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抗共而逝的香港前主播讓親共港媒汗顏

親身經歷六七暴動的資深傳媒人程翔表示,六七暴动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共的介入。梁振英將香港特區的最高榮譽獎——大紫荊勳章獎給當時六七暴動的策劃者,歌頌暴動。而對反暴動者卻給予貶低。(李逸/大紀元)
人氣: 197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6月23日訊】為反對港府審議修訂禍港的《逃犯條例》,香港民眾近日展開了一系列抗議活動,並震驚了世界和北京政權。從6月9日的百萬人大遊行,到12日的舉行罷工、罷課、罷市集會,並集結在港府和立法會前,要求撤回惡法,再到16日的二百萬人遊行以及20日的上萬人包圍立法會,香港民眾展現了前所未有的捍衛香港自由和法治的決心。期間,一名梁姓港人甚至選擇了不惜以犧牲生命抗爭。

對於香港民眾的訴求和勇氣,大陸幾乎所有媒體在中宣部的禁令下,選擇了噤聲,而貌似享有自由度的港媒,則完全可以從其報導的取向上,看出其背景。比如很多親中媒體,刻意忽視港人令人震撼的大遊行,刻意忽視港人喊出的口號,而將報導焦點集中在衝突、港府的態度和中央政府的說辭上。單從這一個方面就可以看出,中共對香港的滲透,包括對媒體的滲透有多麼嚴重。

不知道那些為這些親中媒體效力、良心和道義尚存的香港人、台灣人、大陸人,是否從香港人的抗爭精神中有所感悟,並意識到自己的所為其實是在間接幫助中共禍港、亂港,混淆視聽,而最終自身也會深受其害。五十多年前,一位香港電台主播為了捍衛香港的自由,選擇了勇敢「抗共」,乃至遇害。在他面前,今天所有的親共港媒都應該感到汗顏。

1966年文革爆發後,香港也受到了波及。1967年4月中旬,香港新蒲崗塑料花廠發生工潮,香港中共地下黨介入,開展了「反英抗暴」行動,中共地下黨公開呼籲左派人士走上街頭,使用暴力與英國政府抗爭。一些左派暴徒還在街上放置土製炸彈,並使香港市民受到了傷害。6月24日,香港海陸空交通以及紡織、船塢等26個行業一齊罷工;到6月29日,63個賣糧油、百貨、土產、藥材、家禽的組織大罷市,有20萬小販、小店東等「響應」﹙有些因為大陸無副食品供應,不得不罷﹚。大罷市持續了4天,到7月2日晚宣布『勝利結束』。

面對中共與親共人士暗中挑起的暴行,香港商業廣播電台製作了一個旨在減少市民惶恐的「時事評論」節目,林彬擔任主播。1930年出生的林彬,原名林少坡,是一名孤兒,是在姑母的照顧下長大成人的。長大後,文雅帥氣的他參加了中聯影業公司藝員訓練班的培訓,1957年加入香港電台。1959年香港商業廣播電台開播,林彬又加入其中,其廣播大受歡迎。1961年,他與當選的工展小姐鄭潔梅結婚,婚姻十分幸福,婚後育有三個孩子。

在節目中,林彬猛烈批評發動該次暴動的左派人士,指他們擾亂香港秩序,並強烈譴責香港左派極端分子。

此外,該電台還推出了一個半小時的名為《欲罷不能》的廣播劇,嘲諷左派的行為和「想休兵也不行」的心理。林彬、尹芳玲等播音員,每日將暴徒所做的惡事通過廣播傳遞給大眾,揭露他們的醜惡面目。聲情並茂的廣播,將一個個惡徒的嘴臉曝光在大眾面前,引發大眾開懷大笑。林彬每日還加插一段評論,對左派行為加以痛罵。據說,每天全香港至少有100萬人收聽該節目。

林彬的言論引起了中共和親共人士的仇視,他不斷受到恐嚇信和恐嚇電話。8月20日下午,兩個分別是8歲和2歲的姐弟倆在街上玩耍時被炸彈炸死,港民罵聲四起。林彬當即痛罵為野獸行為,指斥左派人士喪盡天良,罵他們是「無恥無良、低能邋遢、下流賤格的左派暴徒」。恨之入骨的親共媒體《文匯報》將林彬的名字改為「臨殯」,並公開聲稱要將其置之死地。

悲劇很快發生。1967年8月24日上午八時四十五分,林彬駕車回電台,途中被兩名偽裝成修路工人的凶徒攔截。凶徒縱火,林彬全身著火,次日傷重死亡,終年37歲,與其同車的堂弟林光海則昏迷留醫至8月30日亦不治身亡。後據報章披露,林彬臉部燒焦,頭髮燒光。他在救護車曾一度甦醒,並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

林彬遇害案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商業電台董事總經理何佐芝以及市民普遍譴責這種暗殺行為。而其後有自稱「鋤奸突擊司令部」的匿名者承認是凶手,謀殺是「執行民族紀律」,並聲稱仍會繼續「制裁其他敗類」。當時警方懸賞五萬元緝凶,商業電台立則增加十萬元,但凶手迄今仍未被緝捕歸案。目前,此案仍是懸案,但中共無疑被高度懷疑是背後的鬼影。

關於凶手的真正身分,香港梁慕嫻撰寫的《回憶林彬兄弟慘案》及張家偉的著作《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均有透露一點線索。梁慕嫻指出,凶徒為「××總商會斗委會」屬下的「戰鬥隊」成員,其中一名成員於行凶後移居澳洲;而張家偉的著作則指出,一名不願透露姓名之人士向張氏透露,其中一名凶徒姓許,來自福建,是該知情人士的同鄉,犯案時年約20歲,事後逃到福建南安市官橋鎮老家。

林彬,成為香港第一位因言論而受到暴力襲擊的廣播從業員。據悉,在林彬去世的當晚,商業電台在播到林彬之死的悲痛情況時,所有播音員大哭起來,而商業電台的辦公室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一直掛有林彬及林光海的遺像,以告誡員工不要忘記他們的犧牲。

林彬的妻子鄭潔梅及三名年幼女兒,在商台及市民捐助下,於同年9月17日赴台灣,三個女兒完成學業後移居加拿大,鄭潔梅後定居法國。而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將林彬封為烈士,靈位供奉於台北忠烈祠。

對於林彬這樣敢於反抗中共暴政的勇士,親共港媒的媒體人不妨捫心自問。如果他們真正的愛香港,真正珍惜自由的空間,希望享有不同於大陸人的生活,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那麼他們就要與勇敢的香港民眾站在一起。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微弱,但一群人的力量帶來的改變或許將改寫歷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6-23 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