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鐘聲:「服從命令」與「終身追責」

圖為紐倫堡審判中,助紂為虐的納粹戰犯在聽審。(維琪百科)

人氣: 6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1日訊】最近,一個近百歲的二戰集中營警衛在德國受審,引起世人關注。93歲的老翁布魯諾·約翰內斯·D.(Bruno Johannes D.)被指控在5230起謀殺案中扮演了幫凶的角色。因為他18歲時在司徒特霍夫(Stutthof)集中營擔任警衛,是「殺人機器上的螺絲釘」。

布魯諾·D. 當年沒有直接參與屠殺,但是他了解集中營裡所有謀殺方式的具體細節。而且他本人承認,他看到過在毒氣室被殺害的囚犯如何被用手推車推到焚屍爐燒毀。

二戰結束後,布魯諾·D.作為戰犯被關押了一段時間,他沒過多久就獲釋來到漢堡。他一直使用本名,結婚生子,子孫滿堂。他當過烘焙師、卡車司機以及房屋管理員。

一九七二年和一九八二年,為了配合調查,布魯諾·D.分別被叫去問話,他隨叫隨到,從不迴避。

二零一九年,93歲的布魯諾·約翰內斯·D.被以「協助幫凶」發起公訴。辯護的律師瓦特坎普(Stefan Waterkamp)說,布魯諾·D.不是自願加入納粹的,他只是在17歲時因為要服兵役被派往司徒特霍夫集中營。「他不是這個體系的追隨者,為什麼現在要他來承擔責任呢?」

紐倫堡法庭:70年前的結論

這樣的辯護早在70多年前,紐倫堡審判二戰戰犯時,就已經有過激烈的爭論。紐倫堡國際法庭,又稱第一國際法庭。這場審判從一九四五年十一月開始,經過216次開庭,於一九四六年十月結束。

在審判中,所有被告人都辯稱自己「只是服從上級的命令」,而且因為自己僅從事看管或者甄別集中營犯人的工作,並沒有親手殺人,故而不能構成犯罪。

紐倫堡審判大法官最終以對普世價值的認同結束了爭論,「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這個東西。當法律和良知衝突的時候,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原則。」

各國政府的立場不約而同:不道德的行為不能藉口他們是奉政府的命令而求得寬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從命令為藉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倫理界線。

紐倫堡法庭確立了這樣的一個準則,「自然法永遠高於社會法」。

紐倫堡國際法庭經過十一月審訊,參與二戰集中營屠殺的超過五千人被控有罪,八百餘人被判死刑。

這場審判的意義,對於反人類罪行、滅絕性屠殺留下了重要的歷史參照。

殺人機器上「小人物」也難逃法網

直至近十年來,國際社會對於二戰中的遺留問題,開始以無限追責,予以不折不扣的清算。對於二戰集中營屠殺參與者,採用了新標準:只要參與就有罪,就算只是法西斯殺人機器上的一個小齒輪。因為沒有這些警衛、管理員、翻譯、幫廚等人的工作,這部殺人機器就無法運作。從二零零九年開始,一批沒有親自殺過人的「小人物」都因為協助謀殺罪而被判刑。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一名91歲的德國婦人因涉嫌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擔任無線電報務員,遭德國檢方以多項「協助謀殺」罪名指控。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德國西部的德摩得法院將曾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警衛的韓寧(Reinhold Hanning)判處有罪,刑期五年。檢方指控九十四歲的韓寧當時負責看管,雖非正犯,仍系奧斯威辛集中營大屠殺的幫助犯。法院宣判時指出,「他(被告)知道奧斯威辛當時的大規模謀殺,毒氣室裡每天都有無辜的人遭殺害。」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裁決,已高齡96歲,曾任奧斯威辛集中營記帳員奧斯卡·格呂寧(Oskar Grönin)被訴集體屠殺的幫凶,判刑四年。

對於二戰集中營大屠殺的審判有沒有例外呢?

有。到目前為止,審判中唯一被判無罪的是曾在集中營中擔任醫生一職的漢斯·孟德(Hans Münch),因為他拒絕執行上級指派給他的犯人「甄別」的任務(在犯人下火車後決定哪些人應該被送入毒氣室處死,符合處死標準的大都是不能從事體力勞動的人,以及不願意與孩子分開的母親),所以最終法庭確認他與發生在集中營中的屠殺無關。據集中營一名倖存者路易斯·米切爾(Louis Micheels)在審判中所說,集中營關閉前,漢斯·孟德(Hans Münch)所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給了他一把左輪手槍來幫助其逃跑。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陽光下的罪惡

歷史是時間的河流,當一件事情成為過去時,是非、善惡、得失,最終都會水落石出,用一句老話,正義可能會遲到,但它從來不會缺席。

歷史又是一面鏡子,然而並不是人人都願意去面對它。「只是服從上級的命令」,一句堂而皇之的理由,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依然成為行惡者的擋箭牌。

自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從長春傳出,真、善、忍的原則讓億萬民眾,得到了道德的昇華,以及身心的愉悅,上至政府官員,大學教授,下至平民百姓,無不口口相傳。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頭目江澤民出於嫉妒,以一己之私對法輪功大打出手,炮製天安門自焚等假相,欺騙世人。

二十年來,在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慫恿下,在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無辜的修煉人,且沒有任何法律規定法輪功有任何不當之處的情況下,中共黨徒把迫害好人當成了升官發財的敲門磚,跟隨江澤民大肆行惡。

至二零一九年,數百萬的法輪功學員遭遇綁架、威脅、騷擾,甚至判刑。在酷刑與暴力之下,明慧網報道經核實的就已有四千餘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直至今天,仍有一些法官、警察、檢察官,在處理法輪功問題時,仍然以610下的命令為由,繼續對法輪功學員施以迫害、判刑。就像上述提到的年輕士兵,他在集中營當警衛,不過是服從命令,屠殺與我有什麼關係?

今天,中共體系的公檢法官員,也是這樣的心態。法不責眾被當成協同作惡的庇護理由,似乎經過多少回的試探,好像做了也沒什麼後果——僥倖心理就這樣形成了眾多警察、看守,協同行惡的麻木狀態。

然而,時間會證明一切。

退休不是擋箭牌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原山西省委副書記雲公民卸任十三年後被查。原山西中共省委副書記、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雲公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雲公民在任山西省太原市委書記、山西省委副書記期間,推動迫害政策,把持司法、人事任免,提拔一批批迫害法輪功的打手,使山西的迫害形勢雪上加霜。

在雲公民任職期間,法輪功學員欒福生、丁立紅、毛延平、楊豔英、張愛花、李美蘭、邢引弟、李會文被迫害致死。作為山西中共省委二號人物的雲公民難辭其咎。

雲公民任職期間所謂「101大案」始末,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邪黨十六大前夕,對出租屋進行地毯式排查,瘋狂抓捕了一百多名山西境內和來自河北省石家莊市的法輪功學員。

雲公民從迫害法輪功的一線卸任後,棄政經商,以此全身而退、一商了之,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卸任十三年後,被他所效忠的黨媽毫不留情地拋棄,成了中共的階下囚。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吉林省長春市原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高學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查。此時,高學章已經從崗位上退下來三年九個月。

自二零零五年四月,直至二零一一年七月,高學章主政長春公安長達六年,對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抄家、關押、構陷、惡意移交檢察院,使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誣判,甚至被迫害致死、致殘。

其中法輪功學員王守慧、劉博揚、王玉環、孫淑香被迫害致死,先後有法輪功學員十一人被非法判刑。高學章集迫害政策制定者、推動者、執行者於一身。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四川省資陽市檢察院原檢察長羅枝元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被查。

二零零零年一月調任四川省檢察院資陽分院檢察長,直至二零一二年七月退休。

羅枝元擔任資陽市檢察長十一年間,正是江澤民、周永康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年代,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誣判。當時,作為資陽市檢察院一把手的羅枝元,對迫害推波助瀾,助共為虐,操縱下轄檢察院非法批捕、惡意起訴法輪功學員,使大批資陽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被誣判冤判、致死致殘。

羅枝元任職期間,法輪功學員雷金香、黎孟書、張世祥被迫害致死,在其主導下,共有簡陽市法輪功學員七人,資陽地區十八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消息,內蒙古赤峰市寧城縣公安局退休五年的中共黨委書記、局長王文慶,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二零一四年十月在寧城縣政府調研員任上退休。

王文慶從一九九九年四月至二零一二年三月任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這期間,寧城縣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構陷判刑,都是經過他的手簽的字。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原中共蛟河市市長、市委書記張恩波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在退休一年後,被查。

在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四年期間,法輪功學員一直不斷地通過各種方式反覆給張恩波講述真相,真相電話、勸善信、真相不乾膠從來沒有斷過,但張恩波一直置若罔聞,干下了迫害法輪佛法的滔天罪惡。

在張恩波的參與下,蛟河市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判刑迫害,如:法輪功學員李振華,被非法判刑10年;常桂雲,被非法判刑8年;史秀珍,被非法判刑7年;劉江,被非法判刑6年;邱寶和,被非法判刑5年;劉寶春,被非法判刑5年;等等。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長春市中級法院原黨組書記、院長宋利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被審查。宋利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任長春市中級法院黨組書記、院長;二零一二年八月,退休。

宋利菲在職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暴力打壓法輪功,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時左右,吉林長春市有線電視網八個頻道突然播出《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內容的電視片。長春有線電視網公司有用戶三十萬,觀眾逾百萬人,令江惡首驚恐萬狀,下令殺無赦,拘押法輪功學員5000餘人。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長春市中級法院誣判劉成軍等十五名插播電視的法輪功學員,分別處四~二十年有期徒刑,其中劉成軍被處十九年。而當時在職吉林省政法委副書記的宋利菲,脫不了干係。

按照中共已往的慣例,只要退休,一般就是「安全著陸」,不會出事了。然而,現在出台了「終身追責」條例,只要是自己做過的,永遠要對事情的後果負責任。

有人或許說,這是巧合,是因為他們貪腐,說到貪腐,只要在中共官場,哪一個能一清二白。然而,緊跟江澤民升官、上位的人,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雙手沾有法輪功學員的血債,因此他們註定與江澤民血債幫沆瀣一氣,攻守同盟。當血債幫不遺餘力地,妄圖拉更多的人下水時,必然遭到現在權力體系的反彈與切割。在中共官場幾乎盡人皆知,現在被抓的,都是當年積極跟隨江澤民的人。

善與惡,好與壞,看看歷史,看看今天,什麼是正的,什麼是邪的,什麼是可能?什麼是不可能?是服從命令,還是服從良心,在一念之間,可結果卻是天壤之別。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11-11 8: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