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美中新一輪談判啟動 輸贏或已定

美中貿易戰升級後,中國以出口為主的中小企業面臨更大困境。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

人氣: 101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8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明後兩天,美中副部級貿易談判將在華盛頓舉行。中方臨陣換將,由中財辦副主任、財政部副部長廖岷率隊,今天(9月18日)已經抵達美國。作為中方的貿易談判先鋒官,廖岷意在為預設下月舉行的第13輪部長級磋商「掃雷」鋪路。

雙方還沒有接觸,中方已經提前在營造談判氣氛了。川普昨天(17日)表示,中國已經開始購買美國農產品,他甚至暗示,有望在明年的總統大選前與中方簽署一份貿易協議。美國農業部也證實,連續三個交易日,中方都有採購美國農產品的動作,已經完成了72萬噸。

新一輪談判前夕,貿易戰似乎出現緩和跡象。中方連買大豆示好,美方的期待放寬?顯然,美中分歧仍巨大,前景不樂觀。不過,一年多貿易戰打打談談下來,意想不到的是,輸贏或已經定了。

中方買買買示好 川普對談判樂觀

川普在前往加州途中表示,美中雙方「可能很快就會達成協議」,那將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協議」。北京方面知道他將贏得連任,但其實中共官員更願意與其他人打交道,比如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和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

川普指出,如果中方拖到總統大選之後達成協議,那時美國的「條件」更苛刻。從中方角度看,那將是「最艱難的交易」。這一點,他已經告訴了中方。

或許跟川普連任的呼聲越來越高有關係,中方最近的態度有了一些變化,而且接連三天採購美國大豆等主要農產品。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樂觀氣氛(certain optimism in the wind)。」

美方樂觀,反襯著中方急迫。中方找不到替代品,巴西賣給中方的大豆,其實是從美方買走後加價轉手的。可想而知,中國的食用油供應有多緊迫。

另外,豬肉更是匱乏,多個省市已經出現了肉票。如果貿易戰再打下去,買相關物品需要票據的時代可能不遠了,中共已經拖不下去了。

北京臨陣換將 劉鶴副手上場

另外,中方不在意「臨陣換將」的大忌,更換了談判副官,似乎也是拖不下去的反應,希望儘快推進談判節奏。此前幾輪美中副部級談判,中方都是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領隊,而這次派出了廖岷

從廖岷中財辦副主任的頭銜看,與身兼「中央財經辦公室主任」的劉鶴是「一脈相承」。在中財辦這條線上,劉鶴是廖岷的頂頭上司。這種關係,可能更便於上下協調安排工作。

廖岷是劍橋工商管理碩士,是一位「學者型官員」。在貿易談判中,專業知識完全夠用,不存在外行領導內行的問題。

國際戰略諮詢公司麥克拉蒂協會(McLarty Associates)高級顧問郭嘉明(James Green)認為,最重要是廖岷「善於解決問題(problem solver)」。

眾所周知,中共官場推諉扯皮非常嚴重,真正踏實辦事、解決問題的人並不多。這裡有托關係進去的混事官員,但更多是不願意為紅朝賣力的人,出工不出力,等著紅牆倒塌。所以對北京來說,「善於解決問題」,可能是最需要的。

臨陣換將,中共似乎希望廖岷儘量多「掃雷」。

中方急望接觸 雙方談什麼?

那麼雙方究竟會談些什麼呢?

知情人向《華爾街日報》透露,中方正在制定一系列計劃,包括加大採購美國農產品、對美國公司放寬市場准入和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等等。上一週,中方還公布了一系列豁免關稅的美國產品清單。

這些內容,劉鶴在前不久也說過。劉鶴12日會見外賓時表示,雙方「工作層面的接觸」將圍繞貿易平衡、市場准入、投資者保護等共同關心的問題「認真交流」。

工作層面的接觸,指的就是明後天的副部級磋商。劉鶴說雙方將「認真交流」,似乎也反映著中方的急切,希望美中接觸能取得進展。

大家知道,工作層面的磋商,就是為更高層級的接觸鋪路。「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把能解決的問題談妥,把不能解決、不能作主的問題儘量縮窄分歧,然後留給更高級別官員拍板。

順著這個思路分析,這次副部級磋商的內容,很可能就是下個月第13倫磋商的內容。

美中分歧仍巨大 美方的期待?

中共希望推進談判,使停滯了2個月的貿易談判現出一絲光亮。但這並不意味著陰雲完全散去,雙方只是從徹底崩盤的邊緣,往回拉了一點,雙方的分歧仍然十分明顯。

美方核心兩因素不變

觀察雙方可能的談判內容,並不是美方所有的關切。美國核心關切有兩大方面,一是中方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二是協議要有執行機制。

要求中方結構性改革,就是要它改變經濟結構中的問題,也就是那些造成巨大貿易逆差的不公平、不道德的貿易政策。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網絡入侵、盜竊知識產權、非關稅壁壘和國企補貼等等。

上個月,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列舉了中共貿易不端「七宗罪」(The seven deadly sins)。除了上面幾點之外,還有向美國出售芬太尼和中共貨幣操縱。

這些都是美中之間發生貿易戰的關鍵原因,也似乎印證著川普的說法,越往後拖,對中共達成協議的要求越苛刻。

而執行機制,也是美方的重大關切。鑒於中共輕諾寡信,美方要求協議一定要有執行機制,用懲罰措施迫使北京兌現承諾。

而預設的談判,只涉及了其中一部分,也是相對最容易做到的部分。由此可見,雙方談判可能要「先易後難」,循序漸進,把最棘手的留到最後。

美方仍期望回到5月底談好的協議草案上

庫德洛表示,「我們(美方)希望能夠回到5月份當時談好的地方」。他指出,當時北京在協議面前退縮了,「但這是拉扯方式談判的本質」。他早前表示,美中貿易衝突要解決,「可能需要10年」。

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行政總裁多諾霍(Tom Donohue)也認為,未來幾個月談判,並不意味雙方能像板上釘釘一樣達成協議。他認為想解決所有美中爭端,「有一定的困難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前美國貿易代表官員霍克(Kellie Meiman Hock)也認為,任何最終協議,都不太可能「實質性解決」美國所尋求的中共結構性改革。

談判無法修補根本分歧

中國經濟之所以存在結構性問題,根源就在於中共的經濟體制。它不是以市場為導向,而是政府干預經濟,舉全國之力發展國有企業。中共的目的當然是維持中共的政權統治,以及權貴集團的既得利益。

而美方要求它放棄對經濟的干預,改由市場決定,這就觸及到了中共的統治問題。如果中共徹底開放市場,放棄壟斷利益,中共就失去了經濟來源,政權很快就會垮台。

要中共「命」,中共能幹嗎?所以雙方談了12輪,一直在這些問題上糾纏,難有寸進。

其實,就目前的美中紛爭來看,已經遠遠超越了經貿範疇,貿易戰不再是單純的經貿問題,幾經演變,已經變成了一場「政治和意識形態的鬥爭」,而且影響深遠。

即便第13輪談判能取得一些進展,也很可能是「寸進」之功, 只是在表面上修補。美中之間存在的根本性分歧,仍然無法彌合。

一年多中美談判 四大因素看輸贏

美中談判一年多了,打打談談,如何解決貿易摩擦?似乎看不到光明。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從四個方面已經看出輸贏。

喚醒美國朝野 對中共強硬

眾所周知,自從川普領軍白宮向中共發起關稅制裁,美國朝野似乎在一夜之間都「甦醒」了。突然都意識到了中共的威脅,在國會尤為明顯。

國會兩黨在很多問題上都有分歧,但在要求北京必須進行系統性改革的問題上,共和、民主兩黨空前一致。

在9月12日的辯論會上,民主黨幾位總統候選人在討論中共貿易行為時,非常罕見地用上了「腐敗」和「盜竊」這些字眼,這在往屆美國政府時期幾乎看不到。

就是說,假如明年民主黨人入主白宮,美國對中共強硬的態度也不太可能有改變。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前總法律顧問丸山(Warren Maruyama)指出,過去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後會走上自由軌道的想法「已經過時了」,「現在兩黨都支持對中國(中共)採取更強硬的政策」。

中共人權記錄惡劣 或成談判籌碼

下週二,川普將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講。匿名美國高級官員透露,川普政府正在考慮如何在發言中提到中共侵犯人權的問題,其中包括對待維族民眾和以往糟糕的人權記錄。

另外美國國會在努力推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昨天的聽證會,邀請了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歌手何韻詩等人作證。如果通過,將是中共和港府官員的夢魘。

此前風傳中共要出兵香港,川普總統對北京喊話,若達成貿易協議,先人道的解決香港問題。

雖然美國官員多次試圖將貿易與政治問題切割,希望兩者互不影響,但一直收效甚微。在這些意識形態對立下,貿易問題很難孤立存在。

全球產業鏈重組 美中經濟走向脫鉤

貿易戰談談打打一年有餘,川普進退有據,該談的談,該打的打。儘管雙方現在又回到原點重新開始,川普依然表現樂觀。

有不少網友對川普政府還要跟中共談判感到不解。在給我們的留言中,很多網友表示,美國不應該再跟中共流氓政權談,中共只會欺騙,擔心川普政府再一次被中共耍弄。

網友替美國著急,心情可以理解。但如果仔細觀察美國的舉動,可能會發現,川普似乎在下一盤大棋。他要讓美國人完全看清楚中共的言而無信,然後重新構建國際秩序。

AIA Capital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川普打打停停並不是要達成一份貿易協定,因為他知道,中共簽了協議也不會執行。川普談談打打,很可能是給那些在中國的美國企業時間,讓它們撤出中國,從而達到「美中經濟脫鉤」。

圍堵中共 重塑國際經濟新秩序

川普接下來很可能會對中共實施圍堵,提高關稅是第一步。吳嘉隆認為,提高關稅,就是不給中共出口市場,讓中共失去經濟成長動力。

美國還可能堵死香港這個中共盜竊技術的最主要窗口,之後可能要與中共打「科技戰」、「貨幣戰」,甚至「金融戰」。只要美國宣布禁止中共銀行進行美元結算交易,「中國經濟就崩了」。

大家都記得,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歐盟曾說過,「川普將建立一個由美國領導和民主支持的新世界秩序」。那麼在中共的經濟崩潰後,美國很可能繼續孤立中共,要求聯合國、WTO等國際組織把中共踢出去,或者重新建立新的同盟。

到了這一步,川普眼中的新的國際秩序也就成形了。

中共敗局已定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認為,對美國來說,貿易戰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川普正在掌握著與中方達成貿易協議的時間。而中共已經沒有拖延的本錢,威脅中共政權的危機個個致命,一環套一環。它為了自保,很想與美國儘快達成協議。

謝田指出,中國大陸民怨四起,黨內分裂加劇;香港全民抗共,戰火可能延燒大陸;再加上中國經濟全面滑落,金融體系積重難返,中共已經是朝不保夕。貿易戰的結局,很可能就是現實版的「楊志賣刀」,中共逼著美國殺了它。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9-19 4: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