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冤獄志不移——吉林老婦憶述生死邊緣

人氣 1911

【大紀元2019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北綜合報導)來自吉林省舒蘭市蓮花鄉的一位老婦,今年1月28日,走出中共監獄。這位已近花甲之年的老人,終於有機會講述自己在監獄裡所遭受的折磨,從而揭開了中共殘酷迫害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他以「真、善、忍」為原則,指導學員修身養性,提高精神境界,從而做一個更好的人。然而,在1999年7月,中共傾舉國之力,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意欲消滅這個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

此後20年裡,迫害延及全國各地。千千萬萬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判冤獄,受盡非人折磨。灌食、電擊、「熬鷹」、「老虎凳」、「死人床」⋯⋯一個又一個酷刑被曝光出來,令世人震驚、憤怒。

高玉香,58歲,因堅持信仰,她被中共迫害入獄長達10年,一度被折磨到幾近精神失常,生命垂危。

為法輪功鳴冤 遭兩年非法勞教

高玉香從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7月,當中共喉舌媒體以鋪天蓋地之勢造謠抹黑法輪功時,她為法輪功鳴冤而走上天安門廣場。

「剛到北京天安門,(我)就被便衣攔住,被拘留了十五天。」高玉香告訴明慧網。 出來後,她又被蓮花鄉派出所關押,直到家屬交錢才被釋放。

然而,高玉香維護信仰之路並未就此結束。1999年10月,她再次去了天安門。這一次,她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裡,她遭受電棍酷刑,一直被電倒在地上無法動彈,受盡折磨。

被關押期間,鄉政府乘機支走了高玉香家糧庫賣糧的應得收入。2001年,當她出獄後向鄉政府要錢時,派出所所長威脅她說,再敢來要錢,就找個藉口把她再次送進監獄。

中共無盡騷擾 致家破人亡

無可奈何,高玉香只好背井離鄉,外出打工。但政府的無端騷擾依然沒完沒了,她無法獲得穩定的工作,也難以承擔孩子的學費。「我女兒才16歲,就被迫輟學了。」她說。

2009年10月29日,高玉香正在照顧生病的母親,幾個便衣警察闖入家中。

據高玉香回憶,母親看見自己最孝順的女兒被抓,拽著她不鬆手,苦苦地求著警察:「不要抓我女兒,她是好人,是最好的人。」

然而,站著都吃力的老母親怎麼能搶得過惡警。警察不顧她的安危,強行把高玉香拖走。屋裡被另一群警察翻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這一切使母親又驚又嚇,不長時間就含冤離世。

高玉香先被綁架到公安局,後被轉到派出所。她被綁坐在鐵椅子上,由兩名警察審問。「他們問這問那,問什麼我也不吱聲。」高玉香說。她的沉默使得警察氣急敗壞。

他們開始狠狠地打她,一直把她打昏過去,再用涼水把她澆醒。「一直到晚上,我還是什麼也沒說。」高玉香說。

後來,她被關進看守所。她絕食反迫害,但是被強行灌食。「他們從鼻子插管子,灌得我鼻子出血,眼睛流淚,從此留下後遺症,直到現在我眼睛還是經常流淚不止。」她說。

關押近2年後,舒蘭市法院在沒通知高玉香家人的情況下,與舒蘭市檢察院、「610」合謀,草草開庭,將她重判10年。

長春女子監獄的罪惡

2011年7月,高玉香被送往長春女子監獄關押。為迫使她放棄信仰「真、善、忍」,監獄對她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殘酷迫害。

「開始(我被)罰坐小塑料凳,必須挺胸抬頭,身體坐直,手放在膝蓋上,姿勢稍有變形就會被打或被罵。就連眼神都不可以往別處看。」高玉香告訴明慧網。

二十來個囚犯圍住高玉香,輪流對她做轉化工作。然而,她沒被這種阵势嚇住,反而給這些「幫教」們講法輪功真相,講自己原來百病纏身,修煉後都好了,講中共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

獄警看這種形式的「轉化」失敗了,就把高玉香交給最邪惡的包夾犯人龐淑艷,讓她24小時監管高玉香。

得到了獄警「授權」的龐淑艷罰高玉香坐塑料小凳,從早晨4點一直坐到晚上10點。龐淑艷還把高玉香拖拽到廁所,暴跳如雷地扇她的臉頰、嘴巴。高玉香仍然不坐,她們就讓她罰站,要求她兩腿併攏不許動。

從早晨4點到晚上10點,有時到11點,甚至凌晨一點,高玉香就那麼被罰站著,「站到20天左右的時候,我的腿靜脈曲張,腫得又亮又粗,跟大象腿一樣,毛細血管都滲出了血。」她說。然而,她依然不為所動。

虐待加劇了。包夾開始不讓高玉香睡覺,全天24小時罰站,一站就是五天五夜。龐淑艷又想出了新的施虐方法。她讓高玉香兩腿雙盤,同時雙手舉過頭頂,保持這個姿勢不許變。這一罰,又是整整12個小時。

至此,高玉香已經被罰站將近一個月,同時被剝奪睡眠整整一週。但是,疼痛和折磨沒能將她的信念擊垮。

迫害到極限 體檢抽不出血

2011年8月5日,監獄開始重新調整監捨,專門用一些殺人犯、詐騙犯包夾法輪功學員。專門包夾高玉香的人就有六、七個。

迫害程度被再一次升級。包夾開始不讓高玉香上廁所,不讓洗漱。有一次,高玉香忍到極限,實在無法堅持,尿了褲子。所有包夾都嘲笑她,還到其它監舍張揚:「高玉香這麼大個人還尿褲子,真是一點都不知道羞恥。」受到這樣的侮辱,高玉香嚎啕大哭,包夾們卻哈哈大笑。

她們寫了一句誹謗大法的話,讓高玉香照抄,否則別想上廁所。高玉香當時已經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她害怕尿褲子被嘲笑,又怕尿臟了地面影響大家吃飯(囚犯坐在地上吃飯),於是恍惚中抄了那句污衊大法師父的話。高玉香說:「上完廁所我清醒了一些,心中感到深深地痛悔。」

沒過多久,龐淑艷對高玉香施加了另一種酷刑——「上束縛」。她們讓高玉香趴在床上,兩個小腿竪起來,腳盡量靠向臀部,兩只手抓住兩只腳踝,頭高高地向後仰起來。就這樣一點都不能動,每天保持12個小時,一動就會被龐淑艷毒打。

「上束縛」一直持續了49天,高玉香被迫害得瘦骨嶙峋。她被送往監獄醫務室的時候,已經虛弱到抽不出血了。

從崩潰邊緣被拉回 大法再次顯神奇

從那以後,龐淑艷和其他包夾不再給高玉香「上束縛」。她們讓高玉香寫一個接見的家屬名單。「我頭腦中一片空白,記不清女兒的電話號,也記不清女婿姓什麼、叫什麼,想不起我最喜愛的外孫的名字。」高玉香說。

於是,包夾們就嘲笑高玉香,她自己也跟著笑,不正常地笑著。緊接著她又大哭,無法自控。所有人都認為她精神失常了。

高玉香開始極力控制自己,並努力回憶法輪大法的法理。她努力地想,想到哪句就不斷地念,不斷地念。漸漸地,她能想起來的法越來越多,腦子也漸漸清醒了。在被逼瘋的邊緣,法輪大法又一次挽救了她。

在長春女子監獄,高玉香看到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傻了,有的被迫害到精神失常,或被毒打到精神失常。即使這樣,那些包夾還拿她取樂,獰笑不止。

除此之外,有些學員只得到一點維繫生存的食物和水。有的實在太渴了,就在上廁所的時候偷偷喝沖廁所的水。

直到2016年,監獄才停止對高玉香的酷刑虐待,轉而讓她做奴工勞動。

今年1月28日,高玉香終於出獄回家,向世人講述了自己十多年間遭受的殘酷迫害。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懼怕真相 中共迫害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
英獨立法庭:中共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美發布宗教自由報告 關注中共迫害法輪功
20年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摧殘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