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裔議員譚耕爆醜聞 加學者:成自由黨包袱

自由黨在多倫多舉辦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譚耕(二排左一)等人出席了會議。 (周月諦/大紀元)
人氣: 35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Omid Ghoreishi報導,周行編譯)加拿大華裔國會議員譚耕6月宣布退出今秋聯邦大選一事,華人社區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婚外情醜聞上,但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教授懷斯曼(Nelson Wiseman)認為,譚耕可能已成為自由黨的政治包袱。

懷斯曼表示,譚耕涉嫌的婚外情,加上他與中共當局的關係,可能已使他成為自由黨的包袱。

譚耕在2015年加拿大聯邦大選中贏得了Don Valley North選區的席位,也已是2019年大選的自由黨候選人。 6月16日,他突然宣布退選,說他想要「花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一週後,譚耕的前任職員俞瑩聲稱她與譚在2013年開始婚外戀,並生了他的女兒。她說,他們本應在6月15日見面,討論女兒的撫養費細節,但譚突然取消了會面。

譚耕的說法是,他只是這孩子的精子捐贈者,相關各方知道,他不需要支付這孩子的撫養費。對於不當解僱俞瑩的指控,譚耕表示,俞瑩清楚那次就業的「持續時間」。

懷斯曼表示,婚外情是華人社區關注的問題,這很重要,因為上次選舉中,譚耕的大量支持者來自華人社區。然而,單是這一問題應不足以使他退選。

「但鑑於過去幾年中有關他與中共當局關係的其它消息……尤其是在加中之間關係更緊張的時候,對於自由黨來說,譚耕(可能)是一個包袱。」懷斯曼說,譚耕不再參選,自由黨可能「非常高興」。

與親共組織的關係

56歲的譚耕在中國湖南省長大。他1998年來加拿大,在多倫多大學讀研究生。譚耕曾在華人社區的多個組織擔任過管理職務,這些組織因與中領館的密切關係而聞名。成為國會議員後,有照片顯示,譚曾與中共統戰部的高級官員會面,而統戰部旨在通過滲透外國來擴大中共的影響力。

21世紀初,譚耕擔任過兩屆多倫多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主席。該聯誼會稱,它是由多倫多中領館創立的。美國媒體《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最近對一些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管的採訪,及對其內部文件的研究發現,中領館官員經常與這些聯誼會的主管溝通;很多聯誼會正式將自己描述為受到中領館的「指引」或 「領導」。

澳大利亞大學教授兼作家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對中共在海外的影響活動做了廣泛研究,他將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描述為中共統戰部「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

2002年,薩斯(SARS,非典肺炎)在中國爆發後,中共當局否認並隱瞞疫情達數週之久。該疫情在全球奪去近800人生命,包括加拿大40多人。

2003年,在譚耕擔任多倫多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期間,該組織與其它一些親共組織合作,要求《多倫多太陽報》為一篇社論漫畫道歉,該漫畫稱SARS是「中國製造」。譚耕的名字和電話號碼登在中文媒體上,作為該聯誼會抗議活動的聯絡人。

參加那次反漫畫行動的組織包括全加華聯會(NCCC)、多倫多華聯會(CTCCO)和加拿大中國專業人士協會。譚耕後來成為後2個組織的高管。

《太陽報》後來道歉了,當時的全加華聯會總監伍卓生(Hughes Eng)在中共僑辦舉辦的一次大會上,向數百與會代表吹噓這一「功勞」。

與中共統戰部的關係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2018年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共統戰部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是影響外國政府和社會,使其做出對中共有利的決策。其活動包括「籠絡精英、收集信息、遊說、並獲取戰略信息和資源。它也經常成為促進間諜活動的一種手段」。

2017年4月25日,湖南省僑辦網站上的一篇帖子稱,加拿大國會議員譚耕會見了該僑辦的領導,包括主任肖百靈(Xiao Bailing)和該省政協主席(專家認為,政協是由中共統戰部控制的)。

當年5月25日,中共官方媒體報導稱,譚在北京會見了統戰部屬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的最高官員邱元平(Qiu Yuanping)。

據《環球郵報》報導,譚耕在同年7月訪問了長沙,在那會見了2名統戰部的高官。按當地媒體報導,譚還訪問了張家界市,與那裡的統戰部最高官員見了面。

《環郵》採訪譚耕時,他先是否認去了湖南,當被指出有當地媒體報導為證時,譚說他記起來了,並說他是自費去的。

《環郵》2017年12月發表的報導稱,譚耕是接受中共政府和親共商業團體的贊助去了中國,期間他會見了統戰部的官員。

懷斯曼認為,國會議員訪問過的地方和見過的人,應該對加拿大人公開。更何況他見的是一個動員加拿大華人支持中共政權的組織,「這就是個問題」。#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