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香港敲鐘 三大信用評級機構勿半夢半醒

人氣 1532

【大紀元2020年07月03日訊】雖然6月30日深夜11時中共公布港版國安法,即刻生效;然而,十餘小時後,中共慶祝自己99歲生日之際,仍有數以萬計的香港市民自發上街,抗議惡法。

雖然港警賣力,全天抓了370人,其中10人被以涉嫌違反國安法名義拘捕;然而,港人的不屈抗爭,卻激勵著全世界的人站出來,共攜手終結中共。

同日,作為反制中共推行港版國安法的一項措施,美國眾議院一致通過的《香港自治法案》,遞交川普簽署。川普簽署該法案應無疑慮。

《香港自治法》授權美國政府部門,以金融等制裁手段懲罰實施惡法、侵蝕香港自由的中國大陸與香港官員、鎮壓香港示威者的警察以及與制裁對象進行業務往來的相關實體。此法案制裁級別分為兩級,對破壞香港自治與自由的中國大陸和香港官員施加「一級制裁」,對所有與之有業務往來的金融機構施加「二級制裁」。違反制裁令者,最高判囚20年,罰款100萬美元。

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來向美國和全世界下戰書,美國接下了,《香港自治法》就是答覆之一。《香港自治法》是加強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有評論形容其嚴厲程度等於公開向中共攤牌,甚至不惜與之決裂和開戰。

現在,我們要共同經歷美國和國際正義力量對決中共這一歷史時期。

在這個特殊的時期,本文向三大評級機構——標普、惠譽、穆迪,進一言:深刻認識香港和中國形勢的複雜性與嚴峻性,準確預警。

我們先來看三大評級機構對香港的評級。

其一,據中共喉舌新華社6月28日報導,標普近日發布的一份報告,維持香港長期發行人信用評級為「AA+」及短期發行人信用評級「A-1+」,評級展望維持在「穩定」。

標普認為,港版國安法生效後,不會影響特區政府根據香港基本法制定經濟政策的自主權;美國與香港貿易關係上的變化,不會對香港的金融業發展和經濟增長造成嚴重傷害;香港強勁的經濟、金融指標有利於鞏固特區政府的信譽度,足以抵消社會緊張局勢和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響。

事實上,標普從2017年至今一直沒有改變香港的「AA+」評級,既比中國高出兩級,評級展望也為「穩定」。

其二,4月20日,惠譽將香港信用評級由「AA」下調為「AA-」,評級展望由「負面」轉為「穩定」。這是惠譽7個月內第二次下調香港信貸評級。

惠譽認為,在經歷了2019年曠日持久的社會動盪之後,香港經濟正面臨疫情帶來的第二波重大衝擊。惠譽預計,繼2019年實際GDP下降1.2%之後,香港2020年的實際GDP降幅將達到5%;香港2020財年的預算赤字將升至GDP的11%,較回歸以來2001財年4.8%的最高紀錄高出一倍以上,而2019財年的預算赤字僅為1.5%。

惠譽表示,香港與中國內地日益加強的經濟、金融、社會和政治聯繫顯示出其與中國國家治理體系的不斷融合,這樣的變化與香港和中國內地的主權評級差距縮小的趨勢是一致的。

此外,6月22日,惠譽評級亞太區主權評級高級董事費安德表示,目前對香港採取的評級及展望已經計及「港區國安法」立法的風險及香港的潛在改變。如果港版國安法在立法後,中期影響到國際和本地投資者對營商環境的信心會影響香港評級。

其三,1月21日,穆迪將香港長期信貸評級由AA2下調至AA3。不過,穆迪現在這次對香港的展望評級由「負面」調高至「穩定」。

穆迪在解釋降級理由的聲明中,將香港政府對待抗議運動的做法作為一個重要因素。港府「缺乏切實計劃,來應對香港民眾在政治、經濟和社會領域的關切議題,這在過去9個月中成為焦點。」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香港一些機構制度上的缺陷,「香港管治能力遜預期」。

去年9月穆迪曾將香港的展望評級下調至負面。而早在2017年5月,穆迪曾下調香港評級,當時由AA1 降至AA2。

從以上三大評級機構對香港的評級可以看出,三大評級機構並非步調一致,對當前香港局勢的危險性雖有所認識,但對今後局勢的發展和走向,認識仍明顯滯後。

這裡,我們要說,三大評級機構與中共政權打交道已經幾十年了,對其的客觀認識應該是多有機會了,對中共的耍弄手段也應該是深有體會了。

舉個例子。雖然三大評級機構占據國際市場的絕大份額,但為什麼長期就是不能進入中國獨立開展業務而必須與大陸機構搞合作呢?為什麼只有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標普才於2019年1月28日,惠譽才於2020年5月14日,其所設立的在華獨資公司才獲准進入中國市場呢?而穆迪至今尚未拿到備案。

中共的心機是非常深的。對三大評級機構,中共其實是痛恨的。多年以來,中共一直夢想,建立自己主導的信用評級機構,要「破除評級迷信,降低對國際評級機構的依賴」;一直聲稱,三大評級機構問題纏身,「違反公正原則,涉嫌訛詐和利益操縱」,尤其「國家意志明顯,代表著美國的政治和經濟利益」;一直叫喊,國際信用評級體系改革,要「加強國際合作,打破美國評級機構的壟斷格局」。

我們知道,一方面,利益誘惑是中共的拿手好戲;另一方面,中共又追求最後將合作者取而代之,或趕走。例如,在中共的護持下,華為曾與思科合作,暗中竊取思科專利(兩者曾打官司),羽毛豐滿後將思科踹開;又如,谷歌曾與百度合作,百度迅速成為中國行業老大,谷歌則被趕出中國了。這方面教訓已很多了。

對三大評級機構來說,認清中共,認清國際大勢,不僅是準確評級的需要,也是自身發展的需要,切勿半夢半醒。

責任編輯:高義 #

 

 

 

相關新聞
憂優勢遭中共侵蝕 穆迪降低香港評級展望
穆迪選情預測:2020川普將輕鬆贏連任
穆迪下調香港信用評級:政府無回應民眾訴求
高天韻:美連出重拳打擊中共 推動抗共大潮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細思極恐!大陸手機記錄日常對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