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50萬人感染病毒?武漢如戒嚴

人氣 31007

【大紀元2020年02月15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Opening

今天我們一樣要繼續來聊新冠肺炎的疫情,有三個主要問題要跟大家來探討:

‧問題一:武漢新規定形同戒嚴 有多少人感染病毒?
‧問題二:中國醫護人員 為何感染嚴重?
‧問題三:日本疫情為何快速告急?

不過,我們先帶大家來看幾個消息。

中國年輕網友:邪惡中共蒙蔽人民

首先是有一位年輕的中國網友留言給我們,內容相當令人敬佩。他說:「我今年才學會翻牆。我已經20歲了。19年裡,我經受著社會教育與新聞媒體的強行灌輸,讓我一度以為,中國人民真的很幸福、外國很亂很邪惡。如今我才發現,原來真正邪惡的那些人,就在我身邊,蒙蔽我的雙眼長達19年;我所在的這片土地,已不是一片淨土,在這土地之下,埋葬了太多太多無奈而又冤屈的靈魂。」

我想這位年輕朋友的留言,應該讓很多人心有共鳴。不過,我們要補充一點,真正邪惡的不是中國人民,而是中國共產黨這個極權組織,是中共通過「無神論」、文革、高壓統治,還有灌輸中共那套怪異的黨文化系統,把傳統的、善良的中國百姓的思想給攪亂了。

所以我們在節目裡經常說:「中國不等於中共」,「中國人民不等於中共官員」,這兩者一定要區分開來。

黨媒「正能量」宣傳 女演員漏餡

昨天,我們在節目裡提到方艙醫院以及黨媒的「擺拍宣傳」,央視還找人受訪說,在方艙醫院裡「住得不想走了」。

結果,隨即有網友起底發現,這名叫做「張芬」的受訪者,正是2月4日另一則新聞裡的「女護士陳穎」,雖然戴著口罩,但是從單眼皮以及耳朵形狀來觀察,幾乎是一模一樣。看來,央視又葬送了一名女演員的演藝生涯了。

人民靠摩斯電碼溝通 是防疫還是打仗?

我們知道,中共為了掩蓋疫情真相,最近加大力度監控網絡、管制言論,許多中國網友也留言告訴了我們。

不過,現在有不少網友開始運用「摩斯電碼」來溝通,藉此閃避網絡警察。

我們不得不佩服網友們的智慧與創意,能在這麼艱困的環境下求生存,在夾縫中爭取言論自由。不過,我們也要想一想,是甚麼樣的國家政府,才會迫使人民不得不學會戰爭時期才會使用的暗碼技術來交流疫情資訊?這個政府究竟是「人民的公僕」還是「人民的公敵」?

殯儀館招募臨時工 竟要「大膽、不怕鬼」

最近武昌殯儀館發出一項招募通知,要找20個人來抬屍體,從凌晨零點工作到凌晨四點,工資是4個小時4000元人民幣,相當優渥,也因此引發討論。

不過,我們不得不思考,20個人連續搬四個小時,那到底有多少遺體要搬?

而且,工作條件中的一項要求是「不怕鬼、大膽」。大家知道,中共一向是宣傳「無神論」的,而殯儀館的徵才通告竟然公開地說要「不怕鬼」,這一點相當不尋常。

這是代表,這次疫情真的造成許多冤魂,讓殯儀館人員頻頻撞鬼嗎?還是說,有些被送進火化場的遺體其實還沒有死?他們可能只是病重昏迷了,一旦被抬起來還可能會驚醒?或者被丟到爐裡後,可能會被高溫燙醒而驚呼求救?

這一點實在太詭異,我們希望能有更多知道內情的人出來爆料說明。

好,接下來我們來討論今天的三個重點問題。

⊙Comment

問題一:武漢新規定形同戒嚴 有多少人感染病毒?

2月14日,武漢當局發出一項緊急通知,要求「全體居民群眾從現在起『非必要、不外出』」,還說武漢「疫情非常嚴峻」,要從15日開始執行「六個一律」,包括:外來車輛一律不准進市;外來人員一律不准進市;各戶人員一律不准出戶,道路和村莊內戶外不准有人等等。

說白了,這其實相當於武漢實施了「實質戒嚴」,把城市街道全部淨空,所有人員關在家中,多數公司、商店也都停止營業。

我們昨天才跟大家提到過,湖北省委書記以及武漢市委書記正式換人,湖北的疫情確診人數一天之內暴增超過1.4萬人,現在武漢又實施「實質戒嚴」,除了一方面要減少民眾外出互動、減少傳染風險之外,另方面也很可能是為了減少被民眾目擊一些「不適合、或不想被人民看見的政府行動」,避免讓疫情被更多人看見真相。

那麼,我們不禁要問,武漢當局祭出這麼嚴厲的措施,當地疫情究竟有多嚴重?

根據一篇在10日發表的研究論文推估,武漢城內的感染人數應該有5.4萬人。

而曾經在SARS期間擔任台灣疾病管制局長的蘇益仁則表示,他以遊輪「鑽石公主號」的經驗來推算,鑽石公主號目前船上乘客的感染率是5%,如果以武漢有1000萬人口來說,保守估計武漢的感染人數至少有50萬人。

蘇益仁認為目前武漢的醫療體系已經崩潰,無法承擔這麼多的病患,特別是雷神山與火神山醫院不可能照顧重病的患者,「因為那個地方的設備、醫療人員都不夠,所以你把重度病人送去那邊等於是讓病人等死,這個地方是個大問題。」

巧的是,一名追蹤疫情的武漢民眾也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推算當地感染肺炎的人數「應該超過50萬」。

如果武漢的疫情實況如此嚴重,從而讓武漢下令進入「實質戒嚴」狀態,那麼還有一個重點城市也值得我們關注,就是北京。

北京在2月10日與上海同步宣布實施「封閉式管理」,不過,14日北京又出台新命令,要求「所有返京人員到京後,均應居家或集中觀察14天」,否則將依法追究責任。

北京推出這項命令,可能是為了應對接下來的返工、復工潮,但是大批人員回到北京,卻半個月不能外出上班,企業該怎麼復工?大批人員關在居民樓裡,會不會出現類似廣州或香港的群聚性感染?北京疫情實況究竟有多嚴重?都是接下來我們需要關注的重點。

問題二:中國醫護人員 為何感染嚴重?

中共衛健委14日公布,全中國已經有1716名醫護人員感染了病毒,其中有6人死亡。雖然這個數據看起來有點驚人,但我們還得對這個數據保持質疑。

因為日前,至少有兩個消息來源在網絡上發佈了一項機密報告,報告裡的數據是講述湖北省境內醫院醫務人員發病的情況,醫務人員確診人數超過15人的醫院至少有13家。

我們稍微計算了一下,光是這13家醫院的確診人數,就有501人,如果再加上疑似病例人數,就高達1101人。而且,從報告上可以清楚看到,這些數據的統計時間從12月27日到1月20日之間不等。

換句話說,光是湖北這13家醫院、在1月20日以前,就已經有超過500名醫務人員確診、600人疑似感染。如今,時間已經過了將近1個月,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竟然只有1716人確診?而且湖北近日大量「出清庫存」,這其中都沒有醫務人員嗎?因此這項數據,讓人不得不有所質疑。

再來,我們要再問,為甚麼會有這麼多的醫務人員殉職離世?主要應該有四個原因:

首先,第一線醫療與防護物資不足,造成許多醫護人員沒有足夠的裝備、彈藥就衝上前線對抗病毒,等於沒有穿防彈衣就衝去跟敵人進行槍戰,自然損傷慘重。加上紅十字會與部分官員扣留、挪用物資,或者囤積著留給上級檢查,從而讓前線人員更加困頓。

其次,醫護人員不足,面對突如其來、規模龐大的傳染病疫情,大量的病患與疑似患者讓各地醫療體系難以負荷,特別是武漢與湖北。讓醫護人員不得不幾乎全天候的奔波工作,無法休息,身心疲累,降低了身體的免疫力。

再者,疫情真實規模太過龐大,遠遠超過官方宣布、承認的數據,讓醫療體系無力招架。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中共高層與醫院高層的集體隱瞞疫情、提供錯誤情報,讓眾多醫務人員在對病毒了解不足、防護設備不足的情況上就衝上前線作戰,導致眾多人員不慎感染。因此,對於眾多醫務人員的犧牲,中共當局絕對責無旁貸。

問題三:日本疫情為何快速告急?

目前中國是全球肺炎確診案例最多的地區,其次是新加坡、香港和泰國。

然而,日本近日來卻疫情急速上升,2月14日,日本一天新增8名確診案例,累計確診人數達到41人,已經超越泰國,成為中國境外確診病例第三多的地區。再加上在橫濱港停泊的遊輪「鑽石公主號」上,還有218名確診病患,日本也因此成為現在全球最擔心的疫情熱區。

大家一定覺得奇怪,日本向來非常重視清潔與衛生,街道非常乾淨,而且醫療科技也高度發達,為甚麼現在會被肺炎疫情入侵的這麼嚴重?我認為主要有幾個原因:

第一,力拼觀光經濟。

觀光旅遊業,一直是日本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2018年,旅遊業對日本經濟產值的貢獻比率達到7.4%。

而且,日本的旅遊經濟當中,高達82%是來自外國遊客的貢獻,只有18%是來自本地遊客。

其中,中國遊客是日本最主要的外國遊客來源,一年有838萬中國人訪問日本,占比達26.9%;而中國遊客的消費金額更是佔外國遊客的34%。所以,對日本來說,中國是觀光經濟的支撐主力,不能輕言放棄。也因此,日本政府放緩了、放鬆了對中國的邊境管控與防疫工作,從而導致疫情流入境內。

第二,舉辦東京奧運。

2020奧運會即將在7月24日在東京登場,是日本暌違56年後再次主辦奧運,日本當局高度重視,還投入126億美元承辦這次賽事,不但想藉此宣傳日本,更想藉由奧運吸引更多國際遊客前往日本旅遊消費。

所以,日本政府可能盡量不想增加出入境限制,避免影響外國遊客人數,但也因此在防疫工作上變得相對被動。

第三,聽從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

我們知道,中共的海外衛健委主任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曾經說過,不對,是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他曾經說「不建議各國從武漢撤僑」、「對中共政府防疫能力有信心」,也沒有理由對中國採取旅行管制措施。

日本政府,或許可能因此聽從了世衛的建議,放鬆對中國的防疫行動,從而讓病毒趁虛而入。

最典型的例子,是鑽石公主號的檢疫官。他在登船幫乘客檢疫之後,自己竟然也感染了病毒。而檢疫官當時是依照世衛提供的防疫指南,全程配戴口罩與手套,但是沒有穿防護服,結果卻因此染病了。

第四,未經歷SARS衝擊。

2003年SARS肆虐亞洲,中國、香港、台灣疫情相當嚴重,但日本卻創下0病例0死亡的記錄,成為日本的驕傲。

但是與台灣對比,台灣過去曾經飽受SARS之痛,造成73人喪命,後來全面提升醫院的防疫設備與傳染病防疫的指揮程序,在這次新冠肺炎來襲時,應對快速且嚴格,盡量做到「防疫決戰於境外」,從而到目前為止,疫情相對受控。

日本或許因為SARS期間全身而退,而且過去傳染病問題並不多,所以在防疫設備與經驗上可能相對薄弱一些,比方說負壓隔離病房數量不足、如何防止病毒在醫院內擴散等等,所以導致這次的疫情快速蔓延了。

不管怎樣,我們希望日本的朋友們一切平安。

⊙Ending

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

訂閱我們頻道之後,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這樣,當我們有新的節目出來,你才會收到通知。

請世界各地的朋友,務必多加留意疫情資訊,注意身體,我們下次再見。


紅黨有報

電閃照冤魂
民怨江雷奔
惡黨殘民盡
天火已見焚

大紀元《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中共維穩助長肺炎病毒蔓延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現場直擊 4月病患恐暴增
【十字路口】武漢火葬場燒不停?病毒藏詭異
【十字路口】中共隱瞞疫情人傳人 世衛吹捧?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中共病毒」禍及全球 引發反共潮
【紀元播報】程曉農:疫情正在改變世界
【新聞看點】抗疫外交遇退貨潮 北京連遭問責
【直播】3·31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8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衛生高官:中共顛倒黑白 甩鍋美國
【現場視頻】中共病毒衝擊 出租車停運 司機要求免租三個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