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國安法凌遲心理戰 勿中計

人氣 2498

【大紀元2020年06月22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日前曝光的港版《國安法》草案,包括在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及「維護國家安全公署」,並由香港特首指定法官處理國家安全案件等內容,引發港人深切擔憂。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逐步公布法案內容,目的是以心理戰恐嚇港人,「它在虐待、凌遲香港人,嚇得你不敢上街、不敢出聲。」藉此向全世界營造多數香港人贊成《國安法》的氣氛,逃避國際追責。他呼籲港人切勿中計。

目前袁弓夷正在美國華盛頓,與前白宮首席策士班農推動「天滅中共」運動,連日來已接觸多位美國國會議員。他表示,一旦確認《國安法》細節,美國即向中共出重手制裁。他還披露,美國共和黨議員日前擬議制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與韓正,引發中共中央陣腳大亂,「整個中央的管理層非常、非常驚恐。」中共高層開始產生矛盾與分化,「裡面真的亂得沒法想像。」「現在都搞不清,到底將來是美國先把它們(中共)瓦解?還是它們自己內部瓦解?」

據中共官媒公布的主要《國安法》草案內容,北京將在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公署,負責收集分析國家安全情報信息和辦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同時還要在香港設置「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維護香港的國家安全事務。該法還賦予香港行政長官有在處理國家安全案件中分配法官的權利。

草案曝光後,外界極力譴責,也引發港民極度擔憂,認為法案將侵犯香港司法權利,中共的手正抓住香港行政和司法部門的中心。

袁弓夷認為,逐步公布法案細節,是中共打的一場恐嚇港人的心理戰,「它(中共)在虐待香港人,像酷刑凌遲,把你的肉一塊一塊的宰割。它就是要把你嚇得不敢上街、不敢出聲。」他說,中共藉此向全世界營造多數港人支持《國安法》的假象氛圍,以躲避國際追責。

他呼籲港人切莫中了中共的伎倆,「千萬不要太在意,反而要注重怎麼去解決問題。若跟它的節奏跳舞,就中了它的計。它(中共)這種壓力不斷、不斷增加,什麼時候放下,全部有一套的。」

就他而言,若太在意中共的言論,就無法推動目前的「天滅中共」運動,「如果我每天『陶醉』在它(中共)的言論中,它發表的東西之下,還有什麼精力做任何事情,飯都吃不了,睡覺都睡不著了。」他建議港人,「心裡一定要懂得控制自己,看也要看(訊息),不能不看,但是要控制自己。」

多日來在美國國會奔走,袁弓夷深刻感受美國民眾因中共瞞報疫情,「對中共憤怒得不得了」,多位美國議員詢問他:有什麼好方法,可以對付共產黨。「他們要向選民交代,要怎麼對付共產黨。」袁弓夷提醒對方:「中國不是主題,主題是中共,中共才是罪魁禍首。」

袁弓夷與團隊目前研議以《麥卡錫國內安全法》,促使美國法院定性中共為非法集團,「他們(多位國會議員)聽了也很高興,也想支持。現在我這個做得很順利。」他自豪地說,「這個制裁是最厲害的一招,把9000萬共產黨員一網打盡。」

他還披露,中共目前正不惜成本與代價阻擾川普連任,收買美國方多面反川普勢力,「共產黨已經答應他們,無限量的財務支持。」他說,川普面臨生存問題,與中共的決戰時刻已到,「他也要把共產黨消滅掉,不消滅掉,他就被共產黨消滅掉。現在到了這個地步。」

他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已聯合G7、北約、日本及韓國等,在國際間圍堵中共,「共產黨基本上已經孤立了」,只待香港刊登憲報後通過《國安法》,美國總統川普就會出重手制裁了。

他還披露,蓬佩奧與楊潔篪在夏威夷談判期間,楊潔篪極力的提出最優惠條件,阻止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這是它們(中共)最緊張的,因為取消之後,港幣與美元的掛鈎也取消了,一下子香港就沒有價值了。」不過美國的立場始終寸步不讓。

此外,楊潔篪也非常在意美方制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韓正、汪洋,「一制裁他們,整個政治局、整個中央陣腳大亂。」袁弓夷說,中共官員將一生賣給共產黨,終身無法脫離,「他們一生跟共產黨幹活,就是為了在海外的錢與孩子,他們唯一犧牲的(價值所在)。」

「如今海外家產、你的個人自由、你的家人,你海外的家產、你的銀行戶口、你的信用卡,全部要受到制裁。」袁弓夷說:「整個中央的管理層非常非常驚恐。」並且彼此間也開始產生分化與矛盾,「中共內部裡面複雜了,所以說,現在都搞不清,到底將來是美國先把它們(中共)瓦解?還是它們自己內部瓦解?」

袁弓夷說,而這只是美方制裁的第一層名單。接下來第二層的制裁名單,包括如中聯辦、港澳辦以及香港特區政府在內的地方官員;第三層則是公開表態支持《國安法》的香港商界人士及名人。袁弓夷說:「這批人對香港造成的傷害比中共還要大。」

「我們香港年輕人出來抗爭,堅持了一年多,犧牲這麼大,你們這批人幫他們搗蛋,誰是正什麼是邪,一看就清楚了,他們外國人也看得很清楚。」袁弓夷說,這部分人大多擁有美國、加拿大或是英國等國的外國護照,並在國外置產,「一制裁的話是不得了的事情,現在他們(美國)已經跟全世界其它國家都說好了,美國制裁的話,這《馬格尼茨基法》(Magnitsky Act),很厲害的。」

《馬格尼茨基法案》源於美國,讓美國政府可對任何地方的侵害人權或重大貪污事件的涉案人,實施制裁。

袁弓夷提及近日為《國安法》護航的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他是拿美國護照的,是美國人,他犯了去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是美國的法,這個傻瓜,他忘記自己是美國人了。」

「這批人以為不用付出代價,你們犯了美國的法,而且現在美國聯合所有的國家來對付你們,不是開玩笑的。」袁弓夷說:「《國安法》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你站錯了隊,一輩子,你的親人都要付出代價。」

人在華盛頓的袁弓夷為「天滅中共」運動奔走,連日來他接觸美國政界人士外,也接觸許多華人及中國民運人士如魏京生、王軍濤等人,「說共產黨是非法集團、犯罪集團,大家基本上都很支持,沒有人反對的。在美國的華人,99%都是受到過共產黨迫害的。」

「現在基本上大家都認識到了,大家共同的敵人就是中共,所以我提出這個方案,基本上沒有人反對。」

他說,本性邪惡的中共政權,與愛好自由的百姓、自由經濟、市場經濟都是矛盾的,「最後它要露出真面目的時候,就是跟世界上過不去。現在它不只是對香港,跟每個國家都在吵,鬧得不得了,這就是它的真面目。」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國安法》凌遲式心理戰 別太認真

記者:港版《國安法》部分細節已經曝光。中共在香港設立一個國家安全公署,由特首來選定法官,又有管轄權問題。怎麼看草案的細節曝光,有什麼信號?

袁弓夷:我覺得它(中共)在虐待香港人,一滴一滴的放下來(釋放出信號)。以前的酷刑叫做凌遲,把你的肉一塊一塊的宰割。不要太認真,等它(《國安法》)全部出來之後我們再去看。看十遍也沒有用,分開來一個一個跟它的節奏跳舞,那麼就中了它的計。它就是要把你嚇得不敢上街、不敢出聲。這是它們(中共)的手段。法西斯就是靠這種方法來嚇人的。

我現在不怎麼看,我知道最多就是把我抓了進(牢)去。如果我每天看,我怎麼可以做這麼多事情。我要去滅掉中共,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如果我每天陶醉在它(中共)的言論中,它發表的東西之下,還有什麼精力做任何事情,飯都吃不了,睡覺都睡不著。所以一定要自己控制好,大概看看就可以了。等它一段(時間)完了之後,看了解了,看之前一定要對自己的情緒控制好。做人真的要這樣子,它現在只跟你進行心戰、心理戰,很厲害的這批人。我們要懂得這就是心理戰,以前一直到今天,它們(中共)一直都懂得怎麼對付人。

我們香港人是自由、和平的人,不懂得(中共)這一套,美國人也不懂這一套。它(中共)這種壓力不斷、不斷增加,什麼時候放下,全部有一套的。所以我勸大家千萬不要太在意。反而要注重怎麼去解決問題,英文叫solution(解決方案),要去找解決方案。不要一天到晚憂慮,再看一百遍都不會改變這個現實。而且它是故意的,你們要記住啊,它內部有問題,它這種東西發表出來全部是不斷的在調整這個壓力。我們面對的敵人不簡單。

記者:中共為什麼在這個時間它要下這步棋?

袁弓夷:它(中共)現在要把你嚇到什麼程度呢。要你不吭聲了,然後它(可以)向全世界說:我們有300多萬人支持(立《國安法》),反對的聲音不多。全世界現在都要追責它這個事情,它要做一個氣氛出來:贊成《國安法》的人很多。反對的聲音不是那麼大。它要製造這個氣氛,全部是有計劃的,不是我們看得那麼簡單。這批人很厲害啊!

我今天在這裡做(「天滅中共」運動)不容易的。我們剛才就在美國討論了:它們(中共)把全世界,整個梵蒂岡,整個意大利都基本上(被中共)買通。一個梵蒂岡,20億美金一年,就是收買費啊!梵蒂岡的影響力不得了,整個天主教,給他們20億美金一年。他們就逐步逐步,就像「世衛」一樣幫中共說話。天主教教宗說一句話,人家就說教宗都這樣說了,肯定以為是真的事情。教宗也被它(中共)搞定了,老早被它搞定。梵蒂岡的那個服務器就給它們「黑」進去了。現在梵蒂岡對中共特別聽話。還好這個瘟疫(中共病毒)之後,大家開始醒覺了,(因為)死掉這麼多人。

美國已收集中共罪證 川普與G7聯手出擊

記者:港版《國安法》會不會令全球,包括西方國家開始醒覺,看清中共的謊言和它的恐怖手段。

袁弓夷:現在開始,因為蓬佩奧跟他們(各國)開會的時候,提供了很多證據給他們。他(蓬佩奧)美國的證據也不需要作假。所以這次聯合起來,G7、北約、加上日本、韓國聯合起來。不是馬上,不是一下子的事。他們看了證據,當然也有(來自)美國的壓力。很多證據,共產黨很多很多做壞事的證據。所以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啊。共產黨基本上已經孤立了。

等《國安法》的細節出來了,美國就出重手了。他出重手不是為了香港,講老實話,是為了川普的競選。如果現在再不出重手的話,等到7、8、9月再出的話就太遲了,11月競選嘛。他現在要出重手,然後希望兩、三個月之後起到作用,這個作用就是幫他競選的、連任(總統)的。

所以很多人說:「川普怎麼還不出手」,你別擔心,《國安法》還沒有出來,現在收到的是一個「說明」,根本不是內容,林鄭月娥、香港什麼去拿個草稿它(中共)都不給。

它可能要到7月初(《國安法》)才出來也有可能,美國、全世界就等它的全文出來,香港的法案在刊登憲報後,美國就出手了,香港刊登憲報後就是通過(《國安法》)了,人家才可以出手,名正言順,你(美國)不可以現在什麼都沒,去制裁人家(中共),講不通。

記者:為什麼中共要引到全世界對它制裁,為什麼這麼愚蠢呢?

袁弓夷:它(中共)不是愚蠢,它完全知道後果,它是堅持它的「理念」。有個人這兩天說得很清楚,它完全知道的,不是不知道的,它覺得它可以堅持下去,有點像毛澤東當年也是,朝鮮戰爭的時候,聯合國出兵去打,它覺得它可以堅持下去。習近平太過高估自己了,自視過高。現在等於朝鮮戰爭一樣,全世界聯合起來打,在朝鮮打仗的是聯合軍,不就跟現在情況非常像。美國負責出手。

韓正汪洋被制裁撼動中共中央 支持《國安法》的人也有後果

記者:蓬佩奧和楊潔篪在夏威夷會面,7個小時到底發生了什麼,您有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袁弓夷:我知道美國那邊寸步不讓,就是聽(中方講什麼),寸步不讓。楊潔篪拚命用好的條件要美國不要把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這是它們(中共)最緊張的,因為取消之後,港幣與美元的掛鈎也取消了,一下子香港就沒有價值了。楊潔篪也知道美國的那個制裁(很嚴厲),楊潔篪對韓正、汪洋被制裁非常在意,因為一制裁他們兩個,整個政治局裡面陣腳大亂,整個中央陣腳大亂,因為他們一生跟共產黨幹活就是為了在海外的錢與孩子,他們唯一犧牲的(價值所在),參加了共產黨是脫離不了的,他們覺得一生賣給共產黨了,但是他們後代有財產,可以在海外重新開始,這就是他們的心理狀態。所以美國這樣制裁下去,他們非常非常驚恐,整個管理層、整個中央的管理層非常驚恐,那麼這是第一層。

第二層到地方官,包括香港這地方,那麼中聯辦第二層就要來了。現在我的看法,第三層,因為我跟(美國)國會、議會的人都在講,第三層就是香港這批公開支持《國安法》的公司與有名的人,大家心裡知道是誰了。為什麼呢?看看這批人他們對香港造成的傷害比中共還要大,因為外國說「我要支持你香港,要自由、《中英聯合聲明》、要一國兩制」,但怎知道有這批人、也不是少數,是很大的一個比例,贊成立《國安法》,那你(香港)叫我(美國)怎麼支持你呀,怎麼制裁你,就沒有這個道理來制裁你,講不通了,所以這批人對香港的傷害是非常非常大,所以他們(要被)美國制裁。我心裡說活該,真的活該。

我們這批年輕人出來抗爭,堅持了一年多,犧牲這麼大,你們這批人幫他們搗蛋,誰是正什麼是邪,一看就清楚了,他們外國人也看得很清楚。美國制裁這批人,就是民間做生意的這批人,一制裁的話是不得了的事情,現在他們(美國)已經跟全世界其它國家都說好了,美國制裁的話,這《馬格尼茨基法》(Magnitsky Act),很厲害的。就是跟制裁韓正、汪洋一樣對待,你(那些香港公司與名人)的家產、你的個人自由、你的家人,你海外的家產、你的銀行戶口、你的信用卡,全部要受到制裁的,基本上你不用出國了,從香港搬到大陸去住算了,這是非常嚴重的。這批人以為不用付出代價,他們現在意識到了,他們站在中共那邊,現在支持《國安法》,結果就是他們將來在美國,包括全世界也會制裁他們。

我看報紙,香港交易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也站出來(護航《國安法》),他是拿美國護照的,是美國人,犯了去年通過香港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是美國的法律,他不可以去支持(《國安法》)的,犯了這個法就要受到制裁,就這麼簡單,這個傻瓜,他忘記自己是美國人了。

記者:香港的李氏家族也說,為了做生意肯定有很多國家的護照。如果(美國)制裁的話,他們國外的資產也會受到影響?

袁弓夷:當然受影響了,現在美國還有五眼聯盟,包括加拿大、英國。李氏家族,不是拿加拿大就是英國的(護照),一受到制裁的話,問題大的不得了,他們在加拿大、英國的資產(多得)不得了,他們一直以為將來受制裁的只是官員,跟他們沒有關係。你們犯了美國的法,而且現在美國聯合所有的國家來對付你們,不是開玩笑的,他們沒有考慮到後果,《國安法》是大是大非,你站錯了隊,一生人、一輩子,你的親人都要付出代價。

記者:有的人說是被脅迫的,如果不出來講就會成為它們(中共)針對的對象,我相信那些香港公司與名人,未必心裡真的是那麼支持的。

袁弓夷:你說沒有用,美國制裁了,你去美國法庭解釋吧。你想洗脫這個罪名,自己去法庭辯駁,(美國)凍結了(你的海外資產)再說,美國跟你講道理呀,他要出重拳的時候跟你講道理,沒有什麼道理可說,你公開的,報紙上登了你支持(《國安法》)的,還有什麼好說呢?你賴不掉的,誰強迫你,你跟法庭說,跟法庭解釋。

記者:星島新聞集團何柱國不是也在美加登報挺港國安法……

袁弓夷:他也是美國人,他大問題了,因為美國的報紙問題多了,這批人沒有去想,他們以為(只有)林鄭、中聯辦,這批人會受制裁,他們從來沒有想自己也會付出這種代價的。

唉,香港人有時候頭腦簡單,中共叫他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是開玩笑的,現在匯豐銀行、渣打都頭痛,雖然它們不是香港的銀行,它們也要受到制裁。它們一支持《國安法》的時候,蓬佩奥很生氣,因為把他要制裁的對象就複雜化了,本來他以為主要是制裁中國,在香港的中資銀行,怎麼知道現在要制裁外資銀行。看看Citibank(花旗銀行)有沒有支持,肯定沒有嘛。這個裡面文章多了。這批人真的是無知,不過也不是壞事,對我們抗爭來說,不是壞事,以後他們想清楚再做事情。

中共真面目就是邪惡 與自由世界民眾矛盾

記者:您剛才提到共產黨幹什麼事情,就是壞事、醜事,實際上是幫了香港人一把。請您解釋,為什麼它不幹還好,它一幹就是壞事、醜事呢?

袁弓夷:它(中共)這個政權就是邪惡的,它什麼都是為了自己的權力,就傷害了老百姓的權利,就那麼簡單,它跟老百姓是一種矛盾,跟自由、愛好自由的,或者自由的經濟、市場經濟都是矛盾。最後它要露出真面目的時候,就是跟世界上過不去,現在它不只是對香港,跟每個國家都在吵,鬧得不得了,這就是它的真面目。

記者:6月10日,美國的共和黨提出史上最強的制裁中共的方案出台以後,以您所知,在中共高層內部引起什麼樣的迴響?

袁弓夷:當然有的人說,像韓正、汪洋說,「為什麼我受制裁,為什麼不是人大那個栗戰書」,他們之間開始有矛盾,所有中共無官不貪,而且韓正跟汪洋的素質,還是屬於低的,給其他常委看不起的,「為什麼你貪得這麼少啊,你還沒有進我們這個所謂一千億的俱樂部」,哎呀,裡面複雜了,所以不是壞事。所以說,現在都搞不清,到底將來是美國先把它們(中共)瓦解?還是它們自己內部瓦解?哪一個先發生,真的沒有人知道。裡面真的亂得沒法想像。美國也在分裂、分化它們,大家都在分化。它們中共也在(分化),想讓美國川普總統不能連任,所以大家都在做工作,這場好戲,那是難得的。

記者:《國安法》出台以後,很多香港評論員開始說話都比較謹慎了,甚至在謀後路了。那麼多的網友,喜歡看您(的頻論),覺得您比較真,您怎麼沒有這方面的顧慮?

袁弓夷: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了,所以我就話照樣講,我從來沒有想過,因為這個(《國安法》)過了,我要怎麼改變,如果我在意共產黨的話,對它每句話在意的話,我真的活也活不下去了,真的不會當它真的,你心裡一定要懂得控制自己,看也要看,不能不看,但是要控制自己。

做人有時候要懂得控制自己的心情。就是要分開,人要衝動的時候用腦子另外一部分,要冷靜的時候又要用另外一部分,要懂得用不同的感情來處理不同的事情。

記者:現在美國主要是幾招,跟我們總結一下,金融戰那邊開打的可能性怎麼樣?

袁弓夷:肯定是金融(戰),金融是她(美國)成本最低,效果最大的,分分鐘它傷害(很大),而且她(美國)不需要打,她(美國)警告說,一個月內美元我不賣給你了,你不要兌換了,那麼真的把人嚇死了,它(中共)就跪下來了,這個影響太大了,而且她(美國)不需要馬上實行,她反而保護了自己人。

其實我也是很奇怪,為什麼美國還沒有撤僑,已經到了很緊張的地步了,我們要注意她撤僑的問題。她還沒有把安全(等級),她分為四級,把它(安全等級)降到第二級,可能還會降到第三級,那麼第四級是最壞了,這個要撤退,所以我覺得呢,她(美國)可能還覺得還有其它的方法來對付中共,所以還沒有到撤僑(的地步),如果到了沒有辦法的話,就馬上要撤僑。美國應該覺得還可以用和平的方法來打這場仗,就是不用撤僑的方法,但是她這個金融戰還是照樣要打。

消滅共產黨成川普生存問題

記者:美國要消滅共產黨,他們的朝野對這點的共識是怎麼樣?

袁弓夷:現在講到最後還是要川普來當總統,譬如說華爾街、好萊塢,很多都是共產黨的朋友,但是老百姓憤怒得不得了。我這幾天都在國會跑,議員是代表老百姓,他們都在問我,「你有什麼好的方法,讓我們可以對付共產黨。」因為他們要向選民交代,要怎麼對付共產黨,就是向選民交代,選民憤怒的不得了。現在有200多條法案,提出來要對付中國的,我跟他們說,「你別對中國,中國不是主題,主題是那個中共,中共才是罪魁禍首」,他們也明白。

我這一招,要把共產黨定為犯罪集團,要把9000萬黨員一網打盡,這個制裁是最厲害的一招,他們這麼多制裁招數都沒有我這一招徹底。所以他們聽了也很高興,也想支持。現在我這個做得很順利,美國以前,50年代有一條法律《麥卡錫法》,就是用這條法來改,變成對付中共是最好的。我覺得有希望,有希望。很多朋友都幫我忙,真的難得,把我一個人的力量變成一百倍都不止,我在這裡還是能夠發揮,而且我也做了很多節目,普通話的,開始做大量的英文節目,要說服美國人,要他們也支持我們滅共。

記者:美國華爾街那邊是不是一個比較大的阻力?他們和中共之間的關係是怎麼樣?

袁弓夷:他們是,他們當然不敢明幫共產黨,暗中幫,暗中幫(中共)也很厲害。我得到的消息,所有反對川普的勢力,很多方面的。中共說,你們到我這裡來,無限量的經濟支持,這次就玩大了,中共不惜成本、代價要把川普拉下來,已經到了這個程度。所以川普也知道,他也要把共產黨消滅掉,不消滅掉,他就被共產黨消滅掉。現在到了這個地步。現在不是香港的自由問題了,已經到川普的生存問題了。川普如果不滅共產黨的話,不是滅到七七八八的話,共產黨就把他滅掉了,所有美國反對川普的勢力,共產黨已經答應他們,無限量的財務支持。這次暴動也是他們(中共╱反川普勢力)在後面搞的,不是開玩笑的事情,這已經到了決戰了,你死我活的事情。

記者:現在中共的經濟這麼差,它有這個財力去無限量支持美國的反川普的勢力嗎?

袁弓夷:最近川普的民意跌得很厲害,因為他沒有出手,老百姓非常生氣,一天到晚發推特,沒有行動。但是其實,他在等香港《國安法》出來之後,他才可以有行動,沒有的話他出師無名。

記者:大家都在等著那個石頭掉下來。

袁弓夷:對對,有了這個他才可以還手,人家都沒有打你,你怎麼還手。他可以做的已經做了,也做得不錯,蓬佩奧把全世界的勢力聯合起來,印度那邊也全力支持,他也把俄羅斯(聯合起來),俄羅斯也支持印度。所以基本上圍堵的圈子已經形成了,非常好了。那麼現在要等川普來看下一步怎麼做。

記者:印度這次也要給中共加稅,是不是也是圍堵中共的一個策略?

袁弓夷:當然了,加稅,我看中國的幾個手機市場,一年大概是4000萬多台手機(出口印度)吧,印度是中國最大的手機出口市場,但是現在沒機會了,我估計三星會出一些廉價的手機,專門供應印度的市場,代替小米、OPPO、vivo這幾家。

「中國製造」不受歡迎 海外國家不允許進口

記者:您是做生意的,現在面對港版《國安法》未來的不確定性,全球的大企業怎麼樣重新去部署,包括香港或者中共的企業,它們怎麼樣重新部署的?

袁弓夷:現在基本上,我看中國的出口已經完蛋了,很多國家的人說:我不可以出現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這個Lable,這個標籤,不允許。因為老百姓不高興,現在哪一個(因疫情)死掉人的國家,一看到中國就生氣了,他們買東西貴一點都不要緊,不許看到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現在到了這個地步。所以中國的出口就完蛋了,不單是(出口)美國的問題,(出口)印度也完蛋了。印度針對中國加關稅,印度也是中國的大市場,印度很多製造業不行,逐步逐步她就會想辦法自己搞定。印度現在民情洶湧,老百姓生氣的不得了,他們想出兵打,說不定那邊的仗比在太平洋(還要)先打,上邊的目的是不想打,但是老百姓要打,要處罰共產黨。一批印度的軍隊本來是去開會的,怎麼能夠給中共軍人偷襲了。

記者:大家現在很關注您,肯定在美國亮相的機會很多。

袁弓夷:現在全世界都很關心香港的問題,聽到有香港人站出來說滅共,他們都很支持,因為他們有同感。現在基本上大家都認識到了,大家共同的敵人就是中共,所以我提出這個方案,基本上沒有人反對。很多民運人士,魏京生、王軍濤,出名的民運人士我都碰到了,大家基本上都很支持。因為說共產黨是非法集團,犯罪集團,沒有人反對的,沒有人說「不」的。在美國的華人,99%都是受到過共產黨迫害的。不只是他們,整個家庭都受過迫害的。所以說基本上,很多碰到的人,所有的人都支持我,美國人也是,華人也是,很受歡迎。我到華人超市,很多廣東人都來和我打招呼,跟我一起拍照。

記者:他們對於「天滅中共」運動,也贊同的吧?

袁弓夷:很贊同,很贊同。他們對(中國共產黨)也恨得要命。新唐人電視台主持人方菲,她把我放在電視裡,所以不少華人都看電視,也看到我了。有的年紀大的人不一定上網的。所以認識(我)的人越來越多,我也不是想出名,但是多一點人支持就好一點,將來說不定要他們寫信給議員,要他們簽名,這些在美國都起作用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為港生奔赴華府 袁弓夷:落實承諾
【珍言真語】袁弓夷: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團
袁弓夷攜手班農 推「天滅中共運動」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犯罪證據將呈美法庭
最熱視頻
【快訊】蘇格蘭火車脫軌 至少3死1傷
【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蓬佩奧捷克演講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超過蘇共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外軟內硬 國際勿上當
【重播】美司法部副部長:反擊中共間諜
《薇羽看世間》美使館換圖藏玄機 今天全港買蘋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