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薛浩然:不想香港沉沒 只能團結

人氣 1496

【大紀元2019年12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民眾提出的「五大訴求」已成為整個運動的核心問題。有專家提出,政府一定要重視民眾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用政治手段化解矛盾。

政府要與民眾溝通 化解民怨

近日,香港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薛浩然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逃犯條例》引起的港人抗爭已超過六個月,急需政府與民眾溝通,從政治上、從政策上去化解矛盾,化解民眾的怨憤。而不是讓警察去抓人,把黑鍋給警察去背。解決政治問題不是警察的責任,社會矛盾光靠警察武裝力量是解決不了的。警察只可防暴,維護社會治安。

他還表示,至今已經抓了6,000多人,上街抗議民眾仍然前赴後繼。政府現在所做的讓人感覺已經有一種白色恐怖了。

「政治上的問題讓警察來處理,是『裝錯棺材死錯人』」。薛浩然說,「照目前這樣下去,警察與示威群眾的摩擦會加大,仇恨一定會越結越大,大家談話的空間就越來越小。」

「在幾週前因為區議會選舉的關係,遊行示威的次數減少了,因此特區政府的官員就私心暗起,喜形於色,以為這件事會慢慢沉寂下去,恢復正常,這太傻了吧。」薛浩然說。

薛浩然認為,「五大訴求」已成為整個運動的核心問題,一定要重視。現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必須的。其實,成立這個機構不應該被解釋為針對警察的執法,或針對某些團體或學生等,而是就這幾個月來所發生的事,找尋一個真相出來。

現在當政者施政 茫無頭緒

薛浩然指,香港特區政府控制不了立法會。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法例要立法會通過,只有依靠民建聯、工聯會等支持政府的建制派的人,或者是受中央調動的。中共為了讓這些人支持特區政府,會讓他們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本來這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特區政府一屆不如一屆。」薛浩然說,「現在當政者施政茫無頭緒,執政力又差。有些建制派的人盲撐政府,以至於建制派的人自稱有辱無榮。他們這樣說也不公道,他們都撈到不少好處。」

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有人說學生不愛國,他們變成這樣是老師教的。對此,薛浩然認為,教師都是根據政府所訂立的教育政策執行的。要說老師有問題,教育署、特區政府更有責任。

「今日年輕一代,缺乏對中國歷史的了解、認知,何來歸屬感呢?」薛浩然說,「其實看一個人是否愛國,只需要看其把錢存什麼地方,有病去哪裡就醫生,將子女送哪裡讀書。」

薛浩然指,香港一些青年人上街抗議,不是因為住房和失業。而是因為《逃犯條例》引起了他們的驚恐,出現恐共心態才出來反擊的。以為將住房和就業問題解決了,就可以解決《逃犯條例》所引起的政治恐懼,那是不可能的。這個問題不認清,香港未來的一年還會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發酵,直到他們爭取到各自的政治利益為止。

現在香港建制派和一些所謂的愛國人士,越來越不得港人歡心。美國總統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被列入制裁名單的都是建制派的人。

薛浩然認為,其原因是當局現在搜羅的那些「愛國人士」,多是像何君堯這樣只會諂媚的人。這些人並不是真愛國,如果香港真的有難,他們溜的最快。

我們不想香港這條船沉沒

「在當前這種環境下,我相信香港大部分人,都是以香港為家,熱愛香港,深知所謂危,才會挺身而出,甘冒被抓的危險。如果被別有用心的人蓄意解讀為港獨,真是非常的不幸。」薛浩然說。

在香港這個自由社會,有二百多萬人參與的這麼龐大的運動裡,不排除有人想搞獨立。薛浩然表示,這不足為怪,他們只會是一小撮,不足以成氣候,因為客觀條件不存在。但如果把港獨當作主要矛盾抓,說七八百萬都如此,是非常危險的。

「我們都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我們熱愛自己的民族。大家同住香港,我們都不想香港這條船沉沒。為了我們的未來、為我們的下一代,我們只能夠團結。」薛浩然說。

他還說,「我也期望香港政府能夠充分的體諒香港人這個卑微的心。相信大部分人都是以國家為重、以社稷為重,不要將這些人作為一竹竿打下去,當叛亂分子。如果是這樣,中華民族將損失了一批非常優秀的精英。」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2019盤點】香港人反共的十大高潮
【珍言真語】專訪劉達文:中共對港有兩歪招
【珍言真語】徐家健:星火事件令投資者卻步
黃店聖誕夜派甜品為抗爭者打氣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