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監獄野蠻的「轉化」迫害

人氣 1589

【大紀元2019年02月26日訊】天津市女子監獄多年來追隨江澤民集團,利用各種慘無人道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以達到逼迫她們放棄信仰,達到所謂轉化的目的。

明慧網報導,多位法輪功學員被天津女子監獄迫害致死、致殘。截至2014年,超過二百名法輪功學員在該監獄遭受殘酷迫害。僅在2001年,逾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那裡遭受折磨。

法輪功學員在那裡受到歧視,任何人都可以欺侮她們,隨意打罵。每個學員都被一個專人監視,走到哪兒跟到哪兒,從早上起床、出工、幹活、吃飯、上廁所,這就是所謂的「包夾」(刑事犯人充當)。

法輪功學員之間不允許說話、連對眼神也不允許;每週要寫思想彙報,強迫歌頌獄警領導、管理、教育得好等;三個月要參加一次誣衊法輪功的所謂「揭批會」。

她們一進監獄就被要求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如果不寫,就會遭受一系列的懲罰,如:長時間站立不動、不許上廁所、不許喝水、不許洗漱、不許睡覺,吃的是窩頭、鹹菜,叫「反省飯」。

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大多都是歲數比較大的人,每天做奴工長達十二小時,每次吃飯僅有十分鐘的時間。她們的奴工產量按年齡段計算,不滿50歲的人要幹百分之百的活,按年齡段往上稍有遞減,依次90%、80%,等等。

誰完成不了奴工產量,就要抄寫監規或規定的內容,往往抄寫到半夜,只能睡幾個小時,第二天還要照常幹活;出獄時還要被逼寫一份自己從未被監獄體罰、打罵的證明。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逼迫「轉化」(逼迫放棄修煉)後,每天仍被迫做奴工12小時以上。監獄並不放鬆對她們在精神上、身體上、思想上進行迫害,給她們反覆灌輸中共的造謠宣傳,以鞏固其所謂的「轉化」。

人性中一切邪惡的東西在天津女子監獄內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以下列舉數個迫害案例,以揭露天津女監對法輪功學員轉化迫害的罪惡。

案例

不讓睡覺 破壞家庭

2010年底,監獄突擊「轉化」法輪功學員,成立攻堅班,從各班抽調最邪惡的包夾人員,集中「轉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王洪偉、張立琴等人都遭到過這種迫害。

她們被單獨關在一個小屋子裡,一開始是被逼坐小板凳,同時由包夾念誹謗法輪功的材料;過幾天後,被罰站、不讓睡覺,一天只睡二三個小時,包夾輪流值班,看守她們。

為了轉化王洪偉,警察欺騙其家屬說她精神有問題,挑撥夫妻關係,導致她丈夫和她離婚,從精神上給她打擊。她離婚後,包夾頭韓慶華還假惺惺地安慰她。

韓慶華等包夾還占用、苛扣、索要法輪功學員的錢物。

辦洗腦班 侮辱人格

獄警在監區內辦洗腦班,每個週二給法輪功學員「上課」,強迫她們一個不落地參加,對她們強制洗腦。

一天正在上課之際,一位法輪功學員舉手說:「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法」。獄警大隊長得知後,把她「請」到了「優待室」(無監控的房間)。

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大隊長周靜,劉靜(犯人)、還有其他包夾人員,對她進行迫害,把她折磨夠了後,就侮辱法輪功及法輪功創始人。周靜找來紙筆,糊了一個高高的帽子,寫上大法師父的名字及罵人的話,強迫扣在這位法輪功學員的頭上。

她們折騰夠了,就把帽子摘下來揉成一團,扔在便桶裡,讓她在便桶裡大小便。三天三夜她就是不在桶裡大小便,便在褲子裡,也不在桶裡便。她們沒招了,就歇斯底里地惡罵她,罵累了,才叫她回監號。

輸不明藥液 大量吐血

法輪功學員郭德芬,曾經在天津市糧食系統工作多年,工作兢兢業業、踏實肯幹,曾被評為天津市勞動模範。因堅修法輪功,她曾幾次被非法勞教和判刑。

2013年12月,她被轉至天津女子監獄非法關押。因拒絕轉化,她被安排到一個沒有暖氣的屋裡,遭強制輸液,每天灌兩大瓶不明液體。輸完後,她全身發冷,凍得直打哆嗦。後來手腫得很高,針都扎不進去。

大夫說:「拿手巾捂著,不然手都扎壞了。」包夾劉晶說:「還給她捂?我才不捂呢,扎壞拉倒。」

獄警不讓她洗澡、不讓上廁所,不斷給她輸液,還罰站。獄警隊長周靜說:「你們坐著想,想不明白的話,就站著想,多咱想明白了,多咱算。」

後來監獄以治血壓高為名長期強制她服藥,在臨出監獄的頭一天,還逼她吃藥。

2015年5月4日,原定監區次日要召開「揭批會」。那天早上7點半,郭德芬開始吐血,來勢凶猛,上面吐、下面尿。獄警聞聲而來,一看也慌了,讓人趕緊背她去監獄醫院。

到那兒之後,她在臉盆裡又吐了很多血。但大夫檢查不出原因,眼看情況緊急,又將她送往一中心醫院,她一路上光吐血,鮮血噴湧而出,甚至噴到了隨行的警察身上⋯⋯

監獄還以檢查身體的形式迫害她,三年多的時間,共對她抽血二十多次,每次用食指粗的管子抽血,有時抽一管、有時抽兩管,幾乎每個月抽一次。抽完血後,她渾身沒勁,到後來,都很難抽出血來。

罰站 嚴重便血

法輪功學員時振華,2001年2月,被天津市河西區法院枉判九年,自2002年5月起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

她在那裡受到強制性洗腦迫害,灌輸誹謗法輪功的思想,因她不轉化,警察就讓她白天幹奴工,晚上在樓道獄警辦公附近的地方罰站,直到深夜。

白天獄警們輪流對她洗腦、讓她放棄信仰時,她被罰站。因黑天白夜地罰站,她患了痔瘡。

2006年,她大量便血,數十天之久。因為她不轉化,不允許買營養品,只能吃簡單的號飯,致使她身體極度虛弱,心跳快。

2007年,她又開始便血,有一天她昏死過去。醒來後,被送去醫院檢查,血色素僅六克,心電圖顯示心肌缺血,醫院拒收她住院,怕有生命危險、擔責任。

即使這樣,監獄還繼續關押她,一直到她2010年2月刑滿釋放。在醫院的所有費用本該監獄承擔,獄方卻讓她家人承擔。

精神肉體雙重折磨

軟硬兼施逼「轉化」

每個新到天津女監的法輪功學員,在最初的幾天裡都遭到突擊性「轉化」。

每位法輪功學員都有包夾,一般都是上午做工,在做工前要排成隊,由獄警隊長挨個搜身,讓人感到沒有做人的尊嚴。

對堅決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獄警就讓她們坐板凳,「三挺一瞪」:一挺是「頸」,二挺是「腰」,三挺是「腿」;一瞪是眼珠不能轉動,以致她們都坐出了褥瘡;吃飯時只給十幾分鐘的時間,沒吃完的飯就被搶走,不讓吃。

中共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明慧網)

對付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監獄還採取最陰損的刑法「連坐」,即每天白天12小時被強制勞動,晚上還讓一班人約十人陪著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學習」,惡毒地挑起眾人的怨恨,導致一班人都指責某學員,說她自私、不為別人著想;有時還會說:「你快轉化吧,我們大家求求你了。」

剝奪基本生活需求

法輪功學員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和該享有的基本權利都被非法剝奪,警察會逼迫她們「轉化」。比如:不讓購物,每月只准消費六十元的生活必需品:衛生紙、洗髮水、牙膏等洗漱用品,監獄物價很高,根本不夠用,有時廁紙都不夠用。

監獄榨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汗,強制她們高強度勞動,做不完,就被懲罰,不讓購物、不讓睡覺等。為了完成產量、少上廁所,法輪功學員不得不少喝水,忍受飢渴的折磨,人就像機器一樣運作。

繁重的奴工加上高壓,使許多法輪功學員吃不消,都被檢查出患血壓高,警察就逼迫她們吃藥,每天上午9點、下午2點兩次發藥,說是降壓藥,逼迫她們排著隊、帶著水杯去領藥吃。

法輪功學員的生存空間還遭受擠壓,還要應對刑事犯人的刁難。

有一次,輪流排隊上廁所,一位法輪功學員剛上,不到十秒鐘,一個犯人就罵罵咧咧說時間長,包夾也一起罵。法輪功學員也不縱容姑息,就向犯人頭劉娜反映,劉說只給法輪功學員「兩分鐘」。這位學員要其拿出文件來,她們自知無理才作罷。#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遼寧本溪監獄「攻堅」轉化的罪惡
中共重刑監獄裡不屈的精神(2)拒絕轉化
法輪功反迫害19年 堅守正義衝破黑暗
哈爾濱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 惡行曝光
最熱視頻
濟南開往廣州的火車出軌側翻 至少百餘死傷
【直播】3.30疫情追蹤:醫院屍體多 川普不安
【現場視頻】四川涼山再起山火 火光沖天
【有冇搞錯】糧食危機真會來臨?
【現場視頻】牆內小哥實名公開促共產黨下課
【直播】3·30美國疫情發布會 已檢測百萬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