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主派議員:港警應反思 為何市民怕到要跳橋

強調警方拉錯人 未查先判稱造假 違中立原則

7.14沙田遊行,逾百名手持長盾、穿綠衣的防暴警察到達源禾路沙田賽馬會泳池附近增援。(李逸/大紀元)
人氣: 10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7月13日的上水區「反水貨」大遊行,清場期間,一名年輕人被滿身防護裝備的警察追捕險些墜橋。年輕人事後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民主黨尹兆堅議員今日(14日)在沙田區「反送中」大遊行前,重申警方「拉錯人」的證據「鐵證如山」。

週六的上水區反水貨大遊行,網絡直播了一段防暴警察追打請願市民的鏡頭,其中一名年輕人被滿身防護裝備的警察追捕,驚恐萬分,幾乎墜橋,幸被拖回行人天橋。年輕人事後卻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

協助該名被補年輕人的尹兆堅質疑警方「拉錯人」,遭兩個警察協會發聲明批評他扭曲事實等。尹兆堅週日在沙田區反送中大遊行前批評兩個警察協會聲明與事實不吻合,指鹿為馬,有抹黑成分。

尹憶述當時警方在上水站行人天橋追過來的時候,持警棍追捕的年輕人並不是現在被捕的年輕人,他已經在週六去警署錄下口供時說明了這點,希望還該年輕人公道,避免他蒙受不白之冤。尹質疑警方「厲害」到,還未開始調查就有兩個協會出來發聲明,「是不是說我這個口供就是假的?你憑什麼做出這個指控,有影片、有紀錄的,那我覺得這個非常失望,這些都是他們有組織的轉移視線的伎倆。」他隨後斥責警方的做法「很無恥,也不知道自己警察的專業」。

他批評警方指鹿為馬,「這些謠言不斷地在他們的群組裡面傳播」,講一百遍、一千遍、一萬遍,希望將它變成事實。「我覺得很遺憾,也予以譴責」。

尹兆堅表示,已經有律師見過該名被捕的年輕人,會有律師團隊繼續幫助及支援他,並與其家人保持密切聯繫。

他強調他要批評指責的是,為何警方當天的執法過程會導致一個年輕人怕到要跳橋去逃避?「警方有沒有檢討過他的舉動,他的行為,他執法的時候是不是有濫用暴力的情況,導致市民這麼害怕,差點釀成大禍,搞出人命呢?這是我當時喝斥他的部分。」

譏警方傷人卻稱已為市民貼膠布

「現在(警方)的辯駁就是你為何不強調我也有幫忙救他呀?很好笑的東西,這是一個邏輯的謬誤。等於我現在指控你為何傷人,你說我都已經為你貼上『膠布』,你為何要這樣說(指責)我?」尹兆堅補充說。

他指從來沒有指責警方不救人,他當時準確地指出警察也有參與其中拉該名少年上天橋但隨即拘捕了少年。尹兆堅對兩個警察協會就此事件做文章感到「很失望」,因為此舉違反了《警隊條例》中警隊需要保持中立的態度。「他們不單就著我有無提及警方救人的事,還很強調、很歌頌他有無參與將那個青年人拉起來的部分來做文章,他更加出了聲明,說了幾個和事實不吻合,指鹿為馬,抹黑我的事:包括有建制派說我走去邀功;我說是我將那個青年人拉上來的。沒有,我從來沒有這麼說過,也沒有任何的紀錄記錄了我這麼說,這是完全的抹黑。」尹兆堅說。

被問到如何看最近警方的表現時,尹強調民主派議員週六到現場是觀察警方如何執法,有無違規情況,並且協助集會可以和平地進行,他們沒有阻擋警方,且一直協助勸喻請願市民離開。「在港鐵與上水廣場那幾條天橋見到,其實警方的舉動很粗暴,也不理會圍觀的人士、示威者或者街坊;我所目擊的就是很多搭車的人,或者下班回來路過的街坊,甚至有的人是穿拖鞋的,是吃完飯模樣,他們(警方)都是用很粗暴的,很威嚇的驅趕他們。」

「我覺得這根本不必要,而且也因為他們的這個表現讓圍觀的人士,包括現在可能想嘗試跳橋的青年,收到一個恐懼的威嚇。……另外,那邊也有一群警員,是防暴警察塞『夾』進來。我相信這些執法的態度和行為是導致昨天差點釀成很重大的傷害,甚至可能有人命損失的原因。」

斥督察協會極不專業 立場非常偏頗

至於尹兆堅周六被警棍打致額頭腫脹,被警方批評他造假,他回應說:「我覺得這是很離譜的,包括他說沒有打到我的頭,說我是污衊警方。鐵證如山啊!有影片,也有照片!我的頭立刻腫成一個瘤(包),他竟然還敢說謊!」

對於警務督察協會發出聲明指斥尹兆堅,一同參加遊行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感到非常震驚」。林卓廷力證尹兆堅頭部被警棍打致腫脹並非造假,「各位看到尹兆堅頭的這個位置仍然是腫著,還有一些瘀黑,昨天那個腫的情況是更嚴重的。」

至於警務督察協會發聲明指拉錯人的指控是造假一事,曾任廉政公署前助理調查主任的林卓廷說:「調查根本還處於非常初階的階段,警方竟然可以不做任何調查,一個警務督察協會就一錘定音,說尹兆堅的指控是造假的,這是極不專業,還有立場非常偏頗的說法。」

「那麼前線的警務人員是承受非常沉重的壓力,一些督察級的人員已經一早做了這個結論,那麼這個案件應不應該繼續查下去呢?還有警方還沒有看完現場所有的閉路錄影片段,還有社工是獨立的見證人,是指控警方抓錯該名險些墜橋的青年,這些資料全部都沒到手之時,為何警務督察協會這麼快就可以跳到一個結論?」@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
2019-07-14 6: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