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中共處級幹部為何穿過三國邊境逃出中國

前中共國務院對外經貿部擔任處級幹部、法輪功學員張亦潔。(李辰/大紀元)

人氣: 2887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2月14日訊】(大紀元華盛頓DC記者站報導)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全球反迫害制止中共暴行、聲援退黨大潮」研討會在美國國會舉行。曾在中國(中共)國務院對外經貿部擔任處級幹部的張亦潔在研討會上發言。

張亦潔講述了中共開始對法輪功的打壓之後,她因為不放棄信仰,被撤銷黨、政職務,遭到七次非法綁架,期間受過幾十種酷刑折磨……她最後被迫穿越三國邊境、逃離中國的經歷。

以下是她的發言全文:

我叫張亦潔,吉林省長春市人。1977年畢業於吉林大學。大學畢業後,先後在中國(中共)國務院對外經濟聯絡部、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現中共商務部)辦公廳工作。1987年至1990年,我被派駐中國(中共)駐羅馬尼亞大使館長期工作、任經濟二祕。回國後繼續在外經貿部辦公廳工作,歷任副處長、處長,辦公廳黨支部書記、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大會辦公室副主任等職。

我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7月,江澤民操控中共政府以「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一億法輪功群體實施殘酷迫害,下令三個月消滅法輪功。

我因堅持信仰,被列入重點人黑名單,遭到外經貿部的嚴厲打壓,經歷了九個月的高壓逼迫,先後被撤消所有黨、政職務,降級為最低職員,開除黨籍,開除出公務員隊伍,調離部機關,下放到企業接受監管。

這期間,我無數次被以株連影響丈夫、孩子的前途相要脅轉化;施壓我丈夫逼我轉化;逼迫他與我離婚。我丈夫和我同在外經貿部工作,他多年擔任正司級參贊、歐洲司副司長,長期負責中國(中共)對東歐諸國政府間經貿事務、國別政策和擔任亞太經合組織祕書長。因我修煉法輪功他被多年免提職、限制使用,飽受株連。

因堅持信仰拒絕轉化,我先後七次被非法綁架、關押,九死一生。2001年3月,僅因我不放棄修煉便被中央610組織首惡李嵐清點名非法勞教一年半。因拒絕轉化又被加刑十個月。在勞教所裡我經受了滅絕人性的幾十種超越生理極限的非人虐待、侮辱、酷刑折磨。

整個勞教期我都被單獨關押、二十四小時晝夜監控。暴晒,冷凍,懲罰性軍訓,飢餓、乾渴,幾天不許上廁所,長期不准洗漱、洗澡、洗衣服,長期剝奪睡眠;強制通宵達旦勞動;坐人肉椅、開飛機、鞋底抽腦袋、寒冬揪住衣領灌涼水等等虐待和叫不出名的酷刑從未間斷過。

勞教所裡最殘忍、幾乎使我喪失生命是對我幾次「攻堅」轉化。第一次我被折磨連續十八個晝夜不許睡覺,二十四小時車輪戰洗腦,伴著五花八門的精神和肉體折磨、毒打。

第二次,我被祕密關進一間封閉的小黑屋,由警察、妓女、吸毒犯共九人晝夜值班。在這個小黑屋裡,我經歷了在不許打一個磕睡的監視懲罰下站立四十二個晝夜,同時被施以各種虐待、酷刑折磨逼迫轉化,身體遭受了巨大摧殘。 我的堅定不轉化使邪惡的手段愈發殘暴。她們大打出手、逼我當埸寫下轉化書。

第三次我被打得失去意識休克,被拖進一間空房,祕密關押了十七天。十七天後我再次從死亡邊緣走回來。

勞教所兩年多的殘酷迫害,我滿頭白髮、容貌皆非;思維、語言、動作遲鈍;大腦經常空白;雙眼階段性失明;腰、膝嚴重損傷等等。

從勞教所出來後,我決定面對國際社會以親身經歷揭露這埸殘酷迫害。由於海關黑名單,多方努力正常出境受阻,我決心越境走出中國大陸。

2006年9月15日,我隻身踏上最後一條生死難卜之路。我歷經危難、險阻、艱辛,經過十天十夜,終於越過三國邊境,到達泰國,向那裡的聯合國機構提請政治庇護。

北京方面發現我失蹤,公安部全國通輯。時任部長薄熙來軟禁我丈夫八個月,停止他的一切外事出訪,禁出國門,同時宣布開除我的公職。至此,我在我的祖國那片土地上付出的所有辛勞,工作、事業、家園、財富、丈夫兒女親情等等全部被中共邪惡政府剝奪殆盡。

2007年10月,在國際社會救援下我來到美國,兌現諾言完成使命。在此,我感謝美國政府和參眾兩院及國際社會所有為法輪功發聲的正義人士、黨派、政府。我希望更多的正義國家、黨派、經濟實體擺脫中共的利益捆綁,肩擔道義,歸還法輪功群體以司法公正,全面清算結束這場人類浩劫,復興人類傳統的真正文明,走向未來!  #◇

責任編輯:李辰、高靜

評論
2019-12-15 4: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