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大女生岳昕沉寂一週後再發6千字長文

人氣: 2597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5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近日北大女生岳昕在沉寂一週後,再發6千字長文,感謝支持者,並公開了校方約談的細節、過去這週內心的掙扎及為何選擇重新站起來。

此前她的一封公開信曝光北大對她的打擊報復,因為二十多年前北大教師沈陽性侵女生案,她要求學校信息公開。事件引起校園和社會輿論的極大反響。

4月30日,岳昕在社交媒體上發表長文《我在公開信後的一週裡》。文中表示,給予她支持的每一篇文章和每一個條留言,她都非常仔細地閱讀了,甚至「每一篇存活期只有哪怕幾秒的文章,都一字千鈞」。

她認為,「這樣的關心、幫助與支持,都意味著承擔本不應承擔的,風險與代價。」

她的同學李一鳴發起了聯名信,「要求校方妥善彌補約談傷害,加強制度約束,充分保障同學的合法權益,完善約談制度的群眾監督與制約機制。」截至30日已有近200名在校師生與校友連署。

她介紹,自己被迫沉默的日子裡那種內心的煎熬和感到憋屈,而且她被要求完完全全禁言,再也不參與類似的事情。

她解釋了發這篇長文的原因:「深感有必要也有責任向大家交代,那天夜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約談中學院在哪些方面的表述與事實有出入,這一週以來我經歷了怎樣的心理鬥爭,為何決定繼續站出來。」

一開始校方約談的要點是她否聯繫媒體、是否將學校的答覆外傳。另外她被懷疑將學校回覆內容的聊天截圖放到網上。校方對她的懷疑與質問都源自於4月20日她堅持將信息公開回覆函拿回。老師還向她母親告狀,說她如何拒絕了一連串老師和校領導的勸說,最後從領導老師那拿到回覆函。但岳昕認為拿回覆函很正常,就是程序有始有終的一個過程。

深夜談話中學院老師提到「境外勢力」,還暗示,此事高層有定性,是「顛覆」,有定叛國罪、分裂國家罪的可能。

岳昕長文中也介紹自己沉寂這一週期間內心的鬥爭。她在公開信之後,曾發過一份聲明,網上流傳的版本多看到一句話:「感謝每一位關心幫助我的朋友,向大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目前我已回到學校。」

實際上當時在家人壓力面前,她選擇了手寫版聲明中大片留白,刪除那些文字。她在長文中給出了聲明的全部內容。其中她強調,值此關頭,「繼續促進信息公開機制、反性騷擾性侵害機制、約談機制的完善,從實體和程序層面保障學生的基本權利。」並希望從制度層面來促進事情的真正解決,希望越來越多的同學直面被約談的壓力站出來,為了自己的基本權利不被侵犯,為了更多同學參與校園事務的積極性不被打壓。

她解釋繼續站出來的理由,因為如果她選擇保持沉默後,「信息公開機制、反性騷擾性侵害機制、約談機制的公開完善將更不易被提起;即使有了所謂的機制,也很可能是閉門會議的產物,普通學生若想維護參與其制定、管理與監督的權利,依舊難上加難。」

她也不能讓下一個高岩到了生命盡頭,依然被迫忍氣吞聲。她披露在日記中寫道:「要更加珍惜現在的一切,為更多難以說話的人說話。」

她還談到:「愛北大不複雜,就是去管北大的事。而北大精神也很簡單,就是突破社會冷感與原子化處境,為最被壓迫也最有力量的群體積極發聲、認真爭取的精神。」

她強調,這樣的愛,這樣的精神,也絕不應僅僅屬於北大、屬於北大人。

北大學生岳昕事件發生在北大120周年校慶前夕,北大不僅嚴控在校學生的言論,而且對全世界的校友徵集的校慶文章中也有明確規定不能涉及三個內容。

美國馬里蘭「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的專家李恆青此前向大紀元記者介紹:第一,反右不能談;第二,文革不能談;第三,89「六四」不能談;北大現在只有「五四」運動能談。否則文章一律不能發表。

上個月初北大校友李悠悠實名舉報重新揭開二十多年前原北大副教授沈陽性侵女士高岩並致其自殺案後,北大包括岳昕在內的8名學生要求校方公開當年處理沈陽的會議記錄,學校對岳昕的打擊報復導致校園內的櫥窗內出現三張海報,聲援岳昕。事後,北大還在整個櫥窗長廊的對面安裝攝像頭進行監控。並在網路上封殺全部相關言論。

另外陸媒《中國青年報》日前刊文,罕見觸及「高校信息公開」的問題,直指「岳昕事件」。該報電子報目前全文被刪除,出現了版面「開天窗」的奇異現象。

聲援岳昕的北大校友向媒體表示,連署的目的就是要支持岳昕,讓正義的聲音突破封鎖。「最近發生的岳昕事件令我們震驚和不安,我們要求北京大學回應外界關注,公開二十年前疑似因教授沈陽性侵導致女學生高岩自殺的相關資訊。」

社交媒體上還有消息稱在加拿大的李悠悠此前向媒體透露:已聯繫到其他幾位受沈陽侵害的女生,在適當的時候,將會公開證據。

北大西方哲學史研究生畢業的政論家胡平前不久向大紀元表示,「北大對岳昕施壓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害怕在中國『MeToo』活動起來無法收場,因為中國高校包括名校性侵女生的現象非常嚴重,相信在全世界是首屈一指的。」#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5-01 7: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