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中共在香港問題上為什麼倒行逆施?

北美時事評論員陳破空:「各國媒體和記者都會問香港問題,即便中共方面不去回答,但其他國家領袖都必須去回答,所以香港問題不能迴避。」(授權影片截圖)

人氣: 23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4日訊】8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如果他(指習近平)與抗議者,一群有代表性的抗議者坐下來,我敢打賭他會在15分鐘內完成它(解決香港問題)。」川普的說法不無道理。順民意,一順百順,香港危機很快就會得到解決。

但是,從6月9日103萬香港人大遊行到今天,兩個多月的時間裡,在香港問題上,中共一直逆民意而動。6月16日200萬香港人大遊行時提出五大訴求:(1)撤回送中條例;(2)取消612暴動定性;(3)不檢控示威者;(4)調查警察濫權;(5)實行真雙普選。至今為止,對這五大訴求,中共一條也不答應。對於第一條訴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寧可說這個法案已經死了,也不願意說出法律上的術語「撤回」兩個字,一直跟主流民意頂著。

為什麼?

古詩云: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生在此山中。如果跳出香港本身的問題看一看中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用一句最簡單的話說,中共現在已經成了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最腐敗的政黨,就是快死亡的政黨。快死亡的政黨,他身體上的癌細胞已經從骨髓擴散到表皮了,已經沒有任何藥可以醫治了,你要它順民意,可能嗎?

8月20日至21日,原中共山西省委書記胡富國的長子、原陝西省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受賄案,在西安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根據我的跟蹤統計,胡志強是中共十八大以來被查處的第60個億元貪官。

胡志強被控單獨或夥同其配偶、親屬受賄金額超過1億多元,包括受賄5381.8萬餘元人民幣、544萬美元、98.6萬歐元、100萬港幣、1萬英鎊、黃金製品3380克(價值147.13萬元)、寶馬車一部(價值72.3萬元)、奔馳車一部(價值69.8萬元)、王西京書畫作品一幅(價值29萬元)、茅台酒10箱(價值24萬元)、中央空調一套(價值4萬元)。

去年6月12日,胡志強被查。同年12月14日,陝西紀委監察委發布的對胡志強「雙開」的通報中稱,胡志強「毫無黨性觀念」,「『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大紀律』項項違反」,「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仍然不收斂、不收手,頂風違紀,性質十分惡劣,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影響極壞。」(中共所謂的「四個意識」是指「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六大紀律」是指「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

8月15日,原內蒙古政法委書記刑雲,因受賄4.49億元,在大連市中級法院出庭受審。刑雲被查後,內蒙古政法系統一系列官員或被查或自殺。刑雲落馬後的第6天,內蒙古公安廳原副廳長孟建偉被查。次日,時任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長李志斌自殺身亡。今年6月25日,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趙雲輝落馬。刑雲當內蒙古政法委書記時,趙黎平任內蒙古公安廳長。2016年11月11日,趙黎平因犯故意殺人罪、受賄罪、非法持有槍枝彈藥罪、非法儲存爆炸物罪,被判處死刑,後被執行死刑。刑雲的下屬,原內蒙古政法委副書記楊漢中,因受賄罪和濫用職權罪被判死緩。

今年4月29日,中紀委在對邢雲「雙開」的通報稱,邢雲長期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巨額財物,經濟上貪婪成性,肆無忌憚進行權錢交易;生活上腐化墮落,大搞權色、錢色交易。

去年12月18日,原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委常委、集寧區委書記(副廳級)楊國文出庭受審。楊國文被控受賄4669萬餘元,並有9468萬餘元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大陸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的文章稱,楊國文曾讓司機開著公車送他夫婦倆去北京看女兒,每晚9點後開始出去尋歡作樂,有人在其辦公室排隊送禮,據查送禮金幹部達百餘名,行賄企業家達百餘名……為安全起見,他先後在親屬名下隱匿銀行存款共計8000餘萬元,隱匿房產8處。在藏匿現金財物的地點選擇上,他受諜戰劇的啟發,親屬家的倉庫、廢棄的水箱、樹林、裝煤的庫房,甚至雞窩,都被他隱匿大量人民幣、外幣、黃金、手錶等,僅這些零碎財物就折合人民幣2000餘萬元。

去年6月1日內蒙古紀委對楊國文「雙開」的通報中稱,楊國文「『四個意識』各個皆無,『六項紀律』項項違反」。

7月11日,今年第一個部級「老虎」、北京市原副市長陳剛被「雙開」。中紀委的通報稱,陳剛毫無信仰,毫無敬畏,搞兩面派、做兩面人,對抗審查;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利用職權建造供個人享樂的豪華私家園林,違規出入、獨占私人會所,長年無償占用酒店豪華套房;經濟上極度貪婪,長期利用規劃審批的重要職權大肆斂財,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利益,大搞權錢交易,收受巨額賄賂;生活上極度腐化奢靡,道德敗壞,肆無忌憚追求個人享樂。

眾所周知,從2013年1月起,習近平發起反腐打虎戰役,聲勢不可謂不大,落馬官員不可謂不多,出台的法律法規不可謂不嚴厲,黨風廉政教育不可謂不頻繁。可以說,中共對於反腐敗幾乎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但是,從上述中共官員的表現看,從中共紀委監察委的通報看,所有這一切,對他們一星半點兒的作用都沒有!道德規範,不管用;法律法規,不管用;撤職查辦,不管用;判刑、坐牢、殺頭,也不管用!

當年,被判死緩的廣東茂名市委書記羅蔭國,被抓之後講了一段非常有名的話:「我要是真進去了,茂名官場就沒有一個好人了,不腐敗不是官,像我這樣級別的,誰不能供出來百十個人?我是腐敗分子,我的上任不是腐敗分子嗎?我敢肯定,我的下任絕對還是腐敗分子。不就是腐敗分子提拔腐敗分子,腐敗分子反腐敗嗎?」羅蔭國被抓1年後,他的上任周鎮宏被抓,後被判死緩;2014年10月,羅蔭國的下任梁毅民被抓。至今近5年過去了,梁毅民還沒有被判刑,可見罪行也是非常嚴重的!

羅蔭國的話講出了當今中共官場腐敗的真實情況。除了已經被抓的腐敗分子外,沒有被抓的,有幾個不是腐敗分子?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是不是腐敗分子?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是不是腐敗分子?中央駐港聯絡辦主任王志民是不是腐敗分子?

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就是一個滋生腐敗的體制。黨管政治、經濟、文化,黨管立法、執法、司法,黨管公安局、檢察院、法院,黨什麼都管,既當運動員,又當教練員,又當裁判員,這樣的黨能不腐敗嗎?

1999年7月20日,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他以為,他手中掌管著幾百萬軍隊,他可以動用全部宣傳機器和專政機器,國庫裡有的是錢,就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剷除法輪功。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古今中外所有流氓手段都用盡了,還是打不倒法輪功。但是,江澤民、中共是不會認錯的。為換取官員跟他一起迫害法輪功,江澤民只好放任官員腐敗,以「貪腐治國」。江澤民此舉進一步加劇了中共的腐敗,導致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小官也大貪,幾乎無官不貪。

時至今日,中共的腐敗已經到了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的地步。中共就像一個爛蘋果一樣,已經徹底爛透了。一個滿腦子黑糊糊的人想問題,必然都是負面思維。今天腐敗透頂的中共官員就是這樣的人,他們看待任何問題,都是嚴重扭曲變形的,都是與天意人心反過來的。
在香港問題上,2個多月來,香港人在反送中運動中表現出的大真、大善、大智、大勇,他們全都看不見。他們所思所想,所言所行,都是從過去幾十年政治運動中形成的固有框框裡「推導」出來的。「錯的都是別人,對的都是老子」。香港出了問題,責任不在中共,不在港府,而在美國,在英國,在台灣,在香港的「亂港『四人幫』」。這些腐敗透頂的中共官員,除了高壓和欺騙,還是高壓和欺騙,別的東西,它們不會。

中共在香港問題上的表現,也是中共腐敗到了極點的體現。中共繼續這樣往前走,必然重蹈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的覆轍!

附錄:2013年1月中共十八大以來被查處的60個億元貪官名單

正國級1人: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1.3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14.86億餘元。

副國級4人: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1.7億元;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1.9億元;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貪腐金額,中共不敢公布,肯定遠超億元。

省(部)級27人:原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原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的貪腐金額,中共不敢公布,肯定遠超億元;原安徽副省長陳樹隆,3億餘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9億餘元;原安徽副省長周春雨,3.6億餘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6.65億元;原安徽副省長楊振超,貪腐8190餘萬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9.15億元;原貴州副省長王曉光,2億餘元;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2.46億餘元,另有巨額資產不能說明來源(到底多少億?中共也不敢對外公布);原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2.3億餘元;原廣東省委統戰部長曾志權,1.4億餘元;原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1.11億元;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珉,1.46億餘元;原天津市公安局長武長順,5.3億餘元;原青海省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5億餘元;原河南省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1.48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24億餘元;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楊崇勇,2.06億元;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1.57億元;原河北省委祕書長景春華,1.47億元;原內蒙古副主席白向群,1.4億元;原內蒙古政法委書記刑雲,4.49億元;原陝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1.09億元;原山西省副省長杜善學,1.69億餘元;原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銘,1.23億元;原浙江省寧波市長盧子躍,1.47億元;原江西省副省長李貽煌,1.9億餘元;原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1.14億元;原國家統計局長王保安,1.5億餘元;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1.09億元。

省(部)級以下20人:原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2.1億元,還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山西省呂梁市副市長張中生,11.7億餘元;原陝西省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1億多元;原新疆公安廳副廳長謝暉,貪腐9206萬元,玩忽職守造成損失1.27億元;原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委書記楊信,家庭財產及支出超3億元;原河北省承德市副市長李剛,1.25億餘元;原貴州省凱里市長洪金洲,1.2億元;原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理事長雷志強,3.2億餘元;原廣東省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1.39億元;原杭州市房產管理局副局長張新,1.24億元;原河北省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馬超群,從其家中搜出1.2億元現金、37公斤黃金、68套房產證;原河北省邯鄲市大名縣委書記邊飛,1.01億元;原內蒙古烏蘭察布市集寧區委書記楊國文,1.5億元;原內蒙古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理事會主任劉金水,副主任唐利民,涉案金額6億多元;內蒙古自治區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理事長楊阿麟,1.03億元;原山東省滕州市政法委書記彭慶國,2億多元;原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院長王天朝,1.16億元;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區烈山鎮烈山社區黨委書記劉大偉,1.5億元;北京市海淀區西北旺鎮皇后店村會計陳萬壽,1.12億元。

國企8人:原華融公司董事長賴小民,僅在其幾處房產中搜出現金折合人民幣2.7億元;原黑龍江龍煤集團物資供應分公司副總經理於鐵義,3.06億多元;原廣州白雲農工商聯合公司總經理張新華,3.4億元;原河北省融投集團董事長李令成,1.74億多元;原內蒙古銀行董事長楊成林,6億多元;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廣告投資公司董事長彭曙、總經理胡浩龍,1.79億元、1.74億元;原湖南省基礎建設投資集團公司董事長彭旭峰,2億餘元。

需要說明的是,這些貪官的涉案金額,都是中共官方給出的數字。中共官方的數字都是有水份的,是根據政治需要確定的。對周永康等大貪官來說,實際涉案金額可能大許多倍。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8-24 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