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各界聲援709家屬剃髮 抗議中共無法無天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4人,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她們齊喊:「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4人,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她們齊喊:「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氣: 20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709」家屬李文足王峭嶺原珊珊、劉二敏4人,剃光秀髮到北京高院,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高喊「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一事,受到外界關注。香港、台灣、美國等地人士紛紛聲援,抗議中共政權無法無天。

17日,於舊金山灣區當地下午,有10位民主人士亦發聲聲援。他們分別於額頭寫著及手持:「支、持、7、0、9、律、師、家、屬」大字,以相同的剃光頭髮方式來聲援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等4人的剃髮行動。

他們把照片發上推特,並附上一首「剃光頭吟」(飄飄):「有法不依亂世強,千日有餘囚全璋。千呼萬喚不見君,除去烏雲未見光!」

 

李文足回推表示謝意。網友回推說:「為你們感動。特別是秀髮飄飄美女毅然削髮。滿滿的感動!」;「一百個讚」……。

 

旅美中國維權律師滕彪18日向大紀元表示,「709」律師的家屬,尤其像李文足、王峭嶺她們在「709」之後一系列的維權活動、呼籲、抗爭,都非常令人鼓舞,也讓人非常敬佩,她們冒著很大的風險去做這些抗爭的行動。

「這次她們把一頭秀髮剃光,到法院門口去抗爭,是非常出色的一個行動策劃,也引起媒體和國際社會的關注。」滕彪說,王全璋律師被抓至今三年多處於失蹤狀態,雖有律師會見,但至今沒有任何進展。「所以需要不斷地為他發出聲音。」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4人,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她們齊喊:「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4人,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她們齊喊:「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需不斷地以各種方式讓媒體和國際社會關注這種中國社會現狀,中共當局對律師的殘酷迫害。「這個行動值得讚賞。利用中國這兩個字諧音來象徵中國整個司法體系對待王全璋案是無法無天,達到很好的批評諷刺效果;打著傘的話就更有意思了,就是無法無天的意思。」滕彪說。

18號,香港大律師公會網站發出­—則釋放候審中國律師王全璋先生的聲明。文中最後表示,鑒於王律師已經被扣留一段非常長的時間,公會敦促中國內地有關當局於候審期間盡快釋放王先生。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單仲偕向大紀元表示,「709」家屬李文足等4人剃光頭髮向中共司法抗議,是在警惕世人。人們都明白,受欺壓的人她能夠做什麼?尤其面對中共那麼大的機器。「只能剃掉自己的頭髮,不停地提醒公眾,提醒各方現在內地還出現無法無天的情況。」

709大抓補整個過程都顯得中國大陸現在司法制度完全不健全。「還是無法無天,也沒有清楚的解釋整個程序,令人氣憤。香港一直都替709大抓捕發聲,我們都希望內地能夠盡快將都合法的人全都放出來,向公眾有一個交代。」單仲偕說。

2015年7月9日至12日,三百多名受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宗教自由和維權案件的律師被中共抓捕。3年多以來,王全璋律師至今與外界失去聯繫、審訊無期。

17日上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與「709」家屬王峭嶺、原珊珊、劉二敏4人,在北京中央公園剃光秀髮;下午2點,到北京最高法院抗議、喊話。

李文足說:「他們一直在赤裸裸地違法,所以我們今天以這種無髮來抗議,表達他們一直在赤裸裸地違法這種行為。」

前「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邱晃泉律師向大紀元表示,完全無法想像在現今這個時代出現這種事,關押一名律師,完全違反普世的一般法治的原則,只能說中共當局無法無天。他說,4名女士把頭髮剃掉向中共當局抗議,很勇敢,但也很危險。

「因為危險所以更顯得她們的勇敢。女性把頭髮剃掉是一個極大的犧牲,所顯現的是極大的抗議,所以我不捨但非常地敬佩。這更讓我們在中國以外的世界,也要跟她們一樣發出抗議的聲音;相信這種抗議會源源不斷地來自世界各地。」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哭泣著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哭泣著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中國人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把頭髮剃掉是種自傷的行為。邱晃泉認為,以自傷來抗議中共當局對人權的傷害,映照出中共政權的無法。他說:「她們以自我傷害的行為來抗議迫害,這是非常高貴的行為。」

22個月以來,天津二中院周虹、林崑兩名法官,一直不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

邱晃泉表示,兩名法官這樣的做法,不論是聽從所謂上級的命令,或因自己的認可,在世界各國都行不通。「相信歷史會審判他們,就像二戰之後,審判、抓捕、起訴那些納粹餘孽一樣。」

單仲偕最後表示:「我們還要提醒自己向國際社會提出警告,希望國際社會向中共施加壓力。內地雖然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但司法制度就跟40年前、50年前一樣。」#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12-19 3: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