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遠親不如近鄰
 你會把家鑰匙給鄰居嗎?

無論住在大城市、小鎮還是鄉村,無論高端社區還是平民區,時時刻刻要面對鄰裡關係。(shutterstock)

人氣: 15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30日訊】(大纪元記者伊鈴報導)出門在外,家裡怎麼辦? 誰會是你最信任的人?

「當然是鄰居啊。」大陸移民茱莉說,「移民海外,親戚朋友本來少。即使有,遠水解不了近渴,有事也幫不上忙,鄰裡才是最方便相互照應的人。」

這種既不是親戚朋友,也沒有血緣關係,卻常常如影隨形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就是鄰裡關係

無論住在大城市、小鎮還是鄉村,無論高端社區還是平民區,時時刻刻要面對鄰裡關係。有人重視鄰裡關係,有人漠視,有人為鄰裡關係困惑、煩惱。鄰裡關係是否真的影響個人生活?

好的社區鄰居之間的守望相助是非常重要的。(shutterstock)

茱莉於上個世紀80年代初旅居英國倫敦,5年後,以技術移民到加拿大新不倫瑞克省(New Brunswick)省會城市弗雷德裡克頓(Fridericton ),在那裡一住17年,最近10年搬到多倫多

在弗雷德裡克頓,茱莉居住在一個較高檔的社區,居民大多是本地白人,多數在政府、銀行、學校工作。相對於大都市多倫多,那裡生活節奏慢,大家經常在一起搞家庭聚會,各家自帶一點菜大家分享。這個活動提供更多機會結識鄰裡,增加相互了解。整個社區民風淳樸,鄰裡關係融洽。

鄰裡和睦 守望相助

茱莉的2個兒子都在新省出生。孩子慢慢長大,即使大人之間沒有太深的交往,但孩子與孩子相處得很好。不是在東家,就是在西家。那時,孩子很少有晚上8點回家的。孩子只要不在家,家長也大概知道他們在誰家,很放心。

守望相助的招牌。(shutterstock)

當地的市長也住在同一條街。市長女兒跟茱莉的大兒子一樣大。小朋友在一起玩得很開心。孩子們騎的單車隨便扔,家長找不到,就到市長家門口去找。有時候市長直接送到家裡:「Fredy 先生(茱莉的大兒子),你的單車我給你送回來了。」

茱莉為人熱情,心靈手巧。剛來時,她利用自己縫紉手藝,給社區居民改衣服,手工好,價格合理,街坊鄰居都找她改衣服。有些老人來改衣服,如果工作量不大,茱莉常常免費。這個職業讓她很快與鄰居熟絡起來,鄰居也很喜歡她。茱莉的父母從中國來探親,鄰居送來盆花,上面用中英文分別寫著:「歡迎來加拿大」。

當時,茱莉的先生剛移民到加拿大,工作不穩定,小孩沒有牙醫保險。街上住著一位牙醫,年齡大,腿也不靈便,他拄著拐棍給孩子補牙、鑲牙。在外面起碼要花幾千塊錢,他給茱莉三個孩子的補牙、鑲牙全是免費。

早期當地的華人不多,彼此聯繫密切,像一個大家庭。每年從聖誕節開始,家家輪流請吃飯,一直吃到中國新年、元宵節才結束。

後來,茱莉的女兒要來多倫多大學讀研究生,全家搬來多倫多。當時,兩個兒子已經習慣於那邊的生活了,很不願意搬家呢。

遠親不如近鄰

搬來多倫多後,茱莉一家定居在華人集聚的士嘉堡區。

鄰居是一對65歲的意大利夫妻,男的在政府上班,女的退休在家。茱莉的住宅是一棟半獨立屋,與鄰居公用車道。

住在一個友善的社區裡,也能保障孩子的安全。(shutterstock)

冬天,她帶著2個兒子鏟雪,把鄰居那邊的雪也鏟了。每次車道刷瀝青,茱莉就幫鄰居的車道一起刷了,只收鄰居100元材料費。多年來都是如此,即使現在材料已漲了,她還是只收100元。

夏天時,後院種了蔬菜,茱莉會拿去跟鄰居分享。有時鄰居出去了,她就會把豆角掛在門上。

茱莉的女兒女婿在渥太華工作,每次去女兒家,一去就是一個月。她把鑰匙交給鄰居就不管了。茱莉不在家,鄰居每天過來,把她家的信收好;定期幫忙剪草;垃圾桶收到屋簷下,擺得好好的。

前不久,茱莉的女兒生孩子,這對意大利鄰居也會包紅包送禮。兩家住在一起多年了,相處和睦。

茱莉說:「遠親不如近鄰。即使有親人,相隔太遠,根本幫不上。」

鄰裡不睦 心生煩惱

今年夏天那次大風暴,把多倫多許多屋頂吹翻了,很多屋頂都要維修,甚至換新屋頂。那些屋頂連在一起的鄰居,需要協商一起維修。

平時關係好的鄰居就好辦,大家一起修。關係不好的就無法統一。「為什麼要修?你修你的,我找個朋友補一下就行了。」鄰裡關係處理得好壞這時就顯現出來了。

在茱莉居住的小區,有兩家鄰居關係不好,一家來自中國東北,另一家是本地白人。中國鄰居總是抱怨對方斤斤計較,什麼都分得很清。因此兩家一直相處不好,彼此從不往來。
跟茱莉相隔幾條街道的李女士是一位美容師,幾年前在士嘉堡區買了一棟半獨立屋,她把客廳裝修成一個美容室,準備接待一些熟客,結果遭到鄰居多次投訴。

裝修進行到一半,警察找上門,消費局找上門,市政府的人也找上門。李女士英文不好,不知道如何應付。後來這事好不容易平息了,鄰居又以她垃圾桶放的位置不對,又被投訴。

李女士在那個小區住了近2年,一直和鄰居麻煩不斷,李女士過得不開心,幾乎要賣房走人。

好鄰居需要要大度 吃得起虧

茱莉在英國倫敦住過5年,弗雷德裡克頓住了17年,在多倫多住了10年。
她說,相比之下,弗雷德裡克頓居民人情味要重得多,鄰裡相處也和睦得多。

多倫多和倫敦都是國際大都市,大概因為大城市生活壓力較大,生活節奏快,大家忙於生計;加上移民多,文化背景不同,人情味淡很多,鄰居關係也較冷淡。

跟茱莉相隔一家的鄰居來自菲律賓。刮風時,垃圾桶吹得到處滾,他不會去理會。茱莉會幫忙收拾好。「我必須走出一步,他不管我的,但我會管他的。鄰裡之間,幫一下有什麼關係呢?」

「做人就是要吃得起虧,不能斤斤計較。否則,人際關係搞不好。」茱莉說, 「要有好鄰居關係,就要付出。你不幫我,我就不幫你,那是不行的。每個人都不走出第一步,那這個社會就是冷漠。」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