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字路口】中美貿協難落實 川普另有大戰略(1)

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中方簽署是真心求和還是敷衍拖延?川普發動貿易戰背後,還有甚麼樣的國際大戰略?讓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告訴您。(大紀元)

人氣: 112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7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大家都好嗎?

美中雙方1月15日正式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方做出多項讓步並承諾大量採購美方產品,將在協議生效後兩年內加購至少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與服務。然而,中方的巨額採購承諾,也遭到各界質疑不可行。

究竟,中方簽署這紙貿易協議是真心求和還是敷衍拖延?美中貿易戰局勢今年將如何演變?川普發動貿易戰背後,還有什麼樣的國際大戰略?

本集節目,讓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告訴您。吳嘉隆先生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候選人,同時,他也是AIA Capital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經濟分析】美中貿易協議難落實 貿易戰恐升級 川普另有大戰略

以下是第一集專訪的視頻和全文:

唐浩:美中雙方剛在華盛頓簽訂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北京最近也不斷釋出訊號,比方說,主動調降美國商品的關稅;川普也說了,他準備到北京去簽訂第二階段的貿易協議。那您認為,雙方真能夠簽訂第二階段貿易協議嗎?貿易戰真的能落幕嗎?

吳嘉隆:首先,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本身就有問題,有問題到什麼程度?習近平不來簽(就是一個標誌)。你可以看出來,他只是派劉鶴來。

自從去年川普在白宮見劉鶴的時候,就一直在強調說,(如果)這個協議談成的話,他來跟習近平簽。(但)現在習近平不來,為什麼?估計第一階段這個所謂貿易協議,或者簡稱初步協議,中方有很多條件是做不到的。

唐浩:做不到?

吳嘉隆:我先講兩個例子,一個是農產品的採購額。川普說,(農產品採購額)本來是500億到600億美元,後來變成400億到500億美元這個區間。

我們現在知道,貿易戰前的2017年,(中方的)農產品採購金額是240億美元左右,然後最高的時候,2013年,中方向美方採購的農產品金額是290億美元。

就這些已經出來的這些數據,說明什麼?說明你現在要去買400億美元的農產品。然後,中方還表示誠意說,盡最大努力再多買50億美元,那就是說到了450億美元左右。

總而言之,四百多億美元的農產品採購,請問你怎麼消化?你之前最多也不過就買290億美元。那這是一個問題:你到底能不能真的做到!?

唐浩:是個問題。

吳嘉隆:第二個問題就是,他說每年整個採購金額增加1000億,連續兩年,所以總共是增加2000億美元。

目前,中方向美方的總進口額是1300億美元左右,你現在要突然增加1000億美元,連續兩年。如果真的做到,很好。就是說,美國對中國的逆差,大概,比如說4200億美元左右,可能會(有)接近一半的那個削減,這樣對川普來講很好,對美國來講很好。

問題是,你中方做的到嗎?你現在要突然增加1000億美元的採購金額,你買什麼東西是美國可以賣的?答案是,至少有一項(可買)。

他說的增加採購金額有四個領域:製造品,能源產品,農產品,還有服務業。那麼,我們先看能源產品,這是關鍵。

如果你中方把跟別人買的石油、天然氣,轉來跟美國買頁岩油,頁岩氣,那當然是有幫助嘛。問題是誰,伊朗,還有俄羅斯,就說你(原先)跟伊朗買的油,跟俄羅斯買的油,轉來跟美國買頁岩油,這樣對改善貿易失衡當然有幫助。

問題就在於,中方等於要跟它的盟友伊朗切割掉,所以伊朗很緊張,在貿易戰裡,一直很關心中方會不會減少對伊朗的石油採購,轉來跟美國買。當然伊朗也知道美國給壓力,所以伊朗的那個領導人,還有它的石油部長,外交部長等等,經常跑北京在聯繫這個事情。

所以,如果中方在壓力之下削減對伊朗的採購,轉來跟美國買,這樣,才有可能說它增加1000億美元的採購,向美國的採購。

問題是這樣一來,對地緣政治布局來講,對中共來講是傷害的;再加上還有俄羅斯,俄羅斯跟它蓋的油管,好像還沒運油,所以,很多時候這個石油的供應問題,就會提上檯面。因為如果跟美國買,假設真的跟美國買的話,有一件事情很嚴重了。

我們要先了解一個大背景,貿易戰有一個大背景,就是伊朗。伊朗的背景是跟台灣有關,間接一扯起來的話,美中貿易戰,直接或間接,等於是為台灣打的。

我跟你講為什麼,先講遠因。遠因,這個美中貿易戰的重點是:結構性改變。

因為中方經常不履行承諾,從中英聯合聲明到加入世貿組織,那些承諾都沒有履行,所以美國會強調執行機制。要是違約的話,就開槍,就加關稅懲罰。

那麼為什麼會強調結構性改變?因為當初在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中方提出來說,要用開發中國家的地位加入,當時是合理的,所以美國接受。

可是,世界貿易組織是市場經濟體的國際組織,中國大陸那個時候還不是,還沒有符合這個市場經濟體的這個地位和這個要求,所以需要做結構性改變。(中國的)很多不公平貿易行為,(如)國企補貼、很多的那個審批等等,這些東西要改變。

那中方說,需要時間;好,談成,15年。就是給中方15年的時間,來做結構性改變,轉型成市場經濟體,這樣就可以理所當然的留在世界貿易組織裡面。

本來是這樣談的,結果全部沒做到。所以,美國現在的談判才會要求:重點就在結構性改變。

課關稅,是施加壓力啦,那重點的要求是:結構性改變;結構性改變的話呢,這些內容上還要加一個叫做執行機制。那這樣的東西,對中共來講等於是有點喪權辱國的感覺,好像主權被侵犯的感覺,所以下不了決定,吞不下去啦。

那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當初朱鎔基在談加入世貿的時候,美國跟他講,台灣都準備好了,你怎麼辦?

台灣是市場經濟體,很多地方,比如說農產品,零售業,金融業,很多東西都照規定來(做的);政府採購,很多事情,(都)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所以,美國跟中國大陸講:台灣準備好了,你怎麼辦?

所以,朱鎔基到最後只好吞下去說:先全部接受美方的要求,做所有要求的結構性改變;(就是)先加入(世貿)再說,以後再想辦法。

所以,當初也是因為台灣的關係,他才會做那麼多他做不到的承諾;然後進去以後,就不履行。現在這一次,朱鎔基就怪習近平都不履行,不履行當初的承諾。

這是遠因,因為台灣的關係,(中國)答應了做結構性改變,結果自己沒做到。

好,第二件事情,就是習近平上台的時候,他是基於民族主義情緒上來,他提出中國夢。然後呢,追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所以一定要做一件事,就是拿回台灣。沒有拿回台灣,就不叫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但是把台灣打爛,也不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所以要怎麼做?不是對台動武,而是對台海空封鎖,以戰逼降,那這樣的話,一定引來一個後果:就是美軍對中國大陸反封鎖。

反封鎖以後,一個關鍵的問題在於戰略物資——石油的供應問題,所以,才搞一帶一路。一帶一路的重點國家就是伊朗,要取得穩定的石油供應。

因為沙特阿拉伯不會賣,俄羅斯、美國大概都不會賣,只剩伊朗,所以習近平就要爭取伊朗。一旦有事情的時候,(要)穩定的石油供應,是這樣來的。

所以,這個東西又間接跟台灣有關。習近平為了要把台灣拿回來,要做和平統一,他必須考慮到跟美國可能的衝突,這個衝突的話,關鍵因素是石油。如果石油供應被cut掉的話,那中國大陸那邊,中共那邊可能就撐不下去,這也是為什麼他要在南中國海把島礁軍事化。

因為從阿拉伯海,印度洋,到馬六甲海峽,南中國海,到台灣海峽,到北上是華東、華北,往東北去的話是日本,這一條海上運輸線的安全,對中國來講是國家利益所在。所以,習近平開始違背他跟奧巴馬總統(的承諾)。他在白宮的時候,跟奧巴馬總統承諾,南海不會搞軍事化,兩年後就搞軍事化。

習近平也好,中共也好,這個講話不算數的例子很多。所以美國這一次知道,其實跟它談貿易協議,沒有用,加一個執行機制,看看有沒有好一點,這樣子而已。

所以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裡面的一些涵蓋的內容,除了農產品增加採購、金融市場開放以外,還包括那個智慧財產權的問題,強迫技術轉讓這個問題;還有呢,就是那個匯率問題,不要用匯率貶值來應對關稅,這樣子的。

所以這些問題,那個智慧財產權,跟那個技術轉讓,這個東西,需要立法,還要各級政府配合。

我剛剛講農產品的採購,跟整個採購金額的增加,這個有數字,比較好驗證的,都不見得做得到;那你說智慧財產權的部分,你要立法,有個智慧財產權的相關的法庭,有法律,有法庭。然後呢?地方政府也要配合,仿冒,盜版,這些要怎麼處理?對不對?還有商標權,專利權,這些東西。

坦白講,這些事情做起來還蠻複雜的,所以需要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各級單位,行政單位去配合,這裡面還有一些文章。

然後美國就準備好,要是有什麼違約的地方,就是沒做到的地方,它就可以那個啟動這個執行機制來懲罰,所以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坦白講,中方應該是做不到。

現在問題來了,為什麼做不到還答應?

唐浩:會簽,但是做不到?

吳嘉隆:對,它會,不得已的。它現在知道有執行機制的話,玩這一套沒有用,因為到時候做不到,還不是等於白搞了嘛。可是,現在好像就逼不得以,就是他知道他做不到,應該是做不到,然後他還要去簽,局面就是這樣。

而且,川普開的條件,其實也是開出了中方做不到的條件,然後要習近平來簽。

我先跟你講一個背景,就是,第一次川習會在阿根廷,川普提一個要求:(輸美的)芬太尼毒品;習近平答應了管制芬太尼毒品的出口,結果,沒做到。到日本大阪的時候,習近平馬上承諾說,立刻大量採購美國農產品,結果呢,沒做到。然後呢,7月31號,在去上海會談沒結果以後,8月1號,川普就把剩下的3000億全部加了關稅。川普加關稅的理由就是:習近平承諾的兩件事沒做到。

那中方會說什麼?中方會說:那是你的解讀啊。

因為,這個東西(習近平的承諾),沒有正式的聯合聲明,也沒有書面聲明。

雖然是(習近平)當面跟川普講的,(當時有)那麼多人開會對不對,一字排開,大家坐在談判桌上,習近平當場講的,可是,的確也沒有書面文字。所以,美國這一次說,好,白紙黑字,叫習近平來簽。

簽下白紙黑字以後,到時候(習近平)又是做不到,對不對?那川普對美國選民就有一個交代了。就是說,他繼續強硬下去,美國選民就看懂了,說真的是有必要這樣子做。

川普的很多作為是針對美國選民去運作的,他表面上講話給中國聽,給習近平聽,其實他針對的是美國內部。那美國人看到,喔,你怎麼可以講話不算數?

「連習近平講話都不算數」,這種攻擊手法叫——攻擊那個可信度。你可信度有問題以後,那我還跟你談判什麼?我還跟你簽什麼協議?所以,現在先抓一部分內容,做成一個第一階段協議,然後白紙黑字簽下去,然後呢,看你做不做?

你如果做了,ok;你如果不做,開槍,處罰。

唐浩:所以您認為貿易戰不會停火,這個貿易協議只是簽了之後,讓川普有更多的正當性來對付中共的?

吳嘉隆:這是第一點,而且你剛剛講,停火,現在關稅還在課,怎麼叫貿易戰停火?或休兵?應該說只是暫緩,關稅還在課啊,怎麼可以說貿易戰休兵了,對不對?

貿易戰還在打啊,現在只是說不升級,甚至於稍微緩和一下,就是原來有個9月1號課(關稅)的那個1200億的部分,那個15%,降為7.5,金額(涉及)大概90億美金;那原來打算要課的,不課了,這個就是川普唯一的讓步。

就是我本來要課關稅了,可是現在談出什麼結果了,暫緩,推遲,要課,但是還沒課的,這個樣子而已。

那已經課的,減少,這是第一次。就是說,已經課的關稅,川普其實一路以來都沒有退讓過,這是第一次。說那個1200億,從15%減半,變成7.5%,但是呢,這個東西對美國自己也有好處,為什麼?因為那個部分都已經屬於民生用品,所以關稅少課,其實對美國來講,算是比較好一點。

那最重要的是,那第一波500億的,全是科技產品,全是敏感產品,那個一開始就是25%,沒有讓(步)。

現在呢,我們評估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川普的用意,就是,第一個,白紙黑字寫清楚;第二個,是要找習近平來簽,(但)習近平現在不敢來簽,他不想當新時代的李鴻章。

其實,這個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就相當於當年的《南京條約》,所以他現在不來簽啦,你就可以知道,如果這個條約ok的話,他很高興來簽有什麼不可以?對不對?

所以基本上,他們也知道,這一次算是迫不得已啦,那你可以想像美國對中共施加壓力啊,是毫不手軟,其實立場沒有動搖。然後呢,這個協議,我估計是撐兩季。

唐浩:兩個季度?

吳嘉隆: (到)今年的4月、5月左右,美國初選大概有結果了。美國初選的兩黨的那個全國代表大會,7月、8月召開,提名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然後9月、10月競選,11月初投票。

兩黨的那個全國代表大會,通常就是在7月、8月的時候,分別召開,所以初選活動,到6月就準備結束了。關鍵的時候大概在4月、5月的時候,已經看出來誰是領先者。

如果民主黨是彭博(Michael Rubens Bloomberg),假設是彭博新聞網的老闆彭博,老共可能就跟川普翻臉了,它就要賭一下,說不定彭博會選上。

總而言之,中共現在也大概心裡有數,就是川普的連任機會增加,所以呢,它也不能說跟川普一路鬧到底撕破臉。可能趁著第一任的時候,把某些東西先把它搞定,也有可能。

因為誰都知道嘛,川普連任以後,沒有了什麼連任的問題,以他們那個中共喜歡用權力的邏輯來思考,他當然知道川普這個時候就沒有顧忌了嘛,下手會更狠,所以有些地方可能早點談也好。這是一個轉變想法。

綜合美國、香港、台灣問題來看,現在有一個大問題就是,現在的中共領導班子對於一些重大議題:美中貿易戰,香港問題,還有台灣大選的介入等等,都出現了誤判,而且是一連串的誤判。

像這一次我們開完票出來之後,台灣開完票出來之後,中共內部聽說是大為錯愕,說怎麼會這樣?不是要贏了嗎?

那個香港區議會選舉的時候,他們向上面報告,那個情報彙整說,香港市民很痛恨「暴徒」,所以我們可以贏,結果建制派慘敗。那這一次也是一樣,因為他們看韓國瑜的場子都很熱,以為他有希望贏,沒想到出來差那麼多。

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中共的領導班子跟它的幕僚團隊,對很多事情,還不只是這個香港或台灣,最原始的問題,美中貿易戰,一路誤判,嚴重誤判,而且是一連串的誤判。所以現在有可能,看看它是不是因為誤判,做了錯誤的那個決定。

就是現在發現他們已經沒有那個正確的框架,正確的情報,去解讀很多重大議題啦。

唐浩:所以您認為這一次美中貿易戰,還會繼續的在今年延燒下去?

吳嘉隆:貿易戰肯定延燒下去,為什麼呢? 因為川普在當選總統之前,他在媒體上已經公開講過,我相信他也有意思繼續這麼做,就是,如果他當上總統的話,他要對中國的全部出口品課45%的關稅。

現在還沒有全部嘛,因為3000億緩了一下下,對不對?而且關稅稅率也還沒有到45%。他的中國政策顧問叫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寫《百年馬拉松》(2049百年馬拉松)那一位,他是提到說,將來關稅50%,不然100%都可以。

所以坦白講,25%的關稅根本不是上限。那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美國製造業跟台灣供應鏈在全球重新布局,整個供應鏈要移動的話,的確需要時間,如果說花個3到5年重新部署,也不為過。現在貿易戰才打到第二年,坦白講,川普進度已經趕得不錯了。

你現在看,尤其是汽車業,大概是準備移到墨西哥,很多電子業,製造業產品,民生用品,可能分散(去)很多地方;如果你全部集中在、大部分集中在中國大陸來出口的話,會產生一個問題:就是經濟總量變大以後,中共的那個談判籌碼大增。

現在把它分散,有些東西從韓國進口,有些東西從台灣,有些東西從越南,從印度,從泰國,或者從墨西哥進口,那麼進口來源分散的結果,美國就不用面對一個強大的進口來源,然後呢,在貿易談判的時候,或是其它談判的時候受到制約嘛。所以分散進口來源的話,對美國來講的確比較好辦事。

所以呢,你會看到,貿易戰只是暫緩,就是說不再升級,暫時停在原狀,或者稍微緩和一下。那後面隨著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進展,然後越來越多的試證,發現中共可能不履行;或是中央說履行,地方不履行等等。行政的那個監理,監管,可能還有一大堆的問題出來的話,那麼美國就可以強硬。

那如果在美國大選前強硬的話,證據夠了話,那川普會做,因為這樣對他選舉有幫助。因為現在很清楚,批中共,打中共,有票,有選票,所以他會去做;如果拖到選後那也行,選後的話,反正川普更沒有顧忌嘛。

所以,目前看起來貿易戰是應該持續下去的,而且應該也會升級。因為我剛剛講喔,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共)很可能做不到,做不到以後,那就要加重壓力。所以呢,理論上,川普一定要向選民解釋:我們馬上要談第二階段貿易協議了。因為他已經講過,他要一個完整的協議,他不要一個暫時的協議。

現在他先接受一個,所謂第一階段協議的用意,我剛剛講,應該是要建立,如果他要幫中共的話,建立那個可信度。如果中共繼續老毛病犯,沒有可信度的話,那川普要繼續加強壓力的話,強硬的話⋯⋯

唐浩:也有正當性。

吳嘉隆:對,有正當性。如果中共真的有履行承諾,那ok呀,美國可以接受啊,你增加採購嘛,對不對?削減貿易失衡問題嘛,ok呀。所以,川普等於給你兩個選擇。

你要麼幫我改善貿易失衡,在談判桌投降;要不然呢,你的經濟在壓力之下接近崩潰,或是倒退,對不對? 你到時候可能自己也會被內部退換,或是幹嘛。你要哪一種方式投降,就給你選。

唐浩:是走向經濟正常化?或者走向經濟自我崩潰?

吳嘉隆:對啊,所以對於習進平來講,兩個選擇都很難選。所以呢,他其實被逼的,最後如果要和平解決的話,其實只有接受美方的要求,去做結構性改變。

然後結構性改變,真的傷害到中共的權貴集團利益嗎?可能有,但是呢,其實可以調整,為什麼?因為權貴集團它也要漂白自己,它如果有漸進民主化進程,漸進的市場化機能建立起來的話,其實對權貴集團未必不好。問題是他們沒有辦法轉這個腦筋啊。

你看很多國家的極權體制轉型,市場經濟轉型,其實對它不見得不好,但是對中共來講,它可能沒有辦法看到那麼遠,它可能覺得說,你在侵犯我的既得利益,所以它現在在抗拒。

唐浩:所以,老師您覺得川普在推動貿易戰這樣打下去,是要「以商逼政治改革」嗎?這樣中國的政治發生改變;還是說,你不選擇政治改變,不改變共產體制,那你就只好走向經濟崩潰?

吳嘉隆:是的。就是說,修補原來的戰略觀點。原來的那個克林頓時代,幫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時候,有個戰略觀點:「接觸,而不是圍堵。」就是說,美國一開始是「聯中制蘇」,聯合中共對付蘇共。然後呢,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所以對中國開放出口市場,給它最惠國待遇,然後幫它加入世貿組織,所以美國做了很多事情,其實是在支持中共的「改革開放」。

可是呢,蘇聯解體之後,觀察了一陣子,發現蘇聯也爬不起來了,那麼「聯中制蘇」的必要性就下降了嘛。這個時候他換了一個想法就是,要來直接面對中共。所以他先試第一招,就是和平演變,我希望把中共,就是說改變中國之前要改變中共,現在已經發現在這個問題。他本來是要改變中國,現在發現中共在抗拒,所以現在的目標是要改變中共。

唐浩:核心的問題在?

吳嘉隆:改變這個體制。因為整個問題是不公平貿易行為,如果你拿掉不公平貿易行為(的話),美國認為他的產品,跟他的服務,(可)長驅直入中國市場,他可以改善貿易順差(到)很大的程度嘛;到時候不行再說嘛。

現在很多美國企業根本不能在中國營運嘛,(有)很多的審批,很多的監管,所以它現在先要求你把不公平貿易行為拿掉,要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或者你加入的時候的那些承諾嘛。

比如說,你金融業本來要開放的,你沒有;比如說,你政府採購要按照國際標準,你沒有嘛;比如說,你不能用技術轉讓,來做為市場開放的條件嘛,你沒有嘛,很多事情它沒做到。其實這些事情全部是在當初(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就已經談過的事情啊,你沒做到。

所以對美國現在來講,發現了不公平貿易行為背後的那個體制,就是以政治來介入經濟。這個現象不改的話,那不公平貿易行為不可能改,貿易失衡不可能改,所以美國現在已經進到後面的後面的後面,就是要針對中共建立的那個體制,去施加壓力,要改變中共了。

他本來是要改變中國,發現中共不配合,所以現在必須(要)改變中共。如果中共再不配合下去的話,他目前這樣喔,我跟你講,美國現在的第一步是這樣的:

他貿易談判代表署那個萊特希澤(Robert Emmet Lighthizer),他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了以後,講了一段很重要的話。他說,「我們這個協議會得到什麼成果,要看中共。如果是中共的強硬派做決定的話,我們得到一種結果;如果是改革派來做決定的話,那我們可能得到我們想要的結果。」

他這個話涵意就是說,美方已經注意到中共內部有不同的派系,或者論點,然後呢,美方等於在爭取主和派或改革派,來壓制那個主戰派或強硬派。所以呢,川普的這個戰略,現在叫,我把它稱為什麼呢?叫「圍而不攻」。

包圍的圍,這個就是曹操打袁紹的戰略:我把你包圍起來,但是我不攻,我施加壓力。你內部會出現一個爭論,主和派說算了吧,主戰派說不行,要繼續打;如果這個時候你(美方)強行進攻的話,主戰派、主和派反而合起來一致對外,那你反而會很吃力。你就不如圍而不攻,包圍起來不進攻,讓你(中共)內部因為壓力的結果,自己吵起來,自己內部吵起來,甚至於最後內鬥。然後到了一個程度以後,我輕輕一推,(你)就倒了。

所以,川普現在呢,一方面給美國企業時間轉移生產基地,二方面安撫親中派,第三個(方面)等於是教育美國選民。他在做很多鋪路的工作,是內部的整隊,現在美國內部整隊已經完成,連民主黨現在都很反共。

然後第二步,叫做「聯合圍堵」,就是聯合盟友來共同圍堵。因為你如果沒有聯合盟友的話,光美國制裁中共的話,可能會有漏洞。比如說,透過香港來出口美國,閃避高關稅;透過台灣來出口美國,閃避高關稅;透過新加坡或是其它國家,(如)越南,再來轉讓(出口產品)。像很多中國企業自己到越南設廠,再重新賣(產品去)美國,變成了越南的出產地,這叫洗產地。這樣的話,閃避高關稅,也有可能。

所以,其實關稅沒有那麼大打擊的,不是那麼百分百,它有些東西可以被閃避。同時, 川普要避免被人家說,你沒有兌現你過去強硬的立場,怎麼會先簽一個局部的臨時的協議,對不對?

所以,川普要馬上進行第二階段協議的談判。那他的重點之一,就是把習近平抓來簽字,白紙黑字(簽字),然後呢,讓美國選民看清楚,到底習近平講話,是不是說話算數。所以他將來飛北京的話,目的就在這裡。要把習近平抓來簽,讓美國選民,美國媒體,美國國會來檢驗習近平的可信度。

那習近平能不能做到呢?理論上他做不到,所以呢,這裡面就會有很多的政治上的交鋒啦。

鷹龍末戰四海震
善惡交鋒揚天塵
中原盛衰決一役
紅朝潰墮神州春

(待續)

大紀元《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評論
2020-01-20 3: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