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中共拉攏西澳政客和商界領袖

圖為位於西澳首府北橋和珀斯中央商務區之間的亞甘廣場(Yagan Square)上的露天劇場。(周鑫/大紀元)

人氣: 32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小凡、林達澳洲珀斯編譯報導)僅在正式訪問北京幾天之後,西澳州長麥高恩(Mark McGowan)就在如何處理和中共的雙邊關係上開始質疑聯邦政府的做法。這引起全國各地情報界和安全界的警惕。

據今日西澳網報導,麥高恩曾表示,西澳商界人士向他抱怨說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和外長畢曉普(Julie Bishop)已經有2年沒去過中國了,中國需要被澳洲政府更加友好和尊重地對待。

「異乎尋常的是,澳洲的外交部長沒有與我們的頭號貿易夥伴合作,這個國家在過去2年內為西澳提供了數十萬個工作崗位,」麥高恩說,「這很奇怪,需要改變。」

麥高恩說出了一些富有的西澳商界人士一直在說的話,而這些商界領袖一直試圖在影響聯邦政治。麥高恩應該並不知情,他對總理和外長施加壓力之舉正在北京方面的掌控之中。

一位專門研究中共在澳洲影響行為的學者表示,看起來麥高恩已經被珀斯高調同情北京的「中國俱樂部」說服了。事實上珀斯的政客、商界領袖和中國之間的關係現已成為澳洲情報與安全委員會的焦點。

中共瞄準經濟困境地區

查爾斯斯圖爾特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曾因為他的書中提到中共對澳洲的影響而引起紛爭,他擔心西澳一些商界人士和政界領袖「認為西澳的未來取決於中國」。

這個「珀斯中國俱樂部」是中共政權使其戰略野心在西方更加如魚得水的一個高度成功的產物。「他們為了整個州和他們自身的利益,會盡一切可能為中共、其代理機構及其代理機構的影響服務,」漢密爾頓教授說。

「當我研究並撰寫我的書《沉默的入侵》時,我注意到西澳似乎特別容易被商業人士和被培植多年的政客的政治影響力所左右。」

漢密爾頓表示被中共列為目標的地區都是經濟處於困境的地區。「在澳洲,我們發現這種情況尤其發生在西澳和塔斯馬尼亞,」他說。

巴貝奇博士(Ross Babbage)是前國家評估局戰略管理負責人,該評估局負責向總理和內閣國家安全委員會提供諮詢。他現在是華盛頓特區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的高級研究員,他警告稱政客和商業領袖在與北京打交道時存在風險。

「令人非常沮喪的是,人們以為和中國合作,在某種程度上和與英國、德國或日本合作相同,但事實並非如此。」

西澳是「政治戰爭」目標

西澳國會議員哈斯蒂(Andrew Hastie)作為前SAS官員和國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認為外國政府正試圖在西澳的「政治戰爭」中施加影響力。

他在6月份向國會表示,「獨裁國家正在利用政治戰爭通過瞄準我們的媒體、政治進程、金融網絡和個人數據來對西方民主國家的合法性做出干預」。

「這些獨裁國家將政治戰爭看作一種標準的治國工具而非專業工具,」他說,「他們的中央政權可以利用其國家力量的一切來實現其戰略目標。」

那些戰略目標中就包含西澳。

哈斯蒂告訴今日西澳,西澳資源豐富,對我們的戰略競爭對手來說「肯定是一個目標」。

漢密爾頓教授表示,中共花費了數十年的時間發展了一套「複雜而微妙的技術。通過發展溫暖的人際關係來影響外國人」,從而讓人們像北京政權一樣看待整個世界。

「有很多手冊可以用來為共產黨幹部提供培訓,這就是他們所做的,同時他們特別擅長這一點,」他說,「看到澳洲的政治領導人陸續前往中國,一回到澳洲就開始不斷地表達反映北京方面利益的觀點,真令人感到痛苦。」「我認為工黨在這一點上尤其存在問題。」

華為合同背後有隱情

哈斯蒂指出,最近由州政府和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公司達成的價值1億3600萬澳元的協議就是在珀斯的鐵路線上建造一個移動塔網絡以滿足鐵路通信。

在今日西澳披露華為為包括負責招標的廳長在內的5位西澳官員支付差旅費並贈送手機之後,這筆交易最近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哈斯蒂說這次華為之旅和公司送給議員手機作為禮物「有種特別令人懷疑的味道」,也是外國勢力試圖影響澳洲的一種活動。

哈斯蒂說,他的委員會建議聯邦議會制定一項關於外國影響力透明度的計劃,其中包括國會議員申報禮物的利益登記。

防外國政府施加影響力

麥高恩說,他對澳洲政府的批評是因為不敢得罪北京,因為西澳經濟依賴於它。他說,無論他去哪兒,和誰交談,都將西澳利益置於首位。

但巴貝奇博士表示,他理解西澳不想放棄「大把黃金」,但他質疑澳洲領導人對中國貿易的重視。他說:「我認為,我們把與中國的貿易神話了,中國不是澳洲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根本不是。」

「假如你總結一下,我們是賣給中國很多東西,但我們沒有在那裡做太多投資。他們也賣給我們很多東西,但也沒在這做太多投資。」他說,「在和北京的關係方面我們欠缺考慮,尤其是中國人口已進入老齡化,其經濟結構變化迅速,其經濟增長也一直在下跌。」

哈斯蒂則表示,為促進更密切的外交和經濟關係而同政府官員及其代理人打交道時,政治人物尤其需要將過程更加透明化。

「我們的民主體系歡迎外國影響力。」他說,「這不是壞事……但假如一個外國政府要在暗中施加影響力,那就是一個問題。」

對政客們講出真相

許多澳洲情報官員認為,人們沒有意識到同中共打交道的危險性。「兩國的政治制度完全不同,」巴貝奇說。「這些人訪問中國回來以為就像訪問日本回來那樣,其實不是。」

漢密爾頓教授說,政治人物該把中共施加影響力的情況公開化。「我認為,我們需要透明化,因為所有那些滲透活動都在私下進行,我們看不到,聽不到,我們看到的是,突然間,商業和政治領袖們開始和北京的宣傳口徑一致了。」他說,「更重要的是,澳洲公眾需警惕並堅持要求其領導人繼續代表澳洲而不是北京的利益。」

「我認為,有必要為地方政府和州政府做些內參和簡報,直接了當地告訴他們真相。」

巴貝奇認為這不是沒有可能。「有時我向商業團體和其他人做簡報時,幾乎每個人都說,『我們不知道呀』,」他說,「其中一些人非常生氣: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他們憤怒的有道理,我理解他們。如果不去告訴,他們怎能知道?」#

責任編輯:高敏

評論
2018-07-30 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