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亞省旅遊之九

雪中秋韻──洛基山之落葉松谷

文/王穎

亞省班芙國家公園的落葉松谷是觀賞落基山金秋黃葉的首選之地。(Sunny/大紀元)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08日訊】縱貫美加兩國的落基山天氣總是變化無常,想看一個完整的秋色是需要碰運氣的,本來就只持續兩三個星期,如果天氣太冷,也許幾年都看不到,便匆匆地轉到長冬。

秋季讓落基山多了幾分明豔,觀賞金秋黃葉的首選之地──亞省班芙國家公園夢蓮湖畔的落葉松谷(Larch Vally)已人滿為患了。

當我們把車開到夢蓮湖(Moraine Lake)時,天開始稀稀疏疏地下起了雪粒。秋天下雪在落基山是屢見不鮮的,當地人早習以為常。夢蓮湖四周的十峰山在白雪的映襯下愈顯崢嶸,山頂上的千年玄冰反射著清冷的碧色。湖水透出寒意,似一塊玲瓏剔透的翡翠凝固在秋風中。

夢蓮湖似一塊玲瓏剔透的翡翠。(Sunny/大紀元)
夢蓮湖的白雪碧水透出深秋的寒意。(Sunny/大紀元)

夢蓮湖距離舉世聞名的露易絲湖(Lake Louise)僅14公里,兩湖是班芙國家公園的絕世雙姝。冬天的腳步漸近,水位下降,夏天時泡在水中的斷木都已擱淺。踩著成排的松干,不用通過岩石堆小徑(Rockpile Trail)也能很輕易就登上湖邊巨石堆砌的小丘。小石丘在1894年夢蓮湖被發現之前就存在了,沒人知道它是怎樣形成的,完全像一個人工堆起來的石堆。有人猜測冰河世紀末期,氣候變暖,山上的石頭隨著融化的冰塊滾落下來,堆積成一個看夢蓮湖的最佳地點。人們戲稱它為「Rock』n Roll」。

海拔2,400米的落葉松谷就坐落在十峰山谷(Valley of the Ten Peaks)中,夢蓮湖邊有一條上山的步道,垂直高度520米,爬5公里就到了落葉松谷。

雪打濕了步道,林中充滿濕濕的寒氣,少了花香,松樹的氣息似乎更加濃郁。小溪依然淙淙,雪落在林間,隨著海拔升高,溫度降低,綠綠的苔蘚很快披上一件銀色的外衣。湖的顏色也越來越濃,在林中時隱時現。

林間小溪淙淙。(Sunny/大紀元)
苔蘚覆雪,白綠相間。(Sunny/大紀元)
林中時隱時現的夢蓮湖。(Sunny/大紀元)

峰迴路轉,落葉松谷躍然眼前。落葉松非常耐寒,通常生長在最靠近冰雪的山上,松針柔軟,春生秋落,由綠轉黃。如果你看到積雪的高山上,一片墨綠色的松林中點綴著金黃的顏色,十有八九就是落葉鬆了。黑黑的枝幹配著明黃色的松針,是落基山上一道頗為獨特的風景。

落葉松是落基山上獨特的風景。(Sunny/大紀元)
高山積雪,松林黃染。(Sunny/大紀元)
金黃的落葉松。(Sunny/大紀元)
墨黑枝幹,明黃松針,銀白冰雪。(Sunny/大紀元)
冰雪壓枝松骨傲。(Sunny/大紀元)

雪越下越大了。雪中的秋色自有它特具的丰神,嫵媚而不失大氣。環繞著山谷的十座山峰似乎伸手可觸,又似遙不可及。如果山可以說話,它們是否也會講述自己的故事?無論它們曾經是沙粒還是塵埃,亦或是古生物的屍身,沉積在古老的海中,一層又一層……它們會講述它們是如何成為頁岩、砂岩、石灰石,然後又如何高聳入雲,重生成這個世界上最大、最壯觀的山脈之一。

風撲面而來,捲起雪花飄過,似精靈在舞蹈,轉過山腳下的大石倏爾不見了。一會兒又從山峰石崚中露出身影,呼嘯而下。雪中的落葉松是靈動的,枝丫向上伸展著,搖曳在風雪中。

雪飄撲人面,秋風透骨寒。(Sunny/大紀元)
雪中的山峰壯觀而蒼涼。(Sunny/大紀元)

落葉松谷裡有兩個小湖,水面上已結了一層薄冰。兩湖之間有一條步道伸向天際邊的崗哨隘口(Sentinel Pass),隘口邊隱隱約約能看到幾個勇敢的徒步者。從隘口下去就是另一個峽谷──天堂谷了。

責任編輯:趙明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