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疫情擴散 北京小區封閉管理 居民吐糟

人氣 1177

【大紀元2020年02月24日訊】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區委副書記、區長孫碩宣布,西城區將嚴格實行小區封閉式管理,目前對全區1300多個小區、1.1萬多處平房院落、48.9萬餘戶居民,進行全覆蓋排查,對具備封閉管理條件的小區做到「應封盡封」。

封閉管理的通告,讓不少北京人大吃一驚。幾天前,微信圈裡還在傳: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可防可控可治。再者,中國人信守一條,首都北京是最高權力的象徵,中國版圖上重中之重的地方,黨和國家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衛北京。武漢封城前,不少人認為北京安全往北京跑,結果無處藏身,有武漢人死在北京海淀區的賓館裡。

這次北京的對手不是政變、兵變、群體抗爭的有形目標,而是肉眼看不見的新冠狀病毒,而且在不斷變異。軍隊有槍有炮有原子彈,但都用不上,束手無策被疫情肆虐。現在北京人有點傻眼了,自以為的安全感已化為烏有,預感自己大難臨頭!

疫情有多嚴重?對於感染、確診病例數,死亡人數,官方不會說實話的。信息完全不透明,只會讓陷於危險中的北京人惶恐不安。

今天,「老北京人」的微信群裡傳出幾條北京「應封盡封」的消息,轉貼在下面,看看北京大疫爆發前,北京人除了恐慌焦慮外,對未來要發生的一切,有沒有足夠的思想準備。

北京居民一:大雜院居民都得上公廁,「封門」改「封路」,管用嗎?

我是北京西城西單附近一條胡同的居民,我們胡同被封了,胡同兩頭設了關卡,出入得有「路條」。胡同裡有幾個大雜院,裡面一戶連一戶,幾十戶底層市民,擁擠在一起。聽說我們這兒原計劃「封門」,但發現大雜院居民自家沒有廁所,住在裡面的男女老幼,都得上胡同裡的二個公廁方便,最後「封門」暫改為「封路」。

這「封路」管用嗎?我們害怕啊,院裡只要有一個人傳染上,全院幾十口人都得被拉走!到時回得來回不來都難說了!現在我們白天坐在家裡胡思亂想,夜裡更是噩夢連連。

北京居民二:我被隔離2周,卡上被划走3千元!

群裡說G大哥中招了,怎麼發帖也沒回音。昨天他露面了,正好是他失蹤半個月後。下面是他自己道出的失蹤經歷。

我是半夜從被窩裡被警察抓進警車送到一家什麼旅館隔離的。當時我爭辯自己和家人都沒症狀,為什麼非得去隔離?警察說:「你接觸的人裡有人感染了,我們從攝像頭找到了你!」

我被關在那家旅館的一間客房裡,掐著手指頭熬了2個禮拜,人都快瘋了。期間見有人被抬出去了,是死是活不知道,去了哪也不知道。慶幸的是我回家了。

第二天,我去超市買菜,櫃檯小哥告訴我:您帳面上只剩不到十塊錢了。這怎麼可能呢!我查到是那家旅館划走了3000元,電話追問旅館,服務台告訴:是送你來的警察讓我們這樣結帳的。我問這算什麼帳目?對方答:食宿費。我告訴他,「警察說都是免費的!」對方答:不是吧?那您找警察說去吧。我說,你什麼等級的飯店,一天消費二、三百?對方說:「您就知足吧,2個禮拜被划走5000的都有!」

警察抓人,旅館囚禁,敲詐勒索,我沒被感染,已經被折騰得半死了。如果染上了,估計死路一條。

北京居民三:街道書記已經談虎色變了,這疫情能不嚴重嗎?

我們沒有北京疫情的消息,包括微信圈裡也很少。大夥知道官方的話都是屁話,乾脆別聽!從街道幹部、鄰裡黨員被動員出來抗擊肺炎,知道北京疫情嚴重。昨天我在胡同裡遇到街道書記來視察,我想向書記打聽點北京疫情消息。

離他還有三四米呢,戴着口罩的書記悶聲悶氣的呵住我:「站住!有什麼話快說,我聽得見!」對方這一嗓子,我就明白了,不用再問了,書記已經談虎色變了,這疫情能不嚴重嗎?

*****

習近平在2月23日召開的「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上說,疫情已經全面失控,北京已處於疫情爆發初始階段,而北京的疫情狀況,是中共極為重視和重點應對的大事。當局的思路顯然是要不惜一切代價維護中共政權穩定,碾壓所有可能的民變和反抗。

北京疫情的發展會引發當局和民眾的何種反應,值得關注。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北京多家醫院爆發中共肺炎群聚感染
周曉輝:病毒入北京核心區 中南海還不警醒
【十字路口】病毒攻進中南海?中共或瞞新疫情
王易:給習近平的火急公開信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 一帶一路成「疫路」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國安惡法遊行
【老外看中國】從未說過的故事 給七年老觀眾
【紀元播報】歷史上瘟疫:神農嘗百草的祕密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