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郵寄投票可能會引發11月大選法律爭端

人氣 969

【大紀元2020年08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面對疫情,美國各州正在理智地擴大郵寄選票和缺席投票的規模,但同時,他們也應該為在今年秋天可能面臨更多的計票爭議做好準備。

據美國「政治家」新聞網站(Politico)報導,各州突然爭先恐後地擴大今年選舉的郵寄投票規模。例證之一就是威斯康星州。該州在本週已經收到了超過100萬的初選缺席選票請求,這是該州2016年大選缺席選票請求數量的四倍,創下歷史新高。

總的來說,通過郵件投票的做法是一個積極的進展,因為疫情的威脅可能將在11月作為一個威脅繼續存在或卷土回來,親自前往投票站投票可能會對選民和投票工作人員造成嚴重的健康風險。

但是,雖然缺席選票可以保證人們的安全,擴大投票範圍,它們卻也有一個缺點:會導致針對計票結果提起訴訟的可能性變得更大。簡而言之,與在選區投票站內親自投票相比,通過郵件投票可能會出現更多問題。歷史表明,圍繞選舉結果的重大爭鬥更有可能以質疑缺席選票的形式出現。

這並不意味著各州不應該改用郵件投票,但是,除了僱傭和培訓足夠的工作人員,以便能夠處理新的計票程序,訂購足夠的物資和設備之外,各州和國會還必須做好準備,以應對11月的大選結果可能引發爭議的風險。

那麼缺席投票有什麼問題呢?當你去附近的投票站時,你會和一名投票站工作人員面對面地見面,他會為你簽名,然後讓你投下一張選票,這張選票會立即被計入到投票站的選票中,在投票站關閉後進行清點。

的確,當您與投票工作人員互動時也仍然可能會出現問題:例如,在把您的簽名與投票登記手冊中的簽名相比較後可能出現問題。但是這些問題通常都可以在面對面交流後來解決。一旦你讓投票站的工作人員確信你有資格投票,並且你得到了一張普通的選票,你就不可能再被確認為不合格投票者,而你的選票也不可能沒有被計算在內。

相比之下,通過郵件投票則需要額外的步驟,所有這些步驟都容易出現當面投票時不可能存在的問題。首先,選民需要及時得到缺席選票,以便在規定的截止日期前將其寄回。地方選舉辦公室的行政延誤,或者郵政問題,都可能導致選民無法在足夠的時間內收到寄回的選票。這已成為威斯康星州目前初選中的一個嚴重問題,促使聯邦法院提起訴訟。同樣的事情也很容易在11月份發生。

更重要的是,有一些州認為,如果缺席選票上蓋的郵戳是在投票截止日期之前,那麼缺席選票就符合條件,但其他一些州則要求,缺席選票必須在選舉日之前被送到地方選舉辦公室。在後一種情況下,郵寄缺席選票的投票者有可能因為選票寄得太晚而失去投票資格。2018年,全國有超過四分之一(27%)的缺席選票因此被取消資格;在佛羅里達州,這個比例甚至更高,至少達到三分之一。

即使缺席選票準時到達,也可能由於其他各種原因而被拒絕。每一張缺席選票都必須裝在一個特殊的信封內提交,在這個信封上,選民必須提供基本信息:姓名、地址、簽名,通常還要提供額外的身分證明(比如駕照號碼)。缺席選票通常會因為選民填寫信封時無意犯的筆誤而作廢。有時候選民甚至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可能只是當地選舉辦公室的一個員工無意中誤讀了選民寫的東西,選票就被作廢。

2018年,全美國範圍內91.8%的選民寄到地方選舉辦公室的缺席選票都被計為有效了,有8.2%的選票沒有被記為有效,這是一個顯著的失敗率。在2016年的上一次總統選舉中,各州報告的數字有所不同,但是被取消有效資格的比例仍然令人擔憂。例如,喬治亞州報告說,有93.6%的缺席選票被寄回,這意味著有6.4%的缺席選票沒有被計算在內。紐約則報告說,90.7%的缺席選票被計有效,9.3% 的缺席選票未被計算在內。

這些選票被拒絕計為有效的大部分原因不是因為選民資格不符合規定,而是因為選民在提交過程中的錯誤。特別是當存在著不是選民過錯的提交程序的缺陷時,就可能會導致對選票引起質疑。也存在這種情況,儘管提交過程存在問題,工作人員仍然可能因為表示理解和同情心將之計算為有效選票。但如果這些選票可能會決定選舉的勝負的話,那麼結果就是:引起法律訴訟。

缺席選票引發訴訟的風險增加,不僅僅是理論上的。近幾十年來,大多數最重要的選舉計票爭端都與缺席選票有關。

也許你在想:如果今年秋天我們為了統計少數地區的缺席選票而大打出手,那又怎麼樣?畢竟,我們挺過了布什和戈爾的對決。但實際上,今年的計票爭端可能會比20年前那場激烈的爭鬥更加糟糕。

一方面,不僅國內政治兩極分化嚴重,美國最高法院也被這個超級兩極化所吞沒。自從布什訴戈爾案以來,最高法院在選舉案件中多次以5比4的比例分裂。在即將到來的威斯康星州選舉中,最高法院大法官在缺席選票統計規則上的黨派分歧再次為5比4。這對今年秋天可能發生的事情來說是一個不祥的預兆。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計票爭議的戰火不會止步於最高法院,而是會一直延伸到國會。這裡不想詳細解釋為什麼立法部門對這種情況毫無準備,只想說,如果投票爭端阻礙了總統選舉的結果,而國會又無法解決這個問題,那麼這個國家就可能面臨一場全面的憲法危機。這場危機將於2021年1月20日中午開始。

那麼,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呢?毫無疑問,出於公共健康的原因,擴大郵件投票對各州來說是一個明智的決定。但是,各州(尤其是總統選舉的搖擺州戰場)應該儘快澄清本州法院在可能出現的缺席選票統計訴訟中應該使用的規則。

各州法律對投票有規定是不夠的。如果在投票過程中出了問題,特別是如果問題不是選民的過錯,而是計票程序的問題,那麼選票是否還能被計為有效就需要提前明確。

各州的立法機構傾向於將這些計票問題留給法院在最激烈的時刻作出裁決。各州已經通過艱難的方式認識到,如果計票規則模糊不清,將會發生什麼。今年的教訓可能會更加艱難,因為人們普遍認為,風險是如此之高。

此外,國會必須更好地做準備,以應對可能出現的總統選舉結果的爭議。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重新修訂有關這種可能性的法律,即《選舉計票法》。該法的基本條款中對此含糊不清,這十分危險。

國會應以某種方式消除這種法定模糊性,而不是以某種方式消除這種模糊性。可以把這種法律方面的澄清看作是在疫情中儲備足夠的醫護設備同等重要。國會很容易忽視法律上的模稜兩可,因為有爭議的總統選舉進入國會的風險一直很低。但我們現在知道,未能充分做好準備來應對一場雖然可能性很低的災難,其代價是可怕的。

這場疫情已經對人類生命和經濟造成了嚴重破壞。儘管在疫情爆發的情況下,更廣泛地使用缺席選票可能是保留投票權的一種有益方式,但這種做法也有其自身的風險。除此之外,我們無法處理的一件事可能會是:在1月20日中午之前,一場選舉爭端導致美國沒有一個明確的總統獲勝者。各州和國會現在必須想出如何應對這種可能出現的情況。否則,這就像是對疫情不聞不問,直到為時已晚一樣。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美懸賞千萬阻外國勢力干預大選 劍指中共
大選郵寄投票 賓州政府付郵資引爭議
【時事縱橫】美觸中共紅線?川普拜登大選對陣
中共偷盜個資製造假駕照 或為干預美國大選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美議員:全方位強化對台關係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珍言真語】港龍停飛 前空姐追憶香港價值
【一線採訪視頻版】民眾廈門舉橫幅要中共下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