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安全問題 荷議員籲限中國留學生報讀學科

人氣 677

【大紀元2020年07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言綜合報導)隨著中共長臂在海外學術領域越伸越長,到國外求學的中國學生面臨越來越多的壓力。荷蘭議員范德莫倫(Van der Molen)提議,政府應對中國大陸學生所帶來的安全風險進行調查,以決定是否限制其報讀某些學科。

上週二(6月30日),來自荷蘭基民盟(CDA)的二院(下議院,即眾議院)議員范德莫倫在議院中根據一份來自荷蘭國家科技政策研究中心(Rathenau Instituut)的調查報告提議,內閣應對中國大陸學生的「危險程度」進行調查,以決定是否對荷蘭安全構成風險,並限制其報讀某些學科。

Rathenau Institute是荷蘭技術評估組織,也是歐洲議會技術評估組織(EPTA)成員。

7月2日早上,范德莫倫在荷蘭電視清談節目「Goedemorgen Nederland」中再次表示,擔心中國留學生成為間諜,竊取荷蘭核能和軍事知識,希望荷蘭情報部門能對中國學生進行調查、甄別和篩選。

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被指可與伊朗、朝鮮等國學生相提並論。

他認為,中共企圖到2050年主導全球軍事領域,並且已經設定諸多長期目標。荷蘭不應成為幫助中共實現其設定目標的「奶牛」。因此,應對來荷蘭學習技術的中國學生進行篩選。

來自Rathenau Instituut的研究員賈斯珀·迪頓(Jasper Deuten)與范德莫倫持類似看法,他呼籲荷蘭大學不要與外國學生分享尖端科學知識。

中共用「利益」進行政治滲透

中共對高等教育領域的政治滲透已經引起越來越多荷蘭人的注意。

位於海牙的克林根代爾(Clingendael)研究所在其報告「探索:中國對荷蘭教育的影響」中指出,荷蘭所有的大學都與中共及其研究機構有合作,在各個科學領域都有與中共的聯合研究計劃。中共試圖對在荷中國學生和科學家,以及荷蘭對華研究產生政治影響。

報告作者之一高英麗(Ingrid d’Hooghe)向《新鹿特丹商業報》(NRC)表示,中國(中共)政府的影響力滲透到一切研究領域,「一切都被政治化」。她指出,很多研究人員都在中共的標準中自我審查,舉步維艱。

對於荷蘭的中國學生,中共的滲透和控制更是顯著存在。「中國(中共)希望不進行某些討論,例如關於人權的討論。在荷蘭的中國學生會堅定地(與中共)保持一致,以傳播這一信息。」高英麗說,很多中國學生堅持為中共唱讚歌,做美化宣傳。

中共之所以能夠達到滲透和控制高等教育領域,無非是通過「利益」等手段。克林根代爾研究所的報告稱,對於荷蘭研究人員,中共對其施壓的主要手段是拒發去中國的簽證,以及終止研究經費,並削弱兩國之間的合作。

范德莫倫說,中共通過獎學金誘使許多學生與其共享信息。得到中共獎學金的學生「需要向駐所在國的中國(中共)大使館報告」。

這位議員說:「這樣的說法已經存在了一段時間,荷蘭情報部門AIVD也表示,中國(中共)是荷蘭工業間諜活動領頭羊。」

美國政府限制部分中國學生簽證

在此之前,荷蘭鄰國比利時國家安全部門也有報告稱,2019年有250名中國學生從事間諜活動,其中多數為中國國防大學學生。

該報告甚至將中國學生列為給比利時帶來國家安全問題的主要威脅之一。

荷蘭議員的提議也呼應了美國政府不久之前的一項相關舉措。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5月29日頒發總統公告,從6月1日開始,暫停和限發跟中共軍事發展相關的F和J簽證。

白宮發出的最新公告指出,中共正在投入大量資源,廣泛蒐集和獲取美國敏感技術和知識產權。「來自中國的學生或研究人員、本科學歷以上、與中共軍方有聯繫或曾與軍方有聯繫的人員極有可能被中國(中共)當局脅迫或指派,需要引起特別關注。」

荷蘭議員范德莫倫也強調說,對中國學生要因人而異,不能實行「一刀切」,而且他鼓勵真正的學術交流。

「我想強調一點,當然不是每個中國學生都在從事間諜活動。實際上,中國學生定期將荷蘭知識帶到中國,也是一件好事。荷蘭有很多很好的研究,如關於民主和法治的研究。我認為,(應該)讓他們特別把這些知識帶回去。」他說。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8):滲透西方(下)
荷蘭研究:中共將一切政治化 干擾學術自由
印度專家:美大選結果將影響中印衝突
生命奇蹟 荷蘭男昏迷八年 服安眠藥短暫甦醒
最熱視頻
【直播預告】美大選日 17小時接力直播
【遠見快評】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重播】川普出席巴雷特大法官入職儀式
【拍案驚奇】拜登家爆更驚人醜聞 五中開幕不開心
【新聞看點】五中大戲登場 專家預測川普贏
【西岸觀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華人維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