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評論:從人性角度分析共產主義的邪惡之源

倖存者參觀柬埔寨金邊瓊邑克殺戮場(萬人塚),紅色高棉政權於1975年至1979年間在這里處死了大約17,000人。 (Omar Havana/Getty Images)

人氣: 105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5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revor Loudon攥寫,孫洐源編譯)共產主義是邪惡的,並非僅僅因為馬列主義政權下8500萬至1億人的死亡。

共產主義是邪惡的,並非僅因為蘇聯的古拉格集中營(Gulags)、中國的勞改所或柬埔寨的「殺戮場」。

共產主義是邪惡的,並非僅因為那些有共產黨支持的諸多恐怖主義組織,如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菲律賓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祕魯的光明之路(Sendero Luminoso),或南非的民族之矛(Umkhonto We Sizwe)。

共產主義是邪惡的,並非僅因為對前蘇聯集團、中國、古巴、朝鮮和越南數億兒童的大規模洗腦宣傳。

共產主義是邪惡的,並非僅因為每個共產主義國家都存在大規模的腐敗現象,並非因為全球共產主義活動家所蓄意製造的種族衝突,也並非因為社會主義偽科學的灌輸,從斯大林時代的李森科(Lysenko)虛假遺傳理論到今天「性別流動」(gender fluid)或「人造全球變暖」的宣揚。

上述的所有情況都令人震驚,但它們只是共產主義邪惡的症狀,並不是真正的原因。

個人責任

共產主義成為人類最大的邪惡之源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共產主義是個人責任(personal responsibility)的天敵。

共產主義沖淡並削弱了個人成就。一旦人們清楚地了解這一點,那些看似荒謬的由共產主義因素推動的政策就說得通了。從最低工資、到單一付款人醫保(single-payer health care)、再到租金管制等共產主義政策,都旨在最大限度地減弱和阻撓個人責任。

與之相對的是,勇於承擔責任的個人通常成為領導者,從而激勵他人掌握自己的生活。有個人責任感的人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從而與他人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

在美國,更強的個人責任感帶來的積極影響是顯而易見的。每一項偉大的發明、每一件完美的藝術作品、每一項醫療創新、每一條高速公路,以及每一個創造財富的商機,都是由創新者和創業者推動的。這些富有責任感的個人帶領著社會取得更大成就,改善人們的生活。

個人責任是自由意志的最終體現。沒有自由,就沒有個人責任。沒有個人責任,就沒有個人或社會的發展。社會中存在的自由程度將決定個人責任的大小和社會發展的潛力。沒有人可以強迫你承擔責任,勇於承擔責任是一個個人的選擇。

自由為發展創造了條件。個人責任是將潛力變為現實的引擎。承擔更大的個人責任是一條通向更富有、具有更多選擇及更有意義和成效的人生之路。

個人責任的反面

逃避個人責任將導致國家貧窮、民眾被奴役及社會走向善良的反面——邪惡。

很少有人生來直接選擇為惡。通常是因為他們拒絕為自己的生活負責,然後在一系列不斷升級的妥協和逃避中不可自拔,最終可能成為罪犯。在一個極權的社會主義體制中,他們可能成為暴民。

共產主義的核心理念是所謂的按需分配,難道有比這對個人責任的更大攻擊嗎?

責任意味著掌控。一個人不能對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負責。駕駛車輛、支付房貸或為未來儲蓄都是個人掌控自己生活的例子。

但是,如果人們必須將他們的勞動成果交給其他未能生產的人,那麼他們的生產動力就會被削弱。相反,如果人們被賦予了對他人勞動成果無償占有的「權利」,這對個人責任將有何影響?

個人慈善行為vs財富的強制再分配

真正的私人慈善機構有可能使捐贈者與受益者雙方得益。捐贈者通過與受益者之間的互動,受益者會對捐贈者充滿感激,捐贈者由於真正能使他人受益而在給予付出的過程中感到快樂。這是人類天性中的仁慈在自由環境中的表現,這是一件好事。

然而,共產主義政權下強制性的重新分配財富導致腐敗和經濟衰退。在這樣的制度中,財富提供者成為政府的奴隸,他自然不願意為不露面的人工作。他與受益人之間沒有任何私人關係,並且被剝奪了將自己的財富用於造福他人的能力,也被剝奪了對慈善事業的感激之情。他沒有任何給予的樂趣,也失去了向他人付出的動力,還可能會因此變得充滿痛苦和怨恨。

受益人在這樣的制度中也不會對自己的生活和家庭產生自豪感或成就感,還可能會產生一種苦澀與傲慢夾雜的理所當然的權利感,以掩蓋依賴他人所帶來的自我厭惡感。

在這種制度下的官僚階層則成為「中間人」,而這些中間人對他所憎恨的「富人」進行搶劫和迫害,把搶來的部分財富通過福利形式給予那些將來向他們投票的選民。

財富的強制再分配是一種蔑視人性的循環——一種助長腐敗並滋生仇恨、嫉妒和怨恨的惡性循環。這是非人性化的,削弱了人類的靈魂中與生俱來的善良與正義,這是通向大規模邪惡的門戶。

在美國,有一段時間,對政府依賴的腐蝕性影響對民眾影響很深,羅斯福總統在他的1935年國情咨文中也不得不提到這個問題——「歷史的教訓最終表明,繼續依賴政府救濟會導致與美國的建國精神背道而馳,從根本上破壞這個國家的纖維組織。以這種形式發放救濟就是用一種麻醉式的、微妙的方式破壞人性。這對於健全的政策是不利的,背離了美國的傳統精神。政府必須為身體健全但貧困的人們找工作。聯邦政府也必須而且應該放棄這種形式(強制性)的救濟。」

但為什麼說共產主義是邪惡的呢?因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所有的集體主義哲學都蔑視個人,而個人則是人類最小和最重要的單位,個人即代表人性。

在自由社會中,每個人都被認為對自己的生活負有全部責任,每個生命都是神聖的。共產主義政權所犯的罪行及大規模的人權侵犯在自由社會裡是不可思議和不可想像的。

共產主義並沒有消失

共產主義表面上是一種政治力量,但是實質是埋藏在人性深處的陰暗面的表現,充滿了嫉恨。嚮往共產主義的人往往因為需要為自己的失敗找藉口。這種人性的黑暗面與人類一樣古老,因此,認為共產主義在柏林牆倒塌後就已消失的觀點是一種可悲的錯誤。

在某種意義上說,共產主義非但沒有失敗,而且事實上是非常成功的。共產黨現在統治著幾個主要國家,包括中國、古巴、越南和朝鮮,並且在俄羅斯、拉丁美洲、非洲以及歐洲大部分地區有著巨大的影響力。而這個陰險的魔鬼也深深地侵蝕著美國政界、流行文化圈、以及美國各地的大學校園。

共產主義黨派提出的目標「財富再分配」(redistribution of wealth)旨在引誘內心脆弱者為了少數革命領袖的最終利益而犧牲個人自由。

共產主義的真正目標是實現全球統治,這反過來會造成有史以來最殘酷最全面的暴政。共產主義的最新表現不僅讓人聯想到前蘇聯的凶殘獨裁者,而且以中共為代表的共產暴政現在還配備高科技的公民監控技術,使任何形式的逃亡都無法實現。

如果最近一次的共產主義思潮在美國要是成功,那只是因為太多的人願意放棄個人責任來換取虛幻的安全感。

綜上所述,最好的反共主義者是完全自負責任的個人。共產主義毒素唯一真正的解藥是個人責任。  #

*Trevor Loudon是新西蘭作家、電影製片人和公眾演說家。三十多年來,他研究了激進左翼、馬克思主義和恐怖主義運動及其對主流政治的隱蔽影響和滲透。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責任編輯:肖琳

評論
2019-05-15 4: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