,先後向中紀委、公安部、四川高院、最高檢、最高法遞交了申訴材料。然而,中共司法機關對案件不予辦理,她的訴求如石沉大海。

幫助黃媽媽錄製視頻的張寶成發推文說,一個有一點點人性的執政機關都不忍令這種悲慘的局面發生。

但是,慘劇發生了、發生著,從未間斷。69年來,在中共的統治下,多少中國人被奪走了生命、權利、自由和幸福?多少中國母親被迫與自己的孩子分離,甚至陷入了天人相隔的絕望。不同的家庭,歷經相似的恐怖:中共草菅人命、顛倒是非、踐踏法律。

32歲的王金鳳來自寧夏,2010年5月,她的兒子在出生當天和次日分別接種了天壇生物的乙肝疫苗和成都生物生產的卡介苗。在接種卡介苗後不久,孩子就出現抽搐現象,經過7天7夜的搶救才脫離危險。由於有毒疫苗導致腦損傷,現在,她的兒子不能正常走路、不能控制身體、智商偏低。

8年來,王金鳳向當地政府和醫院要說法,總被推諉搪塞。不僅如此,寧夏的黑保安還曾追到北京,毆打帶孩子看病的王金鳳。今年10月1日,王金鳳因為心情極度壓抑,想要在天安門廣場上撞旗杆尋死。她對大紀元記者說:「現在它們不斷打壓、不斷迫害我們」。

2018年9月24日,在中秋節之際,長春市88歲的夏德雲致信有關部門,講述她兒子王啟波一家的遭遇。王啟波因為修煉法輪功,於2002年被非法抓捕,2007年被吉林監獄酷刑迫害致死。噩耗傳來,老人當時就走不了路了,感覺天都塌了。

她在信中說:「兒子小時候是我的希望,長大了是我的依靠,而且他那麼善良,總是幫助別人,沒做任何壞事,就這麼走了?!又死得那麼慘,我痛哭十多天起不來炕,眼淚都流幹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真是揪心的痛。到現在想起我那冤死的兒子,我就淚流滿面,想兒子呀!」

王啟波的妻子孫士英在丈夫去世後,獨自撫養兩個孩子、贍養老人,並且堅持修煉法輪功。2017年3月,國保和派出所派人綁架了孫士英和她的兒子、女兒,將三人關押至今。

夏德雲寫道:「你們也知道信仰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他們沒有罪,這麼冤枉她們,怎麼能忍心啊!」「十八個多月來,誰能體會我這做母親和做奶奶的心情呢?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天天眼巴巴盼著、等著他們啥時候回來啊!」「我已經失去了心愛的兒子了,快把我的好兒媳、好孫子、孫女放回來吧!」

蒲文清、王金鳳和夏德雲在呼籲,在掙扎,在期盼,盼望與親人相聚,盼望正義得到伸張。她們的故事,濃縮了異常沉重的黑暗,撕破了中共的偽裝、戳穿了中共的謊言。

就在上個月,中共外長在聯合國大會上吹噓中國民眾對國家發展成就的滿意度,並大言不慚地再提「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共宣揚的「共同體」,難道要以犧牲更多中國人的性命、拆毀更多中國家庭來構建嗎?

網友們對中共開罵:「共產黨血債纍纍,法西斯共黨是世界上最大的、最危險的恐怖組織。」「連畜生都不如,悲慘,共產黨快完蛋吧!」

通過以上三個家庭的悲劇,我們即可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不會變。時至今日,它仍在作惡,其壞惡程度,突破道德底線。對於綁架了中國、持續殘害民眾的中共,必須放棄任何幻想。對其若有絲毫認同,無異於允許其對國家和人民犯罪。

近年來,北京當局大力反腐,懲治了一大批貪官,而落馬入獄正是那伙人迫害人權的報應。作為執政者,如果一方面清理官場,另一方面對於迫害好人的罪行卻聽之任之,對於人民的呼聲、勸諫充耳不聞,那麼即使揪出更多的「老虎」,也無法贏得民心、無法扭轉敗象。懲惡必須揚善。必須停止迫害,必須糾正所有冤案、清算一切罪惡。

中共口口聲聲講「和平發展」,實際上卻在全方位實施暴政。不論是誰,假如輕信中共、任由它欺騙、滲透、橫行,只會令更多人遭遇不幸。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10-17 5: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