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美中新一轮谈判启动 输赢或已定

美中贸易战升级后,中国以出口为主的中小企业面临更大困境。图为示意图。(Getty Images)

人气: 101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8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明后两天,美中副部级贸易谈判将在华盛顿举行。中方临阵换将,由中财办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廖岷率队,今天(9月18日)已经抵达美国。作为中方的贸易谈判先锋官,廖岷意在为预设下月举行的第13轮部长级磋商“扫雷”铺路。

双方还没有接触,中方已经提前在营造谈判气氛了。川普昨天(17日)表示,中国已经开始购买美国农产品,他甚至暗示,有望在明年的总统大选前与中方签署一份贸易协议。美国农业部也证实,连续三个交易日,中方都有采购美国农产品的动作,已经完成了72万吨。

新一轮谈判前夕,贸易战似乎出现缓和迹象。中方连买大豆示好,美方的期待放宽?显然,美中分歧仍巨大,前景不乐观。不过,一年多贸易战打打谈谈下来,意想不到的是,输赢或已经定了。

中方买买买示好 川普对谈判乐观

川普在前往加州途中表示,美中双方“可能很快就会达成协议”,那将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协议”。北京方面知道他将赢得连任,但其实中共官员更愿意与其他人打交道,比如民主党的拜登(Joe Biden)和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

川普指出,如果中方拖到总统大选之后达成协议,那时美国的“条件”更苛刻。从中方角度看,那将是“最艰难的交易”。这一点,他已经告诉了中方。

或许跟川普连任的呼声越来越高有关系,中方最近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而且接连三天采购美国大豆等主要农产品。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乐观气氛(certain optimism in the wind)。”

美方乐观,反衬着中方急迫。中方找不到替代品,巴西卖给中方的大豆,其实是从美方买走后加价转手的。可想而知,中国的食用油供应有多紧迫。

另外,猪肉更是匮乏,多个省市已经出现了肉票。如果贸易战再打下去,买相关物品需要票据的时代可能不远了,中共已经拖不下去了。

北京临阵换将 刘鹤副手上场

另外,中方不在意“临阵换将”的大忌,更换了谈判副官,似乎也是拖不下去的反应,希望尽快推进谈判节奏。此前几轮美中副部级谈判,中方都是中共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领队,而这次派出了廖岷

从廖岷中财办副主任的头衔看,与身兼“中央财经办公室主任”的刘鹤是“一脉相承”。在中财办这条线上,刘鹤是廖岷的顶头上司。这种关系,可能更便于上下协调安排工作。

廖岷是剑桥工商管理硕士,是一位“学者型官员”。在贸易谈判中,专业知识完全够用,不存在外行领导内行的问题。

国际战略咨询公司麦克拉蒂协会(McLarty Associates)高级顾问郭嘉明(James Green)认为,最重要是廖岷“善于解决问题(problem solver)”。

众所周知,中共官场推诿扯皮非常严重,真正踏实办事、解决问题的人并不多。这里有托关系进去的混事官员,但更多是不愿意为红朝卖力的人,出工不出力,等着红墙倒塌。所以对北京来说,“善于解决问题”,可能是最需要的。

临阵换将,中共似乎希望廖岷尽量多“扫雷”。

中方急望接触 双方谈什么?

那么双方究竟会谈些什么呢?

知情人向《华尔街日报》透露,中方正在制定一系列计划,包括加大采购美国农产品、对美国公司放宽市场准入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等。上一周,中方还公布了一系列豁免关税的美国产品清单。

这些内容,刘鹤在前不久也说过。刘鹤12日会见外宾时表示,双方“工作层面的接触”将围绕贸易平衡、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认真交流”。

工作层面的接触,指的就是明后天的副部级磋商。刘鹤说双方将“认真交流”,似乎也反映着中方的急切,希望美中接触能取得进展。

大家知道,工作层面的磋商,就是为更高层级的接触铺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把能解决的问题谈妥,把不能解决、不能作主的问题尽量缩窄分歧,然后留给更高级别官员拍板。

顺着这个思路分析,这次副部级磋商的内容,很可能就是下个月第13伦磋商的内容。

美中分歧仍巨大 美方的期待?

中共希望推进谈判,使停滞了2个月的贸易谈判现出一丝光亮。但这并不意味着阴云完全散去,双方只是从彻底崩盘的边缘,往回拉了一点,双方的分歧仍然十分明显。

美方核心两因素不变

观察双方可能的谈判内容,并不是美方所有的关切。美国核心关切有两大方面,一是中方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二是协议要有执行机制。

要求中方结构性改革,就是要它改变经济结构中的问题,也就是那些造成巨大贸易逆差的不公平、不道德的贸易政策。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网络入侵、盗窃知识产权、非关税壁垒和国企补贴等等。

上个月,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曾列举了中共贸易不端“七宗罪”(The seven deadly sins)。除了上面几点之外,还有向美国出售芬太尼和中共货币操纵。

这些都是美中之间发生贸易战的关键原因,也似乎印证着川普的说法,越往后拖,对中共达成协议的要求越苛刻。

而执行机制,也是美方的重大关切。鉴于中共轻诺寡信,美方要求协议一定要有执行机制,用惩罚措施迫使北京兑现承诺。

而预设的谈判,只涉及了其中一部分,也是相对最容易做到的部分。由此可见,双方谈判可能要“先易后难”,循序渐进,把最棘手的留到最后。

美方仍期望回到5月底谈好的协议草案上

库德洛表示,“我们(美方)希望能够回到5月份当时谈好的地方”。他指出,当时北京在协议面前退缩了,“但这是拉扯方式谈判的本质”。他早前表示,美中贸易冲突要解决,“可能需要10年”。

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行政总裁多诺霍(Tom Donohue)也认为,未来几个月谈判,并不意味双方能像板上钉钉一样达成协议。他认为想解决所有美中争端,“有一定的困难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前美国贸易代表官员霍克(Kellie Meiman Hock)也认为,任何最终协议,都不太可能“实质性解决”美国所寻求的中共结构性改革。

谈判无法修补根本分歧

中国经济之所以存在结构性问题,根源就在于中共的经济体制。它不是以市场为导向,而是政府干预经济,举全国之力发展国有企业。中共的目的当然是维持中共的政权统治,以及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

而美方要求它放弃对经济的干预,改由市场决定,这就触及到了中共的统治问题。如果中共彻底开放市场,放弃垄断利益,中共就失去了经济来源,政权很快就会垮台。

要中共“命”,中共能干吗?所以双方谈了12轮,一直在这些问题上纠缠,难有寸进。

其实,就目前的美中纷争来看,已经远远超越了经贸范畴,贸易战不再是单纯的经贸问题,几经演变,已经变成了一场“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斗争”,而且影响深远。

即便第13轮谈判能取得一些进展,也很可能是“寸进”之功, 只是在表面上修补。美中之间存在的根本性分歧,仍然无法弥合。

一年多中美谈判 四大因素看输赢

美中谈判一年多了,打打谈谈,如何解决贸易摩擦?似乎看不到光明。然而,意想不到的是,从四个方面已经看出输赢。

唤醒美国朝野 对中共强硬

众所周知,自从川普领军白宫向中共发起关税制裁,美国朝野似乎在一夜之间都“苏醒”了。突然都意识到了中共的威胁,在国会尤为明显。

国会两党在很多问题上都有分歧,但在要求北京必须进行系统性改革的问题上,共和、民主两党空前一致。

在9月12日的辩论会上,民主党几位总统候选人在讨论中共贸易行为时,非常罕见地用上了“腐败”和“盗窃”这些字眼,这在往届美国政府时期几乎看不到。

就是说,假如明年民主党人入主白宫,美国对中共强硬的态度也不太可能有改变。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前总法律顾问丸山(Warren Maruyama)指出,过去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后会走上自由轨道的想法“已经过时了”,“现在两党都支持对中国(中共)采取更强硬的政策”。

中共人权记录恶劣 或成谈判筹码

下周二,川普将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匿名美国高级官员透露,川普政府正在考虑如何在发言中提到中共侵犯人权的问题,其中包括对待维族民众和以往糟糕的人权记录。

另外美国国会在努力推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昨天的听证会,邀请了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歌手何韵诗等人作证。如果通过,将是中共和港府官员的梦魇。

此前风传中共要出兵香港,川普总统对北京喊话,若达成贸易协议,先人道的解决香港问题。

虽然美国官员多次试图将贸易与政治问题切割,希望两者互不影响,但一直收效甚微。在这些意识形态对立下,贸易问题很难孤立存在。

全球产业链重组 美中经济走向脱钩

贸易战谈谈打打一年有余,川普进退有据,该谈的谈,该打的打。尽管双方现在又回到原点重新开始,川普依然表现乐观。

有不少网友对川普政府还要跟中共谈判感到不解。在给我们的留言中,很多网友表示,美国不应该再跟中共流氓政权谈,中共只会欺骗,担心川普政府再一次被中共耍弄。

网友替美国着急,心情可以理解。但如果仔细观察美国的举动,可能会发现,川普似乎在下一盘大棋。他要让美国人完全看清楚中共的言而无信,然后重新构建国际秩序。

AIA Capital财富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吴嘉隆对大纪元表示,川普打打停停并不是要达成一份贸易协定,因为他知道,中共签了协议也不会执行。川普谈谈打打,很可能是给那些在中国的美国企业时间,让它们撤出中国,从而达到“美中经济脱钩”。

围堵中共 重塑国际经济新秩序

川普接下来很可能会对中共实施围堵,提高关税是第一步。吴嘉隆认为,提高关税,就是不给中共出口市场,让中共失去经济成长动力。

美国还可能堵死香港这个中共盗窃技术的最主要窗口,之后可能要与中共打“科技战”、“货币战”,甚至“金融战”。只要美国宣布禁止中共银行进行美元结算交易,“中国经济就崩了”。

大家都记得,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欧盟曾说过,“川普将建立一个由美国领导和民主支持的新世界秩序”。那么在中共的经济崩溃后,美国很可能继续孤立中共,要求联合国、WTO等国际组织把中共踢出去,或者重新建立新的同盟。

到了这一步,川普眼中的新的国际秩序也就成形了。

中共败局已定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认为,对美国来说,贸易战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川普正在掌握着与中方达成贸易协议的时间。而中共已经没有拖延的本钱,威胁中共政权的危机个个致命,一环套一环。它为了自保,很想与美国尽快达成协议。

谢田指出,中国大陆民怨四起,党内分裂加剧;香港全民抗共,战火可能延烧大陆;再加上中国经济全面滑落,金融体系积重难返,中共已经是朝不保夕。贸易战的结局,很可能就是现实版的“杨志卖刀”,中共逼着美国杀了它。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9-19 4: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