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利世民:中共變態 把香港拖入戰爭

人氣 1145

【大紀元2020年05月28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香港報導)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終結了香港「一國兩制」,憤怒的港人無懼香港警察殘暴執法與濫捕,再次上街抗爭。與此同時,香港政界、工商界、富豪等卻表態支持立法,讓外界質疑中共將「全面表態、人人過關」的文革手法移植香港。

香港公共事務顧問、財經專欄作家利世民(本名李兆富)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藉立《國安法》製造恐懼,將港人與14億中國人囚禁在封閉環境,「它要你害怕它」。他形容中共是與世界脫軌、破壞價值的始作俑者,「一群心理不平衡、很自卑、很懦弱,又要表現出自己很強大的一班變態佬。」但他強調,已走上末路的中共,除了每年擔負高昂的軍費與維穩費外,疫情導致的財政負擔,將令中共經濟及公共財政已無法再支撐下去。

「國安法的背後假設,就是國家正在準備作戰,或者已經處於作戰狀態。問題是你中共想著跟誰打仗?」利世民認為,中共與香港官員惡意混淆「治安」與「國安」問題,強行立法,「國家安全?究竟國家正在受到什麼樣的安全威脅?是國家級哦!」

日前中共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接見港澳政協時表示,香港國安立法,針對的是搞港獨、黑暴等極少數人。利世民駁此說法,「現在香港沒有公安條例嗎?香港有公安條例呀!用公安條例不夠處理嗎?為什麼不夠處理呀?解釋,你有解釋的責任。」

「不可以因為這個法例無法處理所有問題,就再加一些,再加一些,那最後就是走到極權社會。」他質疑港府,究竟是維護市民的個人安全自由,還是維護中共政權,「兩者如果有抵觸的話,就說出來,中共政權的本質是什麼!」

「它(中共)要你害怕它,它不需要你愛它,它雖然口口聲聲說愛國、愛國。是變態的。」他形容中共就像一個「變態的人」,它不只是要將香港人,還要將14億中國人關在一個封閉環境,「天天要你跟它說『我愛你』,但其實就是『我怕你,我恐懼你,我倚靠你』」

「它知道你害怕它,但是它很享受這種凌辱的過程。變態的那些人,真的是變態的!」他怒斥,「變態的這班人,根本就是一群心理不平衡、很自卑、很懦弱,但又要表現出自己很強大的一班變態佬。」

他說,中共或許會以不同面目出現,但其殘暴本質永遠不變,就如同奧威爾(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書中所描繪,「老大哥有時在你面前好像是一個好人,有時候很殘酷不仁,其實都是同一個老大哥。你別以為,老大哥也變為好人了。放棄這個妄想。」

利世民還說,若中共真的進入戰爭狀態,中共究竟與哪個國家作戰,必須向港人交代,「你有責任跟香港人說的,現在你把我們拖入了一場戰爭中。」他質問:「你是不是已經對美國宣戰?或者你已經準備作戰?」

他說,若與美國作戰,是經濟戰?抑或金融戰?「北京這些人,不想一想,在這場經濟戰、金融戰中,最有本事打的人是誰?對不起,是香港人。北京那些人他們懂嗎?他們不懂。他們不懂又不虛心聽別人的意見,反而說:行啦,我們將《國安法》引入香港。把香港攬在這場戰爭裡,這就是真的攬炒(玉石俱焚)。」

利世民表示,目前仍維持與美元掛勾的港元,在聯繫匯率制度下,港府不能任意發行港幣,有一個安全定位的「錨」,是港幣最終的價值基礎。但他對喪失理智的中共,毫無信心,「我擔心的是,中共發神經病說:港幣可以自給自足,掛勾人民幣;或者港幣自行發行,不需要掛勾,自由浮動吧。」這將破壞港元最完美的制度。

「中共就要將所有美好的東西全部破壞,看到這麼好的貨幣制度,這班變態的人,就會想到一些古靈精怪的東西。他們的思想和地球不接軌道的。他們有一種奇異的想法,與現實脫離的想法,他們往往是破壞價值的始作俑者,香港就是這樣給他們搞壞了。」

「大家不要以為《國安法》純粹是個人自由的問題,現在是牽涉到安全,現在是你(港人)的安全問題。不是中國共產黨這麼簡單,是共產黨發神經病了,竟然向世界宣戰。」

他形容中共的瘋狂舉措,將讓局勢發展猶如慢鏡頭下的火車災難(slow speed trainwreck),「你見到它撞過去,慢鏡頭,但是你也知道你不能阻攔,因為那動力實在太大了。」

不過,災難前會不會也如許多電影情節般,出現180度的逆轉結局呢?「這火車撞到山崖前,出現很戲劇性的轉變?」

利世民說,中國歷代王朝末年都難逃財政問題,而走向末路、經濟節節衰退的中共,當前疫情下又有龐大的財政負擔,更何況中共每年還得擔負高昂的軍費與維穩費開支,他認為,中共的經濟及公共財政將支撐不住了,而這也是他預料「逆轉結局」的原因。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全球股市本同步 5月22日唯港股特別差

記者:《國安法》到底對香港的經濟有什麼影響?

利世民:現在有兩種說法。第一天就是星期四(5月21日)晚上的人大記者會(公布「港版國安法」提案),星期五(22日)早上午港股就跌了。股市跌一天半天也很正常的,是不是?但是全世界沒有其它地方有這樣的現象。就是說過去幾個月全世界的股市都是同步的,唯獨上個星期五香港(股市)特別差,之後星期一(股市)一路發展下去,又好像沒有什麼事情,不過你不知道誰在那裡托著?

記者:今天(5月26日)林鄭特意說,現在股市比較穩,證明人們都支持這個法例。

利世民:我們不知道,是否有國家護盤基金出面,是吧?我們又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甚至乎我見到有些家族,都要爭著表態支持。

好像有一個報導提到,有些有錢人,未必是最最有錢的人,幾億的身家幾十億的身家,他們有的流動資產,其實就已經在想了,是不是有些要(流動資金)搬離香港,去新加坡,甚至去其它地方。新加坡的稅務制度跟香港差不多一樣,稅又便宜,又少點擔心。我聽到有一個立法會議員說:「新加坡沒有《國安法》嗎?」新加坡有的,問題是新加坡沒有共產黨嘛,就是有分別的。我並不是說民主選舉那些事情,而是新加坡它的國家是不是都很家長式的?是不是都有很多限制?是。不過新加坡政府會不會也走到,有一些有頭有臉的人全部走出來跟我(中共)一起支持這個法例,要表態,它不會的,我可以沉默,選擇沉默就可以了。問題是香港目前的情況就是只有你有頭有臉,生意有一定的水平,有一定大小,你是不能選擇沉默。這分別很大的嘛。

記者:港版《國安法》出來之後,有消息說,從南下的資金北水流來香港,說有8億的資金過來買香港的股票,來撐股市。現在是否在搞輿論戰?

利世民:8億資金是很少的,要想托起香港股市,沒有幾千億的流動資金基本上是做不到的。但是,是否是輿論戰,一定是的,但問題是輿論戰背後的意義。

我這幾天都不斷重複的在想一個問題,「中共究竟在怕什麼呢?」中共的思維模式就是,「你(民眾)怕什麼,我(中共)就用那樣東西來針對你」。我肯定中共中南海那一班人,每天都在想,美國人究竟在怕什麼?但美國人好像沒有什麼怕的。

中共到底在怕什麼呢?這個問題也直接牽扯到這條《國安法》。因為,中共無論對內還是對外,都想讓人看到他們有種準備作戰的狀態,「我已經準備好要打仗的啦。」和誰打仗,打什麼呢?每次說到國家安全,你一定會問一個問題,這不是簡單的治安問題。香港那些官員在那裡擾亂視聽,在混淆概念,就說,「是呀,你看看去年有多亂,我們要有法例啦。」香港治安問題沒有法律處理嗎?有啊。真是胡說八道。

它現在在說國家安全,就是要有個假想的戰爭狀態,才會有國家安全的討論。我想問一個問題,所有支持《國安法》的人都一定必須要答的問題,就是「你在和誰打仗?你想要和誰打仗?」如果你說,你在想和美國打仗。好啊,那我們就回去說經濟問題,中國如果膽子夠大,說和美國打仗的話,我們現在有的金融秩序等等,你可以不要的啦!香港哪裡還可以有資金自由流動呀!如果我們說打仗的狀態,哪裡可以有貨物的流動呀!哪裡可以有資訊的流動啊!全部都沒有啦!這就是《國安法》背後的含義呀。

再簡單講一次,《國安法》等於你假設是戰爭狀態,你假設你有假想敵。中國在和誰打仗?如果你(中共)說,你是在和美國和世界所有各國,都有戰爭的準備,那好吧,我們不需要說任何不影響金融秩序的事情,因為根本你不會再有任何金融財經秩序,全部完了,完了。

法律維護中共政權 而非港人安全自由

記者:中共的說法,《國安法》是針對一小撮人,針對港獨和黑暴的勢力,因為他們想顛覆國家政權。

利世民:現在香港沒有公安條例嗎?香港有公安條例呀!用公安條例不夠處理嗎?為什麼不夠處理呀?解釋,你有解釋的責任的。那好,人大不解釋,香港那些官員,支持這些惡法的權貴,你們都有責任要解釋的。為什麼現在香港的公安條例不夠,有什麼不夠?如果你說,你還見到他們常常會有遊行示威的。那我告訴你,一直我們都有法例禁止盜竊、搶劫、殺人、放火,全部都有法例,那這個社會是否馬上變得好像天堂那樣太平?不是嘛,一樣有搶劫、盜竊、殺人、放火、強姦,是不是法例不夠?是不是執法不夠?不是。是這個社會有病。

就是說,你不可以因為這個法例無法處理所有問題,就再加一些,再加一些,那最後就是走到極權社會。現在政府究竟是保護市民的個人安全自由,還是保護中共的政權,你要說清楚,你不可以騙人的。你現在是維護中共的政權,你不是維護香港市民的自由。兩者如果有抵觸的話,就說出來,中共政權的本質是什麼!

中共變態 藉法律恐嚇囚禁人民 只想人害怕它

記者:中共在香港推行港版《國安法》,到底害怕什麼?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利世民:中共它不是害怕什麼,它是要你害怕,有點分別。它要你害怕它,它不需要你愛它,它雖然口口聲聲說愛國、愛國,變態的。你想像中共就好像一個「變態的人」,它想囚禁香港人,天天要逼你說「我愛你」,但是實際實情是你在害怕它,它知道你害怕它,但是它很享受這種凌辱的過程。變態的那些人,真的是變態的。

胡溫年代已國進民退 中港融洽使香港變大陸

記者:中共對香港教育系統,是不是部署統戰做了很多事情?最新消息指從四川招聘一些幼稚園或者小學教師來香港指導教學。

利世民:我在網上有看這個新聞,我也叫朋友幫忙fact check(查證)下,fact check完原來在2005年開始就已經有,從不同的省市,從黑龍江、湖南和海南,它每年都從不同的省份。不過,從它招聘的這些教師要求來看,它說得很明白就要「政治意識良好」,擁護一國兩制和最主要是要「愛國」。

這些教師下來香港幹什麼呢?指導香港的教師哦?指導些什麼呢?怎樣交流呢?都不要緊啦,最主要我最看重一樣東西就是香港人納稅人給錢,給住宿,那好了你下來教普通話的,那我就明,因為香港的教師普通話不行,明!但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促進交流。如果我回到2005年我都覺得不要緊了,一點點錢,幾個人沒什麼所謂,但現在看回頭從2005年到現在2020年15年。我經常跟別人說,所有什麼中港融洽啊、促進這個香港變得更加像大陸的一個城市,這是所有社會工程,不是習近平之後的事,是胡溫年代都已經有「國進民退」,胡溫年代就已經說「中國模式」,胡溫年代已經搞「盛事」,它們一直的策略沒變。

記者:是啊,都是中共的本性。

利世民:是啊,好像看奧威爾(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這本書那樣,老大哥有時好像是一個好人,老大哥有時候就很殘酷不仁,其實都是同一個老大哥。你別以為,老大哥也變為好人了,放棄這個妄想。中共就是那種「變態的人」,它就是要將香港人,不只是香港人,是要將14億人關在一個封閉的環境,天天要你跟它說「我愛你」,但是其實就是「我怕你,我恐懼你,我倚靠你」,變態的這班人,根本就是一群心裡不平衡很自卑、很懦弱,但又要表現出自己很強大的一班變態佬。

中共處於作戰狀態 香港無故被拖入戰爭

記者:港版《國安法》會令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影響?港元是不是穩固?

利世民:我和一班朋友的心態就是,不只是說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是香港本身的安全。為什麼香港人要反對這個《國安法》?如果你(中共)說香港因為沒有這條法例,所以說是它們的短版、是它們的漏洞。我還是回到剛才那個問題,究竟國家正在受到一些什麼樣的威脅?有些什麼樣的安全威脅?是國家級哦!不要再跟我說那些治安問題,你(中共)不要把治安問題就等於國家問題混在一起。

很簡單,紐約市有很多搶劫啊,每晚有人槍殺啊,有人放火呀,那是不是就動搖了紐約市政府的地位?是不是就可以動搖到紐約州政府地位?是不是就可以動搖到美國聯邦政府的地位?不會的嘛!你不會看到川普出來說,看你的治安這麼差,會動搖我美國聯邦政府的統治地位。這是神經病的,這樣說法。

剛才講的《國安法》的背後假設,就是國家正在準備作戰,或者已經處於作戰狀態,看在外國所有這些叛國法處理都是什麼時候出台的呢?戰爭狀態!現在中共的《國安法》都是幾年前立的,現在就是「附件三」夾在香港,問題是你中共想著跟誰打仗,你有責任跟香港人說的,現在你把我們拖入了一場戰爭中。

經濟戰中香港價值高 中共卻發神經攬炒

利世民:你(中共)說中美貿易戰是不是一場戰爭呀?可能是一場戰爭,戰爭的序幕也好或者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進行模式不同了,變了打經濟戰,不奇怪,但你必須跟我們說「你是不是已經對美國宣戰,或者你已經準備作戰」,你不要說這是國家機密,我香港人被你拖下水了現在,我可不可以選擇不參與這場戰爭?香港可不可以?即香港特殊獨立關稅地位,關什麼稅,如果處於戰爭狀態,你要別人承認你一國兩制還是承認你是一國?別人肯定是承認你一國啦,是不是?

另外一個重點是,任何戰爭不是單方面的,任何單方面的戰爭稱為侵略,是不是?中共一定不承認正在侵略人家,雖然美國現在的語調就是說:中國進行經濟侵略,所以我們要還擊,其實已經是戰爭狀態了,而且還是一場經濟戰,一場金融戰。

他們北京這些人,不想一想,在這場經濟戰金融戰中,最有本事打的人是誰?對不起,是香港人。(北京那些人)他們懂什麼?不要說我大言不慚,北京那些人他們懂嗎?他們不懂。他們不懂又不虛心聽別人的意見,反而說:行啦,我們將《國安法》引入香港。把香港攬在這場戰爭裡,這就是真的攬炒(玉石俱焚)。

我和我的一些朋友說,去年夏天的時候,曾經有一種說法,如果(北京)出動解放軍到香港,我們會怎麼做?大家說:「回家睡覺。」這一次我告訴他們,根本香港是被中共拖進了這場戰爭中,只不過這場戰爭的進行模式不同而已。作為香港人,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是什麼呢?回家睡覺。回家睡覺的意思並不一定是睡覺,有幾件事情是要做的。

第一,如果那些富豪(最敏感的那一群)都學會,如果我有些錢,是不是應該把錢調到海外?香港人,其實現在這還是你的自由啊,想一想吧。人身性命財產,理論上(首先)是人身性命,(所以)很多人在談論移民。過去的幾年我也一直在講,一定要有這個心理準備,但是我覺得到了現在,如果行動上你還沒有做,你應該開始做了。很多人說:我沒有這個能力啊,我沒有錢啊,沒有能力(移民)。台灣比較近,那就想一想吧,其實台灣並不是那麼難。但是如果你說我連移民台灣的能力也沒有,其實台灣那麼多人也在生存著,對不對?我覺得是有這個必要的。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英國這幾天盛傳會給當年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居留權。

大家不要以為《國安法》純粹是個人自由的問題,現在是牽涉到安全,現在是你的安全問題。不是中國共產黨這麼簡單,是共產黨發神經病了,竟然向世界宣戰。

記者:你認為港幣安全嗎?

利世民:港幣到現在還是和美金掛勾的,就算美國沒有辦法單方面不允許港幣掛勾美金。我是擔心中共發神經病說:「我們港幣可以自給自足,掛勾人民幣」,或者「港幣自行發行,不需要掛勾,自由浮動吧。」(中共)會說得出做得出這些事情。到時會發生什麼事情,大家都很清楚了。(中共)的目的是什麼呢?目的就是,因為港幣在現在的聯繫匯率制度之下,有一個很大的限制,就是政府不能夠任意去發行港幣,這就是港幣最終價值的基礎。為什麼有個錨(安全定位),令港幣這麼有價值,是因為在每一塊錢港幣的後面都有一些東西做保證。

我覺得港元現在聯繫匯率有它的代價,但是在香港這個環境,完美,但是他們(中共)就是不喜歡完美,是吧,中共就要將所有美好的東西全部破壞的,看到這麼好的貨幣制度,這班變態的人,就會想到一些古靈精怪的東西。接觸過所有他們那些思想的人,會發覺他們和地球不接軌道的,他們有一種奇異的想法,就是因為他們那種同現實那麼脫離的想法,他們往往是破壞價值的始作俑者,香港就是這樣給他們搞壞了。

王朝末代均有財政問題 不信疫情後中共沒負擔

記者:很多人都說他們(中共)的思維是反人類的。

利世民:是啊,所以我所看到現在的發展,就是好像慢鏡頭的火車災難(slow speed trainwreck),你見到它撞過去的,慢鏡頭,但是你也知道你不能阻攔,因為那動力實在太大了。唯一,好像任何電影一樣,你見到這火車撞到山崖,但是可能突然間,有些很戲劇性的轉變,也有可能。

這幾天我給所有朋友的唯一希望說話就是,你看一看歷代,有一個特點,就是每個帝國,每個王朝末年,都一定是財政的問題。財政問題是過去二三千年不斷重複的問題,用過不同的方法去解決,都解決不了,可能根本就是一個解決不了的問題。

那究竟中共的財政到什麼地步?大家常常說它會爆,我想這就是所說的核心問題,是不是去到這個水平,如果還不是的,怎樣能夠令它會出現這一個狀況。當年美國對蘇聯冷戰時期,星球大戰計劃,有人說蘇聯的軍備競賽,導致它不能處理財政,但是很大程度上,如果回頭看,當時美國、蘇聯已經在談論削減核武,蘇聯其實沒有足夠能力支撐下去。

中國的軍費、維穩費的開支,不需要和你進行任何競賽,都不能夠撐得住,所以這個可能就是我們唯一希望,就是它(中共)的經濟不能支撐,公共財政支撐不了。這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世界各國都有這麼大的財政負擔,我不相信中國共產黨沒有,我不相信。其他人的財政負擔都要這麼吃力,中國共產黨可以完全什麼事都沒有?我不相信!

記者: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啦,我們看看這個事件會怎樣發展。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李兆富:數碼貨幣成中港府監控工具
【珍言真語】梁家傑:監警變撐警 專家將揭真相
【珍言真語】薛浩然:港夾縫求存 歷史寫在人心版
【珍言真語】楊岳橋:國安法災難性影響 港人不退縮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陸囤糧能吃嗎
【紀元播報】蓬佩奧:病毒大流行讓全球看清中共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臨四大風暴
【重播】伊萬卡與商業巨頭討論促職業發展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防疫 嚴控國民回國
【紀元播報】閉關鎖國?中共稱經濟內循環惹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