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孫力軍落馬原因探究

橫河

人氣 14136

【大紀元2020年04月29日訊】(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孫力軍落馬為何引發議論,孫力軍是誰的人?他的幾個頭銜和他落馬有什麼關係?中共為什麼在大疫當前和國際追責的壓力下還要繼續內部清洗?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的中國官場出現異動,令外界注目,這個事件的中心人物是中共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他是中共政法界的實權人物,不久前還被委以重任頻頻露面,突然落馬不免就令大家議論紛紛,到底他是派系鬥爭的犧牲品,還是犯了不可饒恕的失誤呢?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我們今天就先談一下孫力軍這個問題,孫力軍落馬是引起了很大的關注,中共這幾年的調兵換將,它僅僅是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爆發之後,也換了很多官員,那為什麼孫力軍就突然會引起這麼大的波然呢?

橫河:兩個因素,第一個是時機問題,還有一個是孫力軍的身分。時機,我們來看一下,就是「19大」以後,雖然所謂的反腐還在進行,但實際上,對省部級還有省部級以上官員的任免,已經進入常態,即使有一些超出正常的話,估計也不會超出江、胡時代的程度。中共肺炎爆發以後,它撤換了官員,重點是武漢和湖北,非常明確地就是追責,至於追什麼責,到時候再說。其實就是個替罪羊,當然了,所謂替罪羊,它們也不是羊,這些對待老百姓都是狼,肯定不是無辜的。但是清理這些人是官場和民間可以期待的,你可以想像的到就是要清理的,沒有人會感到奇怪。

而孫力軍在落馬之前,除了有一些傳聞以外,它沒有像武漢湖北官員那樣,公眾所知道的違反中共的規矩,或者是需要被追責、被問罪的重大事件,這就要和孫力軍的身分結合起來考慮了。

一結合起來就顯得更詭異了,孫力軍的公開身分最主要的有四個,公安部副部長、公安部一局局長、公安部26局局長和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如果還要加一個的話,就是公安部港澳辦公室主任,這幾個都有可能是使他栽下來了原因。

先看一下公安部副部長,就是在六名副部長當中,他是名列第五的,也就是說它排不上什麼重要的位置,而且他個人是非常低調的,作為副部長來說。外界其實很少聽到這個名字,這個名字最早出現在公眾眼裡面應該是郭文貴事件當中,當時國安部的紀委書記劉彥平到美國和郭文貴接觸以後,被FBI抓到了,就栽了。第二個試圖接觸郭文貴的就是孫力軍。這裡要說明一下,劉彥平雖然是國安部的但是他一直在公安系統工作,最後離開公安部到國安部的時候是公安部的副部長。

郭文貴公布和孫力軍的通話錄音以後,孫力軍才廣為人知,人們才發現公安部網站公開內容當中沒有這個副部長,也就是說這個不僅是他個人低調,實際上是中共需要他低調,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他有第二個、第三個的重要職務,就公安部一局的局長,一局就是原來的政保局,2000年前後改名為國保局,就是國家安全保衛局,這是中共最重要的鎮壓工具。

1983年的時候,以公安部的政保局為主,再加上中央調查部的一部分和軍隊的一些情報人員組成了國家安全部,公安部的政保局就留下一些老弱病殘。到了90年代,就是1989年「六四」以後,90年代期間是陳煥芳當局長,這時候一方面是中共的鎮壓功能的需要,再一方面就是借著陳煥芳的丈夫陶駟駒是當公安部部長的便利條件就重新加強政保局。真正的政保局的擴張是在19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的,很快地就超過了原來的規模,就成為公安部當中實力最強的一個局,很快就全部改名為國保了。這個局沒有任何服務功能,它就是鎮壓。從這點來看,它類似於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也就是說是政治警察。

1999年以來,除了迫害法輪功以外,迫害所有的宗教信仰人士和政治異見人士、維權律師的都是這個部分,像709案,還有其它宗教信仰團體。公安部是整個政法系統裡面權力最大的部門,而國保局就是公安部裡面實力最強的一個局,它主要執行鎮壓。至於26局就是公安部內部的610辦公室,它是專為迫害法輪功組建的,它是從原來政保局一局裡面,一部分專事從事宗教信仰鎮壓的那個部分,加上一部分從軍隊有一個部隊是專門做宗教信仰方面,據說叫8424部隊,還有宗教局一部分人調去成立公安部的26局。局長是誰呢?張越,就是反腐當中倒台的河北政法王,現在在坐牢。

張越到了河北以後,26局好像就沒有再任命過局長,而是由一局局長來兼任,因為它本來就是一局分出來的,所以現在等於是一個人兼兩個局的局長,反正具體執行,610辦公室是指揮系統,具體執行的還是國保局。2019年以後,這個26局就變成了4局,這一次它叫26局局長其實用的還是老名稱。比26局組建更晚的是27局,就是反恐局,現在成為公安部的6局。

2018年體制改革以後,說是中央610辦公室不再獨立存在了,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和它的辦公室就是610辦公室,它們的職能就歸了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有人說610併到中央政法委,其實還不完全是,610真的可能就到公安部去了。實際上中央610辦公室和公安部26局,原來就是合署辦公的。黃明,也是前面那個610辦公室主任,黃明以後好像就沒有聽說過中央610任命新的主任了,所以實際上610的真正的主管可能就是孫力軍,公安部26局的,可能就沒有610辦公室主任了,所以這個地位並不是很高,它是副部級,但是這個位置非常重要,他的落馬當然就要引起外界的高度關注。

主持人:我們查了一下,孫力軍在這次落馬之前比較重要的一個任命,就是他到武漢作為中央督導武漢防控疫情的大員,您覺得他的落馬跟武漢防疫有沒有關係呢?會不會是他在武漢做了什麼沒有公開的一個嚴重的失誤引起的這次的落馬?

橫河:這倒是很有可能的。雖然說這次沒有明確地說是具體哪一件事情,在這之前也有一些流言說孫力軍地位有問題,但是我想在這次武漢之前,如果事情真的嚴重的話,早就可以處理了,沒有必要拖到現在。這兩年跟他有關的就是兩件大事情,一件是香港反送中,一件是武漢疫情。

我們就講一下香港反送中的事情,香港反送中當中,中共主管部門的官員,倒也是這次在武漢疫情當中趁機處理的,就是中聯辦和港澳辦,說趁機處理,我想這段時間大家都在關注疫情,我想是這段時間大家都在關注疫情,那很可能就沒有人去高度關注這些人被撤換的事情。就像前幾天突然在香港大肆抓捕民主派人士,它也是,就是中共實際上趁火打劫。

從時機來看的話,我覺得確實有這個可能性。因為他同時,我們剛才講了,他第五個職務是公安部港澳台辦主任。但是這有一個問題就是,就是包括這次的反送中,公安部在這裡起的主要是鎮壓作用。向中央輸送情報,提政策建議甚至是政策的制定,這一方面公安部的這個港澳台辦沒有中聯辦和港澳辦那麼大的權力,因此也就沒有這麼大的責任。

中聯辦港澳辦被換人整頓其實也不是鎮壓不力,而是錯誤判斷局勢。這個和孫力軍的關係可能沒有那麼大。當然有這個可能性,孫力軍可能在香港問題上有什麼錯,就是被中共當局可能認為有什麼錯。但我認為不是主要的,就是有的話也不是主要的。孫力軍的落馬當天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當時不是主持這個公安部黨委會議,就通報這個事件。他批評他的這個話其實很值得推敲的,他說是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這個實際上就是說是政治責任跟反腐沒有任何關係,就是不聽話。不聽誰的話呢?那肯定就是不聽習近平的話。

他說了一句「長期以來」,這是中共整人的一個慣用的辭彙。如果真的是長期的話,那麼任用他和提拔他的就應該負主要責任。當然我覺得很可能這裡也是暗指下一步或者是敲山震虎。這裡的重點是幾個「不」,剛才講過了。

時間上連繫最緊就是這個疫情的時候的中央指導組,就是他是中央指導組的成員,而且他是唯一一個專事鎮壓功能的,所以說孫力軍加入這個指導組就是要加強維穩和鎮壓。我想包括對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的抓捕都是他的權限範圍。

由於他這個職務因為是二十六局一局,這個局它是從事政治鎮壓的,所以他有收集情報的責任和特權。那麼是否在這個過程當中因為這個特權而做了犯上的事情,或者說因為有這個特權有了犯上的行為和言論,這是很可能的。我想這就是一個誘因,當然不只是這些了,這是個誘因。因為在這次之前把他派到武漢去的時候,有人就說他是平安著陸了,也就是說原來可能就有事。

我認為武漢之行是最主要的,就導致他這一次倒台的最主要的原因或者是最主要的誘因。但是這個有人和王立軍相比,我覺得不太像。王立軍那樣的是直接把情報提供給美國人的。但是他是有一個特例的,就是王立軍是因為跟頂頭上司薄熙來結了私仇,所以說他跑到領事館去了。在中共的系統裡面,這是非常少的,除非就是頂頭上司是有私仇,而且他逃不脫才會這樣做。

孫力軍我想沒有這個問題,就他手中有機密也不太可能用這種方式,就是向國外提供機密的方式來逃脫自己,他逃不掉。王立軍是帶著情報是直接投美國了,他沒有這樣做,所以說不大可能是這樣的情況。他也沒有和誰有私仇。而且這個人也沒有正義感,不可能說是發現那裡有一些什麼事情,然後出於正義感要揭露出來,不可能,這一種人沒有正義感。這一種人就是在作惡當中生活,作惡當中提拔上來的,他沒有正義感。所以說不足以以某種事情這個冒險來做,就是冒死來做。如果說他真的是直接參與反習的陰謀的話,我覺得不會用這種方式,就是向外國提供的方式來進行。大概分析下來的話應該是跟武漢有直接關係,但是不大會是那種有人說向國外透露情報這種可能性,很小。

主持人:那您如果覺得他跟武漢有關係的話,您覺得比較大的可能性會是什麼樣的一個事物?

橫河:具體是什麼的話,外界很難知道,因為有可能永遠也不會披露出來,但是很可能我覺得可能是要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比如說這個掩蓋疫情,包括過去掩蓋疫情和現在和將來繼續掩蓋,還有甩鍋可能跟這些事情有關。但這個過程當中不知道怎麼就把自己卷進去了,因為這個事情很難完成的,就是說已經一團糟,從一開始就是一團糟,步步糟,要誰去解決,真正能把它解決掉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說很可能就把自己卷進去了。

你想想看在這麼多年過去了,誰記得給周永康下的罪名是什麼?我覺得其實就是神要懲罰他,作惡太多要懲罰他總有能夠讓這個當權者發現非常充足的懲罰他的理由。那他是要人做的嘛,這個人就是看他怎麼都不順眼,就是要整他。而且你避免都避免不了,表忠心都沒有用。它和屬於哪個派系,是不是忠心都沒有任何關係。這就是當中共鷹犬的必然下場。

主持人:很多人就是因為趙克志給他的這些結論,就是您剛才讀的這個長期以來無視黨的紀律啊,然後不知敬畏啊、肆意妄為啊,很多人從這兒就推測說這可能是一種派系鬥爭。那這個派系鬥爭,大家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說他是習近平的得力人馬,因為他是後面才被提拔上來了,所以是說他的下台是削弱了習近平沒力量。但也有人說他其實是江澤民和周永康的那條線上的人,他是對習兩面三刀,因為不知敬畏嘛。那您怎麼分析這個問題呢?

橫河:我想他肯定是得罪了習,但是是不是他的人,我認為孫力軍從來就不是習近平的人馬,從派系上看的話,他應該直屬於孟建柱,孟建柱是上海的,從系統上它是屬於上海幫,但是因為當時沒有爭過上海幫的重磅人物陳良宇,後來是外放到江西去了。關鍵是2007年從江西省委書記調到公安部當部長,當時就是接替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那麼他是不是周永康的人?周永康跟孟建柱在此之前沒有明顯的交集,就是沒有一起工作過,所以不太會是周永康自己提議的,那更可能的是上海幫的老闆江澤民或者是曾慶紅的提議,就是算是當時把他趕出上海放到江西去給他一個補償,這個可能性是有的。

公安部黨委會議上,將孫力軍落馬與這個此前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前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並列,並且警告說是要確實從思想、政治、組織上、作風上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人瘤毒。那麼這裡提到組織上,也就是說顯然是把他當作周永康的餘黨來對待了,無論他是不是周永康的餘黨,他反正是屬於政法系的,這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說對習近平兩面三刀,我倒不覺得他有那個膽子主動那樣去做。但是中共高層從反腐、貿易戰、香港反送中到武漢疫情,確實高層有很多人或者很多派系對習近平的做法不滿的。當然這個不滿不是在中共統治這個根本上的不同,而僅僅是用什麼方法來保中共的問題,就在具體做法上。但是確實當前在國內外的壓力下,各種勢力開始重組而且開始形成了氣候,這個不僅是有可能,而且是必然的;這不是說哪一派比哪一派更好或者更壞,就是只要中共在誰上都一樣,但是確實是有非常明顯的高層鬥爭這種跡象在,就是他捲入了這種鬥爭。

主持人:我們再順著您的思路分析,因為您剛才講他不是習近平的人馬,所以有人就是說他常年給習挖坑,您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呢?就是說比如說他真的挖坑,那您覺得會在什麼地方,什麼問題上挖坑,是在繼續鎮壓法輪功的路線上嗎?因為他是管610嘛,還是說他還有其它的事情?

橫河:我倒不覺得他長年給習近平挖坑,他任這幾個職務應該負主要責任的,主要是從2013年任國保局局長開始的,在這之前他是副的吧,那就不承擔主要責任嘛。你說會不會在鎮壓法輪功這個問題上,鎮壓法輪功從來就沒有放鬆過。就這麼大一件事情,國保局和26局還有中央610這個系統,就他任職的這三個系統,也就是鎮壓法輪功的最主要的指揮系統,為了維護他們自己的部門利益和他們的權力,會加強鎮壓,而且要確保這個鎮壓還在繼續進行。

這個肯定是有的,但是你要說中央政法委到最高層會在不知情的情況被挖坑了,那是講不過去的。就是這些實際的利益集團挖了個坑,那看著坑往下跳也是自己的事情,這個怪不得別人的。

第二個就是香港反送中事件,剛才已經講過了。送中條例輪不到他管,他只管鎮壓的,鎮壓到現在在香港還沒有放鬆,實際上是變本加厲的在秋後算帳。孫力軍不可能用這個給習近平挖坑,因為決定政策的事情輪不到他。而鎮壓的話,他在不在都會加重。就是說他沒有資格來挖坑,如果是誤導的話,那是中聯辦和港澳辦的事情。

但是他被懲罰和迫害法輪功還真有關係,我們可以看到就坐在這個位子上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的。當然不是說是好人來清洗壞人,而是說作惡多端了遭到報應。你看中央610任職最長是從1999年就當副主任,到了2009年開始當主任,一直到2013年的時候被抓起來,就是李東生了,現在呢?監獄裡。

610的老闆就是領導小組的組長,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監獄裡;26局當局長時間最長的就是張越,也在監獄裡。現在輪到孫力軍了。就是說在這個系統當過主任的,當過官的,這麼高的進監獄的比例,肯定是遠遠超過一般的黨政官員,而一般的黨政官員的犯罪率遠遠高於普通民眾。所以這是一個高危的職業,而且犯罪率也超出反腐的時候絕大多數高層官員所在的部門,大概只有軍委可以跟它比一比。如果這個不是報應的話,是什麼?

主持人:所以這是一個倒楣的位置。

橫河:對。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同期傅振華的職位也有變動,那傅振華跟孫力軍因為是同一個系統的,那您覺得這兩件事情有沒有相關?是在徹底清洗政法系統嗎?

橫河:這倒很可能,因為傅振華他的職位已經離開了公安部了,雖然他以前是公安部的,但是這個人走茶涼,他不可能再去指揮公安部的人,所以我覺得這兩件事情本身互相之間沒有關係。傅振華是在司法部。但是就像你剛才講的,考慮到這兩個人是同一個系統出來的,就是都是公安部出來的,都當過610辦公室主任,所以很可能跟這個習近平藉這個機會,清洗政法系統有關,都是政法系統的。

傅振華比孫力軍要張揚得多,結仇也多。在公安部任職期間他做過無數迫害人權的事情,而且都是在面上的,傅振華肯定是周永康的系統。只是說在周永康政變期間,就是要收拾周永康的時候,他倒戈倒得快,沒有和周永康被一起一鍋端,如此而已。但是這種人他從來就沒有也永遠不可能得到習近平的信任。就是說從掌實權的公安部常務副部長,調到司法部當部長,他就是一個明升暗降。雖然這次的職位變動我們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傅振華遭報應也是遲早的事情。

主持人:因為他也當過610的主任嘛?

橫河:對。

主持人:現在我們看到中共其實是內憂外患,因為它內部的疫情不管報紙上怎麼宣傳,它其實還沒有完全控制住,不斷地有群體傳染的案子爆出來。雖然開工了,但經濟也沒有真正地恢復。那外部的壓力就更大了,西方國家不斷地要求追責的聲浪是此起彼伏。那中共北京在這個時候頻繁的這麼調換官員,是不是更加容易引起人心的不穩?

橫河:中共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因為外部壓力大就暫停內鬥的。因為鬥爭就是它的基本哲學,是中共的本性。早期我們知道以前不是說過什麼十次路線鬥爭,就早期的黨內路線鬥爭,都發生在中共很弱小的時候,被強敵反覆打擊和圍剿的時候。紅軍在江西內部大開殺戒,也是在被國軍圍剿之中發生的。抗戰的時候,你想想看日本人打得那麼厲害,他們在幹什麼?在延安搞整風運動,整自己人。它越是外部壓力大,清洗內部的理由就越充分,而且清洗內部也越有必要。

你比如說香港,剛才講的,本來中共對付疫情,再加上國際追責已經是焦頭爛額了,怎麼會突然對香港鎮壓升級呢?這不是沒事惹事嗎?一般人想不通的,但是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這就是一個正常不過的思維方式。就是說它在任何危難的情況下,任何危急的情況下,它一定會加強鎮壓,對內加強鎮壓,對外加強冒險。你看最近一段時間在南海,非常頻繁的對美國挑釁,新建了兩個市在南海。

它的思路跟別人不一樣的,歷史上如此,越斗越給它能量。當然現在它是不行了,所以看上去似乎沒有那麼大能量。疫情現在這麼嚴重,它花多大的力氣去甩鍋,對外採取強硬攻勢,包括網絡攻勢,現在是假新聞,就是假信息,信息戰打得熱火得不得了,這都是中共的這種思維的一個體現。你說引起人心不穩,中共的維穩,這個穩定是針對民眾的,要民眾不能鬧,中共黨內高層從來就不穩定。它的維穩不是維高層的穩。

中共只有在鬥爭當中,它才能生存下去,而不是說高層穩定能生存下去,這不是一個概念。中國人就被中共這麼折騰,所以說中共必須被解體,中國人才有好日子過。

主持人:好,那這次節目我們就先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謝謝大家,再見。

轉自希望之聲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李正寬:拿下孫力軍 習近平能否真正走出危局
網曝當局捉拿孫力軍 出動中央警衛局
央視兩女主播傳涉孫力軍案 官媒「澄清」
律師披露王全璋獄中遭遇 孫力軍主導迫害
最熱視頻
皮膚乾燥發癢?一碗銀耳湯解秋燥 潤膚抗老
【新聞看點】FBI斥中共在美獵狐 五中閉幕釋何信號
【遠見快評】川普勝選3理由 蓬佩奧突訪越南
【拍案驚奇】大選日極左騷亂?中共鄰國紛投美
【西岸觀察】31%非裔要投票給川普 史無前例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